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六集 第二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4:38:18
第二章 大哥驾到  三天的草原旅行结束了,所有人都恋恋不舍地告别热情的巴图一家人,踏上归程。  临走时,众女将礼物送给这老实又感恩的一家人,牟大妈也送了她亲手缝制的袍子和其他的蒙古族礼物。那一幕就如一家人的生离死别,短短几日的相处,谁都喜欢上这老实本分又情深义重的一家人。  临别时,张东和牟大叔约定每年都会来度假一次后,一行人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满心不舍,有些惆怅,不过留下的都是快乐而美妙的回忆,为这次旅行划下圆满的句点。  草原上的滑草、羊皮筏子、骑马,这几天的行程很充实也很快乐,另类而新鲜的娱乐项目让人流连忘返,到了夜晚,又能品尝各式各样的蒙古美食,喝着醇美的奶酒,围着篝火跳着舞,在璀灿的星空下,给身体和心灵来一次洗礼般的放纵,这种滋味恐怕回到都市里不复存在了。  当然,要说爽的话,张东肯定是最爽的,因为第一晚就完成对众女的大被同眠,虽然是在摸黑的情况下完成,但意义重大,除了肉体上的满足外,等于是无声向所有女人公开彼此间的关系,而她们的态度也明显是一种默许,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尽管大被同眠很爽,第二天却腰酸背痛,不过只要看着众女在一起时扭捏的模样和羞于面对的尴尬,张东就觉得相当满足,因为他完成后宫的大一统和团结的伟大任务,以后肯定会享尽齐人之福,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第二天早上,张东是自己起床的。前一晚一时兴奋的话,张东也没放在心上,不过看众女似乎都有些难为情,那种扭捏中又透着一种蠢蠢欲动,虽然谁都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过张东并没有期待能成真,毕竟这么多人,要她们对彼此敞开心扉不是容易的事。  女人嘛,再怎么放浪都无法避免矜持、羞涩。虽然是掩耳盗铃般的可笑,不过身为男人也得尊重她们的这种心理,所以张东表现得很好,并没有因为这事而得寸进尺,让她们不好意思。  第二天晚上,张东可没办法搞得那么过分,很老实的道了一声晚安,直接倒头就睡。  众女也特别有默契,只是聊着天,刻意避免这个敏感而暧昧的话题。  因为在坐马车游草原的时候,张东已经忍不住动手,在青天白日的情况下来个白日荒淫是不错的选择。张东穿梭于各辆封闭的马车之间,美女们压抑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不知道是不是吃醋,还是互相间隐隐的较劲,竟然谁都没有阻止张东的乱来,反而觉得很刺激,结果都半推半就和张东完成这次特殊的车震。  众女都表现得热情而主动,或许因为是在马车上,也觉得很刺激,就算没脱光衣服,但也让张东尝到销魂至极的滋味。  至于第三天早上,那更是爽到极点,睡梦中的张东感觉神魂颠倒,迷糊状态下被侵袭而来的快感弄得几乎要灵魂出壳,那欲仙欲死的滋味美妙得让他感觉简直胜似天堂。  不知道后宫大军们私下怎么沟通,究竟达成什么样的共识,反正那个早上,张东是被众女的口交服务弄醒,醒来的时候脑子嗡嗡作响,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众女不管生活规律如何,都默契的在同一个时间段醒来不说,而且还都保持安静,没有吵醒张东,一个个洗漱完后都穿得很整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才开始她们密谋后爱的叫醒,这绝对是有预谋的!  在张东迷糊间,十个美人一起舔着他的身体,那个感觉让人欲仙欲死,酥痒至极的感觉足够把情欲刺激到几乎癫狂的地步,身体的任何敏感部位都被亲吻着,更重要的是命根子受到的对待可说是丧心病狂,那是张东从来不敢想象的销魂。  安雪宁和左小仙一左一右舔着张东的脚趾头,不仅是舔,她们还用小嘴挨个吸吮。身为后宫军团们最玩得开的女人,她们这放荡而香艳的举动着实让其他人自叹不如,陈玉纯和徐含兰舔着张东的手臂,林燕和林铃很有默契各在一边舔拭着张东敏感的乳头,一边吸吮着,一边还舌头顽皮地用舌头划着圈。  林燕六女一边亲密的舔着,一边柔媚的笑着,对于她们而言,眼前的肉戏特别香鼸.  林燕六女只是陪衬,真正的战场是在张东的胯下,她们调笑地欣赏着那里特殊的对决和温顺的女人难得的争强好胜。  其实光林燕六女的挑逗已经足够让任何男人发疯,在六张小嘴的撩拨下,让人几乎魂飞魄散。  张东无力地轻哼着,不可能出声打断这无比美妙的现实,因为胯下传来的快感极为剧烈,身体都有些忍不住的痉挛。  四女的双腿被M字形分开着,四颗小脑袋在胯间一边埋头苦干,一边大眼瞪小眼,虽然眼神都很温柔害羞,但无形中隐隐有一点火药味。原本是后宫大军中最腼腆也最温顺的组合,这一刻却忍不住擦起火花,燃起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好胜心。  一样是母女花的组合,性格又是单纯腼腆,带着矜持和传统,可在这一刻,似乎什么都消失了,为了取悦共同的男人,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鬼使神差般攀比起来,好胜加上丝丝醋意,让她们在彼此的注视中抛弃没必要的纠结,当彼此视线交会的那一刻,她们几乎把这里当成战场,一向是随遇而安的两对母女花都爆发出猛烈的好胜心。  幼丹母女俩口含着热水为张东舔着命根子,俏脸上的神色陶醉而动情,她们抛弃了羞怯,动情的合作着。  不过陈楠一看,自然不会让幼丹母女俩如愿,与世无争的哑婶甚至好斗起来,在陈楠的怂恿下,母女俩嘴里含着冰块,一个舔着张东的睾丸,一个更是毫无避讳的舔起张东的菊花。  这两对母女花将张东的胯下当成战场,四条舌头啧啧的舔弄时,即使偶尔互相吻到,也毫无避讳,继续取悦自己的男人。  这种双重的冰火九重天的刺激下,张东彻底疯了,命根子似乎成为这两对母女花彼此间较量的地带,战斗的剧烈简直是让人魂飞魄散,当然,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射精的快感,在这样疯狂的刺激下,即使张东号称狼精虎猛也招架不住。  在马眼大开,精液喷出的一刹那,所有乳白色的灼热都喷在哑婶母女俩身上,点缀在她们俏美的容颜上慢慢往下流淌,让她们纯美的容颜充满淫秽的诱惑。  在最后一刻,幼丹母女俩默默后退了,因为左小仙忍不住在后面拉了她们一下,她们瞬间就清醒过来,虽然不甘,但也不敢再争下去。在这个大家庭里,哑婶是唯一的长辈,而陈楠和张东的关系比她们亲密一些,没必要和哑婶母女俩争风吃醋。  幼丹母女俩郁闷之余,也觉得自己的争强好胜有些多余,而且还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敌视,毕竟这大后宫也讲究先来后到,而且和哑婶争的话有些没大没小。  在幼丹母女俩有些惶恐不安的时候,陈楠察觉到她们的忐忑,温柔的一笑后,抱住幼丹亲上去,在她目瞪口呆的惊讶中,把张东的精液渡到她的小嘴里。  这香艳的行径是友善的,幼丹害羞一下,还是抱住陈楠亲吻起来,两个妙龄少女就这样化解刚才没必要的矛盾。  随即哑婶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左小仙的怂恿下慢慢闭上眼睛,任由安雪影舔去她脸上的精液,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都明白这是一种友好的亲密。  在那个早上,最后每一个女人都舔着张东的命根子、吞咽着张东的精液。  在这巨大的满足下,张东没有精力多想别的,因为这样的快感足够让任何男人为之沉伦。  不过那两对母女花的小插曲倒有点不打不相识的意味,那一次过后,她们之间的关系亲密不少。  而幼丹母女俩在这大后宫里也表现得不那么陌生,尤其是在林燕的威慑下,谁都觉得那样的争强好胜是多余的,现在林燕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张东高兴,什么都行,不过如果闹得太过分,她也会生气。  哑婶母女俩的骨子里还是老实本分,幼丹母女俩也觉得以自己的身份没什么好争的,所以事后都觉得这样的行为简直是犯傻。  之后众女都增加彼此间的沟通,也害怕这事会引起对方的反感,毕竟是个特殊的大家庭,还是克制一点,别争风吃醋比较好。  林燕身为后宫正主,现在对吃醋这事彻底免疫,享受的是这身份带来的快感,依旧尊重哑婶,但在后宫大军里她最有发言权,自然而然的擅长和其他人沟通,灌输那些她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所谓三从四德。  而对于张东而言,后宫和谐是最爽的事。  草原之旅回来后,生活也归于平静,如果没有机缘巧合,也不太可能出现那样的荒淫场面,毕竟纵欲偶尔一次就行了,要是太过频繁,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草原之行让所有女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一开始彼此陌生的也开始会没事就聊聊,或者三三两两的活动,约出去逛街什么的。  张东乐得清闲,毕竟也没时间总和众女两人世界或谈情说爱,现在她们关系如此亲密,说到底最后爽的还是张东。  林燕姐妹俩依旧打理着内衣店生意,在众人的帮衬下日进斗金,很快就开了第二家分店,一直门庭若市。  林燕姐妹俩内衣店的顾客群很固定,除了家里的女人之外,还有李姐那边的一大帮人,张东的那些关系户也得捧场,不管是正室还是二奶买内衣的首选都是林燕的内衣店。  而内衣店生意兴旺,带来的好处就是女人们的内衣款式特别丰富性感,那些小布片带来的诱惑让张东都有些眼花撩乱,生活也因此变得更有情趣、更加多彩多姿。  大后宫该上班的上班,该读书的读书,偶尔聚会一下或者在不同的地点激情一下,日子就过得无比美妙。  幼丹去了省城大学的分院,继续她暂停一段时间的学业。她读的是舞蹈系,这点让张东很诧异,虽然她有这个好身段,不过张东没听说过这件事。  事后,安雪宁笑吟吟地说张东真是浪费幼丹这柔韧十足的身体,如果是个男人,碰上这种类型的就该好好的玩姿势,因为幼丹肯定是后宫中身体最柔软的。幼丹上学的事是安雪影先提出来的,而张东乐见自己的女人有事打发时间,就让她去了。  幼丹从小就练芭蕾和民族舞,这些事情张东之前都不知道,想想对她们的了解还是不够多,如果不是安雪宁提起,他还不知道有这件事。  安雪宁的话说得张东一阵心痒,于是兴冲冲地打电话给幼丹,让她请了个假,然后到校门口把满面羞红又很惊喜的幼丹接走。  现在幼丹是学校校花,张东的出现自然引起无数仇恨的眼神,但看见那豪华的名车时,这种仇恨就显得无力了。  晚饭、电影、约会的程序一走完,自然就去开房。虽然是有地方可以过夜,也能明目张胆去她家来个母女同夫,不过毕竟是约会,还是在外面开房比较有情调。  晚上小喝了几杯,而且在暧昧的氛围下,幼丹已经很情动,房门一关,幼丹就热情如火地抱上来,不仅献吻,小手更是主动摸到张东的命根子上,动情地揉起这根迷人的巨物。  刚破处没多久就这样热情洋溢,现在的幼丹不似以前显得冰冷而哀怨,取而代之的是如胶似漆的情深。  在幼丹主动而香艳的撩拨下,没多久,两人身上就一丝不挂。  吻完幼丹,张东把她往胯下一按。  幼丹很自动地蹲下去为张东口交起来,小嘴的舔弄和吞吐愈发熟练,而阳物灼热的气息也让她感到一阵眩晕,腿间的潮湿让她的身体愈发躁热。  张东终于忍不住怒吼一声,在幼丹的娇笑声中将她丢到床上,狠狠压上去。幼丹娇媚的笑着,但在张东的命根子插入体内后就变成肆无忌惮的叫声,那种似是童音在哭泣般的声音,让人瞬间享受到蹂躏的心理快感。  这一晚玩的就是姿势,床上、书桌、浴室……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为肉搏的战场。  张东兴奋得快疯了,什么一字马之类的都是轻而易举,关于身体柔韧度的高难度姿势,幼丹都欲拒还迎地摆出来,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张东兽化到没有人性的地步。  最后折腾了足足两个小时,让幼丹在六次高潮中狼狈的晕厥过去,这时张东才闷吼一声,火热的精液有力的喷在她的子宫上,让她压抑不住地发出大叫出声。  这一夜的滋味爽透了,体位上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张东简直大开眼界,到了第二天,幼丹直接请假回家休息,走路的时候脚步蹒跚,如果没有张东的搀扶,她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看见幼丹这副模样,安雪影哪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当即就瞪了张东一眼,赶紧把幼丹扶回房间。  这当妈的心疼是正常的,不过瞪这一眼就不对劲了,还知不知道谁是一家之主!张东想都没想就跟了进去,在幼丹的床前直接把安雪影按在胯下,一边和幼丹聊天,一边享受她妈妈的口交服务和妩媚的白眼。  幼丹咯咯笑着,挤眉弄眼的看着安雪影舔着号称家法之棍的命根子,那副娇嗔的模样让她觉得十分有趣。  这次张东倒没推倒安雪影或在她的小嘴里射精,因为欲望得到满足,他就没有冲动了,调戏完她们母女俩,就骚气十足的闪人。  安家三女依旧和左小仙住在一起,安雪宁帮忙打理酒吧的生意,而喜欢宅在家里的安雪影则充当起家庭主妇的角色,贤慧地包揽所有家务,让这个野花之家充满温馨,自然张东闲暇时过来这边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这个野花之家的女人们在床上放得最开,尤其是左小仙,总有些奇奇怪怪的道具,充满了情趣,又能满足张东各式各样的邪恶欲望,每次来总有新的惊喜,对男人来说即使不厌旧,但也会喜新。  生活平静而温馨,时间过得也特别快,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流逝着,每每一察觉总是会感慨岁月如梭。冬装换春装,春装穿了似乎没多久,马上炎热的夏天又来了,在人们难以察觉的情况下,时光飞逝得特别快,一眨眼的工夫,竟然大半年的光景又要过去了。  或许是生活过得太满足,每一天都过得特别充实快乐,谁也没察觉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快到了即使有心去观察,却无法捕捉的程度。  在炎热的夏天里,宅在冷气房里是最舒服的事。  潮湿而灼热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即使什么都不做,身体依旧汗黏黏。做完一组健身运动后,张东已经大汗淋漓,休息了一阵子,等体温没那么高,赶紧洗了一个舒服的冷水澡,浑身舒爽,毛孔似乎全都张开了。  张东一洗完澡,哑婶就贤慧地进来收走换下的衣服。  原本张东和林燕的意思是让哑婶好好享福,应该雇两个佣人来做家务,不过哑婶始终摇头拒绝,一向要求简单的她觉得每天做点家事是开心的事,向来随遇而安的她在这件事上态度特别坚决。  对于哑婶的态度,张东有些诧异,不过看见她们在群组里的聊天记录,张东瞬间惊到,因为除了怕没事做外,哑婶还觉得家里有外人在不太好,这样会打扰到张东和其他人的情趣,大家在家里的时候也不能那么随意。  哑婶有这么高的觉悟真是让人惊奇,更令人惊奇的是,她居然敢在群组里说出自己的想法,可想而知,在这幸福的日子里,她的性格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和其他人相处不会那么唯唯诺诺,也会敞开心扉和其他人沟通。  家里的女人都在潜移默化改变着,一切都朝美好的方向发展,让张东觉得日子越过越舒适。  张东抱着哑婶亲了一会儿,笑咪咪地说道:“柔柔,昨晚没被我们吵到吧?”  哑婶柔媚地白了张东一眼,似乎是懒得理会他。  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久了,很多事已经习以为常,晚上有呻吟声和叫床声肯定没什么好惊讶,甚至就算是张东在惨叫,哑婶也见怪不怪,毕竟现在生活追求的是情趣,玩得比较过火的也没什么好惊讶。  昨晚是林燕姐妹俩单独享张东的夜晚,反正家里没外人在,不满足于房间大床的张东就拉着她们出了房间,在客厅、饭桌到处乱搞,爽得淋漓尽致,甚至还在哑婶的房门前,让她们排在一起,用后入的式让姐妹花爽得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床声,那声音大概只有死人吵不醒。  不过对于这些哑婶都已经麻木,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久,自己的男人是怎么样的色狼她也心理有数,自然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动不动就脸红、害羞、难为情。  随后哑婶一脸淡定地走了,娇媚的白眼外加爱理不理的态度。  原本害羞腼腆的哑婶表现出这副傲娇的模样,让张东有些瞠目结舌,这软钉子吃得有些郁闷,心想:现在连哑墙都调戏不了,真是太失败了,我这色狼是越当越不合格了。  到了傍晚时分,天气才有些凉爽。  午睡过后,张东精神奕奕,现在他习惯早起跑步,白天没事就做一些不太剧烈的运动,而夏天必不可少的运动就是游泳。为了“性”福的生活,张东开始调节生活规律,注重饮食营养,且除了必要的工作,张东会合理安排其他时间,和自己的女人们甜蜜一番,剩下的时间几乎都在运动,毕竟强壮的身体才是一切“性”福的最根本。  本来这时间得去海边游泳,现在海滨度假村已经开业,张东闲来没事就喜欢去海里游泳。锻炼身体是一回事,夏天的时候看看比基尼美女也是赏心悦目。虽然家里女人够多了,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不泡她们,养养眼也不错。  收拾好后,差不多要出发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张东微微一愣,因为响的电话并不是客厅里公用的电话。为了避免一些迎来送往的应酬,张东准备另一部电话,那组号码只有家里人知道,不过大家现在都习惯用手机,那电话安装好后就没响过。  再一看号码,张东顿时愣住,赶紧把东西丢到旁边,然后接起电话:“喂,大哥!”  “大东,晚上出来吃饭。”  张勇的声音感觉有些疲惫,不过张东能听到一点开心的意味。  “大哥,你现在在哪里?”  张东开心极了,现在张勇神神秘秘的,原本的电话已经停机,想想快半年没有他的消息,现在猛的听到他的声音,自然开心得很。  现在张勇可是张东唯一的亲人,而且他现在有的一切全都是张勇给的,对于长兄如父的张勇,张东是发自内心尊敬,因为从小就是张勇护着他,打架的时候帮他出头,长大后又一直为他的事操心,现在张东比以前懂事,对张勇自然更是感恩。  张勇消失了半年,现在猛的出现,张东感觉就像作梦似的不太真实。  不等张勇说话,张东马上追问道:“要不要我过去接你?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让人准备。”  “别那么麻烦,晚上我们在外面吃,别带其他人。今天我还有公务,时间很赶,明天我再抽空见她们!”  张勇依旧保持着当官的作风,话一说完,就直接挂掉电话,没用的话不多说半句,还是那种惜字如金得让人觉得可恨的风格。  断线的嘟嘟声在耳边响起时,张东有些错愕,目瞪口呆半天后,掐了掐自己看是不是在做梦,发觉有点痛后才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阿肥,要他推掉今晚所有的订餐,有贵客到,菜园不对外营业。  第二件事,自然是逐个通知自己的女人们,瞬间引起一片哗然,对于传说中大伯的到来,所有人都很不安,即使是林燕和一向大剌刺的左小仙也很紧张,这消息太突然了,让她们一时都有些接到圣旨般的惶恐。  二通知完,家里的聊天群组瞬间就炸开锅,就连哑婶都慌忙的打着字。  哑婶才是最紧张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再怎么说她都是长辈,现在莫名其妙和张东上床,万一要是张勇问起这件事,到时就没脸见人了。  虽然明天这位神龙见首不见眼的大伯才会召见,不过众女紧张到极点,第一个话题那就是似乎没衣服穿,群组里的讯息铺天盖地的炸着,张东看得目瞪口呆。最终她们决定所有人都去逛街,买些体面点、能见得了人的衣服。第一次见面,绝不能给大伯留下不好的印象。  众女也不停为哑婶出主意,对于这状况最特殊的母女俩,除了安慰外暂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所以就等见面的时候好好商量,看看该隐瞒,还是该老实坦白。  众女人心惶惶,颇有点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架势,感觉似乎把张勇当成洪水猛兽,似乎是在担心张勇是那种古板、守旧、冥顽不灵的人,不由得产生一种要见家长的恐慌,尤其是大家凑在一起,越谈论就越是紧张,毕竟她们隐约知道张勇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既然是大人物难免就会眼光高,谁不担心会被嫌弃?张东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美女大军们就浩浩荡荡地出门,这次大概连省吃俭用的哑婶也会败家一次,因为对于这个家来说,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紧张的状况,所有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  对此张东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她们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由于张勇说他还有公务,晚上见面吃饭的时间也早不了,至于他要做什么,张东不会问,反正问了张勇也不会说,只能老实地在家里等着张勇的召唤。  到了晚上九点多,美女大军们依旧在血拼,张东饿得前胸贴后背,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大东,我忙完了,找个可以吃烧烤的地方,我们兄弟俩喝一杯吧。”  “嗯,我把地址传给你。”说完,张东立刻动身。  张东包下菜园也是有所考虑的,毕竟张勇不喜欢抛头露面,菜园好歹是自己的地盘,比较幽静,不怕有外人打扰,虽然在环境上少了些吃烧烤该有的乐趣,不过张勇的行踪得保密,菜园比较偏僻又不招摇,比较适合和张勇肆无忌惮的喝一杯。  本来该让张勇住家里,可张勇公务上的安排似乎很紧迫,张东就放弃这个建议,反正一切都听张勇的安排。难得兄弟相聚,相信他也是百忙之中抽空,所有事都顺着他来,应该会让他比较容易做事。  挂掉电话后,张东直接到菜园。  菜园难得清静,门口没有那么多车停着,也没了人声鼎沸,外面用高高的木篱笆围起来,从外面看很封闭,而且特别有农家院的感觉。  再次经过扩张后,占地达到近十亩的菜园已经成为松山最具人气的农家乐。现在菜园天天座座无虚席,生意可以说用日近斗金来形容也不为过,关门一天,不知道少了多少钞票,不过阿肥不在乎,因为他知道对于自己老板而言,这些餐饮业赚的钱不过是零头,远东集团一天赚的钱才算多,何况老板都说了是贵客,自然怠慢不得。  天天忙死忙活的工作人员难得有休息的时间,自然也开心,今天推掉所有预订后,大家都等在门口。  张东一来,阿肥殷勤地迎上前,道:“老板,今天吃点什么?你说今天有贵客,下午我就亲自去了趟菜市场,厨房里备的料比平日多了很多。”  “有烧烤师傅吗?”张东直接问道。  “我会。”阿肥愣了愣,马上忙不迭的点头。  在还没跟蔡雄的时候,阿肥就是卖烧烤的,不过赚得少又累,最后就拜入蔡雄的门下。  “嗯,那就吃烧烤吧。把荷花池收拾一下,晚上我们在那里吃。”张东先往里面走,然后在荷花池的亭子里一坐,立刻有服务生开始殷勤地准备。  现在张东很饿,自然没什么心思喝茶,只能先嗑点瓜子意思意思。  阿肥把烧烤炉一架,炭火刚烧上,人就到了。  林正文一身西装革履,满脸笑容,一进来就跑到炉子旁看晚餐的食材,来菜园吃烧烤,对他而言是很有意思的事,而且他已经老实去上班,平日总得装正经,有这种在外面浪荡的机会,他自然很珍惜。  当然,看林正文的样子也是饿极了,想来他也和张东——样,等张勇等得太久了。张东迎了出去,一看门口居然有四辆车,不少随行人员买了便当准备在车上将就,个个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得很疲惫。  中间那辆车的车门打开,张勇满面肃穆地下车,不过掩饰不住疲惫,高大的身材十分挺拔,感觉比之前不怒自威,脚步虎虎生风,给人一种压迫感。  “好小子,结实多了。”  面对着张东,张东的眼眸里柔光一闪,不由分说的朝张东的胸膛捶了一下,一向威严的他难得一笑,让手下们有些诧异。  “靠,大哥,我这么柔弱,你这一下是要我的命啊!”张东捂着胸口叫道,当然也不客气地朝着张勇的胸口打了几拳。  男人之间没那么多肉麻话,一见面互损了几句,张东兄弟俩就搂着肩膀走进菜园。  林正文在看了一下食物后跟上来,一边嚷着饿死了,一边不知道打电话给谁,语气听起来不怎么亲密,冷冰冰的,似乎还有点摆脸色,肯定不是打给他那群男同性恋。  三人坐下后,张东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哥,这次过来能待多久?能不能住一阵子再走?”  “我这次过来是办公务的,忙完后就得动身回去。”张勇犹豫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毕竟兄弟相聚还那么匆忙,想来他也不好受。  “那晚上住家里吧!”张东渴望地说道。  现在张东家大业大,张勇也贵人事多,相聚一次不容易,张东很希望和张勇一起喝个痛快,顺便聊聊天,了解这些年他到底过得怎么样。  “晚上还有个行动,我和组里的成员得住你们远东酒店。”张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大东,现在我在这位置上有些身不由己,公事没办完就来和你见面就不妥,所以晚上我还是住在酒店,明天我再过去给老头子烧炷香吧。”  “好吧,随你。”张东知道张勇现在的身份敏感,不好再说什么。  烧烤串很快就上桌,配着冰凉的啤酒,张东三人——边吃东西,一边聊天,说着黄色笑话时,张勇也会忍不住笑出声,想来对他而言,这种生活已经是一种奢求,平日里过得正经八百,现在和亲弟弟聚在一起,对于时时刻刻绷得很紧的神经而言是一种放松。  肆无忌惮的大口喝着酒,似乎回到过去在老市区年少轻狂的日子,张东兄弟俩都喝得很尽兴,互相说着以前的糗事,揭着对方的短,氛围格外热闹。  林正文不时在一旁插科打哗,拿着酒杯起哄,身为独子的他特别羡慕这种亲密的兄弟关系。  烤海鲜上桌后,张东三人的疯闹才稍微收敛一些。  洗了洗手后,张勇只递了一个眼色,林正文就从旁边拿出一只文件袋递给张东,道:“东哥你看看,资料应该很齐全了。”  “什么资料?”  张东将文件内的东西拿出来一看,中文的表格倒是有几张,但大多数都是看不懂的外文,而且还不是英文,看资料和照片,第一张表格是张东的,其他都是家里的女人,就连哑婶和安家姐妹都位列其中。  “搞什么?”张东一头雾水地问道。  “这些是你们在喀麦隆的户籍资料啊!恭喜我们的张大老板摇身一变,已经成为投资的外商。”林正文嘿嘿一笑,挤眉弄眼、一脸坏相地说道。  “外商?我操!”  张东依旧反应不过来,心想:大哥不是遵循老爷子传统的一面吗,怎么也搞移民这种事?  “别误会,是双重国籍。”  张勇抿了一口酒,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这样没办法,除非你想玩完了就把人家甩了,否则那么多女人,重婚罪肯定少不了。喀麦隆现在是一夫多妻制,而且和我们国家的关系不错,只要那些女人都同意,拿去大使馆你们就可以注册结婚,到时候就可以过合法的一夫多妻生活。”  “大哥,你没事搞这些做什么?”张东苦笑一声,在他看来,结婚还离他很遥远。  “难不成你想这样朦混下去?”  张勇冷哼一声,板起脸来,没好气地说道:“之前我就和你交代过,我们家开枝散叶的责任落在你头上。老爷子没孙子送终是我们的错。你这小子在想什么,当我不知道吗?还不是爽够了,又不知道该怎么承担责任,所以我把这些资料全给你办妥了,你回去就直接问你那些女人谁愿意嫁给你,愿意的话就娶了,快点生孩子,不愿意的就给一笔钱了结,那么拖泥带水做什么?”  “这……”张东一下子语塞,心想:大哥确实是一针见血,我还真是在这方面举旗不定。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小阿姨强盛性欲,我把她插的..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11-05]迷姦女友的朋友們3-4[11-05]选屄大赛[11-06]我和小琪母女[11-06]卖春药的丰满熟妇让我买药我却操了她百次[11-06]不经意的一个良家[11-06]在小吃店店裡、賣力狠操偷人的老闆娘[11-06]体检艳遇[11-06]同事丽姐[11-06]丁字裤的诱惑[11-06]大奶少婦珊妮[11-06]南方往事[11-06]贱货居然说别人的鸡巴比我长,看我插不死你[11-06]上了刚毕业的女同事[11-06]老板娘的爱[11-06]小村春色 第二集 第四章[11-06]好色医生[11-07]做事要偷偷的來才爽[11-07]SM-我的故事--自缚与被缚[11-07]【新网游之淫兽调教师】 第十九章 白灵儿[11-07]槟榔西施惨遭轮奸[11-07]美人母女丼一催眠[11-07]纵欲的节日-我真实的性体验[11-07]【继母的帮助】[11-07]学会计的老师[11-07]【妖女榨汁】(榨精文)(49上)作者:XHSQDTN[11-07]酒吧裡的大群交[11-07]【双成圣主】(觉醒篇07、08--双性、人妖、伪娘作品)[11-07]“人母”续篇[11-08]圣女传奇 (全)[11-08]【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20重温江雪晴21被轮奸的美艳后妈和漂亮儿媳/22雪中周祭)[11-08]【模特校花】【作者:不详】[11-08]北京的女同事[11-08]【性福的呻吟--甄少华】【作者:hanlee5868】[11-08]再忆那一年的深圳出差[11-08]公车上被轮干[11-08]女会计师的丝袜轮奸[11-08]炎熱的夏季[11-08]操老师[11-08]操岳母母女[11-08]嫂子秦巧巧[11-08]淫贱不能移[11-08]【出租屋里的群交往事】[11-09]和同事的第二次偷情[11-09]淫魔同窗会[11-09]調教女病人[11-09]没穿内裤逛夜市[11-09]我喜欢挑逗妳 宝贝[11-09]国企淫乱史[11-09]小工人与老板娘-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