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賀禮] 淫女修仙傳 第二十四章

发布时间: 2019-11-28 16:33:03
       中秋月圓人團圓,然,中秋無助於中出。 繼駱駝之後,再創顛峰-----蟬也可以。 ===================================     第二十四章.問道宗   「結果就到這兒來了。」王蟬傳音說道。以他的修為,破解區區一階《縛身 符》當然簡單得很,但他卻以很有趣為由,躲在李雪清秀髮中跟了過來。   「接下來該怎麼辦啊?!」李雪清不會傳音,只好低聲說道。   現在自己被丟在一間靜室之中,有這待遇的人包括自己在內還有九個,只是 那九個年輕人全都是自己走進問道宗山門的,只有李雪清是一邊被撫摸臀部一邊 被扛進來的。   在被法器載著跑的途中,她動彈不得的嬌軀幾乎隨時都被兩個道人吃豆腐, 讓她不自禁想呻吟出聲,可惜卻被縛身符死死鎮壓著,只有臉上濃得像隨時都要 滴出水來的春情與真的滴出水的股間可以證明她的感受。   「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妳拿到那什麼《女神教典》之後,現在大概已經有不 少人知道妳是誰了,要是不想一直被惦記著,到這小宗門裡面避避風頭也是好的 。」王蟬說道。   對於李雪清莫名其妙就接下炎慾聖魔傳承這件事,他可是相當有意見的,聖 魔傳承可不是隨便哪個人都能扛下的重擔,現在還沒有人知道炎凰洞府的正主居 然是一個真仙級存在,所以李雪清也才還活著呼吸,要是這消息暴露出去…   就算只是一本從頭淫蕩到尾的床技教學,那也是真仙級的床上功夫──用道 門術語來說叫做「房中術」,一樣是無數人爭搶的無上寶典。   實際上,女神教典比李雪清、王蟬和蔘主等人想像的更加珍貴,那是包括炎 慾聖魔在內的靈慾七女神證道之後,七個聖魔共同創造的智慧結晶,是能夠直指 淫慾本源的大神通。   說得極端點,就算李雪清放棄陰陽爐鼎訣這個主修功法,也不理會軍荼利覺 醒的禍患,光只是「身體力行」地修煉女神教典就有可能飛昇了。區區軍荼利在 女神教典面前,只不過就是湊數的貨色罷了,想傷害教典修士還差了十萬八千年 修為。   「啊…嗯…身體有點…熱……」李雪清突然不安地扭動了起來,雖然縛身符 的效果已經消失,但不知為何身體裡頭卻開始湧現熱度來,而且還是她頗為熟悉 的類型。   「唔…難道是剛剛……」王蟬回想了一下,才驚覺居然李雪清居然被人在自 己眼皮底下抹上了媚藥。   (不過說起來我也沒眼皮這種東西……)王蟬沒良心地想著。   「嗚嗚…好熱…」對於慾望幾乎毫無抵抗能力的女孩扯開衣襟,白玉般的小 手滑進肚兜內,撫慰著灼熱的身軀,同時發出堪稱妖豔的喘息。   (唔…來了!真性急啊。)王蟬連神識都不用放出,就察覺先前的年輕道人 正朝這房間走來,他一邊感嘆現在年輕人耐性不佳,一邊振翅飛上天花板,釘在 橫樑上頭,神不知鬼不覺地監視、或者說偷窺著。   (活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看現場的,真新鮮啊!)為老不尊的王蟬暗自竊 笑,差點就發出蟬鳴聲來。   很快地,門就被無聲地推了開來,年輕道人急色的臉從門縫露出,看到正在 床上嬌喘呻吟、衣衫不整的美麗少女,嘴角不禁揚起,趕緊閃身入房,卻還不忘 先鎖上門。   (看樣子還真熟練,不是頭一次幹了。)王蟬暗想著。   年輕道人名叫明道,在問道宗是最年輕的築基修士,而且是只服用一顆築基 丹就築基成功的人才,被高層視為問道宗未來的希望。雖然不少人知道他性好漁 色,但他卻也還挺有節制,至少沒有搞出先姦後殺的事情來,而且不會去招惹大 勢力的女修,因此問道宗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在他們看來,一個築基修士看上一個靈根普通的煉氣女修,那是她的福氣。 即使一輩子無望築基,只要當築基修士的爐鼎甚至道侶,也足以讓她一輩子順遂 了。   (我看還是記錄下來好了。)王蟬翅膀微抖,一縷微不可查的彩光閃過,原 本就只有蒼蠅大小的身軀變得比蚊子還小,飛下來開始找進行記錄的好角度。   「啊嗚……」迷迷糊糊的李雪清被輕易推倒在床上,連抵抗都沒有就被脫光 了衣服,雪白柔嫩的肌膚徹底暴露在明道面前,看得他雙眼冒出熊熊慾火,道袍 的胯下部分明顯地撐起了一片帳棚。   「小淫婦,等不及了嗎?」明道欣喜地看著少女白嫩耀眼的腿間,那明顯無 比的濕痕…甚至是潺潺小溪,證明了她此時的飢渴程度。   「啊啊…給我…大肉棒…嗯…想要…插進來……」渾身燥熱的李雪清如絲的 媚眼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櫻桃小嘴裡流洩出淫媚的懇求,別說早已慾火熊熊的 明道,連在一旁尋找拍攝角度的王蟬都有種出馬繁殖一下的衝動。   為了這時候,明道刻意讓李雪清的房間與其他入門者的房間有一段距離,這 裡實際上已經是內門弟子的住所,而不是那些外門弟子所住的簡陋房屋,而內門 弟子都是築基以上,有自己的洞府,這些屋子平時都是空著,只有一些特殊時期 才會被使用,因此明道也不怕突然冒出什麼人來撞破他的好事。   「妳濕得真厲害,有那麼需要嗎?」明道撫摸著女孩濕得過分的腿間,兩根 手指很快就侵入了那閉得緊緊的花徑,雖然對於沒摸到那層純潔證明有些遺憾, 但深諳採花的他卻也沒再多想什麼。   處女除了玩起來很有成就感之外,其他諸如技巧、感度甚至是事後處理難易 度都比不上非處女,若真要玩女人,還是有經驗的比較好。   「嗚嗚…人家要……」李雪清紅著雙頰伸出手來想解開明道的腰帶,明道也 沒有閃開,另一隻手甚至已經開始揉捏著她柔軟的乳房,不過神識還是死死盯著 她的一舉一動,怕她搞出什麼三貞九烈同歸於盡的戲碼。   只可惜這一番小心翼翼,遇到眼中心裡都只剩肉棒的李雪清,完全沒有任何 意義。她軟弱無骨的小手解開男人的腰帶,欣喜地握著那根早已興奮莫名的肉柱 ,仔仔細細地摩挲著。   明道的肉棒長度不比王浩長,但是卻粗了許多,而且龜頭鼓凸,充滿了攻擊 性,光是想到嬌嫩的穴肉被龜稜刮磨的感覺,就讓李雪清渾身一陣麻癢。   「快…給人家……嗯…」李雪清扭動嬌軀,嬌吟著。   被一個明豔無比的少女懇求著,明道再也忍不住獸慾,扛起她柔滑的雙腿, 肉棍一鼓作氣地刺入。   「呀啊啊~~嗯!」李雪清美背一挺,滿足地呻吟出聲來,但體內的熱度並 未因為充實感而降低,反而讓她更加渴求更多更強烈的刺激。   「呀啊…插…插淫蕩的穴兒……也…揉人家的胸…」在男人的姦淫之下,李 雪清不斷發出誘人的喘息,清純的臉龐上滿是媚惑之色,看得明道湧起一股把她 姦淫到死的衝動。   已經無限接近築基的媚骨體質,正一點一點讓李雪清擁有匹敵九尾狐一脈的 天然媚惑能力。   明道並不是得道高僧,在女癖上更是連道德的底線都不見得夠得上,他甚至 根本就沒有抵禦媚惑的打算,因此在李雪清不自主的誘惑之下,一下子就徹底投 入姦淫少女的工作之中。   除了抽插之外,明道的雙手與嘴巴也沒有半點空閒,熟練地挑逗著女孩柔嫩 的乳峰,或者親吻著她的粉頸,咬囁著她的耳垂,展現出連他自己都沒想過的採 花妙技。   而李雪清也沒有讓他失望,在他的懷中流露出與她清純脫俗的小臉蛋截然不 同的淫蕩表現,濕滑無比的嫩穴即使已經因為快感而不斷顫抖抽搐,卻依然緊咬 著陽具不放,讓明道連抽出肉棒都覺得可惜。   女孩高高舉起的赤裸雙腿在男人的臂彎裡不斷搖晃,小巧圓潤的足弓還差點 就踢到在空中取景的王蟬,他趕緊飛離攻擊範圍,繼續忠實地將少女妖豔的媚態 記錄下來。   「啊啊…人家的…裡面…都被……碰到了…啊…好舒服…你…啊…更用力… …啊嗯…幹……要…要去了……」李雪清放蕩的嬌吟讓明道徹底丟開了顧忌,法 力一動,立刻讓女孩的淫叫聲更為強烈。   築基修士的法力比起煉氣修士深厚了何止一倍,近乎液化的真元不僅在陽具 內部運行,以灌陽法令它更為雄偉,甚至還透出表面,刺激著少女敏感的穴肉。   即使是性冷感的石女,在這強烈的刺激下也只能嬌喘求饒,何況李雪清還是 天生敏感的媚骨之體。   「咿咿…呀啊…不…不行……裡面…已經…洩…太多…啊啊……你…太…啊 …又…又要…不行了……你…把人家…弄…死了啊~~啊…」才開始短短一刻鐘 ,李雪清就被幹上了三次高潮,在她的感覺當中,那根粗大的肉柱像長了鬃毛一 般在她小穴裡到處刮擦,每次抽插都帶來難以想像的快感,酸麻得讓她渾身戰慄 ,身體卻只渴望著被更徹底的姦淫。   而明道也沒有讓李雪清失望,整整幹了她兩個時辰,才心滿意足地在早已目 光渙散、渾身癱軟的她體內射出濃稠的精液。這是他刻意為之的結果,不然即使 是築基修士的肉體,在不用法力控制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堅持如此久,但他想讓懷 中的美麗少女成為自己的性奴隸,因此才會在頭一次結合之時就將她姦淫到徹徹 底底失神。   只要在第一次就征服她,之後不怕這個淫蕩到骨子裡的小女孩不乖乖成為自 己的胯下玩物。   留下意識不清、雙腿間的濕潤蜜肉還不斷流出摻雜著淫水與白濁精液的赤裸 少女,明道得意洋洋地整理好服裝,和來時一樣無聲無息地溜出房間。   卻不知道他的一切作為,全被王蟬給忠實記錄了下來。   「玩得真盡興啊…妳要複製一份嗎?」王蟬降落在李雪清平滑的小腹上,翅 膀微微一顫,立刻察覺不對勁。   王蟬神識透體而入,卻看見連飽讀蒼穹書庫藏書的他也感到驚訝的景象。   明道先前射入的精液之中,一部分依照往常成為精陽火的燃料,這並不奇怪 ,雖然不是正統陰陽爐鼎訣的練功方式,但也沒有超過該門功法的範疇。奇怪的 是有另一股細微的神祕力量被從精液中抽出,緩緩融入她海底輪深處蠢蠢欲動的 軍荼利當中。   「元精!」王蟬看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認出那股力量是什麼,他從未聽說過 有任何一種功法神通能夠抽取他人元精為己用,但李雪清體內此時所進行的,卻 恰恰是這個過程。   正所謂「練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這短短十二個字正是修仙者一 路修行到煉虛期的所有工作,不難發現其中以「精」為基礎,修士們從煉氣期開 始就一邊不斷將元精轉化元氣,以求精氣神合一,鑄就金丹、元嬰甚至足以離體 的元神。   如果能像李雪清此時這樣直接吸取元精,那修士也許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壽元 長短,只要吸取的元精量夠多,龐大的元精自然會令人長生不老,哪怕根本就只 是個凡人。   「難道是…女神教典!」王蟬很快就察覺原因,除了異界聖魔的傳承之外還 有什麼是比它更有可能的?   「丫頭!把女神教典拿出來讓我看看。」王蟬變成人形,搖晃著李雪清軟若 無骨的嬌軀。   「嗯……」原本暈死在床上的少女發出一聲嬌吟後醒了過來,濕潤的雙眼恍 惚地看著王蟬,說道:「還要…來…幹人家……」   「妳這淫亂丫頭!我是問妳女神教典在哪!」   「在儲物袋裡面嘛~~人家想要肉棒……」李雪清香汗淋漓的嬌軀貼上了王 蟬胸口,濕潤的雙眼中流露出毫無掩飾的慾望,讓人不敢相信她剛剛才被蹂躪了 兩個時辰。   王蟬出手一招,儲物袋就從李雪清的衣服堆當中颼地飛出,也許是看不上煉 氣散修身家的緣故,明道竟然沒對她的儲物袋出手。當然,即使他想要出手,有 王蟬在場也不會成功。   不過王蟬也開始考慮是不是要在她的儲物袋裡設置隱蔽子空間,畢竟她身上 還真的有不少敏感物品,例如《女神教典》、《五大明王法》等蒼穹書庫藏書, 以及從造化鼎中拿來的草藥,每一樣都可能造成腥風血雨。   「來幹人家嘛……」李雪清伸出手來撫摸著王蟬的下身,欣喜地讓那個高高 挺起、機能完好的部位裸露出來,而王蟬本人則是任憑她進行性騷擾,從儲物袋 裡摸出女神教典,從頭翻閱著。   「媽的頭好暈……化神級也只能看到兩個法術?不過居然是這種東西……」 王蟬可不知道李雪清現在就能看清三個法術,要是知道了,他搞不好會氣得撞牆 自殺。   不過那原本就是炎慾聖魔創造的傳承之物,王蟬並非她認可的傳承者,因此 能看到兩樣法術就已經算是看在他化神中期的修為上了。   想看懂女神教典,第一要件是淫蕩程度,第二要件是修為,李雪清缺少後者 ,王蟬則理所當然是缺少前者。   「咕嗚…好大…」李雪清小嘴一張,將王蟬的肉棒含入口中,上上下下地套 弄了起來,就算王蟬還沒有那個意思,尺寸也依舊比明道的還大,光是前端就讓 李雪清的小嘴幾乎無法容納。   「嗯…討厭…都不理人家…人家有那麼不堪入目,連碰都不想碰一下嗎?」 李雪清含了一會兒肉棒,忍不住半瞇著媚眼嬌嗔道。   「我在忙。」王蟬無奈地說道,他可不是蔘主那種毫無性慾的植物,眼前的 少女即使以他的角度看來也是魅力無雙,但女神教典中記載的法術卻更令他想一 窺究竟,畢竟那和他所見識過的法術原理截然不同。   以神識驅動的法術,與其說是法術,還不如說更接近神通。妖族還是佛宗的 神通都是以神識、血脈、肉體等靈力以外的力量驅動,但終究也只起了引導的作 用,像女神教典中純以神識撥動天地之力的術,根本就可以說是另一個世界的法 則了。   「我也只有兩隻手……嗯…」王蟬正想推開她,突然頓了一下。   「…如果不是人,妳能接受嗎?」   「不…不是人嗎?」   「像這樣。」王蟬一晃身,變成一隻全長五尺大的蟬,看起來十分堅固的甲 殼閃著黑光,單眼和複眼共計兩組眼睛一邊看著「手」上的女神教典,一邊看著 李雪清,兩條節肢狀的後腿站在床上,剩下的兩條節肢朝著李雪清搖晃著。   「蟬是昆蟲,有六條腿。」王蟬十分佩服自己的機智,不管李雪清有沒有被 嚇跑,自己都能繼續參研女神教典的法術,尤其是那個能自動分離元精、名為「 噬精」的神奇術法。   「這樣要怎麼…玩……」覺得慾火越發熾烈的李雪清遲疑地看著王蟬,怎麼 看也看不到可以「用」的地方。   原本以「噬精」吞噬元精並不會讓身體有任何變化,但李雪清體內軍荼利已 處於活化狀態,元精的投入形同在火堆當中潑了油一般,結果就像是讓她吃了春 藥似的。   「交給我吧。」王蟬楞了一下,心想自己還真是小看了她的淫亂程度,要是 普通的女孩子,別說有沒有性慾,只怕早就被王蟬的模樣嚇跑了。   要知道,昆蟲放大之後絕對和可愛兩個字搭不上關係,倒是很符合猙獰的所 有定義。   王蟬的第一對節肢捧著女神教典,倒不是他不想用法力讓書漂浮,但直覺告 訴他還是別用法力碰觸這本書為好,誰知道不是炎慾聖魔認可之人的法力接觸她 的傳承用物會出什麼毛病。   接著,第二對節肢前端長出無數絨毛,讓它們看起來像是雞毛撢子一般。有 了絨毛的緩衝,王蟬一把就將李雪清推翻了過去。化身本體之後,妖獸的力量會 有數倍以上的強化,或者正確的說,以人身存在的妖獸會弱化為原本的幾分之一 ,不管怎麼說,以王蟬此時的力量,別說推倒一個煉氣女修,就算是結丹修士都 不見得能推贏他。   「呀啊!要被玩弄了…被不是人類的…啊……」背對著王蟬的李雪清有些畏 懼地嬌呼著,卻阻止不了他的後續動作。對於獸交,鳳舞樓的女孩子都至少有些 理論上的認識,李雪清這些人更是有慧心的親身示範教學,但真正上場卻依舊是 頭一回。   同時,背對著的體位也讓她的不安升高了許多。   「啊啊…」巨蟬的尾部伸出一根粗大的粉色圓錐狀肉柱,對著李雪清溼淋淋 的兩腿之間捅了進去,同時整個蟬體乾脆直接壓了上去,黝黑堅硬的甲殼與少女 白嫩的肌膚成了頗為刺眼的對比。   「啊…什麼…奇怪的東西…嗯…進來了…啊…好深……啊啊…嗚…碰到最裡 面了…呀啊…還在進去……不要…啊…子宮…子宮要壞了……」   雖然李雪清覺得自己的子宮正在被一根柔韌無比的管狀物慢慢侵入,王蟬並 沒有和普通男人一樣拼命抽插,實際上巨蟬的身體連動都沒動,只有那根管狀物 蠕動著一點點侵入女孩的體內。   別說和男人的不同,巨蟬的「棒子」甚至不是直的,哪裡有洞哪裡鑽,筋肉 起伏之間帶給女孩一陣陣未曾體驗過的強烈刺激。   「啊啊…好……再…蹂躪人家…啊…小穴…要…你的棒子……更…激烈的… 玩弄…啊…嗯嗯…子宮也…可以…讓你玩……」李雪清小手抓著床單,秀眉緊皺 ,承受著怪異巨根的鞭笞。   旋轉、鑽刺、撞擊……王蟬的生殖器無情地刺激著女孩溼淋淋的陰部,之前 已經多次高潮的淫肉依舊持續顫抖著洩出淫精,彷彿毫無止盡一般。   第一次真實世界中的異種交配,帶給李雪清無與倫比的快感。在炎凰洞府當 中被豬頭獸人蹂躪的感覺,是一種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快感,其中混雜著被支配 的絕望。而王蟬的方式截然不同,是把「靜」發揮到最高點,他不但自己幾乎不 動,連李雪清也在巨蟬軀體與節肢的壓迫之下難以動彈,但就因為身子動不了, 她的意識反而更加集中在慘遭蹂躪的下體,讓淫慾的海嘯吞噬她的意識。   「去…去了啊~~~」聽著響亮的翻攪聲,女孩被自己秀髮覆蓋的臉蛋再次 繃緊,無助地洩出陰精,卻被巨蟬的肉棒堵住而累積在體內。   「你…啊…你是不是…要…弄死人家…啊……」   「要是我有兩根棒子,鐵定連妳的屁眼也幹了。」從女神教典的第一個法術 ──也就是製造出肉棒子的法術──當中看出後續可能性的王蟬如此說道,他的 見識可比李雪清高了許多,因此也更能理解創造女神教典的人有多麼厲害。   只可惜自己不修淫慾之道,而且女神教典也不是替男人準備的,它只有女性 能夠修煉,男人就算把自己的那一根砍掉也無濟於事──也許還更糟糕,這群淫 亂聖魔絕對不會讓放棄寶貴肉棒的人好過!   即使如此,王蟬依舊能從那兩個法術當中窺見自己未曾見識過的大道,連近 百年沒有任何變動的境界似乎都在此時有了些許進步。   「啊嗯…又…小穴…又…洩了……身體…好像…要…壞掉了……嗚啊……你 的…棒子…在人家的…子宮裡面……嗯…戳…要…被…弄壞了………嗯啊啊…要 被…姦死了……」即使已經只剩下喘氣的份,媚眼如絲的她依舊沒有說出半句要 王蟬停下來的話。   這一方面是鳳舞樓教導的職業道德,身為一個妓女是不應該半途拒絕嫖客的 ,不管對方有多麼碩大威猛、持久過人。用自己的身子徹底承受恩客的性慾,才 是一個合格妓女所該有的行為。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根本不想停下來,短短兩刻鐘,王蟬讓她登頂的次數就 已經比先前明道兩個時辰給的還要多,如果王蟬也能幹足她兩個時辰…光是想到 這點,李雪清如同灌滿鉛般沈重的嬌軀就又再度搖擺迎合了起來。   (要是他…真的有兩根……啊…人家被不是人類的…玩弄了…還想著這種事 情…人家果然很淫蕩……可是真的好想要………一定會被…幹死吧……)李雪清 一邊高潮,一邊想像著自己被兩根異種肉棒同時姦淫的情景,接著洩出更多陰精 。   雖然李雪清已經徹底沈溺於快感深淵之中,但王蟬始終在她身上留下一部分 神識,監視著她體內的變化。   (果然…軍荼利又開始不穩了……)王蟬對女孩體內的軍荼利十分有興趣, 因為他親自見證了它容納外來元精的過程,這也是他賭上自己第一次的主要原因 ,但要他交出珍藏數千年的元陽童精,倒也不是短時間內所能辦到的。   「小蕩婦,好好享受吧!」王蟬「說」道。變回本體之後,不管大小,似乎 還是用蟬的發聲方法說話比較自在。   「嗚啊…」聽到王蟬的話,李雪清不禁渾身顫抖了起來,有恐懼,也有期待 。   而王蟬也確實沒讓她失望,一路蹂躪從白天幹到了晚上,超過三個半時辰, 把個淫亂入骨的少女幹暈了無數次,若非他不斷灌注靈力到她體內,李雪清只怕 真的被他當場幹死。   在讓女孩到達數不清次數的高潮後,王蟬才收起女神教典,兩根前肢同樣變 成毛刷一般,一左一右抓著女孩豐滿的酥胸,早已期待撫慰的軟嫩肉團在絨毛與 其下甲殼的刺激下瞬間讓女孩意識飛上了天,然後被洶湧澎湃的精液狂濤沖往更 高的天際。   「啊…!」李雪清只來得及爆出一個氣音,就被高潮衝擊得翻了白眼,但那 份強烈的快感還是牢牢烙印在她的肉體與意識當中,她所錯失的,只有子宮被精 液徹底淹沒、撐脹得像懷孕中期的感覺而已。   普通雄蟬的一生只有一次交配的機會,因此根本不會有保留精力的想法,把 所有精液一口氣通通射進雌性體內才是王道,王蟬雖然修煉到了化神級,已經無 法以「蟬」的生命模式限制牠的存在,但先前沒有經驗的牠依舊沿襲了這個特質 ,如果不是神識一直監視著女孩的身子,及時停下了射精的動作,只怕李雪清緊 緻平滑的小腹就得立刻變得像即將臨盆的樣子。   射精後的王蟬沒有立刻拔出肉棒,只是一邊享受著被女孩不斷抽搐的火熱嫩 肉包裹的感覺,一邊觀察著她體內的每一絲異動。   在長時間的蹂躪下,深藏少女體內的軍荼利變得相當躁動,但在精液射滿子 宮的同時,其中蘊含的元精漸漸融入軍荼利,居然硬生生地將它的異動壓制下去 ,有著火焰之蛇異名的生命力量在吸收元精後,就像吃飽了的蛇一般沉寂了下來 ,但整體的能量卻又增加了一些。   王蟬看了許久,才滿意地抽出生殖器變回人形,看著已經沈沈睡去的少女, 低聲說道:「妳還真是得了個不得了的傳承啊……」                     (待續)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6]跟快递小哥一起干[11-06]有妻大家尝[11-06]贪官艳史之梁市长(03-05)[11-07]性福的师范学院[11-08]凌辱的目标是英语教师完结[11-08]我跟女友的幸福生活:第三章,大学的生活,淫乱的四年(下)[11-09]绝色保镖 第十二卷 第二章[11-10]三姐的奶罩[11-10]网吧捡了一个处女[11-11]真实故事[11-11]第一次嫖鸡经历[11-11]懵懂少年[11-11]母S子M[11-11]淫生外传之正义呼呼[11-12]乱伦之路[11-12]小旅社里的母子[11-13]【我和小表妹】(真实)作者:rpmantou[11-14]【回到过去爱上你】(10-12)[11-14]【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51-55)[11-14]嫖妓遇上初中同学[11-18]女教师与高校生[11-20]天阶妖瞳101[11-20]没落英雄:第一章[11-21]诱红楼:第三集 第六章[11-21]拖雷强奸了黃蓉[11-21]【穆桂英征南第一卷之天牢淫虐】(5)[11-22]女房客全[11-22]妻子的老总[11-24]【极品桃花运】【第45部分下】【作者:何老狐】[11-25]肉蒲團 《覺後禪 — 冬》[11-25]尊贵待遇[11-28]【重生赵志敬】(十七 龙女之堕 上)[11-29]【女警沉沦之夜莺俱乐部】-二十三章补全(终于开始填坑了)[11-29]【漂亮女友的暴露经历】(3)初中外传:看医小记[11-30]紫薇花开[11-30]花间淫事[12-05]【被警察轮奸】(制服姐妹花)[12-05]女友健身房露出[12-06]我的表姐和小阿姨[12-06]【假痴不癫】(1-4)[12-07]【灵能使者李旺财】(第一章校园之鬼)[12-07]校园办公室里的淫荡[12-07]肉棒安慰女同学[12-07]淫贼和珅[12-08]警花母女的屈辱姦淫地獄[01-02]主动找操的校园小淫娃[01-04]飞狐之色传之玫瑰刀第二部魔头神捕的较量(四 )[01-10]见习空姐公园被姦[01-21]二龙三凤乐融融[02-01]姐大我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