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六集 第三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4:38:06
第三章 八卦心理  “好了,你也别婆婆妈妈的。都几岁了,难道还想不清不楚的和人家同居?”  张勇脸色一变,严厉地教训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不能再要一个孩子,你的日子过得富足又自在,难不成想继续这样胡混下去?听大哥的,有了孩子才是一个家,懂吗?”  “好吧!”  张东现在头痛的是回去怎么和众女开口,万一真有人不愿意怎么办?而且拿着资料,张东总觉得不对劲,要说自己的后宫团和林正文关系不错,张勇能收到那么多消息应该没什么奇怪的,问题是连哑婶和陈楠的资料都有,想想顿时浑身冷汗:难不成这些龌龊事大哥全都知道?那帮死基佬保镖里居然有大哥的人?有可能,因为那帮人全都是林正文推荐过来的。  不过看大哥这态度,应该不会因为这件事责怪我,毕竟是没血缘的亲戚,即使大哥很尊敬老娘,但不可能对没见过面的哑婶母女俩有多深的感情,开枝散叶似乎更重要,与之一比,哑婶这没血缘关系的亲戚就没那么重要,所以大哥避而不谈应该也是一种默许的态度。  “好了,你别想那么多,总之记住一句话!”张勇似乎看出张东的忌惮,一字一顿地说道:“一世人,两兄弟。有些事或许你会觉得我管得有些过分,但你只要相信一点——大哥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弟弟,知道吗?”  “知道了,大哥。”  张勇这番话让张东感动,心里的小疙瘩瞬间就没了。  张勇刚想说话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只是瞄了一眼也没接,立刻站起身,一脸严肃地说道:“行动时间要开始了,我先去忙了。有空你和正文过来,我们继续喝一杯。行动结束后我会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到时候我们好好聚一下。”“好!”  张东不会多问,只是看着张勇的脸上难掩的憔悴有些心疼,看样子他累坏了。张勇点了点头就走,带着他的人风风火火地离开,不知道又办什么大案。  现在张勇肯定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多少,这次来小里镇都是顺道来的,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过,这样的熬法,连铁人都受不了。  只是人都是有好奇心,不问又感觉特别难受,所谓的八卦心理就是这样,张东嘴上虽然没问,不过心里正处于这种发痒的状态。虽然多少有些张勇忙得没空相聚的郁闷,但直到现在,张东对于张勇到底在做什么、到底在忙什么都一无所知,可想而知心痒到什么程度。  林正文嘿嘿一笑,道:“东哥,你就别心痒了,我告诉你吧。勇哥这趟神佛天降就是来伏魔的。隔壁市的首长涉及的问题太多,而且很严重,牵涉到不少大案,勇哥就亲自出马了。”  “靠!那这应该是机密,你这样轻描淡写就说出来了!”张东瞠目结舌,因为张勇一直搞神秘,结果林正文却不配合,竟然一下子就将事情说出来。  有时候一些事没神秘感就不好玩了,如同看推理小说,剧情还没开展就有人告诉你凶手是谁。  “之前肯定保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毕竟勇哥办事有条不紊,都会把准备工作先做好。”  林正文眯着眼睛,笑道:“勇哥接到电话的时候,人肯定已经控制住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用地方上的力量。现在这件事已经十拿九稳,就没什么泄不泄密的问题。”  桌上的烧烤连一半都没吃完,而且张勇一走,也没什么喝酒的兴致,毕竟在这里喝酒没什么好玩的。  闲聊了一会儿,林正文的手机响了一下,他一接起来就没好气地说道:“好了,我们要去别的地方继续喝,你要来的话,等等到远东酒店找我们。可能是去夜百合,你要去就叫陈柳接你过去。”  话一说完,林正文就很不耐烦地挂掉电话,也没有吃烧烤的兴致,站起身,说道:“走吧东哥,待在这里也满无聊的,我们过去夜百合那边喝酒。”  “夜百合?为什么?”张东差点脱口而出为什么不是去基地,尽管他不喜欢那菊花盛开的地方,不过那才是林正文的大本营,林正文去夜百合总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最近我得收敛点啊!毕竟有正经工作了,不能总招摇过市的去玩吧!”林正文摆了摆手,一副郁闷的口吻说道:“我那边建造的时候只留了防火通道,总是有人在那边乱来,从那边进去肯定会被人看到,夜百合那边,左大狐狸倒有了先见之明,留了扇专用的后门,而且还有私人包厢,现在想不招摇,只能去那边偷偷摸摸的喝。”  张东心想:这什么逻辑?要注意形象不能去基地,怕别人知道你是死基佬,去夜百合就没问题了吗?靠,那叫生活作风不正,怎么样都觉得不太靠谱。  不过话都说到这种哀怨的程度,张东不好意思不陪林正文,不过想了想他接了电话后郁闷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刚才谁打给你?怎么你一副不爽的语气?”  “我老婆啊。”林正文瞬间就无名火起,一副烦躁的样子。  “你老婆?什么时候结的婚??”张东瞬间目瞪口呆,心想:哪家的女儿那么不幸?是祖坟倒了,还是上辈子造的孽太多?居然嫁给这个不折不扣的纯基佬。  “早就结了。左狐狸没告诉你吗?”林正文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年初在京城摆的酒席,累得像狗一样,真他妈折磨死人了。妈的!第一次搞这种迎来送往的事,累死人。这次她不知道发哪门子的疯,不在京城好好养胎,说要过来看我,他妈的不知道有什么毛病。”  “养胎?”张东更加惊讶了,心想:这死基佬难不成回头是岸,不喜欢菊花喜欢嫩穴了?还怀孕了?  “是啊,人工受精。你以为我会碰她吗?”林正文呸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女人一脱衣服,老子硬都硬不起来。老爷子想来个天然怀孕是痴人说梦,妈的,一起睡的话,我都怕自己阳萎,哪可能玩什么洞房花烛,结婚那晚我跑出去开房睡的好不好?”  看女人裸体会阳萎,这让张东目瞪口呆,虽然知道林正文是同性恋,但不知道他的操守好到这种地步,心想:该不该他妈的说一声老子佩服啊?  林家摆酒席肯定是大场面,毕竟现在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唯一的香火结婚,肯定是大操大办。  这么重要的事,张东没想到左小仙竟然没有跟他说,好歹怎么说都是抱人家的大腿,总得表示表示吧?不过想想左小仙不说也是正常的,林正文好歹是同性恋圈里的风云人物,结婚这事说出去有点丢人现眼,所以他才那么低调,在京城摆酒席就算了,来松山自然不可能大肆宣扬,毕竟林正文还想过菊花盛开的日子,消息要是公布了,被那些同性恋排斥怎么办?  关于同性恋的圈子,张东完全不懂,不过怎么想都觉得林正文娶妻生子很不正常,对于认识林正文的人而言,这应该是一个残酷又难以接受的现实。  阿虎开着车,一路上张东与林正文闲聊着,但说是闲聊,其实都是林正文在抱怨结婚的事,在别人看来是人生四大幸事,不过落在他身上简直是生不如死,哀怨得让人郁闷。  张东隐隐都有些奇怪的错觉,不知道该同情那个可怜的女人,还是该同情被逼婚的林正文。  随后,张东和林正文来到夜百合,然后两人来到包厢内喝酒,林正文则继续发牢骚。  到了凌晨,张东翻起白眼,因为张勇竟然爽约,说好忙完就过来喝点酒,不过最后匆忙的传讯息,又玩起人间蒸发。  “果然被放鸽子了。”林正文一副见怪不怪的口吻说道:“勇哥约晚上喝酒本来就觉得不可靠,他是个工作狂,计画都那么周密了还有情况发生,那肯定是那些家伙牵涉到的问题比较多,否则以勇哥这种谋而后动的人,不可能搞得那么仓促。”  “看来就我们喝了!”  张东也无所谓,张勇忙点应该是好事,与其匆匆忙忙,还不如等明天一家相聚的时候再好好和他聊一下。  今天林正文难得形单影只,没有带着那群同性恋,表现得又哀怨又孤独,加上张东也闲得无聊,没有马上就走,陪他喝了起来。  林正文抱怨了一阵子,似乎有点醉了,突然眯着眼睛说道:“东哥,你知道勇哥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怎么,想透露点劲爆的内幕吗?”  张东当然好奇,早就想知道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哥到底是在做什么,官职高是肯定的,不过其他的都一无所知。  “嘿嘿,当然没问题,反正那是上头那些人的秘密,我们这些小市民聊点八卦也不犯法吧。”林正文狡猾地笑道。  张东心想:你林家这样的权势豪门还他妈的小市民呢!按这个标准来看,老子已经是三等贱民了。  “不过说太多也不好,这样吧,我说简单点。”林正文盘算了一下,似乎他都有些忌惮张勇,毕竟张勇连自己亲弟弟都瞒的事,他自然也不敢说太多,只是简单的娓娓道来,说得很隐晦,不过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听懂了。  不过,林正文一开始说的话让张东差点吐血,因为关于张勇的家事,他竟然还没林正文知道的多。  张东的嫂子是独生女,张勇执意要娶她的时候和他父亲闹翻一阵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的条件是要入赘,其他的都无所谓。  按张东父亲古板的思想,入赘是没能耐的废物才会做的事,虽然张家不是大富大贵,但好歹日子比一般人好,犯不着去做这种犯贱的事,更何况杰出的张勇一直是他的骄傲,因此张勇要入赘,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而在这件事上,张勇很顽固,认为家里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入赘没什么关系,觉得父亲思想太古板,而且他老婆那边只有这一个掌上明珠。  张东嫂子的父母是老实权派系里的人物,只有一个根本没能力继承他们派系的女儿,尽管并不是贪图她家的权势,但已经出人头地张勇深爱着她,即使对方提出入赘的条件,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  当时的张勇能力卓绝,在没有任何背景后台的情况下,从一帮青年才俊里脱颖而出,所以张东嫂子家的二老对于张勇很满意,一直想把他招赘。  张勇父子俩因为这件事彻底闹翻,最后张勇收拾起行李,毅然决然去遥远的东北,而张东父亲憋了一口恶气,根本不予理会。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张东还在外面鬼混,浑然不知。  张东父亲怕丢脸,和谁都没说起,不过他脾气也很倔,从此以后几乎不和张勇一家来往,因为张勇的女儿并不姓张,他甚至不承认有这个孙女。当然,婚礼是不可能出席,连双方父母见面的程序都没有。  对于有原则的张东父亲而言,他一直觉得这是很丢脸的事,直到孙女出生的时候,他也心软了,虽然没去,但好歹寄了长命锁过去,这小小的举动让张勇哭了个稀里哗啦。  只是这孙女一直在张勇一家的疼爱中生活着,张东父亲肯定会惦念,但古板的想法让他不可能妥协,所以从不和张勇联络,也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态度。  这段事张勇父子俩皆有默契的不提,一直把张东蒙在鼓里。  在得知原委后,张东忍不住骂了句脏话,难怪张勇结婚后,他父亲不闻不问,甚至他提起去看看的时候,父亲还会勃然大怒,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事,心想:老爷子那么传统守旧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自己的儿子当别人的入赘女婿,关于这件事,张勇确实做得不恰当。  接下来,林正文说的就是正事。  张勇的岳父母是老旧派,一直受到打压,即使有心提拔张勇,但一开始张勇也混得不尽如人意。  张勇的岳父是属于林家这一脉的,两家是八拜之交,可说是一条船上的人。  那十多年里,林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字招牌还在,不过也过得很艰难。  张东不懂派系的斗争,林正文也不懂,但那些年林家确实过得不容易,林正文只知道所有人都在隐忍着,积聚着足够爆发的力量,最后十多年的蛰伏终于赢来翻身的这一天,这个派系已经当家做主,迎来出头的日子。  不说是报仇雪恨,只不过上一代的人很多事做得太过分,不符合一个执政者为民为国的原则,现在是矫枉扶正的时期,林家和其他势力开始打压对手,而张勇的岳父母则是出刃的利剑,身为女婿的张勇自然打头阵。  隐忍了那么多年,张勇也是憋了一口恶气。当然,这一切并不是出自私怨,而是因为那些人道貌岸然的外表下隐藏太多肮脏的事,甚至说难听点,抓过来不用审,直接枪毙掉都没一个是冤枉的。  派系间的斗争很残酷,现在的张勇就如同狰狞的阎罗,意气风发的开始清算行动,现在他家的势力并不比林家逊色多少,只是林家始终是主导的地位。  现在林正文不敢小觑张勇,因为一提起张勇的能力,老一辈的人都是竖起大拇指赞赏有加。  在年轻一辈的青年才俊里,所有人看好的都是张勇,也正是他的脱颖而出,奠定这个派系后续有人,所以张勇的地位水涨船高,所做的这些事都是在奠定他飞黄腾达的未来。  “你说得对,我们小市民对这些没兴趣。”张东赶紧把话题打住,这种事越听越无聊,而且在张东看来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张勇平安就好了。  “对啊,本来小市民就对这些没兴趣。”  林正文嘿嘿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勇哥一直催促你结婚,为什么你搞那么多女人他都支持你,甚至你怎么乱来他都没意见了吧!我想还是因为他心里觉得自己不孝,对不起你爸,这恐怕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阴霾,毕竟当年他意气用事一走了之,后来老爷子死了也没办法来送终,连孙子都不姓张,这是勇哥心里永远的遗憾。”  “我了解大哥,他虽然愧疚,但不会后悔。”张东喝了一口酒,叹道:“我们的生活离得有点远了,现在肯定是他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就老实的当土豪小市民,做事注意分寸,尽量不要给他惹麻烦。”  “放心,你这身价也惹不了什么麻烦。”林正文笑道:“勇哥坑城建集团的事其实得到上头的默许,不只是他,其他人也在清查的过程中狠狠坑了一笔,不过大多数人还是透过管道运转后上缴国库。按理说,既然是清查,就应该一查到底,有多少问题全抓出来。不过上头也得考虑这事的影响有多大,如果不把一些腐败案子转移,以城建集团那种藏污纳垢的程度简直就是丑闻,所以这钱来得是心安理得,再说,你那些项目也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  “真的没问题?”张东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毕竟刚正不阿如张勇那样的人也会玩敲诈勒索,这确实是张东最担心的,也害怕这颗定时炸弹会影响到张勇的前程。  “放心,比起其他人中饱私囊的,那才多少啊!”林正文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直截了当地说道:“这件事已经拍板定案,谁都改不了,何况所有手续都依法处理,神仙下凡来翻案都找不出破绽,更何况城建里面的种种,一翻出来肯定会成为一大丑闻,不管以后是谁当家做主都不会去碰,总不能为了派系间的斗争不顾大局和舆论的影响吧?”  “有那么严重?”张东有些怀疑,不过政治他不懂,听起来实在很玄。  “城建集团的腐败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这是不争的事实。”林正文冷笑道:“这次办他们也是早有准备,不只是我们家,就连其他派系的人也有点看不过去,所以都出手。现在没人敢包庇,因为上头的人心照不宣,要办他个彻底,自然不允许这种铁案出现任何丑闻。”  顿了顿,林正文有些狰狞地说道:“城建的事已经盖棺论定,谁都不会再提。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执政治国讲究的就是为民,这是最基本的底线。”  话都说到这分上,张东就不问了。  今天林正文的情绪一直有些郁闷,感觉有些事欲言又止,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不过林正文之前都没有接,直到情绪烦躁到一个程度后才猛的接起来,没好气地说道:“喂!知道了,烦不烦啊!”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林正文眉头一皱,挂断了电话,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张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声说道:“东哥,过两天有件事拜托你。”  “什么事?”张东心里猛的一跳,林正文要拜托的事肯定不是小事,他可不敢轻易答应。  “放心,只是小事,对你来说小菜一碟!”林正文已经收拾好东西,临走时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件事也应该只有你能帮我,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能和勇哥还有你身边的女人提,知道吗?”  神神秘秘的说完,林正文就离去了。  张东一头雾水,不过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  既然今晚张勇爽约,张东觉得也没继续在这里胡混下去的必要,付了帐后,就直接回家。  回到家后,张东无语,因为众女没人有空搭理张东,全在衣柜前发愁,想着明天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搭配什么样的鞋子和首饰,希望用落落大方的一面拜见张勇。  关于衣服搭配,谁搭腔谁就是傻子,因此张东二向众女打过招呼后,就老实的滚回房间睡觉。  林正文还夸张勇是谋而后动,做事一向有条不紊,准备充足,结果却是不知道出什么状况,把见面的日子推迟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足够让张东消化掉所有所谓的惆怅、严肃、认真,取而代之的是狠狠的呸了一口:还他妈的一切尽在掌握中呢!闹了半天,结果还不是手忙脚乱,你妈的可以再过分一点。林正文这混蛋也是吹牛不打草稿,当时怎么不给他几个巴掌爽一爽,这个贱人。  忧心忡忡的后宫大军都松了一口气,有更充足的时间准备,对她们来说倒是好事。  只是到了第三天又推迟了,张勇说是有点事去隔壁市。  张东差点都要吐血了,美女们也快被绷紧的神经折磨疯了,左小仙忍不住第一个开骂,其他人虽然不敢这样没礼貌,但看得出忐忑过后也有些鄙视。  在四合院最大的包厢内,后宫大军聚集在一起,互相说笑着,聊着这段时间的趣事,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各有风韵,也因为之前的准备而表现得落落大方。  “嘿嘿,各位嫂子,别客气,今天小弟请客,谢谢各位捧场。”林正文一边开着酒,一边笑咪咪地说道:“刚好勇哥这连环鸽子放得有点过分,虽然是身不由己,但还是吩咐小弟摆酒的时候顺便跟你们道歉。”  “抱得如花娇妻也就算了,别摆出那副得意嘴脸。”左小仙笑咪咪地调侃道,目光忍不住落在林正文旁边那道倩影上,眼睛一亮。  “别这么说嘛,人家金童玉女的,给点祝福好不好?”张东目不斜视,以一家之主的身份板起脸训斥道,不过心里也一样,暗骂道:好屄都被狗操了,这样娇滴滴的美女竟然嫁给林正文这个混蛋,天理不容啊!  张东和左小仙都在心里诅咒着林正文,而其他人虽然都知道林正文的德性,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大美女即将过守活寡的生活,但在台面上只能口不对心的祝福他们,夸几句意思意思时,同样忍不住露出同情与惋惜的眼神。  幼丹曾经差点就入了火坑,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棒,她们母女俩都对这个可怜的女人充满同情。  林正文身旁的女人确实很漂亮,年纪约莫二十岁出头,穿着一件白色连身裙,显得十分飘渺清纯,长长的秀发柔顺黝黑,似银河落地般笔直柔顺,显现出东方特有的韵味和美感。  那女人有着一张瓜子脸,有着红艳的樱桃小口,挺翘的小鼻子如艺术品般精致,尤其是柳月眉下那双深邃明亮的大眼睛,即使有一些掩饰不住的惆怅,但依旧美得摄人心魄,一对视就很容易沉沦其中。  那女人确实是个大美女,而且比一般明星美多了,精美绝伦的五官搭配出一张祸国殃民的容颜。  “不会打招呼吗?那么没礼貌。”林正文没好气地说道。  林正文那恶声恶气的态度,让所有人都产生想揍他一顿的冲动。  这个如小家碧玉般的美女本就很惹人怜爱,尤其是江南画中人般的楚楚可怜更是让人心疼,嫁给林正文本来就够命苦,现在林正文还这样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张东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痛打他一顿会有什么下场?  “大家好,我叫司徒雪。”司徒雪的声音略显娇嗲,让人感到如沐春风。司徒雪说着话的时候,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看着这后宫式的大家庭,似乎不相信在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事发生,或许也有,但那都是因为金钱的因素,像这样和睦的共处一堂简直是闻所未闻,尤其这些女人互相间还亲密的说笑聊天,还住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这和她印象里的卖身包养有着天壤之别。  “司徒妹妹你好啊!”  左小仙和林燕最是热情,加上所有女人都同情她,显得很亲热,围上去一阵嘘寒问暖时,也忘不了狠狠瞪林正文几眼,让林正文顿时有些郁闷。  张东和林正文坐到一起喝了一杯,等上菜时间聊着,也没把话题往这方面引。左小仙眼一尖,突然指着司徒雪的肚子,羡慕的哇了一声,道:“难道是奉子成婚啊?司徒妹妹,你这肚子几个月了?”  “快五个月了。”司徒雪有些难为情地笑道,现在她的笑看起来比较真实,不似之前那样勉强,但缺少些该有的母爱,也不似一般女人那样流露出期待或幸福的意味。  “五个月了,以后肯定是个乖宝宝。”  众女毫不吝啬的献上祝福,至于奉子成婚这样的说法荒诞得不可能有人相信,可大家都心理有数,也不会有人揭穿,因为这对于司徒雪而言是二度伤害。  众女很有默契,自成一个圈子,话题围绕着司徒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把同情都收敛起来,脸上洋溢的是祝福和羡慕。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但谁都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希望成为她的朋友,能安慰这个不幸的女人。  菜很快就上桌,哑仔的厨艺一向不用挑剔。  在众女热情的关切下,司徒雪有点感动,虽然情绪有些低落,不过还是聊了起来,在左小仙和林燕的穿针引线下很快就打成一片。  被冷落一旁的张东和受尽白眼的林正文则吃着饭菜、喝着酒,聊天的时候声音都不敢太大,怕会讨骂。  现在阴盛阳衰,张东也很怕被呛,毕竟女人们疯起来是没理智可言,万一被林正文做的缺德事牵连到就不好了。  这年头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强力无比的地图炮,一炮打下来张东肯定也跑不了,要是真有这情况发生,他也只能垂着头乖乖闭嘴。  这顿饭算是补了结婚宴,众人都准备新婚礼物送上。  吃完这顿饭,司徒雪的情绪明显好了许多,最起码不似之前那样强颜欢笑。林正文在市里租了套房作为所谓的新房,左小仙主动请缨送司徒雪回去。  林正文则毫不避讳地回到他那个号称淫窟大本营的别墅里,抛下身怀六甲的妻子,继续和那帮同性恋鬼混。  这种情况谁都心知肚明,不过都默契地没提,深怕再伤害到司徒雪。  女人的同情心一旦氾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每一个人都会三不五时抽空陪司徒雪,和她一起逛逛街、吃美食,陪她聊聊天、四处走走,而她们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因为众女的行为,司徒雪比之前开朗许多,最起码有这么多人关心着,心里也很感动。  从司徒雪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是普通的良家女子,性格娴静又带着几分小家碧玉的味道,可说是秀外慧中的女人。  林正文依旧冷落着司徒雪,把照顾她的任务交给张东的后宫团处理,想来如果不是怕她忧郁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恐怕林正文连这点心思都不可能有。结完婚、做完人工受精的手术后,林正文就跑了。  因为不想面对这桩婚姻,林正文听从家人的安排,老实地上班。  原本林正文以为抱孙心切的林家老一辈会找人好好照顾司徒雪,谁知道他们还是没放弃要把他掰直的想法,就用增进感情的理由让司徒雪来松山找林正文。  事实上,林家的老一辈是很期待抱孙子,不过更希望林正文能喜欢上女人,所以他们把司徒雪送来松山时肯定叮嘱过什么,否则她应该不敢主动打电话给林正文,因为她也知道这是一段虚假而可笑的婚姻,所谓的夫妻关系更是形同陌路。  林家老一辈也不是无所事事在颐养天年,除了林正文这个游手好闲的人外,上两代的人刚打赢翻身仗,出了一口压抑多年的恶气,现在正是张牙舞爪的时候,想来也没多少工夫照顾司徒雪。  因此林家老一辈把司徒雪送到广明,希望肚子里的孩子可以让林正文迷途知返。当然,生产的时候肯定是回京城,毕竟就医疗条件而言,广明和京城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司徒雪住的地方雇了几个保姆,有的做家务,有的做饭,按理说这样的照顾对于普通人而言十分周到,所以林正文并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家,在他看来,这样就算尽到责任,如果司徒雪识时务,就不该打扰他的生活。  司徒雪的家境也不怎么样,否则以她的条件,不可能嫁给林正文。  反正不幸的故事千千万万各不相同,就不啰嗦了。张东听完就忘了,毕竟这世界上可怜人那么多,悲情的故事说都说不完。  总之林正文的意思就是司徒雪要在这边住一段时间养胎,这段时间就拜托众女多多照顾,毕竟他再怎么对女人反感,也得顾及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因为司徒雪抑郁而出差池,他家老头子会把他剁了。  至于林正文要拜托什么事,张东倒是没再问过,看样子他只是随口一说,张东就没再提,反正如果真的有事,肯定也不是什么大事。  众女继续献爱心,林正文和司徒雪则过着依旧形同陌路的生活,张东则忙着自己的事,并等着张勇的召见。  这段时间张东倒是和司徒雪见了几次面,因为在众女热情的邀请下,司徒雪不时来家里做客。  司徒雪表现得落落大方、气质十足,即使腰身渐粗,但掩饰不住那种迷人的韵味,反而显得丰肤了一些,愈发明媚动人。  接触了几次,也客气聊过天,张东对于司徒雪的印象很不错,不管是谈吐还是气质都让人觉得很舒服,越接触越觉得林正文真是缺德。  司徒雪在学校时绝对是校花,现在即使怀孕也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女神级别,这样的女人要是被人糟蹋也就算了,可却是过守活寡的生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关于这种想法,之前张东也在幼丹母女身上出现过,不过机缘巧合之下,才有机会得到这对迷人的母女花。可司徒雪和林正文都结婚了不说,连孩子都有了,觊觎也只是多余,色心可以有,不过行动就免了,不然要是闹出什么事,他没准会被林家人绑上石头扔去填海。  因此张东与司徒雪见面的时候一口一个弟妹,叫得很规矩。  渐渐的,司徒雪也没有那么拘谨,张大哥前张大哥后的叫得很自然。  比起在家里被一群保姆当菩萨般供着,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司徒雪更喜欢没事就跑来张东家串门子,找人聊聊天,或者一起找点什么乐子。  渐渐的,司徒雪脸上有了明媚的笑容,尽管她知道不远处就是林正文的淫窟所在,但在左小仙的开导下,她开始努力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痛苦的事,选择性漠视林正文的存在,把精力全放在肚子里的宝宝身上。  而在不知不觉间,张东竟然拖了近半个月的时间,等大家差不多把这件事都忘了的时候他才打电话过来,声音很疲惫,带着明显的嘶哑:“大东,晚上我有空了,你安排一下地方吧。”  “大哥,是在家里,还是出去找个隐蔽的地方吃?”张东问道。  众女因为之前紧张过头,现在有些麻木,消息一来,连一向腼腆的陈楠都没有感到诧异和紧张。  “在家吧,我先去给老头子上炷香。”张勇的声音格外疲惫,想来这个突发事件应该很严重,否则早有准备的他不可能又浪费半个月的时间。  “好,你晚上过来吧。”张东也有点心疼张勇,电话一挂,立刻吩咐众女赶紧准备。  到了傍晚时分,张勇终于来了,似乎还是穿着那天那套西装,原本很笔挺,不过现在已经皱巴巴,看起来十分狼狈,而且一向一丝不苟的他头发有些乱,一脸憔悴,双眼尽是血丝,脸上挂着一层只有过度疲惫才会出现的油腻与胡渣,嘴唇都干裂,原本意气风发、不怒自威,这时根本就像是个流浪汉。  “我操,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张东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张勇这憔悴的模样太夸张,要不是十个以上如狼似虎的肥婆一起轮奸,怎么可能把龙精虎猛的张勇折磨成这样。  “先带我去浴室,我半个月没洗澡了。”张勇的黑眼圈极重,一开口,声音嘶哑得似乎随时要死掉。  跟在张东身后的众女都愣住了,因为在张东和林正文口中,张勇是不怒自威、十分有魄力的人,现在这狼狈的形象虽然颇有几分颓废的忧郁,不过和她们之前的想象相差甚远。  半个月没洗澡,可想而知邋遢到什么地步,张勇走进来的时候,一阵酸臭味从身上飘出来,他似乎不好意思和弟妹们打招呼,尴尬的笑了笑,只点了一下头。  “勇哥!”  众女回过神来,赶紧礼貌地打招呼。  “大家好!”  张勇的眼眸里有些水雾,或许是这种熟悉的回家感觉刺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此时他笑得有几分幸福的味道。  “快上楼洗澡再说。”张东捏着鼻子,直接把张勇带到房里。  挑几件合身的衣服给张勇后,因为张勇嘱咐过他要一个人上香,陪父亲说说话,所以张东就先下楼看看晚饭的准备情况。  本来吃点家常便饭就好,不过哑婶似乎怕自己的厨艺上不了台面,就不想这个献丑。  张东想了想,还是一通电话把哑仔和阿肥叫过来,在院子架了小厨房,有他们在,即使是家常菜也能炒出花来。  既然张勇累成这样,想来这段时间饮食应该没什么规律,张东觉得正好趁机给他开开荤,好好补一下。  饭桌已经收拾好,张东和众女聊着天,等张勇下楼。  张勇洗完澡、和父亲说完话下来时已经八点多,他换上比较休闲的衣服,更显他身材的挺拔,但看起来清瘦许多,可想而知这段时间他忙到什么程度。  “大家久等了。”张勇难得温和的一笑,在张东的招呼下,兄弟俩坐到饭桌的主位上。  这转盘大饭桌也是为了这顿饭特意去采购,十多人坐在一起一点都不挤。  张东把每个女人都介绍一下,张勇笑咪咪的点着头,似乎是看见那种儿孙满堂的情况,显得很开心。  当介绍到坐在次座的哑婶时,张勇微微愣了一下,看着这个年纪似乎比他还小、而且还很娴静漂亮的少妇时有些尴尬,但还是开口道:“舅妈!”  这称呼让哑婶有些慌乱,赶紧不好意思的摆着手。  谁都不了解张勇心里对于他小妈的感激,还有对张东这个弟弟的疼爱,所以谁都没想到张勇会如此随和。  “好了,你们都是我的弟妹,就别那么拘谨了。”张勇见众女有些拘谨,笑了笑,摆手道:“这是家庭聚会,看见你们这样和和气气在一起我就很高兴了。我就大东这么一个弟弟,你们能看上他是他的福气。”  “哟,大哥会说话了。”张东立刻在旁边打趣,嘻皮笑脸地说道:“果然当了官说话就是有水准,要是以前,我们家大伯可是狗嘴里什么牙都吐得出来。”“没大没小!”张勇故意板起脸,不过没什么严肃的感觉。  “那之前会怎么说?”左小仙忍不住开口道,她最讨厌这种正经严肃的气氛,尽管张勇看起来就是肃穆的人,不过张东是如此不要脸的流氓,以遗传的角度而言,张勇应该也有嘻皮笑脸的一面。  “你们瞎啦,这样的人渣都看得上。”张东见众女投来好奇的目光,立刻嘿嘿一笑,故意摇头叹息,以十分同情的口吻说道:“长得那么正,偏偏没眼光。你去眼科检查一下吧,医药费我可以帮忙出一些,好好的人生不能就这样毁了。”  故作老成的口吻、无耻的调侃之言,尽管不是很好笑,但因为张东模仿得唯妙唯肖,众女忍不住哄堂大笑,紧张的气氛在这一刻彻底烟消云散。  张勇瞪了张东一眼,但没有说什么。事实上他也希望家庭聚餐的气氛能欢快一点,现在压力沉重的他喜欢的就是这种随和的感觉。  气氛终于轻松起来,菜一道接着一道上,张东兄弟俩说着以前的趣事,众女则在旁边饶有兴致的听着,简单、轻松又充满温馨感。  一顿饭吃完后,众女很有默契的收拾碗筷,给张勇兄弟俩更多时间聚一聚,而且刚才张勇提到用另一个国籍结婚的事,她们尽管喜出望外,不过还需要时间消化,毕竟婚姻可不是儿戏,尽管她们很爱张东,但也得考虑有没有做一个妻子、母亲的能力。  张东和张勇聊得有些意犹未尽,加上张勇少有这样放松的时候,现在工作压力极大的他很珍惜这次难得的相聚,正好林正文打电话来,张东就带着张勇去夜百合,和林正文会合后继续喝。同行的只有酒量不错的林燕,而左小仙和安雪宁则是以照顾生意的名义到夜百合,生怕不小心怠慢兴致高昂的张勇。  张勇似乎是要释放掉所有压力,一向在人前肃穆无比的他放开了喝酒,毕竟平日工作紧张,只能滴酒不沾,现在工作告一段落,他需要偶尔的放纵轻松一下,否则在高压的工作之下,就算是铁打的人都受不了。  后门进出,加上有隐蔽的包厢,张勇就不必考虑形象,而且随他来的工作组已经押着人回省城,在这地生人不熟的松山,他可以尽情展露随意的一面,可以和张东嘻笑怒骂、可以为老不尊,甚至可以嘻皮笑脸的乱来。  包厢内的气氛十分热烈,酒一瓶接着一瓶上,张东兄弟俩尽显豪迈之意,林正文和左小仙也喝得很H——GH,一边炒热着气氛,一边玩着骰子。现在张勇给人的感觉已经没有那么有压迫感,就像是随和的兄长。  林正文是第一个喝挂的,叫来那些同性恋把他扛走后,大家都醉醺醺的。  张勇很兴奋,大喊着来个不醉不归,因为他已经一年多没喝过酒,今天这么开心,一定要尽兴。  张东的酒量已经不错,不过和张勇一比是小巫见大巫,结果张东吐了好多次。  此时酒吧已经差不多打烊,客人走后,工作人员全都闲下来,左小仙一看张勇战斗力那么强,立刻把所有的销售人员和经理都喊过来。  一帮混夜场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个个都是短裤、细肩带,雪白的大腿和深邃的乳沟无比诱人。  这些女人一进入包厢就敏锐察觉到张勇的地位比较高,而且是主角,即使不少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但还是立刻坐下来,有些别扭的陪在张勇身边,因为她们都是百合,虽然有少部分是双性恋,不过在这里上班后,陪男人喝酒都是头一次。  张勇喝得醉醺醺,眼眸里似乎闪烁着一些不该有的冲动。  在热烈的氛围中,所有人都喝得失去理智,最后谁都没办法开车,直接在远东酒店订的房间过夜。  张东搂着三个美娇妻沉沉入睡,当然也是经过一番激战后,让她们在胯下求饶,才沉沉睡去。  至于张勇那边,张东就不知道,反正所有人都喝到失忆的地步,究竟发生什么事没人记得,只记得他开了一间大套房,似乎有好几个人陪他。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保險皇后--雅君[11-05]梅开二度[11-05]少婦被我從強姦變情婦[11-05]女友的生日宴会[11-05]熟女無盡的高潮[11-06]網路上的友妻[11-06]火車上狂插阿姨[11-06]老婆主導的夫妻交換派對[11-06]年輕村寡赤裸裸的風流事[11-06]丽人相伴游[11-06]琴嫂的故事[11-06]表里不一的老師[11-06]我與我老婆的第一次見面作愛[11-06]穿短裙还穿开档丁字裤[11-06]裝修艷遇[11-06]淫欲花棚[11-06]【无意中的交换女友】[11-06]她把身体给了我[11-06]【同事的妻子我的同学】【作者:不详】[11-07]宜昌少女[11-07]我的美丽家教[11-07]【人妻女友--肉便器】【单集】【作者:dsy】[11-07]【鬣狗 第一部 护士长李曼的梦魇】(第二章)[11-07]和好朋友的夫妻交换[11-07]【少妇搞外遇】[11-07]桑拿遇见自己的亲嫂子[11-07]【文动我心】第七章 晚妆残 翠钿狼藉 泪痕凝面[11-07]校园猎欲[11-07]春水流前传之春天在哪里[11-07]【胖子的幸福生活】[11-07]【同乐】(1) 作者:pangu99[11-07]【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09)【作者:nihyou2014】[11-08]【我手眼通天】(第十四章 温情与疑情)[11-08]【易母而「食」】(05)【作者:canye】[11-08]露营 – 未来篇[11-08]学校操场[11-08]崔静,已婚的少妇[11-08]大巴上肆虐女孩的肛门[11-08]漂亮妈妈唐雅婷[11-08]在老公面前做色情按摩[11-08]国土局局长的家事 (19-20)完[11-08]伴郎与新娘[11-09]阿姨梅可卿[11-09]老漢推車[11-09]四個辣妹聚會[11-09]【在公交车上】[11-09]同学的妈妈[11-09]跟公司销售总监红姐爱爱[11-09]懦弱邻居任我玩   作者:天天不向上[11-09]厕所里干了朋友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