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二部 女王归来 第四卷 第040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9:45:46
第040章  “当我没说。”  小君羞羞一笑,安慰了姨妈几句,姨妈大概也知道小君心急了才思变,不过,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问题的严重性,我不禁慨叹命运的作弄。  姨妈深深地叹息着:“希望你哥能早点醒来,他有几个海外的秘密账号,也许还有不少钱,你哥以前曾经跟妈提过,有了那些钱,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但前提是他醒过来,他要是不醒,即使知道了账号也没用。”  小君翻翻眼,问:“那我还去演出吗?”  姨妈果决道:“别去了,等辛妮来了,晚上你跟她回家吃饭。”  小君又问:“那妈呢?”  姨妈犹豫了一会,结结巴巴道:“妈……妈今天找别的方法。”  我心狂跳一下,凭我对姨妈的了解,凭着知母莫若儿,我第一感觉要出大问题,姨妈是谁?她是女王,她说话何时结巴过?刚才接了乔羽的电话,说要去市委,如今又说找办法,找什么办法?求乔羽吗?怎么求?我越想越怕,急得快脑出血了。  小君可怜兮兮地抱住姨妈撒娇:“我好可怜喔,今天去这个家住,明天去那个家吃,像个流浪儿。”  “扑哧。”  姨妈掩嘴轻笑:“说什么呢?她们都是你哥的女人,都是你嫂子,她们有对你不好吗?”  我看着这幅母女相爱相依图,感动得想掉泪,可是,我真他妈没用,居然连眼泪都滴不出来。  小君嗲嗲道:“没有不好呀,大家都对我很好,可是,我仍觉得自己没家没温暖,没哥没安全。”  我内心狂笑,小君如此多情,如此依赖,我总算找到一丝安慰,姨妈听了,也咯咯娇笑:“小君,你别这样说,落难的时候一切从简,其实,你哥的女人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出乎妈的意料,原本以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到目前为止,她们仍然对你哥寄予希望,连何婷婷也对你哥很痴情。”  小君撇撇嘴:“哼,日久见马力,路遥见人心。”  姨妈娇笑中用食指点了点小君的鼻子:“错啦,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好歹也是高中毕业呀,怎么就这个水平。”  小君在姨妈的怀中乱扭,很不依:“哎呀,笑我做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雨晴姐姐就这么夸我的。”  姨妈笑得合不拢嘴,想了想,频频点头:“嗯,这秋家姐妹我原本最不看好,尤其是秋烟晚,没想到这次她们竟然卖掉了房子替你哥还债,之前也担心何芙会趁你哥昏迷赖掉七亿,可她们也尽量退还了一些,如今暂时保住了你哥的公司,真是意想不到啊。”  小君竖起大拇指夸道:“妈,何芙姐姐最好了,你怎能胡乱猜测人家,正所谓,以诚待人,以德服人,我李香君就是以德服人,那次选美得到第二名就是以德服人的结果,如果我拿第三,别人也不好意思拿第二名。”  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脸一红,娇笑个不停。  姨妈与我一样,完全被小君都乐了,我却在想,到底是谁获得选美第一名呢?  “妈,其实我应该是第一名的,可是……”  刚说到这,病房门推开了,走进了两位女神,戴辛妮与章言言,本来女神就一位,可章言言与戴辛妮待久,似乎被戴辛妮影响,也似乎在模仿戴辛妮,虽有克隆之嫌,但绝不是东施效颦,半年不见,章言言的魅力更甚从前,蓝黑条纹制服下,黑丝高跟,艳光四射,走进来,刚说了一句“阿姨”便直打喷嚏。  姨妈见状,微微惊诧:“辛妮,言言,外边这么冷,你们就穿这制服上班?会感冒的。”  戴辛妮朝姨妈直诉苦:“是啊,这孙家齐脑子有问题,突然命令我们都必须穿制服,还不给开暖气,我看啊,明天公司准有人因病请假。”  章言言一边用手纸擦鼻涕,一边讥讽:“他刚当上总裁,自然是新官上任树威风,哪有这样树威风的,跟中翰比差了几个档次。”  姨妈闷闷不乐,看了看手表,叹道:“大家能忍则忍吧,我去市委了,你们聊,晚上我到王怡家,如今雨晴也住在那,两个女人都大着肚子,我就多往楚蕙和王怡两边跑,你们要互相照顾着,别让我担心。”  三个美女齐声答:“知道了。”  姨妈莞尔一笑,拿起手袋离去,我看得出她的笑容与刚才和小君逗乐的开心笑有天壤之别,我真担心姨妈此去与乔羽见面,会做出什么令我遗憾终生的事情来。  “啊嚏……”  章言言把鼻子都擦红了,幸亏我的病房温暖入春,两个大美女觉得穿制服不够轻松,还把上衣脱了,露出了白衬衣,我心想,有没有搞错,连衬衣都一模一样。  “我诅咒这个孙家齐天天便秘。”  章言言又点粗俗,这点也与我的戴辛妮有相似之处。  “小声点。”  戴辛妮瞪了章言言一眼。  章言言翻了翻超大的眼睛:“怕什么?他又不会来这里,以前拍中翰的马屁时,跟一个奴才似的,可自从中翰出了车祸后,他从来没有来看过中翰,听说,若不是郭泳娴据理力争,大发脾气,总裁办公室早被孙家齐霸占了。”  戴辛妮道:“孙家齐不来,她的女朋友可来过几次,小君也见过。”  小君见两位姐姐脱了外衣,她索性也脱掉黄色的羽绒衣:“嗯,我现在怀疑,孙家齐的女朋友可能与李中翰有一腿。”  豁然露出苹果绿紧身毛衣,哇塞,鼓鼓的胸部比之戴辛妮有过之无不及,暗中将了戴辛妮一军,戴辛妮与章言言瞄了一眼小君的胸部,都有点嫉妒的之态,我暗暗好笑,女人比美,可以每时每刻,真是费劲心思。  “李香君,说这种话要有证据。”  戴辛妮微愠,小君伸了伸小舌头,把鼓鼓的胸部收缩了一下。我又暗赞小君懂事了,知道什么叫做收敛锋芒。  戴辛妮叮嘱道:“言言,你小心点,种种迹象表明,孙家齐要拆中翰的台,他故意不让开暖气,就是想看谁先发牢骚,然后随时找人开刀,哼,反正我做好离职的准备。”  章言言冷冷道:“我才不在乎呢,我跟辛妮姐同进退。”  说的也是,凭戴辛妮与章言言的外貌,要想找一家外资企业做高级白领,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收入绝对可以高过在KT的收入,我心中感叹,只要我李中翰不死,今生一定要好好待她们,要车给车,要钱给钱,要人给……呃,等等,先听小君怎么说。  小君举起小手,眼光如丝:“我也跟嫂子,言言姐同进退。”  戴辛妮忍俊不禁:“喊我嫂子了,晚上等庄美琪和唐依琳来了,我请你打火锅。”  小君两眼发亮,惊喜一下,又做作矜持样:“哎呀,打火锅会长痘痘的,不过,总比在美琪姐姐那里吃面条,在杜鹃黄鹂那里吃面包强。”  “哈哈。”  戴辛妮与章言言一听,笑得前俯后仰,小君见两个美女姐姐笑,她傻乎乎地也跟着笑,唉,难怪我将万千宠爱集于她一身。  无意间,小君往我的心脏起搏监视器瞄了一眼,吃惊道:“噫,我哥的心跳很厉害耶,是不是听到我吃面包,吃面条后很难过呢。”  戴辛妮与章言言一听,赶紧围过来:“才不是,应该是听到我们受气了才激动。”  那心脏起搏监视器就在我左手侧上方,我勉强可以看到绿色的电波线在频密地起伏着。  戴辛妮观察了一会,侧头对章言言说:“好啦,言言,你去关门。”  章言言心领神会,点头应去,把病房门扣好,转身回来时,戴辛妮与小君已危襟正坐,章言言伸了伸舌头,也坐好,戴辛妮马上宣布竞争规则:“现在石头剪子布,输的最后,每人含十分钟。”  章言言与小君都很明白,各自点了点头,我却一头雾水,不知道她们三个搞什么鬼。  戴辛妮一声娇喝:“石头剪子布……石头剪子布……布……布……”  几轮下来,分出了胜负,戴辛妮哈哈大笑:“小君输了,小君最后,我第二,言言每次都赢,有古怪。”  小君气鼓鼓道:“是啊是啊,她变化手型,耍赖。”  章言言两只大眼睛瞪圆了:“我哪有耍赖,这是我兰心蕙质。”  小君犹自不服输,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哼,下次倒过来,谁赢谁最后,省得我每次都吃你们的口水。”  “哈哈。”  又是一阵悦耳的哄笑,笑毕,章言言第一个爬上我的病床,将我的病号裤脱下,露出一条软绵绵的肉条,章言言伸出玉手,抓住肉条一阵搓弄,肉条成棒,高高挺举,血管密凸,狰狞得可怕,但脸红如霞的章言言一点都不惧怕,她抚摸了一会大肉棒,忽然张开小嘴儿,囫囵吞下大龟头,吮吸两口,竟然将整支大肉棒几乎全吞没进小嘴,我大爽之际也大吃一惊,这是口交的最高境界,俗名为“深喉。”  一旁观看的戴辛妮发出了阴阳怪调:“哎哟,真不害臊,这么大一支就一口吞下去,也不怕呛着。”  “言言姐,还有一点没吞完呢,加油,加油。”  小君举起小粉拳吆喝。  章言言没听小君的鼓动,她吐了大肉棒,微喘道:“等会你们含的时候,我也有风凉话说的,大家半斤对八两,你们可以不含,我一个人含三十分钟。”  “呸,骚货。”  戴辛妮与小君齐声大骂,章言言脸色微变,气鼓鼓道:“辛妮姐,你不骚,那电动……”  戴辛妮急忙阻止:“言言,我撕烂你的嘴。”  小君好奇之极,马上凑过去,鼓动道:“言言姐,别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说。”  “小君,我告诉你。”  章言言恼怒之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小君的耳朵嘀嘀咕咕,小君兴奋地侧耳,眨眼间听得眉飞色舞,尖叫不止:“哇,好骚耶,继续说,继续说。”  章言言见戴辛妮气恼,越发得意,又咬了小君的耳朵一会,小君听得满脸羞红,娇笑道:“咯咯……还有吗,继续,继续。”  估计章言言真心要跟戴辛妮过不去了,她越说越兴奋,戴辛妮干咳一声,冷冷道:“嗯,言言,你请继续说,只剩两分钟了。”  章言言一愣,小君咯咯娇笑地跑开了,章言言恍然大悟:“啊?我……我上当了,我上你们当了。”  “啊哈哈……”  小君与戴辛妮忍不住欢抱在一起,亲昵之极,章言言自认倒霉,垂头含了一会,小君已开始倒计时读秒:十,九,八,七……  轮到戴辛妮了,看她穿黑丝,我就有某种凌虐的心态,很强烈,可惜,我动弹不得,即便如此,戴辛妮将我的大肉棒含进嘴的一瞬间,我硬得厉害,她的口腔丰润,嘴唇丰润,脸颊丰润,小嘴儿一收缩,真的像肉穴一样,掬起的唇瓣仿佛就是阴唇,娇艳欲滴,摩擦了两下龟头,我似乎有射的感觉,心头大喜,暗暗给戴辛妮鼓劲:快,快磨,快吮……  章言言有报复的机会了,她讥讽道:“辛妮姐的技术很棒哦,是不是经常含电动棒呢?”  小君咯咯大笑,对于电动按摩棒,小君从未接触过,不过,她想着一个女人如果对着一根假阳具又亲又吻,真的很搞笑,所以小君笑个不停。令我大感意外的是,戴辛妮对于章言言的讥讽,小君的怪笑一点都不在乎,她专心致志地吮吸大肉棒,摩擦大肉棒,将所有感情都投入进来,吮吸的滋滋声此起彼伏,我真怀疑她的口腔里有性敏感神经,不然,很难相信她如此陶醉,直到小君倒计时读秒到“1”了,大肉棒仍然插在戴辛妮的小嘴里。  吞出大肉棒时,戴辛妮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丰润的唇瓣,淡淡道:“辛妮姐脸皮厚了,你们爱笑就笑个够吧。”  说完,做了个鬼脸,章言言与小君不禁面面相觑。  “小君,你可是樱桃小嘴,小心些喔。”  章言言只能把怨气发泄在小君身上,小君初始也学戴辛妮一样,管你讥笑与嘲笑,她照含不误,唇瓣盘旋,小舌翻飞,将我的大肉棒吮吸得又硬又亮,只是小君学不到戴辛妮的“厚脸皮”加上戴辛妮加入战团,小君渐渐沉不住气。  “小君,别吞这么用力,小心捅进肚子去喔。”  戴辛妮笑得很渗人。  “咳咳……”  小君被呛了一下,小脸涨红。  “哈哈。”  章言言大笑,报复有时候也有快感。见小君吮吸有声,想想自己只有两分钟,章言言的心里极度不平衡:“小君,听说你被中翰哥弄了屁眼喔。”  小君全身一紧,吐出大肉棒,气鼓鼓地大声申辩:“没这事。”  章言言很认真,很关切的样子:“我们的消息绝对可靠,听说捅屁眼容易生痔疮。”  戴辛妮掩鼻窃笑:“不止,我听说,捅过屁眼之后,会大便失禁,言言,你有没有闻到臭?”  章言言夸张地上下左右狂嗅:“嗯,是有点臭,而且好像越来越臭。”  小君哪受得了这种奚落,心中一急,跳下床来:“辛妮姐,言言姐,请你们别到处捕风捉影,疑神疑鬼,道听途说,搬弄是非,无中生有。”  戴辛妮与章言言面面相觑:“我们只是闻到臭,臭不可闻也。”  说完,两人抱头哈哈大笑。  小君一阵脸红脸白,狠狠跺了跺脚,飞奔夺门而去,戴辛妮与章言言都伸了伸舌头,又是一阵娇笑,我暗暗叹了叹,准备睡觉,忽然,我听到章言言小声道:“试一次,就试一次。”  戴辛妮猛摇头,章言言咬咬牙,道:“你不试,我试。”  戴辛妮想要阻拦却阻拦不了,章言言爬上病床的一刻,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心中大悦,暗道:如果真有苏醒之日,章言言当立首功。  果然不出我所料,章言言当真骑上我的小腹上,抽起筒裙,分开两条丝袜美腿,尖尖的指甲刺入黑丝,用力一扯,顿时撕开一个大口子,露出蕾丝小内裤,她朝戴辛妮伸了伸小舌头,悄然拨开小蕾丝,露出一片乌黑的毛草,毛草中间,蚌蛤般的蜜穴潺潺流蜜,潮湿异常,另一只玉手抄起硬举的大肉棒对准那蜜穴口润了润,慢慢沉下臀部,吞没龟头,上下来回磨蹭了几下,才一举全插而入,啊喔……那时发自心底的呻吟,如干旱的沙洲落下了及时雨,章言言痛苦的看着戴辛妮,眼里却闪过一丝无言的满足,戴辛妮鼓了鼓美目,朝病房门看去:“你的一次不会也要十分钟吧,让小君看到,你死定了。”  章言言轻提臀部,缓缓落下,蜜穴紧紧地摩擦着肉棒身:“喔,我才不管她,喔,半年了,你有电动按摩棒,可我只能忍着,辛妮姐,我求你了……”  戴辛妮呆呆地看着章言言起落身子,大肉棒撑开肉穴的张力连我都被震撼,何况久旱的戴辛妮,只看了片刻,她就催促道:“那快点,门扣着,小君一敲门,你就下来。”  章言言越耸越快,间中左右摇晃,似乎让大肉棒在她的蜜穴里游历一番,渗出的蜜液流淌在我的阴毛里,湿了一大片,我忽然觉得大肉棒被坚实地夹紧,章言言剧颤,艰难地拔起,缓缓地插回,我暗叫,这是什么功夫,半年不见,章言言的交媾本事大有长进,难道与别的男人……  刚胡思乱想,蓦然想起了偷听过章言言于戴辛妮的交谈,她们当时似乎在学什么御男之术,想到这,我哑然失笑,耳边传来娇啼之音:“嗯,嗯嗯嗯……喔,好厉害。”  戴辛妮轻咬嘴唇,忍不住夹了夹双腿:“下来下来,我……我也试一下。”  章言言马上疯狂耸动:“不行,打死都不行,辛妮姐,你别吵我,我尽量快点。”  “啪啪啪”很清脆的拍击声,可我还听到了撕裂的声音,原来戴辛妮悄悄将她的丝袜撕开,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也做好了期盼,积攒了半年的热力会是如何惊天动地呢,我自己想都想像不出来,有一点是肯定,那就是尽快发泄出去,否则,我真的变痴呆,我真怀疑自己目前无任何触觉就是因为体内积存了大量的精液,偏偏青龙的精关异常巩固,精液无法排除,只能倒灌,经过脊椎回流脑垂体,压迫了某条关键的神经,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但我确实需要排泄,因为我胀得难受。  “喔……辛妮姐,喔,我来了,我要来了。”  章言言无法与郭泳娴那样的女人相提并论,性欲来得猛,去得也快,不到五分钟,就浑身哆嗦,得到了满足,她拔出肉棒下病床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人耻笑她,戴辛妮更不会,她像一条饥饿的小狗寻找到一根多肉的骨头,上面矜持,涵养全抛诸脑后,直到将多肉的骨头塞进蜜汁横流的小蜜嘴里,她才恢复了骄傲,看她骑上的姿势做爱是享受,她不会狂野,动作再大也有美态,最多的时候,她同于遛马,很雅致,我真的愿意做她一辈子的白马,任她驰骋,随她驱策。  黑丝,黑内裤,一片乌黑的阴毛,这些原本是戴辛妮以前最致命的武器,如今又学了御男之术,娴熟的吞吐,我沉醉了,期待着射精。  很讨厌,戴辛妮居然慢条斯理地耸动,很无聊地重复着单一的动作,毫无厌倦,看着拔出的大肉棒又被吞没,我有些着急,因为迟迟无法射精。天啊,好淫荡的女神,流淌的蜜汁几乎是章言言的一倍,不用说,就凭爱液多寡就能判断出戴辛妮是一个多情的女人,只有多情才会多水,很黏的浪水。  砰砰砰……  “噫,怎么锁门啊,快开门。”  嗲嗲的声音破坏了戴辛妮的好事,也破坏了我的好事,我已感觉到快感了,可小君突然出现令我的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不禁暗暗大骂小君。  戴辛妮急忙朝章言言投去求助的眼光,章言言当然领会,她马上跑到病房门边,说道:“小君,你先别进来。”  “为什么?”  “呃……中翰哥拉大便,臭死了,辛妮姐在帮中翰哥换床单,你等等。”  章言言急中生智,小君怕脏,果然不坚持进来,还问要不要喊护士,章言言笑说不用了,很快就弄好。  “嗯,那我等等。”  小君没再敲门,估计想到了我满身是粪便的恶心情形,我不禁暗暗大骂小君嫌我脏。病床上,戴辛妮趁这个时候加快耸动,再也顾不上矜持,蜜穴疯狂吞吐我的大肉棒,不一会,便娇吟渐起,下腹痉挛,上身几乎趴在我胸膛,微卷的秀发垂下,拂到了我的嘴唇,可我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小君拧着鼻子走进病房时,卷曲在病房沙发上的戴辛妮还没有摆脱高潮后的慵懒,她两条黑丝美腿横在沙发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