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二部 女王归来 第四卷 第035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9:46:43
第035章  何碧涵扑哧一笑,故意板着脸:“虽然我不相信什么下辈子,但你能知道我小名确实很神奇。”  见我一脸坏笑,她恨恨道:“药效发作时,你如觉得疼就喊,别人以为你是大英雄,可你在我面前是大狗熊,我真恨不得把刀子插进你胸口,看看你的心是红,还是黑。”  “我惹你生气了?”  察言观色,何碧涵一定对我又爱又恨,却不知有何其他原因,何碧涵脸一寒,手上的动作没有了先前的温柔:“你说呢。”  我柔声道:“怪不得你不爱笑?”  我知道女人恨男人的时候,男人一定不能表现委屈,最佳的表现是温柔带着乞怜,这招我对付戴辛妮,唐依琳,庄美琪时尤其百试不爽,不知对付何碧涵是否有用。  “哼,几百年后,我爱不爱笑?”  果然,何碧涵朝我瞥了一眼,眼露赞许之色,或许是我温柔,或许是我的乞怜,或许是我所表现出的坚忍。  我摇摇头:“不爱笑。”  何碧涵怒道:“怪不得,相信你几百年后还是那么风流,我敢肯定,你几百年后一定不是一个将军。”  我点头:“确实不是将军,你想不想知道几百年后我们是做哪行?”  “你说。”  何碧涵忍不住好奇,我忍着刺痛笑了笑:“我是一个掌柜,而你应该是一个捕头,一个能力很强,为民除害的捕头。”  “扑哧。”  何碧涵忍不住笑出来,我不由得大赞:“你的笑最美,几百年后,你的笑仍然没变。”  何碧涵咬咬牙,问:“那你老实告诉我,几百年后,你是不是还喜欢李香君,你敢说假话,这把刀一定插进你胸膛里,然后我就自刎,我们一起到几百年后。”  我暗暗好笑,知道这是何碧涵借题发挥,她的言下之意为:你现在喜欢我,还是喜欢李香君。  我眼见那把薄薄的柳叶状小刀在我胸膛上来回蹭,心里不禁发毛,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哄了她再说,“好吧,我老实告诉你,几百年后,没有李香君,我身边就只有何捕头,我忘记纳税,你这个大捕头整天盯着我不放。”  何碧涵嗔道:“胡说,我盯着你不放,一定不是你忘记纳税,快说,是不是作奸犯科,你这个掌柜是经营什么?”  我正色道:“本掌柜没作奸犯科,是老实人一个,主要经营女子内衣,我的店铺有很多,很多……很多肚兜,红的,绿的,彩的……”  何碧涵杏目圆睁,“唰”的一声,连背上的长剑也拔了下来:“你敢戏弄我,我砍了你。”  我镇定自若,但凡女人动静越大,越是没戏,何况我是身怀绝世武功的大将军,周围士兵如林,何碧涵如果真要杀我,绝不会大张旗鼓,她只能靠刚才的柳叶刀才有机会把我刺杀,此时何碧涵大发雌威,多数是我说了“肚兜”两字,估计现时的风气不能与几百年后相提并论,“肚兜”可不能随便说。  眼见森寒的剑锋直指鼻尖,我仍嬉皮笑脸:“几百年后,肚兜不叫肚兜了,叫乳罩,也叫奶罩,就是把奶子罩住。”  “住口。”  何碧涵急得连连跺脚,可我从她的眼中看到娇羞,凭我的经验,这个何碧涵与我有过雨露之情后已芳心暗许。这下我更是大胆,抬起手臂,轻轻拨开剑尖,柔声道:“何碧涵,你知道你几百年后最喜欢做什么?”  何碧涵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便问:“喜欢做什么?”  我坏坏一笑,道:“做你最爱做的事情。”  这话一语数关,虽不明说,但我的神色轻挑,语气轻浮,何碧涵轻易地就往男女交欢这方面想,不出预料,她羞得收起了长剑,眼睛盯着帐篷,恼怒道:“伤成这样子,你还胡言乱语,我……我懒得理你。”  说完,翩若惊鸿,帐篷的布帘一动,我居然看不到何碧涵是如何消失的,真是匪夷所思,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绝顶轻功?  正惊愕,帐篷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有人低喝:“大将军,前哨发现城门悄悄打开。”  我本能地大喝一声:“快请军师来,吹号角。”  “是。”  众将士齐应。  呜……  号角悠远,响彻夜空,突然,西北方向传来一片喊杀声,我暗暗吃惊,想挣扎下床,却见沈怀风领着一众军士前来,他们神情俱紧张,我大声问:“是不是敌人突袭。”  众军士点头称是,我支起身体传令反击,格杀勿论。  帐篷外火光冲天,喊杀声震天,我却独自一个躺在床上悠然自得,以前读书的时候喜欢看三国,水浒,春秋战国,对这些战法了如指掌,加上我不笨,稍一琢磨,就能有个预感,预感来了,当然要防范,反正我是大将军,不用我去戒备,没想着懒猫碰上了死耗子,敌军竟然真的来偷袭,嘿嘿,碰上从未来穿越时空而来的李大将军,你们只有自寻死路,我念念有词:杀杀杀……  正得意之时,突然,有破风声传来,一支箭镞穿破帐篷,扎入了床脚的木头上,发出“笃”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紧接着有第二支,第三支,我暗叫不妙,情急之下,顾不上脸面,强忍着伤痛一个翻滚,滚落下床。  不料,落下床后,再也没有箭镞飞来,我暗自庆幸也颇感奇怪,仔细一看箭镞,发现都是短短的一小截,尾巴明显被利刃砍断,噫,是谁砍断飞箭?愕然中,我看到帐篷外人影憧憧,到处混乱之极,叫喊声,铁器撞击声,马嘶,脚步声,嚎叫声……响成一片,我又惊又急,强忍着身体的伤痛,慢慢地朝帐篷外爬去,不想触动了伤口,殷红的鲜血渗出绷带,我哪管这些,迅速爬到帐篷一看,顿时明白了,原来有小股敌人故意冲向我大帐,人数不多,但个个骁勇,我一看便知是敌人声东击西之计,目的是掩护大部队突围,这些冲我来的小股敌军不仅骁勇,而且都抱着必死之心,我的卫兵虽然人数众多,但双方交手勇者胜,眼看卫兵的防守就要抵挡不住,突然,一条矫健的身影挥舞着长剑如鬼魅般杀向敌人,剑气荡涤,剑锋所向披靡,一接触之下,不是人头落地,就是肢体尽断,眨眼功夫,情势逆转,卫兵们马上伺机反攻,那些敌人再也无力抵抗,想逃都来不及,顽强了一会,均被捕杀干净。  有人喊:“谢谢女侠出手,快去看看大将军,我们善后。”  矫健的身影也不说话,拧转身子朝我帐篷飞来,我举手高呼:“在这呢,美人。”  矫健身影来到我跟前,赫然是何碧涵,她美脸寒霜,气急败坏地啐了我一口:“还没死么?”  我趴在地上,假装痛苦道:“这次死翘翘了,刚才被一箭穿心,活不长了,知道你不忍离我远去,在附近守护着我,我太感动了,死而无憾,碧涵,今生没啥东西留给你,来世我一定多送你几件肚兜,包你喜欢。”  “你……你……”  何碧涵羞怒交加,跺了跺脚,双臂一伸,竟然轻飘飘地把我抱起,飞窜入帐篷,将我放回木床上: “伤在哪,给我瞧瞧。”  我痛苦道:“在裤子下面。”  何碧涵愣了愣,气得直骂:“呸,你说箭穿心,怎么又脱裤子。”  我眼珠一转,呻吟不止:“我的心在下面。”  “嘶。”  何碧涵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她依然毫不犹豫地撕开我的裤子,入眼处,一支粗大的家伙萎靡不振,何碧涵仔细看了看我的裆部,没发觉异样,她不禁恼羞成怒,唰的一下,将长剑拔在手中,那剑刃上还有斑斑血迹:“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心给剁了?”  我一看情形不妙,知道过份了,眼珠一转,大声唱道:“小棉袄,贴心肝,暖在身上念着郎,红肚兜,裹里边,想着哥哥抗上床……”  声音高亢嘹亮,直到此时,我才知道自己中气之足,足以将声音穿出帐篷,远远传送出去,不一会,帐篷外就响起了歌声,逐渐整齐合一,气势惊人,几乎把杀戳声淹没。  何碧涵狠狠地瞪着我,似怒非怒,似笑非笑,放下长剑,她缓缓摘下斗笠,将斗笠环扫一轮,竟把四周的烛光给扇灭,帐篷里顿时一片漆黑,黑暗中,有一个莺燕般的声音在骂:“我就知道你装疯卖傻,失忆么,你会在李香君面前失忆吗,分明是不想见到我,既然不想见到我,你何必三番五次挑逗我?你玷污了我的清白,还要戏耍我么,哼,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就要你真的失忆,气死我了。”  “啊哟,你……”  幽香的娇躯意外跌坐在我身边,我双手慢慢伸出,在娇躯上下摸索,嘴上问:“怎么了,这是。”  何碧涵破口大骂:“我,我,我……李中翰,你混蛋,竟敢偷袭我,你赶快解开我穴道。”  解开穴道?我似乎只晓得如何解开女人的紧身衣,黑暗中有条不紊,不一会就摸到了滑腻的肌肤,双手各自握住一手难覆的大奶子,很饱满,很结实,就不知几百年后何芙的奶子是否跟眼前的一模一样,我心思猥亵,乘机狠狠地把玩了一会,又问:“怎么解开穴道?是奶子这里,还是屁股这里,要不,是下面?我真的失忆,真的不懂如何解开你的穴道。”  说着,我的手朝何碧涵的股沟滑去,她的穴道被我制住,只能任凭我菲薄,食指头接触温暖禁区的一瞬间就顺势插入,插进一个紧窄的小肉洞中。  何碧涵鼻息咻咻:“啊,别摸,别摸那里,啊……你有伤。”  我故意戏弄她:“碧涵,我失忆了,你告诉我,我当初是如何玷污你的身子,我要听细节,越详细越好。”  手指头一边急剧抽动,一边握住两只大乳房,慢慢地揉搓,很用力,一点都不温柔。  何碧涵在呻吟,他完全使不上力气,绵软的身子被我扯到小腹上,分开她的双腿,她焦急异常,又是痛骂,又是哀求,可惜仍被我撕裂她的裤裆,手指再探,摸到了湿滑的蜜穴口,太方便了,没有几百年后的女人这般复杂,里面没有穿内裤,我兴奋地将硬起的大肉棒乱顶,黑暗中真不容易顶中,顶了十几下,终于顶入了泥泞的蜜穴口,滋的一声,只进一半,何碧涵一声低呼:“你居然真的插进去,啊……”  我点点头回答:“是的,真的插进去了,还有一半,你自己弄进去。”  说完,起手一拍何碧涵的玉乳穴,她全身摇晃,手脚顿时灵活起来,力气也有了,很奇怪,她仍然在骂我,但下身一沉,竟然把我的大肉棒全部吞入,然后继续骂。  我呵呵坏笑,双手齐摸,何碧涵初始还忌惮我的伤势,片刻后,她娇吟渐起,耸动连续,继而大幅度吞吐,黑暗中,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  帐篷有抖动,引起了卫兵的注意,一位声音稚嫩的卫兵前来询问一次,被我痛骂后再也无人前来打扰,直到天空的鱼肚泛白,歌声才渐渐停歇了下来,帐篷终于停止了抖动,何碧涵穿戴整齐,扔下一句“以后再找你算账”便飘然而去。  我困极了,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被鼓乐喧天吵醒,睁开眼睛一看,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居然躺在一个长轿里,被将士们抬着走进了源景城,一路上百姓矗列两旁欢呼雷动,雀跃起舞,我这才知道军队打了个大胜仗,夺回了源景城。  “报……”  传令兵突然急促跑来,轿子外,卫兵拦下了传令兵,低喝道:“大将军在睡着,等会再传。”  我揉了揉眼睛,朗声问:“有何事?”  传令兵靠近轿子,大声说:“将军,在城外西南方的树林里,抓获了一批敌军俘虏,有上千人之多,请大将军处置。”  我思索片刻,问随行的卫兵:“我们的粮草还有多少?朝廷押运的军粮何时到。”  卫兵也不甚懂,不过一道道问下去,很快就传上来:“报大将军,粮草只够一天,补充的军粮补给需要三天才能到。”  我冷冷道:“源景城的粮食早就消耗殆尽,城里的百姓们都好长时间没吃过米了,这上千俘虏如何能给养,传我的命令,男的杀了,女的压回来。”  “是。”  传令兵疾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