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的武神 第七集 第三章

发布时间: 2019-11-20 14:19:55
第三章 淫荡·贞洁  巴洛二十年五月五日,蒂金挥军直冲眠栗,而风长明果然在沉睡。蒂檬为了不让帝都的风妖受到牵连,令风长明恢复「白明」时的相貌,且仍然沿用「白明」之名。众将对此没有异议,虽然许多人都不知道风长明乃风妖之子,但既然蒂檬如此说,他们相信蒂檬必有理由。在蒂檬的深心里,期待着风妖能够发兵支援风长明……  五月十二日,兵至眠栗。西大陆五个族,拉沙位于西南部,炽族位于最西部,苛铬族与北大陆相接,而栗族和布族则位于整个西大陆的中部,以东西方向论之,栗族为西东,布族侧是东西方向打去,与炽族相邻。炽族乃是西大陆最强的种族,即使以整个海之眼而论,炽族也不输于北大陆的三个强悍种族。布族选择避炽族而攻栗族,一方面因为栗族势弱,另一方面因栗族刚经战事,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了铂玡举三族兵力攻西境而以失败告终,使得三族的战力大减,布族于是趁虚而入。  即使如此,布族内部的许多问题以及对背后的炽族的惧虑,仍然令他们不敢全力以赴……  这是那席里对于布族不敢发动总攻的猜测,某种程度上,这种猜测是可以成立的。自他进入眠栗,只有布族的族长海山率兵攻打了眠栗几翻,都被那席里击退回去,而布族的北狼和柳燕、以及烈古旗并没有出现,这令那席里和法通想不明白,为何只有海山出战,而烈古和其余两个霸军却不动声色?  在当日,蒂金率拉沙军队与那席里会合,立即聚将议事,那席里把战况简略地汇报,提出了他的疑问和不安。  蒂金最急于知道的是有关烈古旗的信息,他提问道:「那席里,也就是说,你并没有与烈古旗真正交锋?这个新起的霸军,在几个月的时间统霸了布族,然而在那以前,却是默默无名,或者是几月前根本没有这霸军的存在,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出霸惊海之眼之举,成为海之眼实力最强的霸军之一,这霸军的领袖到底是谁?」  那席里为难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是由多能说吧。」  骞卢道:「多能,你来说!」对待部下,骞老头多少找回了一点尊严。  矮胖的多能,启动他的肥嘴,不急不慢地说道:「我们发兵西境时,布族的北狼正与海山发生战争,而烈古当时已经收服柳燕,面对这新堀起的烈古旗,北狼和海山联手,仍然不敌烈古,据传说,北狼和海山的兵士在战斗中不战自败,即使他们的兵力,比烈古和柳燕的还要多两倍,仍然败阵下来,两人亦被烈古收服。而后烈古似乎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加紧了布族的战后建设。不料四月中旬,海山突然领兵侵入栗族,我只得出兵抗战,不敌于他,一路败退,直到那席里的到来,方把他们反击回去。正如那席里将军所说,这烈古旗很神秘,旗主是谁直至现在还不清楚,只是听传闻,好像是个女人,叫什么『烈冰女皇』的……我所知道的,仅这些而已。」  骞卢怒喝道:「这布族矮子竟敢如此嚣张,还他妈的让女人当王,待老子杀他个落花流水!」  苛羽晒道:「你省点力气吧,喊的大声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别忘了你是败在我的手中,西境之战,也一样是败在女人的策略!现在的海之眼,女人的比率高于男人,这是众所周知的。而霸主之中,也有许多女性,就我所知,铙族的血灵、钛族的百春合都可以把你踩成烂泥,此刻又出了个神秘的『烈冰女皇』,你老头还敢轻视女人?」  骞卢反驳道:「你怎么帮敌人说话?」  「不是我帮她们说话,而是实力证明一切!你有实力,你可以蔑视一切,你没那个能耐,就别乱放屁。」苛羽粗鲁地道,她对骞卢实在是看不惯。  骞卢无话可说,哪怕他再笨,也清楚苛羽说得是理之所在,不过,对于苛羽突然说出如此粗卑的话,他也是很不习惯,他觉得「美女应该温柔一些」的。  不论他怎么想,苛羽许多时候都不可能温柔……  苛拿道:「现在我军和海山僵持在两族边界,但这种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西境之军,在我们败退之时,不曾追击,证明巴洛金无灭我们之意,当不会趁虚而入。然而与苛铬相邻的铙族霸主血灵绝不放过侵占苛铬的好时机。如果我们的军队,被布族拖着,则血灵必率军进入苛铬,我们将面临两面受敌的危机。」  营格米道:「为了我族的人民着想,到时我们不得不放弃栗族。」  骞卢也宣誓道:「与其战死在栗族,不如回去守护本族的子民,这栗族,毕竟不是我们的族。」  铂玡军团里,许多将领都来自苛铬族,若苛铬族被别族入侵,这些将领绝无可能放弃本族的领土和子民的。蒂金和那席里也很清楚这些,蒂金道:「那时,或许真像长明所说,要退出栗族了。女儿,你去把长明叫过来,别让他继续睡,他责任重大,不是睡觉的时候。」  蒂檬听出她父亲话中的责备之意,风长明乃「冰旗」的旗主,却从不理事,只顾一睡不醒,这显然于理不合。她应声而出,不久,把风长明带了过来,众将看着风长明坐好,蒂金便发言道:「长明,你睡够了吧?」  风长明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才回答道:「应该差不多了,说吧。」  蒂金朝多能使了个眼色,多能把具体情况又细说了一遍,风长明听了,沉思片刻,道:「苛老,你带两万兵回去镇守苛铬。法通,我们能战之军还有多少?」  法通正色道:「少主,如果派两万兵回苛铬的话,我们还有七万能战之兵将,但是,栗族刚经战乱,各方面被给仍然有许多不足……」  「这方面大可放心!」蒂金接道:「拉沙可以补给军队所需。」  「好,那么,明天开始反攻。」  「什么?」众将惊言,蒂金道:「你不是说退兵吗?为何现在突然主攻?」  苛拿也道:「长明,这样于理不合,我们败军之兵,不能再战了,若烈古暂时不入侵,我们还可以争取一些时间,如果提前发动战争,布族举全军反击的话,我们只有灭亡一途。」  风长明笑道:「就因为他们料我们只守不敢攻,因此,我才主攻。如果是他们主攻,我则只有退,连守的可能都没有。然而,一旦我们退回拉沙或苛铬,栗族必被烈古所占领,那时他们仍然会入侵拉沙和苛铬,战争终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是不可避免的,在别族的领土开展战争,就可以避免本族的子民受到战争的波及。这栗族,就是最好的战场!」他的双眼中闪射着残忍的光芒,法通从他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一抹铂玡的影子。  蒂金叹道:「在别族的土地进行战争,当然可以避免本族的损失,然而,就现在的形势,如果战火全面拉开,我们根本无法取胜……」  风长明打断蒂金的话,道:「布族举海山之师,已经令我们受制得不能动弹,而我们几乎不了解烈古是个怎么样的霸军,唯今之计,只有把烈古逼出来,哪怕为止付出代价,也是事在必行的。我们总不能与一个面纱僵持下去吧?只有把他们逼出来,才能够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一个霸军,也才能够进行以后的战斗计划。在战争中,守,永远都只有失败!烈古、海山、柳燕、北狼,既是不同之师,其合在一起,则不见得齐心协力。我猜测,海山不败之前,烈古是不会出兵相助于海山的。而要战胜海山,不难。」  「另一方面,栗族的领主都被灭了,栗族处于无主阶段,我们现在就是栗族的主。栗族的子民却还不承认我们,如果我们能够把海山打败,不但可以重振士气,且我们的声威能够促使栗族的权贵的攀结,最终会渐渐获得栗族民众的承认,则把我们当作栗族的新领主,由我们带领他们守护栗族并征战于海之眼。在此之前,我们必须给予他们信心,让他们信任我们,从而为我们而战!」  风长明说着,环顾众将,道:「你们有何异议,现在可以提出了。」  法通道:「少主,老奴赞同,我们几经战败,士气大降,如果再退或守,是极不明智之举,正如少主所说,哪怕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必须胜回一场,重振我军士气。」  苛拿正色道:「少主,老将定守住苛铬!」  众人突然望着苛拿,这是他第一次真心地称呼风长明为「少主」,可见他承认了风长明是继铂玡之后的……他苛拿的真正家主。  风长明朝苛拿笑道:「暂时劳烦你了。我们若胜这一场,你便立即搬师回来支援。」  蒂檬惊道:「为何?」  「老师,这种事情你还要学生教吗?」  苛羽解释道:「如果我们胜了,其他的霸主,便会有所顾虑,不敢轻易出兵。而若是我们输了或是一直处于弱势,则其他的霸主便无忌于我们。」  「原来如此!」蒂檬叹道,她看了看其他各将,清楚他们都早已经领悟,只有她自己无法领悟,忽觉得惭愧,风长明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不经她同意,便她横抱起来,转身就走出去,边走边对怀里的蒂檬道:「老师不要在意,你的武技是这里最强的,在战斗中,你可得要保护你的男人,哈哈……」  他走到门口,突然回首道:「两天后出兵,骞卢,你帮忙到民间宣传我们为守护栗族守护他们的生命而战!」  骞卢惊道:「为何是我?」  风长明却已经走出去了,苛羽那双盯着他的背影的冷眸射出丝丝恼恨之意,听到骞卢的惊呼,她转首就道:「因为你这老头最会说大话。」  蒂金突然朝苛拿道:「苛兄,听说长明原来在你的军队里,不知他曾经是否参与过战争?」  苛拿笑道:「羽儿和骞卢的那一战能够反败为胜,就因为他率领了三百新兵捣了骞卢的后方、捅了一枪骞卢的屁股,令他跪倒在地……」  骞卢吼道:「他不守苛铬族的战规!」  苛羽冷言道:「是谁先犯规的?」  骞卢知道自己无理在先,于是跳了起来,向门外就冲,嘴里呼喊道:「我去号召栗族的子民追随伟大的骞卢将军……」  蒂金道:「我们也准备吧,有时想想,女儿不会无缘无故的义无反顾地爱上一个男人的。」  那席里看了看一直无言的宁馨,叹息一声,苛拿也暗暗为他的女儿叹息,他隐约觉得,这个和营格米已经有婚约的女儿,却在此时,心里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风长明……  五月十四日,风长明率四万军兵由眠栗城出发,四天后到达布栗交界,与前方的三万兵将会合,至五月十九日清晨,突然发动袭击,海山虽然清楚「冰旗」的大军调动,但不曾预料「冰旗」真敢在此个时节进行反扑,他的四万兵将诚然是不能与八万之师相抗的,败退而回,折兵两万。至此,「冰旗」在他们的少主的率领之下首次大捷,将兵士气大振。与此同时,风长明让党刑和那席里领五万兵将驻扎两族边界,他则率众将急回栗族的中心城眠栗,令蒂金对栗族展开战后的建设,而使营格米找寻栗族原四大领主中的仅存者严复……  众人不明白为何风长明要找寻严复。此人原是栗族族长,自从良士出现,把他击败,栗族开始分裂成四大领主的占有地,而严复则是栗族四大领主中实力最弱的,奇怪的是,驼顶被良士所灭,而良士和厉有被铂玡所灭,可铂玡却在当时放生了严复。此时风长明却要寻找这个败落的栗族族长?  既获胜,蒂金主张一路反攻,风长明否决了这个提议,却不给众将一个理由,许多人都为此纳闷。四月二十五日,苛拿返回眠栗,从苛铬族新征得五千士兵,风长明便把一切的事务交给苛拿和法通打理,两人觉得不妥,他却笑说:父亲只教给他如何战斗如何征战土地,却没教会他如何治理领土。  苛拿等人也明白,毕竟,风长明太年轻了……  二十七日黄昏,白英进入风长明的寝室,其时风长明和蒂檬在里面,白英感到尴尬,蒂檬知她与风长明的纠缠,便藉故离开,留下他们两姐弟在房里,风长明看着这个姐姐,发觉她比以前更美了,渐渐地有了朵依丝的妖艳的气息,他感叹道:「姐,我们多久没好好地聚聚了?」  白英听了他这一句,眸泛泪光,道:「从你离开眠栗,一直到现在……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吗?」  风长明也觉得愧对于她,把她搂入怀里,叹道:「从帝都回来,经历太多事,我很累,就睡了很多时候,其实,就蒂檬老师,我没有好好陪陪她的。姐乖,别哭,以后无论多忙,我都会抽空陪你们的,只是,你要记得踢醒我哦!」  白英听到后来,扑哧就笑了,带泪的笑容,趁在她那明白的脸庞,像一朵绽开的芙蓉,她嗔道:「你就是能睡,不知这世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怪物?」  「我这样的怪物不好吗?」风长明双手捧着她的脸,道:「只有我这样的怪物,才敢打破伦常,把姐你搂在怀里啊!」  「嗯,如果你是我的亲弟弟,不知你是否还敢这样做?」白英幽然道。  风长明想起了风姬雅,不管他敢与不敢,他毕竟占有了风姬雅,而风姬雅无疑是他的亲姐的……他知道铂玡并非他的亲父,可他怎么能够了解风妖也非他的生父呢?  这是他每想起风姬雅都感到痛苦和愧疚的。  对于白英的提问,他选择沉默,白英叹道:「如果你是我亲弟弟,即使你要我,我也是不会给你的,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弟弟,我才会爱上你,为你献上一切!你是这般的奇异,长明,姐爱你爱得发了狂,姐这辈子就只为你发狂。爹他担心姐会像娘一般淫荡,也许姐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可姐这一生,只为你一个人淫荡……」  风长明笑道:「姐现在看起来,越来越有娘的味道了,姐以前可是清纯得很的哩,其实娘也是个不错的女人。」  白英道:「自从爹死后,娘很不开心,我本来以为娘是不爱爹的,因为爹曾经是把娘抢占的,而娘也不断地找男伴,根本看不出她的心中有爹,可是,我最近才发觉,原来娘的心里很爱爹哩。」  风长明道:「我回来之后,也只看过娘两次,每次她都不怎么言语,我也能感受到她的痛苦,我不知如何安慰她。」  「我这次来,其实是娘让我过来的。娘说,她想让你陪陪她……」  「啊?娘这是……」风长明感到头痛了,他以前是与朵依丝有过荒唐,可不代表他现在仍然能够和朵依丝保持那种荒淫的关系,如果铂玡未死,他是可以代铂玡慰籍朵依丝,可铂玡死了,这种事情就变得尴尬之极。若是风妖在此,对着他这种心态,定会踹出一脚再加出一句:去,爹死了,儿子就得继承父亲的一切。  白英也知道他的难处,便道:「很多人都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但极少人清楚你和娘也是有一腿的,娘说,别叫太多人知道,你明白吧?」  风长明无奈地道:「既然怕人知道,就不要找我嘛,这样我了觉得对不起爹,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怪我,可这事……唉,算了,也不是第一次,如果能够让她减轻痛苦,则什么都无所谓。爹说过,面对战争,总是无时不刻地面对着死亡和痛苦,只有学会把死亡和痛苦遗忘,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战者!娘她,只是一个女人啊……」  白英忽然靠在风长明的肩膀,在他耳边幽语道:「姐也只是一个女人。」  风长明见到朵依丝时,朵依丝是凭窗忧怨的,转首之时见到他,眼中射出丝丝笑意,那笑意里失去了以前的光彩,不见了任何妖荡之色,这种幽怨之色现于朵依丝的脸,与她本来的个性显然不符。  风长明反锁了门,走到朵依丝身旁,像当初铂玡陪着她一般,只是此时换成了风长明……她名义上的儿子,她默默地靠依在风长明的臂膀,幽叹道:「儿子的臂膀是世上最坚实的墙,你,承认我这个母亲吗?」  风长明伸手环住她的腰,道:「在我现今的记忆里,你是以母亲的角色进入我的生命的。」  「那么,以后呢?」  「既然已经存在,便不可能再改变。事实永远都是事实,而我曾把你当作母亲,这就是一个事实,你永远都是我的娘!」  「你并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孩子,像当初见到你一样,你的身体比你的年龄要大许多,而你的心智似乎也比你的年龄成熟许多。在栗族这一战,我很高兴看到你的成长,你没丢西境铂氏之脸,你是由你父亲铂玡一手培养的,当继承他的战意!你在那一战中,向世人展现了作为铂玡之子的强悍,我相信,你比你父亲走得更远……」朵依丝靠在他的臂弯,凝望着窗外,从外面吹入的轻风,掠飞她的长发,在她妖媚的脸飘动,幽怨之中悄然泄露她本性的风骚,双眸之中随风飘入丝丝激情。  风长明感叹,环在她丰满弹性的腰的手,伸举起来,抚摸着她散飘的柔发,道:「或许这就是命运,我本性是个很懒的人,只爱睡觉。可每次睡醒,都有许多烦人的东西要我处理!爹从一开始就教我以战证明男儿本色,只是他不明白,即使他不说,以我的个性,也是绝不愿居人之下的。或者这就是我的最终本性,我的深心里,要征服整个海之眼,让海之眼臣服在我的脚下,可我又特别懒,这不知是谁造成的?给我以无尽的野心,同时又给我以无穷尽的睡眠。」  朵依丝道:「应该这样说,给予你强壮的身体,同时又是你征服女人的最好武器,你是铂玡遇到的最好的战士,却是我遇到的最强的男人,也许你的使命是征服海之眼,然而你的本性就是迷惑女人……神,怎么会造就你这样的人呢?」  风长明失笑道:「神那时可能糊涂了!」  他不会了解,那全是因为喀纱女神的一点怨念……  朵依丝叹道:「神也在把我捉弄!你爹说,如果夺回西境,会给我一个婚礼,然而他终究无法给我一个婚礼。我这辈子,有过数不清的男人,可就是没有一个婚礼。我多么希望,能够得到心爱的男人为我举行的婚礼,哪怕只有一朵百合作为婚礼的祝福,没有任何观众,让我能感受到婚礼的圣洁和幸福……你爹死后,我才知道,原来我是爱他的,也会为他而痛,为一个男人心痛。」  风长明抚摸到她的眼泪……无言。  「你爹或者以为你可以照顾好他身后的一切,他了解战争,却不了解女人,他一生为战,在他的心中,似乎没有任何女性,只是我知道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淫荡的朵依丝……他明知我是这般的女人,还一心一意地对我。长明,我不期待你能照顾我,但我希望你能够对你姐好一些,她有些地方很像我,但她的经历却绝不像我,因此,你爹所担忧的,是不会发生的。因为你爹直到他死时,他仍然没了解一个女人,这不是他的悲哀,而是他所爱的女人的悲哀。」  朵依丝的语言带着抹不去的哀怨,风长明忽然感到迷茫和不安,不知朵依丝为何如此说,这完全不像以前的朵依丝。一个人,表现出与以往不同,往往会在心中做出某种决定。  朵依丝的心中此时到底在想什么?  他正思绪,朵依丝已经转身仰视他,闭上了双眼,呼唤道:「长明,吻我!」  风长明没有任何犹豫,紧紧抱住她,俯首与她相吻,直到她喘息不过来,她才轻推风长明,结束这一吻,风长明看到她的眉间荡起久违的春情,她媚然一笑,娇声道:「儿子的吻,总是最甜蜜的。长明,谢谢你给我这最甜蜜的回忆,你是我这一生最意外的礼物。娘觉得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此刻娘真的很开心!长明我儿噢长明我儿,娘真的不想让你离开啊!」  风长明道:「那我就留下来陪娘好了。」  朵依丝撩了撩掩眼的散发,淡笑道:「有你这句话就可以了,以后吧,现在娘想静静,你记得常来看看娘……无论多忙,也不要把爹娘忘了,好吗?」  风长明点点头,俯首在朵依丝明洁的额上轻吻,之后放开她,离开了她。回到自己的寝室,蒂檬已经在他的坐在他的床上等候他了。他笑道:「老师,你似乎很迷恋你的学生的床啊?」  蒂檬娇嗔道:「你这样取笑我,我以后就不来了。我爹还没明言准许我跟你哩,你别太得意。」  风长明逗她道:「你不跟我,难道要跟别人?」  蒂檬撇嘴道:「你以为没人要我了吗?」  「谁敢要你,我杀了他!」风长明吼道,突然发觉自己失态,而蒂檬正为自己的失态而偷笑,他知道自己被她反将了一军,却听她道:「我很喜欢看见你吃醋的样子,你在雪城之时,因为巴洛渺而抓狂,我直到现在记忆犹新哩。」  「可我一点都不记得。」风长明坐到她身边,抱她入怀,一手按在她的胸脯,轻揉她胸前的柔软。  蒂檬翻眼瞪他,喜嗔道:「你就记得这些……你刚才去哪里了?是不是陪你姐去了?」  风长明闻着她的发香,道:「去见我娘了。」  「朵依丝?」  「嗯。」  「我觉得你和她的关系有点不平常……唔……」蒂檬话未说完,风长明就吻住了她的嘴,于是她再也无法把未完的话说出来,因为以后的时间,她的思考已经完全失效,身体和灵魂都被情欲燃烧……  翌日,急促的敲门声把蒂檬吵醒,她无力地道:「谁敲门?」  敲门声停顿,好一会才听到外面的党芳道:「朵依丝割脉自尽了。」  蒂檬一惊而起,被子抛落,不顾赤身裸体,把同样赤身裸体的风长明踢醒,紧张地道:「长明,你娘自杀了。」  风长明一跃而起,随手取过一件长披风,往身上一挂,便冲了出去,打开门,撞上党芳,他的手急揽,把仰后倒的党芳接住道:「以后别挡在门前!」他放开党芳,急奔朵依丝的住处,进入屋里,只见法通和白英已在,白英伏在床沿悲哭,风长明走到床前,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样……」  他的眼泪跟着流落,双腿一软,跪于床前,随着他的跪下,披风向两旁散开,如同裸露着身体一般,白英侧脸看他,忽然伏于他的膝上哭泣得更厉害,风长明颤着双手托起朵依丝染满血迹的冰冷右手,在她的手腕上刻留了一道深至骨的裂痕,而他所跪的床前,是玫瑰般的黑红……  其他的人陆续而至,风长明哽咽道:「营格米,去摘朵百合花回来!」  宁馨却道:「现在很难寻到百合花……」  「是这样吗?」风长明悲伤地自语,只见他的披风忽然无风自起,众人从他的背后看见他赤裸的背影,无不惊讶,更令人惊讶的是,满室的空气忽然变冷,渐渐地看见冰雪漂悬在室内,而风长明的右手竟然凝结着一朵冰雪形成的百合花,他把冰花插入朵依丝的发间,柔声道:「娘,你要的百合,我找来了,是冰般的清玉般的洁,你期待一个纯洁的世界吧,我也给你造就了,在你的屋子里,造一个冰雪的世界,帮你洗去尘世所有的污垢,你可以安心地去了,在那个世界,告诉爹,你是贞洁的。我祝福你,能够得到你所期待的甜蜜和幸福,和静谧!」  冰雪漂浮于屋里,屋里的人虽惊讶,按铂玡的冰系魔武,是很难把攻击的冰雪变成自然界漂飞的雪冰的,可风长明做到了。在冰碎雪花中,屋里的人都默然,时间在白英的哭泣和众人的默然中点点滴滴地过去,这漂浮的冰雪之花,似乎是人的眼泪凝结而成的……  巴洛二十年六月一日,朵依丝的葬礼结束,风长明对蒂檬道:「老师,我想到雪城走走,从而遗忘一些东西,或者回忆我的过去……」  六月二日清晨,风长明和蒂檬就离开眠栗,前往北大陆最北端的雪城!在他们走后的第三天,风姬雅、漠伽、参潜儿等人到达眠栗,风姬雅把母亲和家人安置在眠栗,便带着风筝姐妹与漠伽、参潜儿向雪城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