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学妹擦枪走火

发布时间: 2019-11-12 07:42:58
       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我知道不对,所以从今天起我要选择遗忘。事情是这样的:  六年前大学毕业后就没再见过的学妹,2006年她与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了,而我也淡忘了她。在大学时代她就是我的炮友(因为她男友当兵两年左右,都是我在负责安慰她),原本只是精神出轨,后来是难敌得过生理需求。  我简单讲述一下这种情愫,也很怪,几年后遇到了,就又开始了。2008年7月无意间在板桥火车站偶遇她,她样子还是没变,身材仍高挑,但身体又丰满点了,有人妻的感觉。我也是老样子,除了眼角多了两条皱纹。  因为是偶遇,所以寒暄几句,知道她生了一个小 男孩,现在小孩托人带。留下彼此的电话号码。(当下根本也没想再连系,毕竟她已经结婚,我有稳定的结婚对象。)2009年金融海啸,百业萧条,无薪假开始了,朋友跟同事大家对玩都很消极了。4月14日(星期二)飘着小雨,玩着手机看到学妹阿琪(大学这样叫习惯了)的号码,想想没事就拨了个电话给她。她在台北县上班,做行政职,或许是不景气,她还满闲的,说十几分钟电话好像都不疾不徐。  无聊的一通电话,没想到后续反应竟这么大。她说:「你怎这么有心?」我说:「今天休假啊!」(不敢说休无薪假,因为丢人)她说:「那你有心的话,送杯咖啡来吧!」或许想看到我。  坐着捷运,又搭了一次计程车,到了她说的公司附近,打电话叫她下来拿咖啡(其实是满想再看到她的,毕竟曾经有过太多美好的回忆)。一个穿窄裙、黑色高跟鞋OL走过来,是她!她走了过来,笑嘻嘻的,而且好High啊她。  (虽然她说的地点好像离她公司有点距离,后来想起来毕竟是人妻,被同事撞见要解释也不好解释。)就在骑楼下,两人喝着7-11的咖啡、聊聊天,天南地北的聊,好像回到大学时代,感觉很好。当下那一个钟头里我忘记了现实的烦恼,心里只有一种想法,这种感觉对了,宾果!简单说再见,回家的路上久久忘不了她的身影。  或许是想她了,4月21日(星期二)异想天开的打了通电话给阿琪,说我明天又休假了(其实几乎都没事做):「你有空吗?」她说要上班,我任性也无厘头的说:「请半天假陪我下午茶吧?」她只说,她要再看看,晚点回我电话。  当下就知道,干!被打枪了。  傍晚收到阿琪的讯息,没想到,她请好假了,只请半天,要我明天下午过去接她。隔天,我专程开着车到送咖啡那,她还是窄裙,只是改成牛仔短裙、低跟凉鞋。长长的腿,没大学时均匀,但多了点人妻韵味。  上车去板桥文化路吃饭,没为什么,因为靠近车站好停车。吃饭时面对面,再仔细看看她,她还是老样子,开朗依旧,谈笑间打打闹闹,肆无忌惮自然而然的High,不顾其他吃饭客人的眼神,跟当初在读书时待在租屋处疯狂性爱的High、不顾隔墙有耳的室友感受,有异曲同工之妙。  吃饭时点了三罐台湾生啤,结果买三送一,不喝白不喝,两个酒量普普的人喝得脸红心跳的。或许酒精有点反应了,话题从大学读书聊起,渐渐地开始有点淫意,聊到怎会搞在一起、上课前的性爱,到学校走前后、不敢一起走,彼此都笑得很邪也很淫。  说真的,那时感觉就是如果有床,一定又是一阵暴干(之前大学经验深烙心里)。微醺的阿琪眼神迷蒙了,微醺的我也跟着她的眼神起了淫意。  下午2点了,走去停车场的路上,我大胆地牵着她的手,酒精催化下已经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了。上车前抱了她一下,她也紧贴着我,看!奶还是那么肉感,顶着我。  上车了,在她进来车的那瞬间,无意间从V字领T恤看到她的乳沟跟黑色内衣。我色色的说了一句:「你今天穿黑胸罩?很好,够性感,我喜欢!」她说:  「是啊!以前你大学就喜欢我穿黑胸罩,我很了解你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下意识的直觉,她是为我穿黑胸罩的)。我随口问了一句:「内裤也是黑的啊?」她疯疯的说:「是又怎样啊?」我笑看着她,心里OS:『是,就是要干你!』开车上大汉桥,往2号省道去,开车兜风散散淫秽气氛,改成轻松的气氛。  但五股交流道附近真该死,旅馆特别多,我随口问她:「要不要去休息一下?」她点头了。  开到一家很普通的旅馆,3hr∕980,可以待到6点,我猜她也应该没跟她老公说她请假的事,不过刚好配合到她的下班时间。  进去旅馆,阿琪直接跑到床上说:「睡觉了。」我心想:『靠!不是真的来睡觉吧?』心里冷了一下。我只好躺到床的另一边,看看电视。她眼睛闭着,我心里觉得,心灵交流也就够了,没差,没人说来旅馆就是要干什么才叫有来过。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看看A片、看看东森电影,自顾自地打发时间,但手却不安份地想摸摸她的脸,她没反抗,只是更紧地拉着我的手。我亲点了她嘴唇一下,她没反应也没特别的动作,我积极了,直接舌吻,阿琪也配合着,我就一直亲,手也不安份地一手摸奶、一手扶着头舌吻。  她High了,经验告诉我,可以试着脱她上衣,她小小的拉住衣角,不过还是被我的无影手瞬间搞定。黑胸罩包着有C罩杯的奶,熟悉又陌生过的脸庞,想想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但没有罪恶感,反而多了些兴奋。  屌已经硬到快要顶破牛仔裤了,手直接伸进她短裙里隔着内裤搓揉她的穴,她没反抗,反而是扭腰配合着我的手劲而律动。湿了,我拨开内裤,手指插进去了,又热又湿。她问我:「要洗澡吗?」我实在不想破坏这淫秽的气氛:「不用了,我出门洗过了。」但是阿琪说:「我没洗啊!」我说:「没事!我就是喜欢你有味道的屄。」拉下她的黑内裤,露出黑屄,人妻就是人妻,毛真是茂盛,湿润极了,我舔了,阿琪淫秽地叫着。转成69式,我把屌移到她的嘴边,她自然地把屌往嘴里放,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跪在我面前认真地吃着我的屌,感觉好像又回到六年前。  开始干炮,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互动着做爱,狗爬式、女上男下……看着她淫秽的表情在我面前一上一下动,我射了。  拿掉套子,她像以往的用嘴帮我清乾净。一起去洗澡,在按摩浴缸里又有感觉了,心理、生理需要安慰的气氛下,直接在浴池里做。我射了,射在她背上,因为没戴套,所以不想射在里面,虽然她说她快MC了,我还是安全第一。  一直到6点我们都在床上抱着,直到送她回家。我告诉她,我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情形,不过我很开心,她只答我一句话:「如果你说要跟我婚外情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些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我有家庭跟小孩,今天的事就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如果刻意要做就不是我愿意发生的情况。大家以后还是可以偶尔连系,但不要太常,因为我有家庭。」我说:「放心,这是一次偶然,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你我都有家人要照顾,不是吗?」醒来时好像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