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二部 女王归来 第四卷 第033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9:46:54
第四卷第033章  我不知道自己嫉妒什么,苏芷棠只不过是我一个仇人的老婆而已,美色尚可,徐老半娘,我身边几乎随随便便一个女人都比她强,可是,当她被我征服的瞬间,我很想拥有她,占有她,她风骚入骨的气质深深地吸引着我,很遗憾,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芷棠成为罗毕的禁脔。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谦让?我喜欢的女人我就想拥有,无论是十个,百个,千个我都想拥有,我为何要谦让?罗毕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他的面子?就因为我把楚蕙夺过来了而感到内疚?就因为小月是他罗毕的女儿?  我猛踩油门,夜深人静的公路上,我的黑色宝马像一道闪电般直奔苍穹,我胆子在膨胀,我的热血在沸腾,在茫茫的黑夜里,我的内心逐渐裂变,变得贪婪,变得索要无度,我明知道自己几乎拥有了一切,金钱,女人,但我仍然不满足,我很容易被诱惑,可我却无法随心所欲地享受诱惑。  打量着观后镜,我讥笑镜中的男人充其量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无权利,无地位,连喜欢的女人都拱手相让,嘿嘿,李中翰啊李中翰,你以为你是好人吗,你以为你这样谦让,罗毕就不对你怀恨在心了吗?别太天真了,楚蕙如此完美,你硬生生地将她从罗毕的手中夺走,他罗毕会咽下这口气?  “他能怎样?他罗毕能对我怎样……”  我猛按喇叭,猛踩油门,我的嚎叫撕裂了空气,小腹下,一股浑厚的热流四处游荡,似乎在寻找宣泄的突破口,胸口更是积闷难耐,我不停地吼叫,不停地喘息,口干舌燥,两眼发涩,仿佛身体的水分已被炙烤蒸干,我多么想喝水。  忽然,远处一辆迎面而来的车子朝我射来晃眼的大灯,我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可就在我这一闭眼的光景,尖锐的喇叭声由远而近,我重新睁开眼睛时,赫然发现自己的宝马偏离车道,进入了逆向车道,与一辆飞驰而来大货迎头相向,我大吼一声“不好”双手拼命右旋方向盘,电光火石之间,我的宝马堪堪与大货车擦身而过,我张大了嘴巴,心脏几乎因为剧烈跳动而突然崩裂,阿弥陀佛,我拍了拍胸口,调低档位,踩了踩刹车,嗯?怎么回事?刹车,我的刹车?我猛踩刹车,不行,天啊,再踩,再踩,再踩……车子如脱缰的野马直奔,我看到迎面而来的车子,我看到拐弯,我看到了路障,我发疯般拔出钥匙,可是,车子仍然没有丝毫停下来,我嚎叫,凄厉地嚎叫,我想推开车门,可是一切都已来不及,车子剧烈地撞向路边的建筑,发出巨大的轰响,车子腾空而起,我的视线渐渐模糊……  电闪雷鸣,耳际轰鸣,我听到了连绵的号角,四周杀声震天,到处鲜血,死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眼前是乌云沉厚的天空,还有一大堆乞丐似的人群。  “大将军,大将军醒了,快拿水来……”  很多人在喊,他们面目邋遢,伤痕累累,衣服怪异,有人扶起我仰躺的身子,将一只臭熏熏的皮囊送到我嘴边,我张开嘴,拼命地喝,喔,渴死我了。  总算喝了够,我缓缓环顾四周,发现全是衣服古怪的男人,不过,我一眼就可以判断出他们是军人,古代的军人,他们当中有些人还披着盔甲,天啊,这是哪,我记得我撞车了,撞得很惨烈,我猛抓了一下疼痛欲裂的脑袋,喘气道:“我是谁,这是哪。”  扶我的人在哽咽:“大将军神志不清了,大将军你要坚持住哇。”  一个瘦个子满身是血,手臂包扎着,一看便知受伤不轻,但他全然不顾,却在一旁为我着急:“大夫怎么还没找到,军医能救活吗?”  旁边一个颇为年轻的士兵愁容满面,遥望着山坡上一片横七竖八的死人难过不已:“军医死了,这里荒山野岭,离最近的驿站最少也有三十里,来回少则四五个时辰,多则半天,要是找不着大夫,将军他……”  围观的一大群人中,有一位军官模样的壮汉怒喝道:“赵三,闭上你这个乌鸦嘴,大将军被砍了三刀,身中两箭,愣是醒过来,这就是天意,阎王爷怕了咱大将军,不敢收魂,就算有没有大夫也不用怕,将军一定能挺过来。”  “对,将军一定能挺得住。”  瘦个子缓缓跪下,瞧了我两眼,蓦然回头,朝人群大喊:“我们先把将军的伤口重新包扎好,葛存礼,你去找还没死的战马,盛一些马血来,煮了给将军喝,快去。”  一个虎背熊腰的士兵 “唰”地抽出一把大刀应声而去,身子矫健得很。众人围过来,将我搬到一个担架上,别看他们一个个面对狰狞,杀气腾腾,可心细异常,知道在担架里铺上一些干草,这担架也做得结实,两条碗口粗的树枝,中间用密密麻麻的皮绳横绑紧,再铺上干草,躺上去如躺在一个软垫似的,我连说谢谢,躺在担架上开始搜索记忆,眼前的事情如此怪异,不会是幻觉吧,可是,我真的感觉浑身都痛,这完全不是幻觉,难道我莫名其妙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  这时,旁边那军官模样的壮汉忽然笑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将军对咱们说谢谢,我谭为天跟了大将军这半年还是头一遭听到。”  众人哄笑,谭为天说着,“嘶”一声,将我身上的衣物撕开,露出伤痕累累的胸部,其余的人用刀割的法子将我全身的衣物除掉,谭为天无意瞥了一眼我的下体,突然怪叫一声:“大将军果然是大将军,连鸟儿都这般大,以前将军的传令兵小张就到处说将军的鸟儿大,这会亲眼所见,果然气势不凡啊。”  有人道:“何止气势不凡,简直就是威武泰山。”  “哈哈。”  一阵哄笑,众人包扎的包扎,涂药的涂药,疼得我浑身打颤,暗想,既然我是大将军,万万不能在兵士面前孬怂,再如何疼痛也要装做没事那样,想到这,我咬紧牙根,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愣是不喊一声,一旁的将士见了,无不眼露钦佩。  “谭为天?”  我急喘了两下,想说说话转移剧痛感。  “末将在。”  谭为天一边应我,一边焦急地为我的胸口绑上鲜血染红的布条,痛得我眼冒金星,暗道:老天也真不厚道,让我回到过去不是去享福,而是折磨。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想办法活下去再说,似乎一瞬间,我的求生欲望大增,开口便问:“我现在可糊涂了,脑子里什么都记忆不起来,你……你们能不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代,我叫什么名字,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一切都要说来。”  赵三惊叫:“天啊,大将军失忆了。”  我不耐烦道:“快说。”  “大将军息怒,末将口拙,还是由沈军师跟将军说吧。”  谭为天可能官职较高,他正指导众人为我包扎,根本无心思与我交谈。  瘦个子见状,急忙在我身旁跪下,双手抱拳:“在下军师沈怀风回禀李大将军,本朝乃天佑九年,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将军与我皇乃近支嫡系,同为李姓,尊名为中翰。”  “什么?”  我大吃一惊,惊呼脱口而出,心想,不会这般巧合吧,在遥远的古代,有一位大将军与我同名同姓?心中一动,想起了吴奶奶曾经说过小君的前世为公主,而公主最后为将军而死,难道我就是那位公主所爱的大将军?难道我真的回到了前世?  我心念急转,见一众将士都惊愕地看着我,我索性先制止沈怀风说下去,想了半天,结结巴巴问:“你们可知当朝第一美女是何人,说出来,可能有帮助我恢复记忆。”  话音刚落,围绕在我身边的一群将士面面相觑了片刻,蓦然爆发出一阵狂笑,身后一直扶我脖子的人更是把口水笑喷到我脸上:“大将军果然英雄本色,即便失忆也牵挂着天下第一美人。  有人大笑:“正所谓山河易改,本性难移,哈哈。”  这时,不知何人唱起曲子:“小棉袄,贴心肝,暖在身上念着郎,红肚兜,裹里边,想得哥哥抗上床……”  我愕然四顾,又细听片刻,才知道这是一首粗俗的民谣,唱着唱着,这首委婉的曲子起了头就再也停不下来,大家个个接着唱,越唱越变调,唱得慷慨激昂,到最后几乎漫山遍野的人都在唱,一时间声震旷野,气势如虹,一点不像是调情的小调,倒像是行军曲。  我忍不住问:“这是啥曲?”  谭为天大笑:“哈哈,这就是将军特意写给天下第一美人何碧涵的小曲儿,如今咱边关的将士百姓们,无不会哼上两句,打起仗来,就算面对加倍来犯的敌人,只要咱们一起唱这曲子,军队长士气,敌人吓破胆。”  “有这么夸张吗?”  我大感意外,没想到自己除了带兵打仗,还能写小曲儿,只是这天下美人为何不是叫李香君,而是叫何碧涵,我可记得吴奶奶说过,李香君才是第一美人,难道吴奶奶胡言乱语?  众人见我一脸迷茫,都摇头叹息,此时,战场上仍是烽烟袅袅,这歌儿响彻在天际间,显得多么荡气回肠,我突然有了一丝豪迈,仰躺着闭目聆听,待歌声稍停,我睁开眼,随口问:“我可记得咱们天下第一美人叫李香君,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谭为天大惊,眼光飘向不远处一位身形臃肿的文官,急道:“哎呀,将军不但失忆,还糊涂了,这……这话不能说,可是要冒犯天威的。”  我颇感意外,随着谭为天的眼神朝身形臃肿的文官看去,忍不住问:“冒犯天威?”  见众将士们都神情紧张地看着我,我心想,这个身形臃肿的文官是谁?大家似乎都怕他,可我已是大将军,是军队的最高统帅,难道还要忌惮某人?自己满身是伤,好像随时要完蛋似的,我还怕什么屁天威,脸一寒,怒道:“弟兄们为国卖命,如何冒犯天威了,有请军师继续说,先说个大概,稍后我再仔细问你。”  那胖子文官忽然站起朝我走来,朝我阴测测一笑:“大将军既然失忆,言语就不必计较,望大将军好生休息,尽早率军杀敌,以报皇恩,大家舍命为国之功,我钱某一定详禀圣上,以期褒奖。”  说着,朝沈怀风双手抱拳:“沈军师,有劳你照看大将军,钱某先去清点一下此战折损。”  沈怀风还礼:“有劳钱督军。”  这胖子又朝我阴测测一笑,这才晃悠悠离去,阴鸷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待他走远,我小声问:“他是谁?”  “回大将军,他便是皇上的心腹钱纪中,也是钦点的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