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二部 女王归来 第四卷 第043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9:45:00
第043章  “想不到小君的表哥落得如此凄惨,各位姐姐,有什么需要到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我乔若尘能帮的一定帮。”  乔若尘这番话既诚恳又实在,声音清脆得与黄鹂各执春秋,都是那么好听,仿佛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宝珠落玉盘,听得病房里的三位大美女感动不已,连说谢谢。  出乎大家的意料,乔若尘不像是只说客气话,更像是真心实意地想帮忙,她告诉庄美琪,唐依琳,说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权利无限,人脉广泛,葛玲玲与乔若尘交往多时,自然明白乔若尘的身份,亲眼目睹乔若尘的官家大小姐的气派,从中附和了两句,庄美琪与唐依琳更是对乔若尘刮目相看,嘴上讨好,阿谀赞美了一番,很快就熟络了起来,乔若尘乘机询问了我的情况,三个大美女自然事无巨细,都一一透露给乔若尘,可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妥,有句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如果无事过份献殷勤呢?  正想着,病房门被推开了,原来值夜班的医生查房了,这次查房阵仗不大,两个小护士陪着一位年轻俊朗的医生,很陌生,他走进病房的时不是看病人,而是怔怔地看着眼前四位天姿绝色的大美女,估计生平仅见,我暗暗得意,心道:其中三位都是我老婆。  “金医生,今晚是你值班呀。”  唐依琳朝年轻俊朗的医生婉约一笑,我这才知道,这医生姓金,看到庄美琪与葛玲玲也与金医生微笑,估计她们早已熟悉,我已在医院躺了半年,身边的女人们当然跟医生有诸多交流。  “是啊,今晚我值班,又见到你们了,很少一次见这么多美女,养眼了,呵呵。”  金医生不仅俊朗,还很风趣,几位美女都脸露笑容,尤其是庄美琪暗地里朝唐依琳挤挤眼,我暗觉得有古怪,果然,金医生忘记了本职工作,站在病房里不是查看我病情,而是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偶尔说上几句暧昧的笑话,惹得几位大美女脸儿发红,有些难为情,更特别的是,一向骄傲的唐依琳,居然在金医生面前频露笑容,不是我小家子气,这场景真的令我郁闷。  “咳。”  乔若尘清咳一声,打断了金医生的演讲,她脆声道:“金医生,能不能说说李中翰的病情?”  金医生一愣,尴尬地点点头,拿起手中的病历,简要地介绍我的病情,鼓励大家要有爱心,信心以及耐心,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了下来,很意外的样子,众美女一看,顿时脸色大变,葛玲玲脾气最急,马上发问:“怎么了,金医生。”  金医生脸露古怪神色,欲言而止,唐依琳与庄美琪也加入到追问的行列,金医生仍然不愿意细说,乔若尘心思敏捷,马上猜到是因为外人在场的缘故,她娇声道:“姐姐们一起去医生办公室讨论吧,我在病房里等着。”  众美女醒悟过来,葛玲玲手臂一挥,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金医生,我们去办公室。”  金医生忙点头,领着一众美女与护士离开我病房,只剩下乔若尘一人。  明亮柔和的灯光下,乔若尘再次走到我床边,一双如仙如魅的绿眸子滴溜溜的在我脸上转,转了半天,又转向那台心脏起搏监视器,我看见她居然伸手出去动摸西摸,急得我内心狂叫:别摸,别乱摸。  可是乔若尘不仅乱摸,还突然关掉心脏起搏监视器的电源,我大吃一惊,不知道她搞什么鬼,幸好,她马上又打开了心脏起搏监视器电源,接着又伸手摸我的床头上的东西,我听到一阵噼啪乱响,估计是乱关闭了什么按键,然后又打开,天啊,她想干什么?好玩吗?  惊急中,绿眸子盯上了我脸,绝美的脸上赫然露出了狰狞:“李中翰,我说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哥死了,他的命必须由你来偿还,不,还要加搭上你家人,我要让你粉身碎骨,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太快,我要让你看着小君,看着你姨妈受尽我的折磨,以后,我会天天来陪着你,咯咯……”  我心头大骇,浑身发冷,脑袋一阵强烈的轰鸣,顿时昏厥过去……  床为红檀,黄色被褥,轻幔纱帐长飘,被子锦瑟龙凤黄色为底,香薰四溢,被子里,一位倾国绝色的大美人正发出呻吟,饱满的大奶子袒露着,红豆遐思,我压着大美人平坦的小腹,揉搓着她的大奶子,很软,很挺,小腹下,柔草丛丛,我的大肉棒正插在大美人的肉穴里疯狂抽动,而大美人身边还卧着一位眉宇间有着尊贵和傲气的熟睡中年男子,可我毫无顾忌,一边与大美人纵情,一边说下流话,大美人娇喘如诉,婉转承欢,妩媚蚀骨……  突然,我觉得有身后有异样,回头看去,只见不远的窗棂上,竟然有一双如仙如魅的绿眼睛正盯着我们,我大吃一惊,顿时醒来,满头是冷汗,耳边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中翰,中翰,你出好多汗,你听到妈说话吗?”  我的视线渐渐清晰,眼前就是我的姨妈,不,是我的母亲,她有两个很好听的名字,一个叫林香君,一个叫方月梅。  “月梅,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昨晚跟李严沟通了,他支持我跟你求婚,月梅,我是真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你比小君还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喜欢你三十六年了。”  我大吃一惊,是谁在说话,还有谁在我病房里,我视线所及,竟然看到乔羽乔书记,他竟然隔着我的病床,向姨妈求婚。我……我没听错吧,天啊,我是在做梦吗?不是,不是在做梦,是真实的,因为我听到姨妈清晰的回话:“乔书记,你一早来这里,就是想跟我说这些话?”  姨妈的语气冰冷,可她流露出一丝无奈,重要的是,姨妈并没有明确的拒绝。  我怒不可遏。  乔羽道:“是的,我一晚没睡,昨天你离开我办公室后,我就在一直等待你的答复,我知道你一大早肯定来医院,所以我就来了,月梅,你放心,只要你嫁给我,我豁出去了,到部长那里借个十亿,还掉中翰的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