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二部 女王归来 第三卷 第030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9:48:37
第030章  忽然,我眼前有人影一闪,还没有看清楚来人,耳边已听到了颇为熟悉的声音:“中翰,你放过张老师吧。”  我仔细看去,禁不住一声惊呼:“周秘书?”  居然是周支农,我吓了一大跳,抽动随即停止,周支农缓缓走来,微笑着坐靠在软皮沙发背上,一边喝着香槟,一边说:“我就是这间私人会所的幕后老板。”  张倩倩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支农,他好厉害。”  周支农哈哈大笑:“我都说过了,他很不好对付。”  我惊怒道:“到底怎么回事?”  周支农慢慢走来,在张倩倩的小奶子上拧了一把:“你还是跟张老师做完吧,她也好久没跟男人做了,我整天跑工地,累得半死,都没心思满足我们的张老师,唉,之前,张亭男倒是很喜欢张老师,可惜,他们父子俩自不量力,居然得罪了我们的李总裁,真是死有余辜。”  我瞪着张倩倩问:“张老师跟张思勤是什么关系?”  张倩倩还在喘息,周支农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放心,虽然都姓张,但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他们纯属肉体关系,张老师原本是张思勤的禁脔,不过,张亭男喜欢张老师的风骚,结果眉来眼去,就弄上了。”  张倩倩朝我抛来一个媚眼,水蛇般的软腰又扭动了:“支农,你别说了,嗯嗯嗯……”  周支农冷冷道:“你这个贱女人还想矜持呢,告诉你吧,要想跟李总裁合作,你就要想着讨李总裁欢心,你就要坦诚相告。”  “嗯嗯嗯,我晓得了,李总裁,我……我听你的。”  张倩倩越扭越快,惹得我一阵舒爽,下意识地抽动起来,不过,与刚才比起来斯文多了。  周支农突然严肃道:“中翰,你也别生气,有一点是可以保证的,没有人能伤害小君,就个人而言,我一直视小君为天使,天使不容亵渎。”  “嗯。”  我微微点头,却多了一个心思,低头看着娇喘的张倩倩,我冷笑道:“这个贱女人的贱穴倒是蛮紧的,支农兄,等会你接我一棒,帮这个贱女人松松,如何?”  我从周支农与张倩倩的对话中分析,这两人早是情人关系,至少比张思勤更早,我依稀记得当初爬进朱九同别墅偷听到张思勤父子的对话里,也提到过倩倩这个名字,估计那个倩倩就是张老师,如此一来,周秘书所说的话基本可信,如今我再要求周支农与张倩倩性交一次,我就可以从他们的配合程度与默契程度断定他们有没有说谎,如果他们只是演戏,那肯定无法默契,我就能轻易判断出来。当然,如果周支农拒绝,我也不会再相信他。  周支农听我说完,微微一笑:“中翰吩咐,我哪敢不从,正好今个儿心情好,就便宜了张老师。”  张倩倩经过我长达一百多下的高速抽插,已近高潮,水蛇腰乱扭了几下突然僵硬起来:“嗯嗯嗯,李总裁,你的好大,好粗,我受不了。”  “哈哈。”  周支农一边大笑,一边脱掉裤子:“都三十几的人了,还这么骚,中翰,你别客气。”  我暗思,我的精华才不会浪费在这种女人身上,既然张倩倩是周支农的情人,我姑且让张倩倩得到满足,想到这,我频频抽击,张倩倩尖叫了几声便没了声息,我拔出大肉棒送张倩倩的嘴边,用力一挺,将粗大的龟头插进了她的嘴里:“张老师,含一下吧。”  迷离中的张倩倩张大了嘴巴,缓缓地吞入我的大肉棒,吧唧吧唧地吮吸,我正舒服,张倩倩又突然吐出了我的大肉棒,身体急耸,我回头一看,周支农已经接上,一条不算小的黝黑老枪正缓缓抽插张倩倩的浪穴,嘴上低吼着:“贱穴都是水,中翰真强,我弄了她几年,也没一次弄出过这么多水来。”  我走到一旁,拿起香槟倒进嘴里,眼睛盯着周支农与张倩倩做爱的姿势,张倩倩被抽插了一会,渐渐恢复了欲望,呻吟声再起,很自然地搂着周支农的脖子耸动,周支农也不是省油的灯,黝黑老枪把张倩倩的浪穴砸得水花四溅,啪啪有声,张倩倩举高双腿,搭在周支农的肩上,嘴里喊着:“喔,支农,求求你了,请你原谅我,选美的所有工作都上了轨道,我不能离开,这几天新来几个,都愿意接受潜规则,你就留下我吧。”  周支农忽然扬起手臂,狠狠地甩了张倩倩一巴掌:“你求我没用,你求李总裁吧,他如果不愿意见到你,你就滚蛋。”  张倩倩用手掩住一边脸朝我哀求:“李总裁,我错了,我不应该问你要钱,我是见支农实在紧张,才开口的。”  周支农脸色大变,马上停下抽动,我一愣,忙问:“周秘书,怎么回事,你资金还紧张?我那笔钱还不够你周转?”  周支农猛抓头发,叹息道:“唉,我一时糊涂,眼瞅着高速路将近尾声,就计算好使用的资金,然后腾出一部分放在这家会所,这次举办选美我们策划了四年,如果白白放弃,我们损失巨大啊,我不甘心,就主张高速路与选美一起扶持,哪知高速路那边总有磕磕碰碰,人病人伤的,再加上前些日子老下大雨,冲坏了几段路基,一些路段出现严重裂缝,没办法,质监局不通过验收,我们只能返工,几项支出一来,就捉襟见肘了,于是,又把选美的资金挪一部分回去,搞得乱糟糟的。”  我暴怒:“那为什么不找我?”  周支农苦笑道:“我哪还好意思。”  我思索了片刻,冷冷问:“刚才张老师开口要的是一百万,你现在连区区一百万都缺,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抵押了秋烟晚的房子,对不对?”  周支农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我想到这层,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只是差几百万,周支农将秋烟晚价值上亿的房子一抵押就完全解决问题,如果资金还紧张,就证明没东西抵押了,我豁然明白何芙为何不来参加楚蕙的生日,以何芙的性格,她肯定很难面对我。  我悠悠长叹:“怪不得何芙这段时间总找借口不愿意见我。”  周支农颓然地趴在张倩倩的身上:“都怪我经验不足。”  “目前缺多少?”  透过玻璃,我可爱的小君劈下了一字腿,她的美腿如此修长,笔直,可我一点愉悦的心情都没有。  周支农嘟哝着:“中翰,我能解决。”  我平静道:“我现在问你缺多少?”  周支农无语,他的身下的张倩倩急了,开口说道:“一千万。”  周支农怒喝:“住嘴。”  我哪管他们是否演戏,猛地抓起旁边的酒杯摔在地上:“烟晚的房子抵押多少?”  周支农颓然说:“六千万。”  我冷冷地点点头:“加起来七千万,我马上转一个亿给你,你把房子先拿回来,多出的部分你拿来周转,够了没有。”  “中翰。”  周支农惭愧地低下头。  “该射就射了,射完赶紧去办正事。”  沙发很软,我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欣赏可爱的小君是如何练形体。  “射了,射了。”  周支农兴奋地大力抽送,张倩倩双腿一盘,夹住了周支农的身体,软腰摇动,下身吞吐,既娴熟又连贯,果然默契。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张老师始终是老师,她的动作比小君规范得多,这点我必须承认,透过宽大的玻璃,我看见楚蕙也频频点头,她微微摇动着曼妙的身体,与葛大美人,樊约一起击掌欢叫,练舞大厅里一片热闹。  我仰躺在软皮沙发上,一边跟戴辛妮解释一亿资金的用处,一边抚摸正在我胯下吞吐大肉棒的美女,我记得这个美女叫萧影,来自古代美女貂蝉的故乡米脂,今年十九岁,奶大臀圆,肤白如雪,她的口交技巧很拙劣,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够美,美得让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姓名,我答应她,这次选美她至少是前六名……  宝华西路十七号上品苑是一处高档的住宅区,张思勤的遗孀苏芷棠就住在这片住宅区里。见到苏芷棠时我有两个意外,第一,她没穿丧服,第二,她容光满面,没有看到任何悲伤的痕迹,我以前一直以为张思勤胆敢哄骗秦美纱是因为没有正式的老婆,直到律师送来信函,告之苏芷棠是张思勤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我才知道张思勤有一位原配夫人,她的名字叫苏芷棠。  “我们先敬一下张先生……”  礼节性问候了一番苏芷棠,我假装要给张思勤上柱香,不料,苏芷棠很正色道:“我家里不摆这些晦气的东西。”  她指的是张思勤的牌位。  我与罗毕面面相觑,不过,正合我意,我微微点头,客随主便。  落座后,我朝罗毕使了使脸色,罗毕马上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了一个我们KT公司的信封放在了茶几上:“张夫人,这是公司的一点心意,本该早早拿来。”  苏芷棠婉约一笑,打断了罗毕的话:“罗总,是我推托了几天,不怪你,难得你和李总裁有心,我谢过了,请喝茶。”  说着,她举起茶杯,示意我们喝茶,我与罗毕也忙着举起茶杯客气一番。  我趁着这个时机仔细打量苏芷棠,不能不说,苏芷棠比传言的更漂亮,更有韵味,她梳着少有的刘海,包着发髻,成熟端庄,眼睛大而有神,眼眸清澈,胸前很鼓,没有下垂的痕迹,手上戴着一只通绿的翡翠镯子,相信价格一定不菲。  从罗毕呆呆的眼神就知道他被苏芷棠迷住了,我暗暗好笑,喝下一口茶后,我直奔主题:“张夫人……”  苏芷棠又打断了我的话;“叫我苏女士,苏姐,芷棠姐,苏芷棠都行,谢谢。”  我与罗毕交换了一下眼神,马上改口:“那就称呼芷棠姐。”  罗毕大老粗一个,也跟着附和:“对对对,芷棠姐。”  苏芷棠两眼一亮,喜上眉梢,估计我这改口她很喜欢,我乘机恭维:“芷棠姐这个名字好听,芷棠,芷棠说多几句,嘴里就泛甜,好像吃了糖。”  苏芷棠掩嘴失笑:“咯咯……李总裁年轻才俊,很会说话喔。”  我露出迷死女人的微笑:“今天我和罗总来拜访你,除了慰问之外,还有另外的事情。”  苏芷棠突然不笑了,我的迷死人笑容对苏芷棠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拿起茶杯,眼神闪烁:“李总裁请说。”  “咳。”  我干咳一声:“第一,就是为了公司股票的事情,张思勤拿走了原本属于秦美纱的公司股票,因为未经过秦美纱的授权,张思勤私自拿走是不合法的,本着不想闹上法庭,我就代表秦美纱女士来跟你说清楚,稍后会有律师与会计与你具体商议。”  “还有么?”  苏芷棠的眼神可以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