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不丧尸 改编加料版】17-20

发布时间: 2019-11-28 23:06:25
       作者:紫岭红山 2014/05/01发表于 论坛 字数:42674              声明(转载请保留)   这是某篇文章的改编版,原作者不知情。   请大家有条件的话,能去支持一下原文。   另外对后续剧情有兴趣的,也可以先找原文看看。     应某位朋友的要求,加料的地方不再注明,以免出戏。     原文已到五十多章,看走向,原文又出现了新美女,田田已收,绝壁是要 开后宫了。     不过钟美馨第一女主应该无误。     PS:转钟了,五一了,双倍金镑来一发!                    017同学   那几个男人离开了会议室,程子介感到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就轻巧地 从外墙的阳台上回到了楼梯间的窗外,听着男人们的脚步消失在楼下,他才翻了 回来,一溜烟地跑回了自己住的那一间宿舍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妈。」   钟美馨赶紧开了门,看着程子介微笑道:「怎么样了。」   程子介笑着亲了亲钟美馨的脸:「妈,四楼会议室有人。三个男的五个女的, 我偷听了一下,他们两天没吃饭了,都饿得不行了……那三个男的刚刚出去找吃 的去了。」程子介慢慢地把情况介绍给了钟美馨,最后问道:「妈,我没惊动他 们,你说怎么办?」   钟美馨毕竟是女人,听到有人挨饿,声音难过起来,但还是征求着儿子的意 见:「你说呢。」   「我觉得他们不是坏人,都很重感情,想拿点吃的给他们……他们太可怜了。」 程子介也很难过,想起那个饿得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的女孩,他就觉得难受。   「嗯,好。」钟美馨点点头,儿子有自己的主见,又不小气,让她很欣慰。   「妈,要不,我们一起上去?她们都是女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话。」 程子介提起一包大米,想了想,询问道。   「好的。」钟美馨点点头,她相信儿子的判断,从衣服包里翻出一包紫菜, 一包干虾米:「这些也给他们,行吗?」   「妈,你说行就行啊,不用问我。」程子介笑道。   钟美馨这才一惊: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不自觉的想着事事都要问小杰了,真是 的……不由得脸上又微微泛起红晕。   程子介却没有发现,一只手提着米袋子,一只手找到手枪塞进钟美馨手里: 「拿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嗯。」   两个人手牵着手,很快来到了四楼会议室门口。听着里面还隐隐传来哭声, 程子介难过地敲了敲门,顿时屋里一片寂静。   他有些奇怪,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任何回应,钟美馨明白了情况,微笑道: 「我来吧。」   说着走到门口,高声道:「有人吗?」   屋里还是没有回答。钟美馨知道,自己也经历过这样草木皆兵的时候,微笑 道:「你们别怕,我这儿有些米,听说你们缺吃的,给你们送过来了。」   门终于拉开了一条缝,一个满脸焦黄,似乎有些浮肿起来的少妇站在门后, 满脸恐惧地看了看钟美馨和程子介,看到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妇,一个高大帅气的 男孩,都是衣着整洁,满脸笑容,略微放下了心来:「你们……」   「我儿子听说你们挨饿了,跟我说送点米来给你们救急。」钟美馨微笑道。 这些日子在程子介的呵护下,钟美馨已经恢复了往日温婉恬淡的气质,加上刚刚 带上的一抹娇媚,跟这些面有菜色的女人比起来真不啻仙女下凡,不由得少妇不 信。再加上程子介微笑着举起手中的米袋子,她终于「哇」地哭道:「谢谢,谢 谢活菩萨……小玉……小燕……我们有吃的了。」一边拉开门:「快进来……」   除了床上躺着的那个女孩,其他的女人都围了过来,看着程子介将米袋子放 在地上,「呲」地拉开了一个口子,雪白晶莹的米粒在散射进会议室的阳光中闪 闪发亮。女人们的眼珠子都直了起来,其中一个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抓起一把就 往嘴里塞。   「别急。」钟美馨轻声道。她们吓了一跳,以为钟美馨要变卦,脸上浮现出 绝望的神色。   钟美馨赶紧解释道:「别怕,我是叫你们煮了再吃。你们饿久了,吃生米的 话不但消化不了,而且可能造成胃出血什么的。再忍一会吧。你们有煮饭的东西 吗?」   「有、有……」一个女人赶紧软绵绵地走向会议室的一角,那儿架设了一套 灶具。女人拿起一只锅,从一只塑料桶里倒了半锅水,走到米袋子边,迟疑了一 下,看了看钟美馨和程子介:「真的给我们吃?」   「吃吧,我们还有。」钟美馨心里一酸,赶紧道。   那女人这才垂下头去,拼命地捧着米放进锅里。很快就放了小半锅,盖好盖 子端到液化气灶上,扭开火煮了起来。钟美馨又拿出干紫菜和干虾米:「我们也 没菜,你们拿去煮个汤吧,先每人喝一点暖暖胃,不然等会饿久了突然吃饭也受 不了。」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女人哭着接了过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到 灶台边摆弄了起来。其他的女人围着程子介和钟美馨,脸上的神色又是害怕,又 是感激,过了一会,一个姑娘轻声问道:「你们碰到我们老公了对吧。」   钟美馨看了看程子介,程子介笑道:「没有。我是刚才经过你们门口,听到 你们在说几天没吃的,要出去找东西吃,我就去给你们拿米了。」   听到程子介开口说话——他刚才一直没有出声——床上一直躺着的那个姑娘 浑身一震,挣扎着翻过身来,看着程子介,满脸惊愕,虽然已经饿得没了人样, 但她赫然竟是苏田田。   「你们、你们住在哪?别人呢?」另一个少妇小心翼翼地问道。   「呃……我们就两个人啊,昨天才搬到二楼来,找水的。」程子介迟疑了一 下,还是如实回答道。   「就、就你们两个人?外面那么多那些畜生……你们怎么会……对了,楼下 那些,是、是你们两个人打死的?」几个女人都不敢置信地睁着眼睛,惊恐地看 着程子介。   「嗯。」程子介顿了顿,敷衍道:「我吃了一种药,又练了些功夫,所以比 较厉害。我们还有枪。」说着他握起钟美馨的手,展示了一下手枪。   「哦。」几个女人这才没有再问。   这时床上的苏田田终于眼前一黑,晕倒了,脑袋重重的撞在床板上,「咚」 的一声,一个姑娘赶紧跑过去看了看,哭了起来:「田田,田田……」   程子介倒还没发现自己的同学,他还先入为主地以为别人叫的是「甜甜」。 看到这些女人都有些衣衫不整,苏田田更是躺在床上,他也不好意思凑过去,只 是站在门口。   「我去看看。」钟美馨赶紧走到床边,检查了一下,轻声道:「没事,饿的。 汤好了没?」   做饭的少妇赶紧道:「好了、好了。」说着舀了一碗热汤,端到床边。   程子介环顾着室内的环境,叹息着他们这些人这么多天来过得实在太苦了。 大概是太害怕了,他们才搬到了这间大房间住在一起,希望互相有个照应。这么 些日子过去了,虽然开着窗,房里也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几张床都是脏兮兮 的,女人们身上也是,一个个人不人鬼不鬼的。   程子介知道,要不是十六,自己只会比他们更惨,说不定已经死了,妈妈也 ……。   他看了看床边的钟美馨,正在慢慢地将一碗热汤灌进苏田田嘴里。过了一会, 苏田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四周。   饥饿已经让她很虚弱了,乍一看到程子介又让她心情激动,才一下子晕倒了。   这时锅里的米饭终于冒出了香味,女人们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刚才每人 喝了一碗汤,实际上让她们更饿了。很快煮饭的少妇就急不可耐地关了火,揭开 锅盖,添了一碗半干半稀的米,端起来想了想,捧到钟美馨面前:「这位、这位 ……」   「我姓钟。」   「钟小姐,你吃吧。」   「不用,你们先吃吧。」钟美馨摇了摇头,那位少妇又捧着碗,看了看门口 的程子介,程子介迎上前一步,笑道:「我也不用,你们饿坏了,快吃吧。」   「谢谢!谢谢!」少妇这才将碗递给了床上的苏田田:「田田,你都饿晕了, 快吃点吧。」   苏田田接过碗,少妇才对另几个女人说道:「我们也吃吧。」于是几个女人 围着饭锅,每人捞了一大碗,又哭又笑地吃了起来。   程子介在苏田田接过碗的时候才看清了她,大喜起来:「苏田田!原来你也 没事!我刚听到别人叫田田,还以为是甜蜜的甜呢……妈,妈,这是我同学!苏 田田,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程子介啊。」   苏田田撇了撇干裂的小嘴,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刚才刚认出程子介就想 喊,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程子介也没事,让她很高兴,还带着这么多米来救了 她们。可是自己呢?   她想起这些天的经历,简直是一场噩梦。那天她回家不久,妈妈也回来了, 一会儿就病倒了。急救电话根本打不通。等爸爸回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没了气息。   她还没来得及悲伤,妈妈就尸变了,袭击了守在床边的爸爸。爸爸一边浑身 是血地被妈妈撕咬着,一边拼命将她推出门,让她快跑。   可是她能跑去哪呢?到处都是死人,和死而复生的「人」。这时她家对面的 一个男青年救下了她,拼命地跑到这家酒店里来。   接着,世界就迎来了末日。   她在绝望和恐惧中挣扎着,几次想自己解脱,耳边却总是想起爸爸的话: 「田田,快跑!快跑啊——」   她知道自己不能死,于是挣扎着,艰难地活了下来。那个男青年救下了她, 带着她躲到了这个还算安全的地方,给她找吃的,安慰她。终于在一天晚上,当 他从身后搂住她的腰的时候,她平静地没有拒绝。   她知道自己要报答别人,在这样的末日里,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对 方对她很好,没有用强,还很耐心,也算得上温柔……于是,她把自己给了他。   当她开始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依靠,还不到一个星期,那个男青年就 被一只丧尸咬了一口。   在失去意识以前,他把苏田田托付给了自己的堂兄,也就是唐哥。这些日子 苏田田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互相托付,男人们纷纷死去,死亡之前都会拜托信任的 人照顾自己的亲人,幸存下来的男人已经开始有两个老婆了。   她又一次平静地接受了唐哥,虽然他胖而且丑,但是一个好人,出去碰到危 险,他总是顾着兄弟们,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更没有欺负她。那时食物已经开 始变少了,在吃不饱的时候他宁可自己不吃也要给苏田田吃,总是笑呵呵地说: 「我胖着呢,脂肪多,饿不死。你那么瘦……」   唐哥实际上只要了她两三次,最近些日子大家都在挨饿,也没有再碰她。但 是苏田田一下子看到程子介,那个曾经在她少女的芳心里投下微微的涟漪的男孩, 却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他。他甚至在这末日后变得比以前更帅,更成熟,身材也 健美了不少,笑容还是那么阳光,可是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而且已经有过两个男 人了……   程子介却不知道这一切,只顾着欣喜又遇到一个熟人。钟美馨却看着苏田田, 拉了程子介的手一把:「小杰!她刚还饿晕了,你让别人先吃点东西啊。」   「哦,好好。」程子介不好意思站了起来,不再凑在苏田田身边。苏田田捧 着碗,柔肠百结,眼泪一颗颗地滚落在碗里。   钟美馨看着她,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叹了口气:「没事了,快吃点吧,别又 晕倒了。」   「谢谢阿姨。」苏田田答应了一声,流着眼泪,大口地吃起饭来。   突然一个靠在窗户边狼吞虎咽的女人停下了筷子,看着窗外,惊叫了一声: 「快看!」   程子介也好奇地凑了过去,看到酒店的围墙外,路上的丧尸纷纷骚动起来, 围向一棵行道树下。浓绿的树冠遮挡了视线,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女人们面面相 觑,突然一个就咧了咧嘴哭了起来:「老公。」顿时屋里又一片哭声。   程子介想到那几个出去找食物的男人,马上明白了。赶紧道:「别急!」跑 到房间门口抄起自己那把从不离身的钉锤,就从四楼的窗口跳了出去,稳稳地落 在草坪上,然后飞奔了两步,微微蹲下身子,一下子跳上了酒店的围墙。                018托付   这下女人们都吓得止住了哭声,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终于还是 那个带头的少妇看着满面轻松的钟美馨,试探着问道:「钟小姐?」   「没事的。」钟美馨也凑在窗口看着儿子矫健的身影,知道这对程子介来说 只是小菜一碟。   程子介站在围墙上,看了看那棵行道树,顺着围墙跑了几步,轻盈地落在人 行道上,冲了过去。行道树下原来是一间步行街的小杂货店店面,店门口已经围 住了十几头丧尸,还有更多的丧尸听到动静正在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程子介挥起钉锤,噼里啪啦地砸烂了这群丧尸的脑袋,看到门里唐哥三个正 在拼命顶着小店的铁栅门,浑身是血。不同的是只有唐哥身上流着不少鲜红的血。   「快走!」程子介一边敲着丧尸,一边大喝道。这附近最少有几百头丧尸, 一旦全部围了过来,自己也吃不消。   唐哥气喘吁吁地开了门,一把将建斌和小武推了出来:「你们快走!我断后。」   「老唐!你——」建斌痛苦地喊了一声。   「我已经被咬了一口,不用回去了。你们快跟这位大兄弟走!」他已经看到 了程子介的身手,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程子介的动作简直匪夷所思。   「唐哥。」小武也悲哀地喊了一声。程子介知道不是墨迹的时候,一边挥舞 着钉锤又干掉了两只围过来的丧尸,一边喊道:「走不走?」   这时他们两个才跟着程子介向着酒店的方向飞奔起来。到了围墙下,程子介 嫌绕大门太慢,将李建斌和小武一边一个地扛上了自己的肩膀,大喝一声,跳上 了围墙。   两个人早已被程子介消灭丧尸的威猛惊呆了,这一下更是呆若木鸡,程子介 扛着他们跳回院子,吩咐道:「院子里没丧尸,你们自己回四楼,不要逗留,我 再回去看看老唐。」   两个人哪里有质疑的余地,看着程子介又跳上了围墙,接着就消失在墙头, 这才像做梦一样,跌跌撞撞地跑回了酒店。   程子介又一次回到小店门口,幸好刚才的丧尸被自己消灭了不少,小店门口 只有刚围上来的几只,撞得铁栅门咣咣作响。程子介轻巧地干掉了它们,一把拉 开铁栅门,看到老唐正靠着墙,坐在地上,粗圆的手臂上有一个伤口,流出来的 血已经开始变黑了。   「大兄弟,你真行。这是我们找到的一点吃的,可惜不多,麻烦你带给我老 婆。」看着程子介来到自己面前,唐哥举起一个袋子,大笑道。   「自己给她。」程子介这才想起来,刚才看到唐哥叫老婆的那个女孩赫然是 苏田田,一时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他还是一把将唐哥肥胖的身体背了起来: 「抓好!」   「我两百多斤!你自己走。」   「少废话!」程子介喝道。唐哥也吓了一跳,由着程子介一只手托着自己肥 大的屁股,一只手挥舞着钉锤,从门口渐渐聚集起来的丧尸群中杀开一条血路, 一路冲到酒店围墙下,然后竟然背着自己跳上了围墙。   唐哥渐渐模糊起来的意识也是惊愕不已。这小伙子到底是谁?身手简直让人 不敢相信。不管是谁,自己总算可以……想到这里,圆圆的胖脸上露出了一个微 笑。   程子介就这样背着唐哥回到了四楼的会议室。大家都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看 到程子介背着唐哥出现,纷纷让开了门,跟着程子介将唐哥放到床上。   「老唐!都怪我,要是听你的不出去……」建斌首先是坐在床边,滚下泪来。   「谁知道呢。大家都同意的,不怪谁。」唐哥剧烈的喘息着,看着程子介: 「大兄弟,请问你高姓大名,你救了两个兄弟,我是报答不了了。」   「他还给我们送了米过来……」小武也哭了起来。   「大兄弟,求问高姓大名,来生再报你恩情。」唐哥勉强地微笑道。   「我、我叫程子介。其实,是我对不起你们。我知道你们出去找吃的,一时 忘了你们是普通人,出去很危险,没有早现身。实在是……抱歉了。」   苏田田也慢慢地摸索着走了过来,吃了一点东西,她总算恢复了一点力气, 坐在唐哥床边默默地流下泪来。   「呵呵。」唐哥看了看苏田田,又看了看程子介:「既然你觉得心里有愧, 那我拜托你一件事,你不要拒绝。」   「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帮你办到。」程子介心里也是有些沉重,毕竟这个 人的死和自己也有关系。   「我这个老婆,麻烦你照顾她……」唐哥剧烈地痉挛了一阵,慢慢地平息下 来,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什么。」苏田田吃惊地看了他一眼,她明白唐哥的意思,顿时不知道怎么 办才好。   「行,我一定照顾好她!她原来是我同学,就算你不交代,我也会照顾她。」 程子介赶紧答应道。这儿只有他和钟美馨才不知道唐哥的托付代表什么含义。   「多谢!程兄弟,多谢你!我给你磕头了。」唐哥艰难地维持着一点意识, 最后对苏田田说道:「田田……我唐胖子对不起你……要了你这么久……总让你 挨饿……程大兄弟身手这么好,你做他的老婆,可总算不会挨饿了……」   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彻底停息了。   程子介这才吃惊起来,看了一眼苏田田,她正在垂着头哭泣着,又看了看别 人,最后询问地看了一眼钟美馨,看到她眼里也是一片茫然,不解地摇了摇头。   众人的哭声慢慢停止了。最后李建斌站了起来:「老唐没白死,他是像以前 一样为了掩护我们两个,这次运气不好被咬到了一口。大家也别哭了。他被那些 畜生咬了,要……」说着咬了咬牙,拿起一根钢管。   众人纷纷转过头去,只有苏田田,哭得更凶了。虽然说不上什么感情,但唐 哥毕竟照顾了她这么久,没有这个看起来讨厌的胖子,她肯定熬不到现在。现在 他临死前还想着托人照顾自己,苏田田也不是忘恩负义的的女人,自然不可能无 动于衷。   另一个女人看到她的样子,流着眼泪过来搂住她软绵绵的身子,将她拉到一 边,不去看唐哥的身体:「田田……别哭了。老唐是个好人,我们都知道。可惜, 现在这世界,我们哭有什么用呢……谁不是死了很多亲人……」   李建斌看到大家都转了过去,才叹了口气,咬着牙举起钢管,「噗」的一声 捅穿了唐哥的脑袋。一股已经彻底黑化的血液飞溅出来,溅得床上到处都是。   程子介叹息着握紧了钟美馨的手。为了生存,必须要忘掉怜悯,干净利落地 消除危险。尤其是对这些普通人来说,下手慢一点,唐哥可能就会变成丧尸了。   钟美馨也是紧紧地抓住程子介的手,庆幸自己有个这么强大的依靠。   「小武,我们把老唐抬下去埋了吧。」李建斌丢开手里的钢管,低声道。   「嗯。」小武点点头,两个人就用床单包住唐哥的身体,吃力地抬了起来, 摇摇晃晃地走向门口。   「我来吧。」程子介看到他们的样子,知道他们一直没吃饭,而老唐的体重 又重,这两个人实在很吃力,决定帮一把。而且他想单独问一下李建斌,老唐最 后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用了程兄弟,这些事我们自己来就行了,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李 建斌还没客气完,程子介已经走到了门口,轻巧地抱起老唐圆滚滚的身体,向楼 梯间走了过去。   李建斌和小武只好跟了过去。   「我也去……」苏田田慢慢地也跟到了门口。于情于理,她知道自己都应该 看着老唐入土。   于是女人们也纷纷跟了过来,毕竟大家或多或少,都受过老唐的恩惠。钟美 馨只好也跟在他们身后,一行人默默地下了楼,来到了酒店的后花园里。   「就这儿。」李建斌抢在程子介前头,带着他到了一棵大树下,树下已经有 了三抔黄土。程子介将老唐的尸体放下,想了想,问道:「昨天我刚来的时候, 看到楼梯间有个人死了,是你们的同伴吧。」   「嗯。」李建斌看了一个女人一眼,低声答应道:「是老马,我们昨天黄昏 的时候下楼看到那几只丧尸已经被干掉了,就把他也埋了。」说着指了指一个新 坟。   小武这时从院墙下拿来几把铁锹,于是程子介和他们一起,开始沉默地挖起 墓穴。有了程子介的加入,墓穴很快就挖好了。程子介抱着白床单包裹的唐哥, 放进墓坑里,很快,一抔新的黄土就掩盖了一切。   「小武,你还有烟吗。」放下铁锹,李建斌沉默了一会,问道。   「没有了……」小武难过地摇摇头。   程子介掏出自己的香烟,递了过去。李建斌赶紧从烟盒里抽出三支,点燃了 插在坟前。   程子介又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支,三个男人点燃了香烟,默默地抽着。一支烟 抽完,李建斌才回过身去,说道:「大家回去吧。」   女人们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向楼上走去。钟美馨跟在程子介身边,程子介想 了想,柔声道:「妈,你先回去,我想跟李大哥到处看看。」   钟美馨会意地点点头,跟上了那些女人。程子介在最后喊道:「李大哥。」   「哎,不敢当,叫我老李就行了。」李建斌赶紧停下了脚步,看着程子介的 神情,知道有话要问自己。   程子介又递给他一根烟,两个人落在最后,看着别人都上了楼梯,程子介才 迟疑地问道:「老李,刚才老唐最后一句话是啥意思。」   「啊?什么啥意思。哪句话?」李建斌吐出一口烟雾,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就是跟苏田田说做我的老婆就不会挨饿那句。」   「是啊,你不是答应老唐照顾田田了嘛。」   「对啊,苏田田是我同学哎,老唐就算不交代我也会照顾她的。」程子介一 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跟你妈妈,一直都是两个人,没碰到过别人?」李建斌抽了口烟, 仔细想了想,问道。   「对啊。」   「难怪。」李建斌弹掉一截烟灰:「你没碰到过别人,又有本事,不知道他 的意思:是让你把田田收过去做老婆,好好照顾她。」   「什么。」程子介吃了一惊。   「哎。」李建斌叹了口气:「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男人死了,有老婆的, 就交给信任的人照顾了。小武的两个老婆,都是别人托付给他的。我自己现在也 有两个老婆,一个小燕,是我原配,另一个就是老马的老婆。」看了看程子介紧 蹙的双眉,他迟疑了一会,还是低声道:「田田也是别人托付给老唐的。」   「为什么要这样?我不明白。比如说老马的老婆,你不是叫嫂子吗,把她当 嫂子照顾不行吗?一定要做了你老婆才肯照顾人家?」   「唉。」李建斌低声道:「程兄弟,你不明白。我们没你那样的本事,一个 人对付一个畜生都搞不定。过的都是朝不保夕的日子,每一口吃的都得把脑袋别 在裤腰带上去换。女人也知道,平白无故,凭啥拿性命给她们换吃的……除了自 己老婆,所以,不做我们的老婆,她们吃得也不安心。是不是这个理?再说了 ……拿我打个比方吧,我带着自己的老婆,现在加上嫂子。有一口吃的,该怎么 分?我们不像你不会挨饿,我要是不要了我嫂子,她能好意思和我自己的老婆抢 东西吃?所以我们都是这样,身边的女人,就都是老婆,公平。还有……拿小武 说吧,一个半大孩子,就过着这样的日子,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到了晚上睡下 来,也不知道见不见得着明天的太阳。身边躺着个女人,你让他甘心不碰一下? 碰了第一个,第二个就不能不碰了,是不是这个理?」   「这……」   「大家都明白,女人心里也愿意。把身子交给那个男人,自己才能安心。何 况现在没电,每天晚上早早睡下,要是有点力气,也就是和女人亲热一下,女人 也一样,有个男人搂着,……才能让人不那么紧张,觉得自己还活得下去。… …要是没这样的事,我估计我们早顶不住了。」   「这样啊……」   「是啊。程兄弟,你虽然身手好,可看着年纪还小……有些事估计你不知道 的。我觉着,你要是看田田不错,就要了她吧。」   「那怎么行……我一直就是把她当同学的。」程子介赶紧摆着手。   「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这样的人,不像我们这样过也正常,说实话, 我真没想到能有你这么厉害的人。」   「呃,嘿嘿。」程子介赶紧岔开话题:「苏田田也知道老唐的意思。」   「嗯,她当然知道。」   「这……」程子介倒有些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程大兄弟,真的没什么的,世界都这样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男男女女 的……大家都是为了活命,能跟在一起有个依靠就行,用不着扭扭捏捏的。」   「呃,我会照顾她的,不过,就是把她当同学。」程子介赶紧道。   「你有本事,当然可以。」   「嘿嘿。行了,我们回去吧。」于是两个人按熄了烟头,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019田田   等程子介和李建斌回到四楼,已经又煮好了一锅米饭,这次是给男人们吃的。 吃完饭,程子介和钟美馨一起,打算告辞回二楼。程子介正不知道该拿苏田田怎 么办,一个女人就拉着苏田田来到门口:「田田,你怎么了,跟去啊。」   「我……」苏田田垂着头,站在程子介面前,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哎,你真是的,怕啥呢,程大兄弟不是你同学吗?这不是更好?老唐把你 交给他了,你知道的。对了程大兄弟,你答应老唐照顾田田的,不错吧?」   「嗯,我答应了。」虽然可能会让人误解,但是程子介也只能答应着。他的 确应承了一个垂死之人的遗愿,而这个人的死他本是有能力避免的。   「恭喜你了,田田。程大兄弟那么厉害,你不用吃苦了。」那个女人一边抹 着眼泪,一边将苏田田推到程子介身边。其他几个女人也围了过来,恭喜着她。 程子介刚才那天神下凡一般的英姿,早就让她们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苏田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程子介也呆呆地,幸好钟美馨看出了两个人的尴 尬,微笑着拉起苏田田的手:「苏田田,跟我们过来吧。」   「哎。」苏田田只好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跟着钟美馨向二楼走去。   程子介跟着她们走到楼梯口,回头对送过来的李建斌众人道:「不用送,你 们回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那就多谢程大兄弟了。」李建斌赶紧道。一群人感激涕零地目送程子介的 身影在楼梯转角处消失,才转回自己住的地方。   回到二楼的宿舍,钟美馨将另一张铁架子床整理了一下,又找出一套干净衣 服:「田田,你身子还弱,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   「谢谢阿姨。」苏田田赶紧接过衣服,忙不迭地道谢。   「别客气,以后就把我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就行了。」钟美馨微笑道。   苏田田的脸顿时发起烧来,她不知道钟美馨是因为怜惜她孤零零的,还以为 是指自己被老唐托付给程子介当老婆这件事,不好意思地低声答应道:「嗯。」 说着就赶紧进了卫生间。   程子介这时也回了房,看到苏田田进了卫生间,才笑着走到钟美馨身边,用 力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小杰,现在你有同学在,可不能再像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那样胆大包天 了。」钟美馨让他亲了一下,就推开了他的手。   程子介顿时发起愁来。想了想,低声道:「妈,你知不知道老唐说叫我照顾 她是啥意思。」   「不知道哎。怎么了?」钟美馨疑惑的问道。   「哎,哎,这个……我刚才问李建斌,他说老唐的意思是叫苏田田做我老婆, 真坑爹。」程子介结结巴巴地解释道:「现在他们都以为苏田田是我老婆了,怎 么办。」   「那不好吗?苏田田看着是个很好的姑娘。」钟美馨似笑非笑地看着程子介, 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难过起来。   「妈!」程子介生气道:「我说了我不要别的女人的。」   钟美馨心里一暖,程子介的单纯让她欣喜。笑眯眯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 办?那人已经死了,你找谁退货去。」   「我还是照顾她,她是我同学,既然碰到了,我也不能看着她不管。不过我 也不要她做我老婆。」程子介坚决地说道。   「嗯,小杰,你长大了。你觉得这样最好,那就这样吧。不过,现在这个世 界,你要是想多娶几个老婆,妈也支持你。」钟美馨看着儿子坚毅的脸,柔声道。   「妈——」程子介皱起眉头,不满地看着钟美馨。   「好了好了,不说了。」钟美馨微笑着,心里又是幸福,又是满足。知道再 说下去程子介真要生气了,笑着岔开话题:「楼上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程子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那几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恐怕没什么活路的。」钟美馨叹息道。   「是啊……」程子介也为难道。   「……你有没有想过带着他们一起?」沉默了一会,钟美馨问道。   「啊?怎么带?」   「嗯……就是一起生活啊。你现在既然有这个能力,不如带着他们,你做什 么也有个帮手。」   「这个……」   「小杰,还能找到活人不容易,你打算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吗。」   「不是啊,妈,我只是没想过这个。既然妈觉得大家最好在一起行动,那我 听妈的。」程子介赶紧笑道。   「嗯。」   这时苏田田洗完了澡,从卫生间出来了。穿着钟美馨给她的t恤衫和牛仔裤, 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清秀,只是本就苗条的身材现在单薄的让人鼻酸,往日俏丽的 小脸也瘦的塌陷下去,肌肤苍白得像一张纸。   「阿姨。……程子介。」苏田田回到房里,看了看他们,垂下头低声道。   「嗯。」程子介不好意思看她,答应了一声就转过头去。钟美馨则关心地笑 道:「田田,休息吧。还饿不饿?」   「不饿了。」苏田田赶紧道。   「那好,那你睡吧,这儿有吃的,也很安全,你先把身体养好。」钟美馨笑 眯眯地看着她。   「好。谢谢阿姨。」苏田田慢慢地走到床边,躺在了床上,心里却开始胡思 乱想起来:「叫我把身体养好,是不是等我身体好一点程子介才会要我……难道 要我给程子介生孩子吗……没想到我和他会变成这样的关系……」   「妈,时间还早,我们出去转转,让她休息吧。」程子介实在不知道该如何 和苏田田相处,只觉得尴尬无比,要赶紧离开才好。   钟美馨知道儿子的想法,微笑着点了点头:「田田,我们不打扰你休息了。 你一个人不害怕吧?」   「不怕。」苏田田赶紧答应道,毕竟现在还是大白天的。   「嗯。」钟美馨这才站了起来,和程子介一起才离开了宿舍。   「妈,我想回去一趟。」两个人慢慢地走着,下了楼,来到了酒店的后花园 里。   「干什么?」   「我想把爸带过来,入土为安。」程子介盯着那几座坟堆,低声道。   「……嗯,那你去吧。」钟美馨看着儿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妈,你等着啊,很快的。」程子介去围墙底下拿起一把铁锹,顺手挥舞了 一下,就提着铁锹跳上了围墙。   懒洋洋地坐在一棵树下的草坪上,任由清风吹起颊边的秀发,想着那些普通 人的遭遇,钟美馨越发感到幸福和满足。尤其是那些可怜的女人,跟她们比,自 己现在算是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了,吃得饱,睡得好,更不会跟着一个又一个不 同的男人,来换取一点生存的希望。就连田田这样的小姑娘,也是如此。   其实,田田要是跟着小杰,也是挺好的一对。钟美馨想。她并不在意苏田田 已经跟过两个男人,因为就算在灾难以前,社会已经很开放了。只要儿子喜欢, 她是不会在意儿媳妇是不是处女什么的。   可是现在小杰还不喜欢她。钟美馨娇艳的脸蛋上又泛起淡淡的红晕,咬着樱 唇,痴痴地想着,心里甜蜜不已。   很快,程子介就抱着床单包裹着的爸爸的遗体,回到了花园。   钟美馨静静地看着他挖开一个深深的墓坑,将丈夫的遗体掩埋好,才走过来 并排和程子介站在坟前。   程子介学着李建斌,点燃三支香烟,插在坟前的黄土上,跪下去恭恭敬敬地 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柔声道:「妈,爸真的不会怪我们吧。」   「不会的。」钟美馨微笑道。   「嗯,那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嗯。」   两个人又默默地站了一会,手挽着手回到了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 走廊另一端的窗口,并排着看着窗外的景色。   城市依然是一片死寂,除了偶尔有几只鸟飞过,就没有一丝活着的气息。钟 美馨歪着头,靠在程子介宽阔的肩膀上,轻声问道:「你不上去和他们谈谈吗?」   程子介没有答话,而是伸手搂住了钟美馨的肩膀,认真地看着钟美馨:「妈, 我只爱你一个人。」   「小杰……」钟美馨知道他是说苏田田,微笑道:「妈知道。你有这份心就 够了。但是妈不能自私……你毕竟和她年纪相近,你们还是适合一点。」   「说啥呢……妈。」程子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真的,现在的环境,一个男人娶几个老婆看来是常态了,妈不会吃醋的。」   「妈,我又不是那种人。」   「小杰。妈知道,但是这世界不一样了。所以妈才能嫁给你……你要是喜欢 田田,妈和她一起做你老婆就行了。」   「妈,我说了我不喜欢她哎……」   「一点都没有?你讨厌她?那你刚才看到她为什么那么开心?」钟美馨笑道。   「呃……有、有一点点,因为是同学嘛!反正我就是觉得她比不上你。」   「傻瓜。」钟美馨爱怜地看着他的窘样,忍俊不禁。   「妈,真奇怪,爱情不是自私的吗?为什么妈总想着让我去找别的女人。妈, 你是不是……」程子介突然傻乎乎地问道。   「小杰,因为你还是我儿子啊,我还是希望你生活更幸福的。要是你只有妈 一个人,没和同龄人有过感情生活,你的人生还是有遗憾的。」   「不遗憾不遗憾!嘿嘿。」程子介搓着手,笑得咧开了嘴。   「真是的!」钟美馨只好将樱唇凑在他耳边,轻声道:「还有,因为你太厉 害了,妈一个人吃不消。」   「啊?」程子介一呆,不由得又想骂十六混蛋。   「所以,妈还是希望你能多找些女人……你看,你才刚刚学会那个,就弄得 妈受不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厉害……」   「妈,我昨天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还好啦。」   「那不就没事嘛……」   「一天两天没事,时间长了妈可受不了。真的,小杰,你这么强,应该多找 几个老婆。」   「不要。我只要妈一个人……要是妈吃不消,我就轻一点。」刚才的对话已 经让程子介有些心痒难耐,看着阳光下钟美馨娇艳如花的俏脸,忍不住就要伸手 去抱。   「行,以后再说吧。」钟美馨暗暗感动于儿子对自己的痴情,却又有些好笑, 真是个榆木脑袋。   「那,嘿嘿……」程子介笨笨地笑着,就想去亲钟美馨的小嘴。   「不要啦。你身上脏死了。」钟美馨一把推开程子介,害羞道。   「那我去洗个澡。」程子介笑着松开了手,看了看身上,今天的确进进出出 的救李建斌他们,杀了不少丧尸,然后又是挖坑又是埋人的,身上是又脏又臭。   说着程子介就两三步跨过长长的走廊,跳到了自己那间宿舍门口,推开门, 看到苏田田已经躺在床上,安稳地睡着了。   看着苏田田的睡姿,程子介叹了口气。苏田田倒不是不漂亮,齐耳的学生头, 清瘦的脸颊已经微微回复了一点血色,就像半透明的一般,隐约可以看到皮肤下 的血管。苍白的小嘴还有些皲裂,正在微微努着,细细的两条眉毛也微微皱着, 似乎睡着也在恐惧和绝望之中。   程子介心里有些难过。苏田田孤零零的,自己要怎么照顾她才好呢?难道真 让她做自己老婆?   哎,那可不行。以后再说吧。程子介飞快地翻出一套干净衣服,进了卫生间。   程子介洗好了澡,小心翼翼地出了门,没有惊动苏田田。看到钟美馨还俏立 在走廊尽头的窗口边,心里一阵甜蜜,轻轻地走了过去,从身后搂住了钟美馨的 纤腰,一张脸也埋在了钟美馨柔腻的后颈上,含住一块白嫩的肌肤轻轻啃了起来, 一边含混不清地问道:「妈,想什么呢。」   「嗯……」钟美馨按住程子介揽着自己腰间的手,轻声道:「小杰……现在 田田在……不行的。」   「我们不去自己房间。」程子介早已是按捺不住了,一把抱起钟美馨,钻进 了旁边一间宿舍里,向后伸出一只脚,勾上了门。   这件宿舍也像程子介暂住的那间一样,摆放着两张铁架子的高低床,床上都 还算干净整洁,毕竟灾难发生的时候是白天,大部分人不会留在宿舍里等死。   「唔……」一关上房门,程子介就迫不及待地含住了钟美馨的小嘴,热烈地 亲吻了起来。钟美馨也动情地张开樱唇,将舌尖温柔地送进程子介嘴里,任由他 尽情地品尝着。   程子介多少有了些经验,这次不再需要钟美馨指点,一边热烈地吻着她,一 边褪去了她的衣衫,很快钟美馨白嫩柔软的身体就毫无保留地被程子介揉在怀里。   「唔……唔……」钟美馨情热如火的扭动着,感受着自己柔嫩的乳房在程子 介手里变换着形状,然后两颗敏感的乳头又同时被程子介捏住了。   程子介也是再也控制不住欲望,自从品尝过钟美馨那成熟美妙的身体,他就 总是燃烧着欲望。   尽量温柔地爱抚了一会钟美馨高耸的乳房,程子介终于控制不住了,飞快地 脱掉自己的衣服,抱着钟美馨就按倒在一张床上。   「妈……」一边呢喃着,一边胡乱的亲着钟美馨,眼睛,鼻子,下巴……钟 美馨感受着他雨点般的吻,轻声道:「放进来吧。」   「嗯……」程子介喘息着,俯下身看了看钟美馨的下身,饱满的阴阜上那从 乌黑发亮的阴毛,微微卷曲着,掩映着两腿间那抹嫣红。   现在天色还早,程子介也有了经验,不再需要钟美馨的指引,握着自己怒挺 的肉棒对准了那娇嫩的花瓣,在温暖的爱液润滑下,缓缓地插进了钟美馨的小穴 里。   「嗯……」钟美馨蹙着眉头,咬着樱唇,她本以为自己会慢慢适应儿子的粗 大坚硬,却没想到今天在那充实酥麻的快感后面,那层火辣辣的刺痛并没有减轻。   「妈……妈……美馨……我爱你……」程子介动情地呼唤起了妈妈的名字, 挺动起身体抽插了起来。钟美馨忍受着极致的快感和微微的痛楚,努力挺起阴阜, 迎合着儿子的攻击。   一时间寂静的宿舍里只剩母子两的喘息和呻吟。   「嗯嗯……」钟美馨很快就来到了第一次高潮,极端的快感下她只能胡乱抓 起床单的一角塞进嘴里,紧紧地咬着,不让自己大声叫起来,一双娇媚的眼睛半 睁半闭,水汪汪地闪耀着令人心迷神荡的媚意,红润的小嘴微张着,洁白的牙齿 咬着床单,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   钟美馨的神态刺激得程子介疯狂起来,他是第一次看到妈妈这样令人销魂的 美。粗大的肉棒飞快地在钟美馨小穴里进出着,捣出了一股股粘腻的爱液,渐渐 地被搅成了泡沫状,沾得两个人的阴毛上到处都是。   「唔……唔……」钟美馨突然剧烈的摇起头,一头柔顺的秀发在洁白的床单 上飞舞起来。一片令人迷醉的红晕泛上脸颊,她终于松开手里紧紧抓住的床单, 一把抓住程子介光滑的脊背,猛地挺起身子,白嫩的小腹一阵阵地痉挛起来。   程子介暂时停止了一下动作,闭着眼睛享受着钟美馨小穴里那一阵阵收缩带 来的快感。龟头顶在钟美馨柔嫩的花心上,正在被子宫内涌出的一股温暖的爱液 包围着。   「嗯……」钟美馨喘着气,松开了小嘴里咬着的床单。程子介让她又爱又怕, 虽然舒服得想要升天,但是那火辣辣的刺痛和泄身后的无力却也让她开始有些吃 不消了。   这小子……从第一次做爱以后……每天都变得更厉害了……   「啊!」钟美馨惊叫一声,因为程子介又一次抽插起来,重重地顶上了她的 花心。   这一叫就再也停不住了。钟美馨马上就在程子介急促地攻击下语不成声,娇 媚地呻吟起来。   「啊……啊……」一段激烈的抽插之后钟美馨又一次来到了高潮的边缘。高 潮一次比一次猛烈,这一次她只觉得头晕目眩,心脏剧烈地像要跳出来,仿佛全 身的精力都随着小穴内的爱液涌出了身体,只能无力地痉挛着。   「妈……」程子介倒是暗暗有些心惊,看到钟美馨白嫩的脸蛋一片苍白,还 带着一片不自然的潮红,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有些呆滞起来,他不由得着急起来。   钟美馨剧烈地喘息了一会,等到灵魂仿佛回到了身体,她才察觉到自己竟然 是浑身冷汗。慢慢地张开小嘴,无力地笑了一声:「小杰……妈妈不行了……吃 不消了。」   「妈,我弄疼你了怎么不说啊。」程子介有些惭愧地垂着头,轻轻地吻了吻 钟美馨的眼睛。   「小杰……不会疼啊。」钟美馨也惭愧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满足不了儿子。   「那是……」   「是太舒服了……舒服过头了。」   「太舒服了也会吃不消吗?」程子介疑惑地问道。   钟美馨知道他是个乖孩子,没有偷看什么黄书小电影之类的,又没有谈过恋 爱,自然不知道这些,只好忍着不好意思,柔声解释道:「跟小杰做爱太舒服了 ……就像吃东西一样,再好吃的东西……吃撑了也很难受……」   「那……那……」程子介呆了呆,赶紧轻轻地把肉棒从钟美馨的小穴里抽了 出来:「那我们别做爱了。」   「小杰憋着很难受的……对身体也不好。」看着程子介依然怒挺着的肉棒, 钟美馨不由得难过起来,但是自己实在是不堪挞伐了。   「都怪十六。」程子介恨恨地说道。   「啊?」   「那家伙没跟我说,就帮我改造了生殖系统,又改不回去……」程子介满脸 通红地低下头。   「原来是这样。」钟美馨忍俊不禁,掩着小嘴笑了一声,柔声道:「小杰, 你这样的情况,妈妈一个人承受不了你全部的爱。你还是多娶几个喜欢的女孩子 跟妈妈分担吧。」   「妈!我不要。」   「那你是要弄死妈妈啊。」   「呃!不会的,以后妈妈想做爱我们才做,好不好。」   「笨蛋。妈妈每天都想做,但是每次跟你做很快又受不了了,怎么办?」   「呃……呃……」   「小杰。田田真的很好,你去要了她吧。」   「不要!妈,我真的只爱妈妈一个人,对她没感觉啊。」程子介苦恼地说道。   「哎……」钟美馨也是没办法了,只好放弃了继续劝说,看着程子介还在勃 起状态的肉棒,想了想,俯身到程子介身下,握住了肉棒,接着张开小嘴,轻轻 地亲了一下。   「妈?」程子介大吃一惊,看着妈妈的动作,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杰……你这样憋着很难受,妈试试能不能帮你这样解决一下。」说着张 开樱唇,将硕大的龟头含进嘴里。   这是钟美馨第一次口交,程子介的爸爸是比较古板的人,和钟美馨夫妻之间 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情调。而钟美馨也不会不知道这种事,只是没想到自己竟 然有一天要用在儿子身上。   想到这里,钟美馨越发双颊滚烫,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只是小嘴鼓鼓地含着 程子介的龟头,笨拙地吸吮起来。   程子介则是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心爱的女神俯身在自己腿间,含着自己的肉 棒温柔地吸吮着,心理上的刺激远远大于生理上的快感,终于伸出手去,抚上了 钟美馨的秀发,低声喊道:「妈……」   钟美馨依然是一只手握着程子介的棒身,因为自己的小嘴堪堪只能含住他的 龟头。另一只手则握上了程子介的那只手,用力地一捏。   程子介感到了妈妈的心意,不在说什么,而是闭上了眼睛,舒服得呻吟了起 来。   「嗯……呼……妈……我……」很快,极度的刺激就让程子介到达了顶点, 紧紧地绷紧了身体。   钟美馨感觉到了儿子的情况,继续一边努力地吸吮着龟头,一边握着棒身轻 轻地揉搓着。突然之间,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就喷进了她的喉咙里。   钟美馨没有躲闪,而是继续含紧了程子介,静静地等待着他结束。   不过,怎么这么多……钟美馨慢慢有些心惊起来,因为程子介一股接着一股, 足足喷射了半分钟,灌满了她的小嘴。不少粘滑的精液顺着喉咙滑下了食道,嘴 角也流出了浓白的一缕。   程子介总算是射完了,无力地躺倒在床上。钟美馨这才抿着小嘴,缓缓地吐 出肉棒。含着满嘴的精液,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妈……」程子介喘息着,抓住了钟美馨的一只手。钟美馨终于心里一横, 将程子介的精液全数吞了下去,才腻声道:「小杰,舒服吗。」   「妈……好舒服……」程子介痴痴地看着钟美馨伸出舌尖舐去唇角的那一缕 精液,才惊觉起来:「妈,你吞下去了。」   「嗯。」钟美馨满脸通红,没想到自己居然吃了儿子的精液,还那么多。不 过,味道倒也不是那么坏……好像还有点甜味……   「妈……」   「这个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你可别指望妈天天帮你亲……」钟美馨撅起小 嘴,娇嗔道。   「哦、哦……」程子介傻乎乎地看着她。   「小杰,你真的该多找几个女孩子陪你,知道吗?」   「好、好吧,可是,妈,我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慢慢来,感觉培养起来了再说吧。」   「嗯。」   钟美馨这才慵懒地躺进程子介的怀里,两个人温柔地拥抱在一起。程子介试 探着想要去亲钟美馨,却被她灵巧地躲开了。   「妈……」   「脏啊。」   「你都不怕,我还怕自己啊。」   「不行……」   「美馨。」   「……」   「好老婆。」   「讨厌。」   「老公亲一下。」   「嗯……」   钟美馨终于拗不过程子介嘟着小嘴让他亲了一下,却拒绝了湿吻,将他推开 了。   「嘿嘿。」这也足够让程子介满意了。两个人又拥抱在一起亲昵了一会,钟 美馨才笑着爬了起来:「小杰,饿了没。」   「嗯。」程子介从身后搂住钟美馨,感受着她温暖的腰肢,和小腹上那层薄 薄的脂肪,一边用火热的唇在她光洁的肩背上胡乱的亲着。   「痒死了……别闹了,妈去做饭。」   「妈,你嫁给我了,要叫我老公。」程子介突然傻乎乎地笑道。   「难听死了。」钟美馨顿时满脸通红。   「妈,我喜欢嘛,叫嘛,你不叫,我就不要你走。」程子介撒起娇来,搂着 钟美馨胡乱揉搓起来。钟美馨不由得又开始浑身发软,知道自己终究是拗不过他 的,只得红着脸蛋,像蚊子一样轻声喊道:「老公。」   「好老婆。」程子介这才满意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去做饭吃,吃了饭再 去和老李他们谈谈。」   「好。」钟美馨甜蜜地看了他一眼,两个人手挽着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两个人回屋的声响惊动了苏田田,她赶紧坐起身来, 不好意思地打招呼:「阿姨,程子介。」   「没事,你好好休息,我来做饭吧。」钟美馨笑着走到灶台边:「晚上吃面 条,行吗?」   程子介赶紧答应着:「好。」苏田田则慢慢地走到钟美馨身边:「阿姨,我 来帮忙吧。」   「下个面条,不用帮忙。小杰,你要吃几斤?」   「一斤半。」程子介坐在门边的床沿上,看着钟美馨曼妙的身段,心里一阵 甜蜜。   「好的。」钟美馨打着了火,开始煮面,苏田田则站在一边,想要帮忙却插 不下手。   就在这时,宿舍的门被敲响了,接着是李建斌的声音:「程大兄弟,在吗?」   「在。」程子介赶紧答应着,拉开了门。                020下乡   李建斌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站在门口,后面跟着小武。看到程子介,满脸堆 笑:「程大兄弟,打扰了。」   「没有没有,进来坐吧。」程子介赶紧把两人迎了进来:「吃了没?」   「托大兄弟的福,吃过了。这是上午老唐带回来那包东西,要不是大兄弟, 这也拿不回来,我们就寻思着给你们送过来。」说着打开了袋子,里面都是火腿 肠、方便面、真空装的饼干等食物。   「啊,不用了,我们有吃的,你们自己留着吧。」程子介赶紧道,这是老唐 拼死拿命换回来的食物,他不能要。   「大兄弟,你就收下吧。你救了我们的命,又给了我们那么多米,我们实在 没什么给你的,真的别让我们太过意不去了。」   「那好吧……」盛情难却,程子介也不好意思再推辞。提起袋子来到钟美馨 身边:「妈,老李他们送来了一些吃的。」   「多谢你们了。」钟美馨笑盈盈地回头微笑道。   此时的钟美馨比起上午更多了一分娇柔妩媚,轻轻一笑,水汪汪的眼波足以 让人心神俱醉。老李和小武一脸惊艳,却不敢多看,赶紧回过了头,不好意思的 笑着:「哪里,哪里,该是我们多谢你们。」   「举手之劳。」程子介客气道。   「在你是举手之劳,在我们是救命之恩。」李建斌迟疑了一会,问道:「不 知道大兄弟下面打算怎么办?」   「暂时还没想好,主要是找水。」   「哦。」李建斌和小武对视了一眼,李建斌又试探着问道:「可有大致的方 向?」   「没有。你们呢?」   「我们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没有大兄弟这样的身手,外面出去就是个死。」 李建斌赶紧说道,带着乞求的语气。   「李哥,直说了吧!」小武突然说道:「程大哥,求你带上我们一起,找条 活路,我给你跪下了。」说着真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程子介跪下了。   「唉唉唉!」程子介大吃一惊:「有话好好说,何必这样!」   第一次有人给自己下跪,让程子介猝不及防,幸亏反应快,在小武双膝还没 沾地的时候就把他拉了起来。   「大兄弟,我们也是没办法了。你要是一走,我和小武两个人带着女人,只 能饿死。」李建斌叹息道。   「我们也不会白吃饭,不管干啥都可以!做牛做马也愿意。」小武说着哭了 起来。   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多少的年轻人,程子介叹了口气,掏出香烟每人发了一 支:「别急,我没说不肯。妈,怎么样?」   「小杰,你自己看着办吧。」钟美馨已经煮好了面条,盛起一碗端了出来, 走到程子介身边。她已经对儿子完全信任了,自己只要做一个女人的角色就好。   「那……」程子介看了看两人,下定了决心:「那好吧,以后我们一起想办 法生活。」   「多谢!多谢程大哥!」李建斌和小武感激涕零,没想到程子介这么快就答 应了,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一会,李建斌才看到钟美馨手里的碗,不 好意思地笑道:「程大哥还没吃饭,您先吃饭,我们先出去了。」   「好,等会吃完了我们上去商量一下以后该怎么走。」   「啊?那哪能呢,就在这商量就行,可不敢让您跑来跑去。」   「那怎么好意思,你们还有老婆啊,我可不好意思让嫂子们跑路。」   「啊?女人不用来吧。」小武陪着笑道。   程子介奇怪道:「女人为什么不用啊,我有事都跟我妈商量的。」   李建斌赶紧给小武使了个眼色:「听程大哥的,我们上去叫她们下来。程大 哥,你先吃饭。」说着陪着笑,点头哈腰地出去了。   程子介有些不自在起来,接过钟美馨手里的面条,默默地吃着。钟美馨也和 苏田田各端着一碗,陪着他一起。等程子介连吞几大碗面条,李建斌又一次敲响 了门,带着所有的人来到了程子介的宿舍里。   一时间竟然有些热闹起来。李建斌陪着笑,开口道:「程大哥……」马上就 被程子介打断了:「我年纪比你们都小,别大哥大哥的叫……叫我小程就行了。」   「那太不尊重了。」李建斌赶紧道,想了想:「我们还是叫你程大兄弟吧。」   「好吧。」程子介叹了口气,这个称呼倒还能接受。   「那程大兄弟有什么想法?」   「我不知道,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吃的倒不难,就是水的问题。现在天 气越来越热,自来水停了那么久,有一些存水都变味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程子介道。   「嗯。以前我们主要是缺吃的,倒没想过这个问题。」李建斌想了想,突然 道:「其实,我倒有个想法……」   「嗯?」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他。   李建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清了清嗓子:「我一直在想,城里人口密度太高, 所以丧尸也多。要是我们能去乡下就好了。乡下有井,水不愁,粮食也多,现在 哪家农民没屯一些粮食呢。」   「乡下?」程子介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从小在城市长大,根本不会想到哪里。   钟美馨摇摇头:「会不会太远了?」   「我们不去很远的乡下。」李建斌赶紧道:「就双河县。」   双河县是海源市四区一县中的一县,不过程子介也只是听说过,没有去过。   李建斌见大家很有兴趣的样子,赶紧用手指在桌子上画了起来:「这是大凌 河,这是小凌河,夹着我们远安区。我们往北走四十来公里,就是双河县了。双 河县有黄云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有蔬菜基地和水产养殖基地,在那儿绝对比在城 里安全得多!生活也容易!」李建斌越说越兴奋,最后期待地看着程子介。   程子介看了看大家的神色,很明显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看样子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我也觉得可以一试。不过四十公里路, 怎么走呢?」程子介皱着眉头。   「有车就行。我们开车过去。」   「老李,你知道外面啥情况嘛,路上到处都是翻了的车,停着不动的车,把 路都堵死了,怎么走?」   「这……」李建斌一时语塞,没想到这么个情况,想了想:「高速上不会吧。」   「估计也差不多,我们不能冒这个险。」程子介道:「万一在哪儿被堵住了, 就麻烦了,我们开车肯定会惊动很多丧尸的。到时候要是车开不动,被丧尸围住, 你们这么多人,我可保护不了你们安全……」   大家一时间沉默了。这时小武想了想,道:「水路呢?」   「水路?」   「顺着小凌河往上游走个四十来公里就是双河县的陵川镇。」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就算找到了船,谁会开船?」大家面面相觑,没人吱 声。   「要不,还是先在城里想办法吧。」程子介叹了口气。   「对了,程老大,能不能试试铁路?」这时那个叫小燕的姑娘试探着问道。   「铁路?开火车?不靠谱吧。」程子介笑道。   「我们用走的也行,我是想,我们这离海源北站不远,云海铁路一直向北边 过去,经过双河火车站的。铁路不像公路,平时没人在上面走的,应该不会有丧 尸,我们说不定可以顺着铁路走到乡下去。」小燕大着胆子解释道。   程子介这才正视起来,小燕的这个主意看似大胆,却是可行性最高的方案。 现代电气化铁路都有着严密的防护,平时不允许行人行走,两边都有围墙或栅栏, 这个时候也不用太担心丧尸出没。就算有,也不会像公路那么密集。   李建斌也想到了这一点,和程子介对视了一眼:「可以去看看。」   「嗯。但是要长途跋涉的话,我们得多准备一点吃的喝的。还得储备一点在 这儿,万一不顺利,转回来也能缓缓。」李建斌道。   「你说得对。附近还有哪食物比较多?」程子介问道。   「后面那条街,转角上有个超市,离这儿大概不到一百米的样子。」   「行。那就这样决定吧,明天我们先去超市找吃的,然后我再去火车北站那 边看看。」程子介给男人们发了一根烟,自己点燃了一根:「大家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