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妻子暴露凌辱经历】(3上)作者:没有名字

发布时间: 2019-12-03 04:47:13
作者:没有名字 字数:5948             (3)進擊的公公(上)   這次要講的是關於我老婆的公公也就是我老爸的事情。說起來我老爸也是挺 色的,快五十歲了還經常泡小妹妹,春節有一次我還看到他的車停在我們這的一 個音樂學院門口,我特意留意了一會,沒多久一個身穿低胸短裙的小妹妹就上了 他的車。唉!   記得第一次帶我老婆到我家見家長前,我爸其實是反對的,家裡比較傳統, 都希望我找本地的媳婦,說對我事業比較有幫助,我想可能是怕我被拐跑了吧?   那一次女友到我家見家長,心裡很忐忑,不過表現得不錯,我爸媽都挺滿意 的,也就接受了。那天老婆穿得比較端莊,但是領口還是能看到一點點乳肉,不 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是覺得我老爸的眼睛一直偷瞄他兒媳婦的奶子和大腿, 反正從那之後沒多久我們就結婚了。   前幾天晚上,以前的大學老同學約我去KTV喝酒。說起這個老同學宇南, 大學時候是我特別鐵的兄弟,怎麼說呢,一起嫖娼就算是好哥們的話,我跟他一 起3P過一個二奶少婦,是不是很鐵?   到了KTV,人還挺多的,但很多都不認識,還好宇南一下子就看到我們, 揮著手招呼我們過去,老婆跟宇南也是相熟的,所以我們就走到宇南哥所在的角 落。那天老婆穿的是一條黑色的連衣裙,裙子很好看,不過不是重點,那條裙子 是大V領,露出了老婆深深的乳溝,很性感。   宇南看到我們,眼睛立馬盯住了我淇淇的乳溝,愣愣的發神,這小子。我趕 緊咳嗽一聲,他才假裝不經意的招呼我們坐下:「哥、嫂子,快坐下喝酒。」   也不知道是什麼聚會,整個包廂我們就認識宇南一個人,於是只好傻乎乎的 跟他喝。包廂裡倒是很多美女,不過像我老婆這麼漂亮的卻是沒有,好多男的都 走來走去看老婆的那深深的乳溝。宇南就更不用說了,藉機跟我們說話,眼睛都 快要掉進我老婆的胸裡了。哈哈哈!   連乾三大杯,宇南悄悄湊到我耳邊:「怎麼樣,當年我跟你說的沒錯吧?」   宇南的話喚起了我多年前的回憶,那時候我和淇淇剛在一起,但我們比較低 調,並不讓很多人知道,所以宇南也不知道。   他第一次見到淇淇的時候是我們社團的聚會,淇淇看到我們就過來跟我打了 個招呼,當時他還不知道那是我女朋友。我記得當天淇淇穿著一條裙子,可是上 身很嚴實,但宇南指著淇淇遠去的背影,盯著她扭動的屁股跟我說:「我一看就 知道她一定就是個騷貨。」當時我還不信,沒理他。   後來那天社團聚會晚上去夜店玩,大家都喝high了,宇南想泡淇淇,拉 著她去舞池跳貼身舞。媽的,那時候老子跟淇淇剛在一起,也就拉過小手,看著 宇南的手扶著淇淇的腰,後來慢慢往下摸到了她的屁股上,我的雞巴竟然硬了!   『摸得好!』看著好兄弟的髒手在我剛追到的女朋友屁股上蹂躪,我心裡興 奮不已,也許這就是我喜歡凌辱她的由來?   後來那個晚上我們回去的路上,宇南跟我說:「晚上這小妞淇淇真騷,被我 摸了兩下屁股,大腿上都有水了。」也許就是從那個時候起,他就一口斷定淇淇 是個騷貨。   玩了沒一會,包廂很雜,我們不是很舒服,宇南就說:「不然我們三個再去 開個小包廂?」我們當然說好。   酒過三巡,因為喝的紅酒,老婆的臉紅撲撲的,因為玩遊戲,身子經常要低 下,我跟宇南總是盯著她那道深深的乳溝,雞巴硬得一跳一跳的。   宇南又湊近我悄悄說:「哥,你老婆的咪咪真騷,好想摸一把。」   我「嘿嘿」笑道:「可惜你摸不到。」   「切,我比你還早摸呢!」   我驚訝地問:「什麼情況?」   宇南「嘿嘿」直笑:「我說了哥別生氣。大學去夜店那晚上,後來你老婆說 想吐,我扶她去廁所吐,一進隔間,我根本就忍不住,直接把手伸進她衣服裡摸 她的奶子,媽的,當時奶子就夠大了!」   我操!不是吧?我怎麼不知道這段呢?我聽得雞巴更硬了,趕緊問:「不是 吧?那然後呢?你不會是在廁所把她怎麼了吧?」   「哥你放心,絕對沒給你戴綠帽。也怪你老婆騷,害我一晚上太興奮,我當 時隔著褲子抱著淇淇頂她屁股,沒幾下我居然就射了,真是後悔死了。」   我一巴掌拍在他頭上:「後悔你妹!」嘴上罵著他,我內心卻是十分興奮.   宇南又「嘿嘿」笑著:「哥你幹嘛打我,要怪也怪你老婆自己騷. 不信你接 著看,等等我還摸她奶子,你信不信?」   我嗤之以鼻,也是故意激將:「我還真就不信了。今天要是你能摸到,我就 叫你大哥。」宇南笑了笑,沒理我了。   沒過多久我自己假裝有點小醉,也是給這小子創造機會嘛!宇南跟我老婆玩 了會骰子,後來就玩我們這邊很流行的一種叫做「牛牛」的撲克牌,各位院友不 知道有沒有玩過?很好玩的。   他們一開始是輸了喝酒,我老婆喝得很多,我看她經常算錯,明顯是有點暈 了,而且宇南故意發牌發在沙發上,我老婆為了拿牌,就得彎下腰低下頭去,從 我的角度都能看到性感的大咪咪,宇南離她那麼近,應該也直接看到我老婆可愛 的乳頭了!   沒過多久,我老婆說實在是喝不下了,但一直輸又不過癮,說:「不然賭點 別的?」宇南又發出他招牌的「嘿嘿」笑聲,說:「賭什麼?」我老婆也喝興奮 了,就說:「你要是這把贏我,我就讓你看我今晚穿的內褲。」   在旁邊休息的我嚇得杯子差點摔了,沒想到我老婆竟會說出這樣的玩法。宇 南還故意看了看我,意思是:你看,是你老婆主動要給我看內褲的。   我一直期待宇南贏,不過萬萬沒想到是我老婆贏了,然後宇南毫不猶豫就把 褲子脫了給我老婆看內褲,居然是卡通內褲,下面隆起一個大帳篷,笑死我了。   我老婆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看了,反倒是宇南像勝利者一樣挺胸自在。   宇南輸了之後很不服氣,要求加賽,我老婆說:「你這把再輸怎麼辦?」宇 南哼了一聲說:「我再輸就跪著幫你把腳舔乾淨. 」我心想,媽的,你小子倒不 吃虧。我知道這小子是個戀足癖,我老婆腳那麼美,還不便宜你了。   淇淇還很得意的笑著說:「好好好,輸了別反悔哦!」然後我老婆彎下腰去 洗牌,宇南按住她的手,說:「慢著,我賭注這麼大,你也必須加注!」   我老婆傻乎乎的被他抓著手,問:「加什麼注?」宇南就盯著我老婆的奶子 看著說:「如果你輸了要給我看內褲,還要把衣領拉開給我看你的大咪咪。」   我心想,媽的,宇南你這個傻逼,你也太心急了,泡妞講究循序漸進,這樣 子估計不行啊!誰知道我老婆不假思索就說:「好,反正我也不會輸。」聽到我 老婆說好,我褲子裡的雞巴硬得都要飛起來了。   不負眾望,在我的期待中,宇南拿到了滿牛的牌,完勝淇淇的牛二!我的雞 巴一下子就興奮的跳了幾下。   只見淇淇扭捏了半天,最後還是願賭服輸,彎下腰,把衣領往下拉開,在宇 南眼前晃了一下胸。要知道,今天我老婆可是沒穿內衣的!我距離比較遠看不清 楚,但是我的心跳都要出來了!   宇南惡狠狠的說:「不算不算,哪有這樣,還沒準備好,什麼都沒看到!」   鬼扯,什麼都沒看到,怎麼你下面都支起帳篷了?   我老婆學著他「嘿嘿」的笑著說:「不管,已經給你看了。」   宇南想了想,許久才說:「那這把如果我贏了,我要加注,你得把衣服肩帶 拉下來給我看你的大咪咪。」   我老婆居然也沒反對,說:「那你這把輸了怎麼辦?」   宇南又「嘿嘿」的說:「我輸了我就幫你兩隻腳都舔乾淨,還幫你洗一個月 的襪子和絲襪. 」   我老婆笑呵呵說:「你自己說的,不可以耍賴哦!」   媽的,淇淇啊淇淇,你讓我說你什麼好?你是不是傻逼啊?你輸了給他看你 咪咪,贏了他可以玩你的腳,還可以拿你的絲襪回去擼,你是不是傻的啊?   我老婆運氣也是背,連續拿了兩把沒牛,又輸了。這次她又是扭捏半天,宇 南笑呵呵的看著她,眼睛感覺都要噴火了。我心裡不停地喊:『快拉下來啊,把 你的大奶子露出來給宇南好好瞧瞧吧!』   過了沒多久,宇南才說:「不然嫂子你捂住臉,我幫你拉。」我老婆歎了一 口氣,宇南湊近淇淇深吸了一口氣,說了句「真香」,然後就伸手慢慢地把我老 婆的左邊肩帶拉了下來。   淇淇今天可是真空上陣,她那對C罩杯的大奶子直接露了出來,我的心跳加 快,簡直是要跳出來了。淇淇自己捂著臉,我看到宇南拉肩帶的時候,大拇指還 故意展開摸了摸她的奶子,淇淇也沒說什麼話。   淇淇的乳暈不大,是紅色的,很可愛,特別是她的乳頭,小小的、脆脆的, 宇南盯著看呆了。良久,他才回頭對我說了句:「哥,我們是在玩遊戲,你別生 氣啊!」媽的,哪有人遊戲這麼玩的?不過我看得也很興奮,只是笑笑,假裝醉 話著說:「沒辦法,願賭服輸嘛!別在意我。」   宇南轉過頭還說了句:「嫂子,你居然不穿胸罩,真是夠騷!」   我老婆捂著臉害羞的說:「夠了啦,要拉上了。」   宇南說:「不行啊,才拉了一邊肩帶。」然後就馬上把淇淇右邊的也拉了下 來,還感歎了一句:「真他媽大,哥真有福氣。」   我看他看了我一眼,連忙假裝毫不在意也沒注意,自己拿著酒杯看著螢幕, 其實我雞巴硬得不行,那天穿的牛仔褲,硌得我雞巴痛死了,真想拿出來。   我偷瞄過去,就看到我老婆雙手捂著臉,上半身全裸,露著一對奶子。宇南 以為我們都沒注意,還拿手機偷拍了一張。我想說還好我老婆捂了臉,也就當作 沒看到,心想夠你回去擼好幾天了吧!   我老婆大概這樣給我和宇南看了兩三分鐘,我朋友不停地讚歎:「真他媽大 啊!」突然就兩手伸出來揉捏我老婆的兩個大奶子,還上下抖動。我同學摸了幾 下之後,本來還好,我老婆也沒什麼反應。摸夠了,他又去捏她的乳頭,我老婆 呻吟了幾下才推開他,說:「你犯規了。」   宇南也沒堅持,轉頭對著我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對我說:你看,我摸了你老 婆的咪咪了。沒騙你吧?你老婆就是個騷貨。   我老婆非說他犯規,算他輸了,宇南笑呵呵的說:「是我輸了。」然後也沒 說別的,直接跪下去把我老婆的腳捧起來就舔。我老婆的高跟鞋被他脫掉,直接 親上了他的腳趾,我不是戀足癖,從來沒這樣玩過我老婆的腳,沒想到我老婆的 腳趾那麼敏感,被宇南親得都開始呻吟了。   本來宇南跪在地上舔,後來他乾脆把我老婆的腿抬起來,他坐到沙發上,還 用力把她兩隻腳分開,我老婆雙腿中門大開,從我這麼遠都能看到老婆兩腿之間 的丁字褲,更別說離她只有幾厘米、只穿著內褲的宇南了!   我老婆被他推了一下就整個人倒著躺在沙發上,我同學就跪著在沙發上,捧 著她小腳不停地舔,時不時聽到我老婆呻吟的喘氣。我看得很興奮,雞巴漲得更 痛了。   我老婆躺倒在沙發上,雙手捂著臉,不停地嬌喘,雙腿被宇南推得大開,春 光盡洩暴露在我們的面前。我跟宇南胯下不約而同的支起了大帳篷,我們曾經比 較過雞巴的個頭,結果是長度和直徑都幾乎相同。哈哈哈!   沒想到那小子是越親越大膽,直接從腳上慢慢親到了小腿上,把我老婆的腿 拉直豎著,他穿著內褲,下面離我老婆下面也就幾厘米遠,一路從她的小腿親到 了大腿上。看我老婆一邊呻吟著卻沒有反應,他直接親到了我老婆大腿的內側, 我老婆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宇南看了看她,直接親到我老婆內褲上 的陰戶部位,親了好一會,我老婆才反應過來把他推開.   本來我以為我老婆不會再玩了,結果她輸紅了眼,非要繼續玩,宇南就說: 「嘿嘿,你都沒什麼輸了,不玩了。」   我老婆就說:「誰說的!我要是再輸,就讓你吃咪咪。知道你每次見到我都 一直盯著我咪咪看,你肯定想吃。」我真沒想到老婆居然會說出這話,我跟宇南 聽了都同時咽了咽口水。   也不知道是我老婆太背呢,還是宇南洗牌耍賴,這把我老婆還是輸了。宇南 「嘿嘿」直笑,就說:「這下我終於可以吃嫂子的大咪咪了。」說罷還回頭對我 挑了挑眉毛,就把老婆的衣領一拉,直接就親上了右邊的大奶子。我老婆的乳頭 很敏感,一直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像是被操時的淫叫。   宇南左手把老婆的肩帶拉下來,用手逗弄另一邊的乳頭. 我看我老婆被摸得 爽,我自己也受不了,悄悄把手伸進褲子裡套弄起雞巴。   我老婆被親得淫水直流,說好的親一分鐘,宇南竟然親了有五、六分鐘,一 直到他摸了我老婆的下面才停手。   後來接著玩,兩人有贏有輸,宇南輸掉內褲,就把內褲脫了,媽的,雞巴硬 得高高翹起,青筋都凸起來了。然後宇南要求加賽,我老婆問:「那賭什麼?」   朋友說:「如果我輸了,就在你面前表演打飛機. 」   我老婆一直笑,說:「你自己說的,可不許反悔。」   宇南就說:「要是你輸了,你要讓我舔你的私處。」   我老婆哼哼的說:「我才不會輸呢!」   結果怕什麼來什麼,我老婆又拿到沒牛,宇南拿到了牛一,手舞足蹈。我老 婆還在扭捏著:「不玩了,不玩了……」我朋友說:「願賭服輸,哪能反悔。」   赤裸著直接過去把我老婆的雙腿按住,膝蓋往兩邊推開,直接就親進裙子裡。   我老婆一開始仍說著:「不要,不要啊,放開我……」才被他親了幾下就不 說話了,還發出「嗯嗯啊啊」的呻吟聲,誘人極了。我想要不是我在場,宇南會 直接強姦她吧?   宇南把我老婆的裙子推到肚子上,將丁字褲撥開,舌頭在她的小穴口不斷打 轉,還伸進去用舌頭抽插她,把我老婆弄得「嗯嗯……嗚嗚……」淫水直流。沒 過一兩分鐘,我老婆突然「啊」的一聲,用力把宇南的頭往自己下面按住,雙眼 緊閉,居然就這樣被我哥們親上了高潮!   高潮之後我朋友也沒有接著親,就坐在淇淇旁邊看她喘氣。然後趁我老婆還 在高潮餘韻中,我朋友就拉著她的小手摸自己雞巴,我老婆估計也沒反應過來, 就自己乖乖的幫他套弄著。看了整場真人秀的我手在褲子裡握著雞巴套弄,興奮 得險些射了出來。   沒多久我老婆反應過來,收回手,惡狠狠的說:「再玩一把。」   宇南又「嘿嘿」笑說:「賭什麼?」   我老婆說:「你要是輸了,就這樣出去跑一圈。」   宇南都嚇到了,驚呆了說:「不要吧,玩這麼大?」   我老婆說:「敢不敢啦,是不是男人?」   宇南指著自己翹起的大雞巴說:「當然是男人,不信你摸摸看。那你輸了怎 麼辦?」   我老婆說,:「嘿嘿,我才不會輸。」   宇南轉過頭看了我一眼,見我沒反應,就惡狠狠的說:「嫂子要是輸了,就 吃我的大雞巴。」   沒想到我老婆想都沒想就直接說:「成交。」   我朋友說:「慢著,我還沒說完呢,用你下面的嘴吃。」   我老婆搖了搖頭說:「不行,那裡不行。」媽的,那裡不行是什麼意思?別 的地方就行?   宇南就說:「好,那如果你輸了就給我舔雞巴,而且要給我吃到射為止。」   這一把牌實在是太緊張了,我一直在心中為好哥們宇南吶喊助威。最終不負 眾望,我差點直接喊起來了:媽的,快跪下去吃我哥們的雞巴!   我朋友一直說:「願賭服輸啊,嫂子。」我老婆糾結了半天,還是慢慢地跪 到地上,深歎了一口氣,看了我一眼,我假裝沒看到。她回過頭張開嘴含住了宇 南的大雞巴,那一刻我興奮得都要爆發了,我一邊看著老婆吞吐宇南的雞巴,手 一邊在褲子裡加速套弄著自己的大雞巴。   宇南愜意地享受著我老婆的服務,說了句「嫂子真棒」,然後轉過頭對著我 呶呶嘴,還對我豎了豎大拇指,接著就按住我老婆的頭自己擺動著腰部,把我老 婆的嘴巴當成了小穴不停地抽插,我老婆被幹得發出「嗚……嗚……」的哼聲。   沒過多久,宇南低吼一聲,我也低吼了一聲。宇南用力往老婆嘴裡插進去, 直接噴了,我也射在我的褲子裡.   完事之後,我老婆去廁所裡吐出了他的精液,宇南對我「嘿嘿」笑說:「嫂 子真夠味,哥真有福氣。」媽的,怎麼玩我老婆的人都喜歡說我有福氣?   走的時候我哥們摟著我,還對我說:「哥,以前跟你說的沒錯吧?嫂子就是 個裝純的騷貨。」   回到家裡,我老婆醉醺醺的上床就倒下睡去。我洗漱了一下回到床上,嚇了 一跳,媽的,我爸怎麼也在我床上?就睡在我床上,此時正摟著我老婆睡覺呢!   我聞了聞,我爸也是一身酒氣,他手裡還拿著我老婆昨天穿的一條內褲。媽 的,該不會是在我床上拿我老婆的內褲擼管,結果喝多了睡著了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