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海天盛筵篇

发布时间: 2020-01-15 06:30:38
  盛夏星空,新月如勾。璀璨的星空下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光撒满了整片大地。  一辆现代牌汽车在月光下飞速的疾驰着,路旁的阵阵麦浪有如鬼魅般向后倒退飘散着。  夜风轻渡,车内稍有凉意。柳茜把头伸出了车窗外凝视着当空的明月,一袭乌黑靓丽的长发也随着阵阵麦浪在夜空中轻舞飞扬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乡下的夜空要比城市的纯净、美丽上许多。  可是柳茜此刻却没有心情欣赏这静谧、湛蓝的星空美景。柳茜抬起那颀长优美如天鹅般的皓颈仰望着明亮的月色,可是那如漆般的梦幻双眸却愈加的迷茫了起来。自己这一趟松山养老院之行该不该去呢?趁现在车还没到,自己还有反悔的机会。去~那里对自己来说无异是刀山火海,此一去便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不去~自己又心有不甘。回想起昨晚在王麻子家的淫乱场面,自己作出的牺牲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昨晚的刀山自己咬着牙已经挺过来了,今晚这火坑自己也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跳了。  “咳~咳。呃……小柳啊,王哥再劝你一句。这养老院咱还是别去了,现在回头还来的及。王哥对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虽然你我只经过短短一天的相处,但是你在王哥的心里……王哥己经把你当成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看待。我真的不忍心……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神受到那群糟老头子的凌辱与猥亵。”  “哦?我是你心中的女神?你不忍心了……可是昨晚在你家……在刘老黑和张秃子的面前……你怎么就忍心了。”  柳茜无味的回答了一句,回头看了王麻子那似乎真诚到流泪的麻子脸一眼,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又把头转向了车窗之外,只是此刻那梦幻双眸之中却多出了一些晶莹的泪珠。泪水模糊了双眼,夜空中的星星也跟着变幻莫测了起来。黑色的夜慕仿佛幻作了巨大的银幕,一幕幕都是昨夜屈辱的画面。  “呀~嗯~干爹……不要看人家~那里~不要凑这么近啦……好羞人~啊!”  “桀~桀!我的好干女儿啊~你再把腿分开一些~不要夹的这么紧嘛。干爹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的~不离近了看不清晰啊!”  “美~美啊!真是好粉嫩~美艳的一个妙B啊!柳~柳茜妹子~你……你这B是天生就没毛……还是你~你把毛都刮了啊?”  “啊~人家~没~毛~没~刮过~呀~不要再问了~求求你们~不要再看了!”  “桀~桀!强子,二叔敢保证干女儿这白虎小穴绝对是天生的。你凑近了仔细看,那些刮过毛的都留有浅细的黑色毛孔,哪有像干女儿这样光洁如玉的。而且你看这阴户~白鼓鼓~这B缝~粉嫩嫩!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器~一线天~馒头B啊!”  “啥?名器?名器是个啥B玩意儿?二叔,你快快给我讲讲呗!”  “桀桀!这女人的B也有好坏之分。这名器的意思就是好B中的好B,这馒头B就是十大名器之一啊。”  “嘎嘎!那二叔,这馒头B到底好在哪了,你快给我仔细说说!”  “我哪知道好在哪了,我又没操过!这名器的个中滋味,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我只记得前两年操过隔壁村马寡妇的蝴蝶B,那滋味~那可销魂啊!只可惜~是个普通的黑蝴蝶B,听说这世上还有一种极品的粉蝴蝶B……哎,也只是听说过而以。“  “啥?马寡妇!那老娘们都小五十了,B还不松的跟棉裤腰似的。再说她儿子我也认识啊,也姓马,在松山养老院当保安呢。”  “对,就是他。这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一浪接一浪啊。这马寡妇自从领教了我大青龙的厉害之后就骚的不行,天天求我晚上去她们家操她。可是她儿子天天在家游手好闲、碍手碍脚的,我就托人把他弄到养老院去当了个保安。这样一来马寡妇对我感恩带德,二来也方便我操他妈了个B不是。”  “嘎~嘎!二叔你太坏了。行了,咱别扯那没用的黑蝴蝶了,咱还是好好看看眼前这一线天吧。二叔,你看这肉缝闭合的多紧啊。还有这阴阜,鼓的跟面包似的……还散发着一股香气,我真想亲一口……尝尝味啊!”  “桀桀!正所谓玉蛤粉腻,一隙嫣红。干干净净,寸草不生。此等极品白虎馒头B看上一眼就是你小子的造化,还想尝上一尝简直就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嘿嘿!不过嘛,这机会只有今晚这一次,你想舔……也要问干女儿同意~不同意啊!”  “啊!对!对!对!柳茜妹子,哥哥我求你了。我给你下跪!我给你磕头!你就让哥哥我~跪舔一次吧。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我爱你!爱你这双大长腿!还有你胸前那对大奶子!关键是~我~我爱你这极品名器馒头B呀!你就让哥哥我舔一次吧~只舔这一次~啊~受不了啦~好香好诱人的美B~啊~美B我来啦!”  “咿~呀~不要~快放开我~不要舔~啊~求求你~快~快放开啊!”  嘟……嘟……嘟……嘟……  嫂子苏岚打来的电话打乱了柳茜的思绪。柳茜万分犹豫接还是不接,难道今天白天自己的表情与神色被嫂子看出了一些端倪?昨夜在王麻子家淫乱了一夜,早晨才拖着疲备的身躯回到了孙家。下体的疼痛与肿胀令柳茜迈步都有些困难,自己也只好固装镇定一小步一小步的缓慢前行。还好屋內的四人也是各怀心事的样子,并没有发觉自己的不妥。  身心疲备的柳茜回屋后倒头便睡,就连中午的午饭都沒有起来吃。期间白冰和苏岚都来屋中探望了几次,都被自己以身体不适为原由推拖了出去。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四点多,终于被王麻子打来的电话吵醒。两人在电话中约定,晚上八点王麻子开车来孙家接柳茜的一些事宜。  接完电话后,柳茜起床洗了脸化了妆。呆呆的站在镜子前望向镜中的自己,美艳一如往夕。镜子中那精致的脸蛋上一扫早晨疲备、颓废的神色,反而多出了成熟女人的娇颜与妩媚,好似一朵正在盛开的牡丹,难道是被昨晚那几轮精液浇灌的结果?  回想起昨夜的淫乱,自己被张秃子舔了下体之后也有些情难自制了。自己的一条美腿被张秃子大大的分开并向上托起,娇嫩的秘密花园完全暴露在了三双淫眼之下。那像狗一样的禽兽跪在自己的身下,仰起一张奇丑无比的大脸,伸出腥红的舌头向着自己最隐秘的处女圣地侵犯了过去。稍一接触,便是一阵热浪自那肉缝之间向自己的四肢百骇传递了过去。那粉嫩娇艳的花唇头一次受到这般强烈的挑逗,敏感异常的花蕊便在这百般的舔弄下悄然绽放了。  那刘老黑看见自己被张秃子舔弄的媚态,也抑制不住加入了战局。接过那条被张秃子抬起的美腿,将自己玲珑剔透的脚丫捧在手心把玩了起来。那嫩白如豆蔻的可爱脚趾被刘老黑依次含入口中吸吮、舔弄不休。那污浊泛黃的老眼突然发出一道精光,仿佛是吃到了天下最珍馐的美味。一时之间,那美如宝石的脚趾更是被吸吮的滋滋有声,美妙动听如弦乐。  而张秃子这边,柳茜那素有一线天之称的紧闭肉缝也已被腥红的舌头舔开了舔化了。宝藏的大门徐徐打开,那凶狠如强盗的舌头兵便直取秘室顶端那颗璀璨夺目的夜明珠。这阴蒂原本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带,这经过张秃子这么一舔,柳茜那早已被情欲挑起的粉嫩娇躯便如刷糠般颤抖战栗起来,那诱人的烈焰红唇中不断的发出低沉的呻呤与喘息。一阵阵的酥麻快感冲击着情欲的玄关,蜜腔内的爱液不断聚流成河。  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刘老黑也放弃了对晶莹脚趾的舔弄,掉头向下对着稚嫩的脚心舔动了起来。那花心的酥麻配合着脚心的奇痒,使得柳茜高潮快感不断。陡然间,那低沉的呻呤骤然高亢起来。柳茜感到一阵眩晕无力,那腔内蜜水便如山洪暴发般倾然而出了。  车子的速度在缓缓减慢,己经开上了路面狭窄的盘山道。路面的状况也变的低凹不平起来,昨夜暴雨后留下的低凹处积水,在车轮的碾压下水花四溅,有少许飞到了车窗内。柳茜最终还是没有接通苏岚的电话,停止呼叫后便把手机关掉了。关于这次养老院之行,柳茜对其他人也是只字未提。刚刚出门前,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去会一个朋友。柳茜摇上了车窗,闭上双眼靠在了车座上面。她需要平静一下心情,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最后能平静的时刻。车内很安静,只有那车外偶尔溅起的水声不时扰乱着心境。  “咳~咳!我操……这小B怎么它娘的又喷水了。喷了我一脸一嘴……都呛到嗓子眼了!”  “桀~桀,那可怪不得干女儿。该~让你没B事去舔那泉眼,这下挨喷了吧。赶快起来,帮我把这条美腿抬高了抬住了,让我老人家也欣赏一下这潮吹后的美景。渍~渍~渍!强子你瞧这小B美的呀!这阴唇粉嫩饱满~最难能可贵的是竟然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一看就是上等的嫩B.“  “啥褶皱啊,二叔?俺刚才舔的时候咋没瞧见呢!”  “你他妈的,给你好东西你也不懂的欣赏。这女人的B挨操的多了阴唇上自然会起褶皱,挨操的少自然褶皱就少。如此名器至宝竟然完美到毫无瑕疵,真不知道孙宇那傻B都干鸡巴毛呢!这真是暴殓天物~暴殓天物啊!”  “啊~干爹!求求您不要再说了!孙宇他……他还没……他不是……傻B……”  “桀~桀!干女儿你放松~不要用力的夹~再把腿抬高点!干爹只知道好B不操~大逆不道!来~来~来!再让干爹扒开这肉缝,仔细瞧瞧这里面的小B!嗯……妙啊!妙啊……这简直就是妙B生花啊!这……这……这居然是传说中的莲花穴。”  “啥B?莲花B?二叔快让我也瞧瞧!”  “你他娘的把腿抬好了!脑袋离这近干啥!都挡着光啦!你个臭碧池!桀~桀!这莲花B可是稀有物种。强子你瞅仔细了,我再重新扒一次给你看看!桀~桀!看清楚没有!这四瓣交叠而开的大小阴唇就是那莲花的花瓣,这拇指肚大小翕张翕合的穴口就是那花蕊。像不像……强子你说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口吐莲花~莲花B是也!”  “像!二叔你这么一说还真像!那这莲花B到底有什么妙处呢?”  “嘎~嘎!这其中的妙处自是妙不可言。传闻中这莲花B浪水儿多,花心浅。每每交合都有如处子般的紧凑,若能操得一回简直是至高无上的亨受!不过……这白虎却不是谁都能操的,也只有我这青龙体质才能降的住。嘿~嘿!我这大青龙在裤裆里也实在是憋的够呛,是到了它该出场的时候了。”  “啊~干爹!你不要脱……我不要和你……”  “嘿~嘿!干女儿啊,你看你想哪去了。我刘老黑虽风流却不下流,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只是……这天底下任何男人看了你这仙姿美体都会受不了的。我这~实在是憋的慌……让它出来透透气。顺便……嗯……顺便和你拍张裸照。就像你和麻子那样的。这等明天你走了……我也能拿出来当个念想不是。呃~就算干爹求你了。“  “嘎~嘎。二叔啊,我也想和柳茜妹子拍裸照。要不咱仨一块拍得了,你看我裤子都脱完了。”  “桀~桀!我看行!那我们来个侧拍。来~干女儿你站中间,强子你从后面抱住~对~把手放在奶子上面。我呢~就站在干女儿的正面搂着这小细腰。麻子~你他娘的别傻看着了,你给我们仨人拍照。多拍几张~把干女儿拍的美点。”  “呀……干爹……你能不能别贴的这么紧……你的体毛好旺盛啊……扎在人家的皮肤上面~好痒……还有你的大……大青龙……不要顶着人家下面啊……你不是说过不会强迫人家的嘛…  …还有强子哥……你的那根东西不要顶在屁屁上面啊!“  “桀~桀。干女儿啊,我这大青龙和你的小白虎一见如故啊。它……它现在都不受我控制了,它就想和你的小白虎亲近亲近……就是那种肉挨着肉的感觉!”  “嗯!不可以~不要~咿~呀~痛!呜呜……”  “嗯???干女儿你这是……肿么个情况?我这还没……”  “哎呀我操!这小B夹的我……紧死了……爽死了。二叔……我~我从后面操进去啦!”  “嗯?什么……你操进去了?你他娘的赶快给我拔出来。干女儿这名器仙B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能操的!真是气煞老夫了!你怎么还不拨?快拨!再不拨我就把你鸡巴剁了扔去喂狗。”  “噢~好夹吸~好~我拨!二叔,这也不能怪我啊。柳茜妹子为了躲你的大青龙……股屁老往后面躲……我这鸡巴就顺着这屁股沟子一挺……也怪柳茜妹子这水儿太多太滑了……这才一不小心就操进去了啊!”  “你……你他娘的……我数三个数~123~拨!”  “呃!我拨我拔!我正拨呢!这莲花B好吸人啊!好像里面有个小嘴咬住我的鸡巴不放松似的!呃~我拨出来了!”  “你~你他娘的给我滚一边呆着去。干女儿……还有干女儿的B都归我一人所有……从现在开始!”  “嗯?血!二叔你看~我的鸡巴上沾着血啦。我操~柳茜妹子你~好紧的B~还是个处……”  最丑的男体与最美的女体重叠交织在了一起。那刘老黑看见张秃子还在兀自挺立的鸡巴上面的鲜血后,双眼暴突惊叹惋惜之极。有如打了鸡血般一脚将张秃子踢开,手握着跨下的大青龙对准柳茜那美艳诱人还在汨汨泌出血水的B缝亳无怜惜的一挺而入。然后便是接近于颠狂的尽根操弄,任凭着柳茜的挣扎与哀求而亳无怜惜之意。  “桀~桀!噢~好紧的B!这名器果真是非同凡B啊!噢~这小B操着太带劲了!老夫纵横欢场几十年,这么紧~这么浪的小B还是头一次遇到!干女儿你不要在反抗不要在装了,干爹的大鸡巴一定会包你满意的。”  “咿……呀……痛……痛……痛!不要啊……求求你……拨出去!”  “噢……这小B的浪劲上来了……紧咬着我……拨不出去啊。桀~桀!干女儿你放心!这女人头一次开苞都会痛的。你先……忍一忍。让干爹在操弄你一会时间,你就舒服了。他娘的,这么站着操太累了!都怪你这条美腿太长了,干爹操你还得踮起脚尖来操。走吧,我们还是去床上舒舒服服的去操上一番。”  撕裂般的胀痛感在慢慢消散,蜜穴内酥麻的充实感正在由然而生。这是一种自己重未体验过的感觉。刘老黑将柳茜直接抱了起来向床头走去。柳茜本要抗拒,但两条美腿却鬼使神差的盘在了干爹的腰际,两个人的下体还在紧密的结合着。刘老黑这几步边走边操,真的像生死相依的情人那样,一秒钟也不愿意分离呢。  刘老黑将柳茜放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欣赏着跨下这具活色生香的诱人美体。那黑雾般散开的如丝秀发~那白里透红的精致脸蛋~双眼唌泪的梦幻双眸~那鼻气咻咻的高挺琼鼻~那兀立低呤的烈焰红唇~那高耸硕大的雪白双乳~还有那雪岭上嫣然独俏的红梅新绽~最最销魂的还是那痴痴的咬住自己根部的绝品名器。刘老黑慢慢地将粗长的肉棒抽离了穴口,看着那龟头上沾黏着的白色与红色的液体,满意的笑了。  “二~二叔……一会你操够了……也换我操操吧……我这鸡巴憋的实在是不行了。”  “桀~桀!那你就等着吧。干女儿这绝世仙品小嫩B我操一辈子也操不够啊!我刘老黑对天发誓!  以后再也不唱王铮亮的《好B都去哪了》,以后我只唱蔡依琳的《日不够》!嘎~嘎!“  “嘿嘿~行~二叔!您老日不够你就先日着……那柳茜妹子这美腿还有这奶子……要不然这小嘴也行啊……能不能借我一样让我也日日?”  “桀桀!瞧你那猴急的样,那脸憋的通红跟个猴屁股似的。那你就……过来选一样咱爷俩一块日吧!”  “嘎~嘎!多谢二叔成全。嘿嘿,那个……二叔,刚才我也想到一首歌,我唱给你听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汽车在经过几处回旋的盘山公路之后,终于在一处广阔平坦的山腹之地停了下来。柳茜放下的心中的绮念抬眼望去,只见依山傍水,古松巨柏之间赫然矗立着一座占地极广的庄院。庄院墙高砖厚,是属于那种仿古的建筑。此刻在夜色之中与参天巨树的遮掩下,显得异常幽静与阴森。  王麻子将车停在了一处车辆聚集的停车处,便和柳茜下得车来。只见停车场中豪车林立,宝马、奔驰不在话下,保时捷、法拉利不胜其多。其中最耀眼的,是一款柳茜梦寐以求的红色玛莎拉蒂。  柳茜心中不禁惊叹,看来参加这次聚会的人还真是不少啊。而且其中非富即贵,普通人岂能开得起此等的豪车。柳茜掏出了包中的口红式微形摄相机,对着这群豪车扫视了一圈。只是稍有遗憾,车牌都被军绿色的布套遮挡了起来。柳茜刚想揭开身旁一辆陆虎揽胜的车牌,就看见一个停车场的保安向自己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麻子哥吗?这是什么风把您老给请来了啊,真是稀客稀客。哈哈,不过今晚你可算来着了。今晚的主题活动是”丝袜比基尼泳池大轰趴“,这个……想必你也得到消息了吧。  柳茜只见对面走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保安,那保安一面露着笑意在和王麻子说着话,一双色眼却是在上下打量着自己,尤其是掠过自己丰满的胸围与修长的美腿时,更是淫光大盛。  柳茜今天装了一款低胸U领的黑色晚礼服,一对高耸浑圆的大奶子在U领之内半隐半现,乳沟深邃迷人。而裙子的下摆后面是燕尾形的设计,前面却是中门大开,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完美尽现,就连那蕾丝袜尽头没有包裹住的白皙腿根也隐约闪现。  “哈哈,原来是马大壮啊。在这当保安还当的滋润吧。哦,那个前两天看见你妈了。你妈让我跟你小子说,安安心心的上班,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没事别老请假回家。在这里多挣些钱,好赶快娶个媳妇儿。”  “呵呵,我妈跟刘二叔的那些个破事我也懒的去管。至于娶媳妇儿,这养老院里的小姑娘倒是不少,只是……哎……不说我了,麻子哥你不也单着呢嘛。您旁边的这位大美女……不会就是新嫂子吧,麻子哥你这两年可真是时来运转,艳福不浅啊。”  那马保安一边说着,一边又向柳茜这边靠了过来。一双马眼居高临下的瞄向浑圆的美乳,边看边暗自咂舌,那口水便顺流而下,直接滴到那暴露在外的雪白乳肉之上。  “看什么看,小心看到眼里就拨不出来了。爱看回家看你妈的去,五叔在哪?我找他有事。”  “你是说五毒啊,这个老王八蛋真是吃、喝、嫖、赌、抽五样都占全了。我在这当保安挣的这点钱全他妈的让他给嬴走了。他呀,现在应该是正在门口呢!”  王麻子无心再去理会这傻大个,一手搂住柳茜的纤腰便向正门走去。经过这短短两天的相处,王麻子发现自己似乎是爱上了旁边这位高傲的白天鹅。那马大壮盯着柳茜的淫邪眼光,着实让自己大为不爽。可是……昨晚面对强势的刘老黑,自己却是那么的软弱。  以至于,刘老黑和张秃子当着自己的面儿,将自己心爱的女神奸淫了个遍。回想起昨夜的淫乱场景,柳茜赤裸的娇躯上……秀发上……嘴角边……还有那乳肉间……丝袜上……处处都是二人污浊的精液……更不用说那隐私的蜜穴内……更是不知浇灌了多少回……而自己居然……居然对这让人瞅心的场景打起了手枪~撸起了管。  回想起自己昨夜的行为实在是有够溅,真是下溅到了连癞蛤蟆都不如的地步还妄想着吃这天鹅肉。而今天自己更是要用自己的双手要把柳茜往火坑里推,所以今天王麻子是有女神在旁,心情却差到了极点。  “呦~麻子哥你还说走就走啊。不会是着急去送……哈哈,那新嫂子……小弟就在这里目送了啊。嘿嘿……有缘的话我们一会在里面还是会相见的哈……到时候说不定还能跟嫂子……一亲芳泽呢哈!”  柳茜回头望了一眼马保安那依然焱热的眼光,心中不觉一颤。这种眼光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刘老黑有过,张秃子也有过。柳茜回过头来继续和王麻子向前行走着,只是那一亲芳泽的余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着。自己悸动的心脏快速的跳动了起来,而下体的蜜穴内却莫名其妙的潮湿了起来。  柳茜和王麻子走了不多时便来到了正门,只见朱红色的大门上卯着金黄色的铜钉,门的两旁各立着威武狰狞的巨大石狮。一位戴着面具的老者站于石阶之下,身后是四名安保人员。  “五叔,我们来了。”  “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三位主人命我在此专门等候这位漂亮的女士。即然来了,那我们就里面请吧。”  “茜姐~茜姐!等一等,先别进去……”  柳茜刚要随这位五叔进入大门之际,忽闻身后有人呼叫自己的名字。待转身一看,却是白冰向着自己这边跑来。而白冰身后的汽车内,坐着的正是自己的嫂子苏岚和台长赵义。柳茜心中不觉惊讶起来,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来松山养老院的?自己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行踪啊。  “冰儿,你们……你们怎么来啦?”  “哎呀,茜姐你就先别问了。快到车里去,嫂子有话要和你说。”  白冰亳无理会柳茜诧异的表情,连拉带拽的就把柳茜拖进了车里。  “嫂子,你们怎么来啦。我不是跟你们说好了嘛,我这是来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  柳茜望着苏岚那沉着犀利的眼神,不免有些惊慌了起来,但还是表面故作镇定的加以掩示着。坏了,难道他们己经知道了……那么,现在有嫂子苏岚在场,自己这养老院之行怕是要泡汤了。那么……自己昨日所遭受的羞辱……岂不是亳无价值了嘛。  “小茜,你刚才从家出门上车的时候公公认出了和你一起同行的那个男人。公公说他叫王麻子……不是个好东西,公公也是担心你和他在一起会出危险,所以就让我们开车追出来了,还交待一定要把你追到。”  “赵台长您能回避一下吗?我有些话要担独和嫂子说。”  柳茜暗自心想,这件事是成是败,现在都不能让赵义这个老狐狸知道。所以得先把他打发出去才行。  “好吧,我去外面抽根烟。”  赵义很随意的应了一句,便开门下车了。可是他嘴角泛起的一丝狡颉的微笑谁也没有查觉到。  “嫂子,你们是怎么追来这里来的。”  柳茜还没等苏岚发问,便抢先反问了起来。苏岚一行三人的到来,让她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自己出来的时候可是设向任何人透露啊。是他们有追踪器还是事先早己经知道了自己的行踪。  “嗯,是公公告诉我们的。公公只说王麻子此人极度好色,你与他在一起一定会出危险的。而且,公公也提到你们极有可能要去个敬老院的地方,所以就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让我们朝这边追过来了。还真是万幸,把你们给追到了。小茜啊,你跟嫂子说实话。你们这是要进去做什么?要不,你还是乖乖地听公公的话,快跟我们回去吧。”  “哎,嫂子。实话跟你说吧,我来这里是为了调查一件事情。但这件事水落石出之前,我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尤其是那个赵义。至于王麻子,嫂子你大可放心,他是我的线人,而且里面的人他都很熟,所以在安全这边面也大可放心。至于具体的事情,我也只能说到这里了,真的是不方便再透露了。”  柳茜心中明白,为今之计是要先稳住苏岚。这养老院的大门自己先踏进去,以后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但是你一个女孩子……身边又没有熟悉的人……我还是不放心呀……这赵义倒是个男人……可你却还不想让他知道……要不嫂子陪你进去吧!”  苏岚一脸真切的对柳茜说道。这次幽谭山之行,本来就是苏岚主张的,这柳茜要是在这里有个什么闪失,自己对柳茜的父母甚至是老孙家都是无法交待的啊。  “哎呀~我的好嫂子~我的检查官大人!您就放心的在外边坐阵吧。您要是真的不放心……那就让冰儿陪我进去吧。”  柳茜一边对着苏岚撒娇般的说道,一边心中暗暗担心。这要是带苏岚进去看见里面的淫乱场景,那这件事就算彻底的办砸了。  “是啊~苏岚姐。你就放心的让我和茜姐进去吧。要是遇见了流氓,本小姐就挺身而出,觉对不会让茜姐掉一根毛的。(事实证明,在后来养老院之内真正遇到流氓之后,白冰不仅挺身而出,而且是挺B相救。而柳茜确实没有掉一根毛,因为她下面没有毛。哈哈~果真是情比金坚、守望相助的好姐妹啊。)”  白冰一面用手轻轻的摇晃着苏岚的胳膊,一面嘟起小嘴嘻笑着向苏岚肯求道。  “哎~那好吧。我和赵义就在外面接应你们,但是只要一有危险就马上给我打电话,你们也赶快回来。我们是一同而来,自然也要一同回去,绝对不能让自己有任何闪失,你们听到了没有。”  “谢谢你~嫂子。我答应你,我和白冰一定会安全的回来的!”  柳茜今天真的是被苏岚这一席话感动到了,感动到了眼睛都已泛红马上就要流出泪来的样子。为了不使苏岚看见自己的样子,柳茜就完一句感谢的话后便急忙推开车门走了出去,而白冰也尾随其后跟了出去。  柳茜径直走到了那个五叔身边,咐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待白冰也跟着走近之后,那面具后的双眼不由得放出一阵异色光茫。  “哈哈,好吧。既然是这么一位漂亮的小姐。那么我就破这一次例,两位小姐请跟我来。”  柳茜与白冰跟在五叔的身后,而王麻子也紧跟在柳茜与白冰的身后紧紧而行。这王麻子昨日一见柳茜便已惊为天人,把她当作自己神魂相交的女神。没想到这女神的姐妹也是万万分的漂亮。这艳绝天下的绝色双姝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摆动着那被短裙包裹着的浑圆大屁股在自己的身前一扭一扭的走着,不时还有美体的芬芳向自己这边漂过来。王麻子一想到今日那性感丝袜比基尼的主题,再一看到眼前这齐头迸进的四条丝袜美腿,那颗落寂的心连同胯下的肉根不约而同的骚动了起来。  “咳~咳!两位美丽的女士,由于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这里的规矩我还是有必要和你们讲一讲。首先,这里是成人的聚会。所以你们要放的开一些,要释放自己的天性。其次,本会所非常注意保重个人的隐私,所以进去之后必须要佩戴面具。再则,本月的主题是丝袜比基尼。  所以女宾们要穿着比基尼泳装,最重要的是要身着五色丝袜。红、黄、蓝、绿、紫,两位可任选其中一色。嘿嘿,到时候女宾将根据丝袜的颜色自动分为五组来参加一些有趣的比赛呢。“  五叔一边走着一边自故的说道。只是后面的王麻子一听到这五彩丝袜比基尼,不禁又幻想起来。自己悠闲的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看着有如美人鱼般的两位性感女神身穿三点比基尼与五彩丝袜在水中欢畅的游摆着。自己向泳池中的佳人朝了朝手,两条美人鱼便向自己游了过来。其中一位爬到自己的跨下,张嘴含住了自己早已硬胀的肉棒。当肉棒硬胀至极限后,便张开两条美腿跨坐在自己的分身上。而另一位则调皮的从后面跨骑到自己的脖颈上,任由两条丝袜美腿轻轻的摩擦着自己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