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六集 第四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4:37:55
第四章 嗳昧的感觉  那晚张勇做了什么,张东没问,张勇也没说,反正大家心照不宣,偶尔的一次放纵也是对压力的一种宣泄。  不过以张勇现在的身份,有些事情绝不能泄漏半分,因此他一走,张东立刻把收尾的工作处理好,以防这些事影响到他的前程。  因为张勇的任务繁重,容不得他多逗留,他很匆忙就离开了。  而据私底下的消息透露,那晚张勇可说是折腾到天亮,在几乎要虚脱的情况下赢得以一打多的绝对胜利。  张东觉得张勇应该是压力大需要发泄,才会饥不择食,不然以他的位高权重,要是想玩女人,绝对能找到比那些更好的女人,那些女人虽然也算不错,不过都化妆又打扮得暴露,在晚上看起来特别性感,可素颜的话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事后,左小仙给了那些女人一笔不菲的封口费,反正她们还依赖着夜百合的工作过活,加上左小仙平日对她们都不错,倒不用担心会泄漏什么消息影响到张勇,甚至说难听点,就算她们出去说也没人信,因为她们连张勇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  张勇走后,张东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最起码最初坑城建集团的那一笔钱没问题,不用担心会出意外,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过富豪日子。  远东集团继续在松山发展生意,奠定新经济区龙头霸主的地位。  而确定关系后,大后宫愈发团结,日子过得舒服而美满,反正结婚的手续已经呈上去,现在就只等着她们兴致一来就办婚礼。  想想要是每人办一次婚礼,差不多得结十次婚,张东就觉得很恶搞。  当然,哑婶和安雪影对这没兴趣,毕竟她们得顾及世俗的人言可畏,还得慢慢说服。  娶了那么多老婆固然是一个男人的骄傲,不过要是能光明正大把这些母女花和姐妹花收入囊中,这样的齐人之福,绝对会让人嫉妒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每每想起,张东就乐不思蜀,生活过得“性”福无比,流连于软玉温香中的生活简直胜似神仙。  海滨度假区在夏令时节开业,正好赶上天气炎热又风平浪静的时候,生意异常兴旺,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虽然是第一次经营旅游业,不过有刘华在运筹帷幄,度假村是在准备很充足的情况下才开业,除了游泳、骑马、游艇,包括烧烤和住宿之类的一应俱全,自然能吸引大批游客。  陈楠第一次去海滨度假村的时候直咋舌,按她的说法,大海就像是一口锅一样,密密麻麻的人群在里面简直就是漂浮的肉丸子,看着都觉得吓人,场面极为热闹。  而在忙碌过一开始的建设期后,度假村的运转很顺利,不需要再去操心什么,开业的时候也没有发生变故。  度假村一忙完,张东的气还没缓过来,农庄也开始营运,好在准备充足,需要张东操心的事情并不多,只需要象征性视察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现在张东真的闲了下来,所有生意都自如运转着,张东再次成了游手好闲的甩手掌柜。  现在张东的生活已经进入正轨,除了和娇妻美妾们恩爱之外也有自己的事业,生活一旦过得很有规律,总是觉得过得特别快,尤其是在有享受,没压力的情况下。  “东哥,晚上过来山庄这边吃饭吧!”  林正文的一通电话突然让张东有事做,当然,和他吃饭或许有危险,每一次去,张东都会警戒着菊花的安全性,不过事后想想也没必要避讳,只要保持清醒的话,林正文也不敢找一群人当帮凶给自己来个霸王硬上弓。  最近这段时间,林正文老实地朝九晚五,虽然还住在淫窟,不过几乎不去酒吧,看起来有点浪子回头的意味。  不过林正文突然约吃饭,张东觉得怪怪的,不过想想大概是要照顾自己的生意,而且林正文开口邀请,不好意思不去,毕竟他是一尊隐藏的大佛,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请吃顿饭都不去,未免太不给他面子。  农庄的大半面积已经开始营运,不过竹林和梯田之类的进度缓慢,只能暂时关闭,住宿是采用东北大炕的形式,房子建得古朴,特别有乡下的韵味。  这种独特的设计吸引不少游客,特别是城里人现在对于乡村环境趋之若骛。  张东开车来到农庄时已经是傍晚,这里的生意十分兴旺,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身影,张东仿佛看见钞票在朝自己飞来,心情瞬间爽得像那晚大被同眠的时候。  林正文早就订好一间大包厢,是红砖房,没有铺瓷砖,中间的灶台是红砖砌起来的土灶,具有古朴老旧的味道。  包厢内已经坐了不少人,张东走进门的时候有些诧异,因为不只是那些和林正文形影不离的同性恋,林正文旁边居然还坐着肚子已经隆起的司徒雪。  她不是已经对林正文绝望了吗?现在林正文在外面做什么她都不管,两口子已经形同陌路,怎么现在她居然有心情跟过来?张东顿时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先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  “东哥!”司徒雪面色娇红,礼貌地起身招呼道,举止落落大方。  这段时间司徒雪经常到张东家玩,和张东也很熟了。  司徒雪的身材比之前丰腴一些,看起来更是娇美,即使穿着宽松的孕妇装,但掩饰不住韵味。  “来,东哥坐啊!”林正文热情地招呼道。  张东坐了下来,旁边坐的是司徒雪,看着她似乎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张东感到很困惑,不过也没多问。  想来司徒雪也看开了,和这群同性恋一起吃饭也没有不悦,在别人的洗脑下,她也不理会结婚这事,在心里把林正文当成哥哥看,这样的想法让她整个人开朗不少。  林正文也正乐得如此,对司徒雪的态度稍微好转,后来也渐渐带着她认识自己的那些男朋友,这怪异的家庭竟变得和睦许多,最起码司徒雪没有那么自艾自怨,林正文也乐得轻松。  这些人同时出现让张东感觉很怪异,尤其他们都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就更加诡异。  一坐下来,张东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索性抿着茶一言不发,小心翼翼地观察现在的情况。  司徒雪点菜的时候,林正文把准备好的酒拿出来,用一口黝黑的黑坛子封着,一打开,那浓郁的味道还有酒液发黄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有年头的老酒。  林正文倒了一大杯酒放在司徒雪面前,司徒雪礼貌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这举动怎么样都和夫妻扯不上关系,简直比普通朋友还不如,因为双方的举动都客气过头,就算是感情破裂也没这样冷冰冰的,这比正常夫妻间的争吵更可怕。  “怀孕了不能喝酒吧?”张东忍不住出声道,心想:这样浅显的道理他们不可能不懂,就算他们不懂,但那些保胎的保姆也不懂?  “这是保胎的酒,适量的话,促进血液循环,对胎儿有好处,是老爷子给的。这酒足足泡了十多年,是以前宫廷里的御方哦。”林正文解释道。  张东一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方面的事,他没有发言权。  “东哥,你可以要方子泡一些给嫂子们喝呀。”司徒雪温柔的一笑。  现在的司徒雪宛如邻家小妹,和张东说话的时候声音软软的,颇有撒娇的感觉,如果不带有色眼光去看,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  从结了婚,来到松山,认识张东以后的日子是司徒雪最开心的,每次去张东家,所有人都想方设法让她开心,而张东的女人对她那么好,自然而然她和张东一家关系特别亲密,比她和林正文这个所谓老公的关系好得多。  “再说吧。”张东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方子有没有用,不过以林家的位高权重,肯定不会拿这唯一的香火开玩笑,想来应该是民间没有流传的秘方。  菜很快就上桌,因为是农家宴,点了不少特色炒菜,而为了照顾司徒雪这个孕妇,林正文也点了一些进补的菜肴。尽管炖菜和火锅不适合在夏天吃,但开空调吃也无妨,出出汗就当是排毒。  桌上中间的大生铁锅内,乳白色的高汤翻滚着,底料是猪骨和一只老母鸡,加了一些温补的中药材,散发着一股香味,一盘盘山鸡肉、鸭肉和其他生肉被片得很薄端上来。  现在很流行一边吃炖肉,一边吃火锅,农庄与时俱进,推出这一系列菜肴,可说是桌桌必点。  底汤的制作是哑仔和阿肥亲自研制,当然,张东亲自前来的话,肯定选用最上等的食材。  现在农庄的地产出很多农作物,有竹笋、莴笋,还有不少野菜,火锅的配料半数以上都是自给自足,吃的也是绿色环保。  其实营养不一定得大补,只要荤素搭配得当,就是不错的饭菜。  大锅一翻腾,包厢内的温度有点高,冰凉的啤酒一上就引起一阵欢呼。  林正文肆无忌惮地和那群同性恋一边吃东西,一边猜着拳,玩得不亦乐乎,他们没什么闲情享受这顿饭,点的全是下酒菜,连骰盅之类的都自备了,明显就是来喝酒狂欢。  司徒雪抿了一口酒,没说什么,模样颇有几分被冷落的凄凉感,柔弱得我见犹怜,让人有些心疼。  张东自问绝对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一看这群同性恋自顾自玩开,虽然不好去谴责什么,只是看司徒雪那么孤单,不免心生同情。  司徒雪因为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动,只能夹眼前那两叠炒野菜,而她的神色如常,一看就知道她不愿意和林正文等同性恋多说半句话。  这时张东看不下去了,夹起山鸡肉放在漏勺里下锅涮了一下,一起锅直接盛到司徒雪的碗里。  “谢谢!”  司徒雪微微一愣,水眸一闪,脸色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不好意思,模样柔美得让张东心里忍不住一跳。  “你先吃吧,这肉我烫得熟了些,口感可能不太好。你现在不能吃到半点生的,将就一下吧。”  张东继续为司徒雪涮肉,至于林正文就不必去管他了,反正他也不可能吃醋,直接把他当空气就好了。  “好的,麻烦你了。”  司徒雪娇美的一笑,脸上带着感动和喜悦,显然很开心,那发自内心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林正文只回头看了一眼就懒得理会,有人管司徒雪他更开心,立刻大呼小叫地玩起来。  这时,张东和司徒雪反而像是恩爱夫妻,张东不停给她布菜、给她递纸巾倒水,服务得特别周到,司徒雪似乎也很开心,欣然接受这些体贴的举动。  张东与司徒雪把一旁的林正文当成空气,这让张东觉得很怪异。  林正文和那群同性恋玩乐着,良久后仿佛才想起自己是司徒雪的老公,才回:头看了——眼,却一点意见都没有,甚至笑咪咪地说道:“东哥,司徒雪就麻烦你一啦。”  话音一落,林正文又转过头和那群同性恋玩了起来。  ——张东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帮司徒雪夹菜,而且因为温度比较高,忍不住多喝——了些酒。  司徒雪笑得分外娴美,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太热,还是那半杯酒下肚的关系,小脸上有点点香汗,看得张东心里一跳,忍不住有些心神荡漾。  这时司徒雪抬起头,两人视线对上的时候,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气氛似乎有些暧昧起来。  或许是人妻、孕妇这样的词汇充满邪恶诱惑的气息,张东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但马上又在心里暗骂自己多想什么,怎么脑髓总是朝着蝌蚪的形态进化。  “东哥,我想吃点蛇肉!”司徒雪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主动指使张东,语气颇有点撒娇的意味。  不管司徒雪要吃什么,张东立刻涮好肉递到她碗里,体贴无比,就差没直接用筷子喂,甚至可以说司徒雪用眼神一扫,张东都知道她想吃什么,仿佛张东才是她肚中小孩的父亲,呵护得关怀倍至。  司徒雪娇媚的一笑,开心地品尝着。  当着人家老公的面,气氛却变得如此暧昧,让张东很不适,而且偶尔眼神的交会,总感觉司徒雪似乎越来越敢直视他,那闪烁着水雾的眼眸总是让他心里一跳,忍不住开始产生邪恶的遐想。  包厢内闹哄哄的,不过张东和司徒雪都对那群同性恋视而不见,仿佛是温馨的两人世界。  林正文则对此不管不顾,当老公到他这地步也是个奇葩,就算司徒雪给他戴绿帽子,他大概都无所谓。  张东体贴地照顾着司徒雪,司徒雪笑得愈发明艳,从一开始的拘谨变得心安理得,甚至还会用撒娇的口吻叫张东涮她喜欢吃的肉和菜,两人表现得如恩爱夫妻,眼神偶尔的对视也让心中愈发蠢蠢欲动。  张东忍不住接连灌着冰凉的啤酒压住心里燃烧的邪火,不断告诉自己别被这_种错觉迷惑。  一张东从不会以情圣自居,可从司徒雪眼里看见的分明是浓郁的情愫,哪怕在心里一直告诫着自己,却无法否认这种可以说百分之百确定的感觉。  喧闹的包厢内似乎一下子变成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林正文那边气氛无比热烈的喧闹,另一个则是张东和司徒雪越来越暧昧的空间,这种感觉极其微妙,以至于后来双方并没有言语,有的只是眼神上似乎有些作贼心虚的交流。  酒足饭饱后,林正文和那群同性恋显然意犹未尽,单一签完就有些兴奋地说道:“东哥,晚上我在这边开了房间,等等我和兄弟们去喝酒,麻烦你帮我送司徒雪回房间休息吧!”  “没事,你去玩你的吧。”  也不知道是大度还是彻底死了心,司徒雪表现得一点都不介意,夫妻俩的感觉似乎连陌生人都不如。  “嗯,麻烦东哥了。”林正文饶有深意地看了张东一眼,大摇大摆的带着那群同性恋走了。  林正文订的是一栋带包厢的两层小楼,想来这一晚肯定是得搞个昏天地暗,以发泄这段时间的压抑。  林正文等人一走,就只剩下张东和司徒雪。  张东收拾好东西站起身,虽然有些尴尬,还是柔声说道:“小雪,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嗯!”司徒雪乖巧地应道,又悄悄看了张东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关系,感觉脸上的红润比刚才更加浓郁,带着隐隐娇羞,让人一看就心神荡漾。  张东本想去扶司徒雪,不过心里正经的一面默默说了一声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是别人的老婆,所以手痒了一下还是控制住。  张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发现司徒雪回头看了他一眼,眼里似乎有点失落,那眼神带着些许哀怨,让张东觉得心脏有点受不了。  农庄内游客很多,住宿区相对来说安静点,不过隐隐也可以听见比较激情的声音。  漆黑的夜里繁星点点,想来是应该山高林密的关系,有人忍不住躲到一些隐秘的地带打野战,才会有这些让人血脉贲张的回音。  张东听得心神一荡,不过夜色朦胧,看不见司徒雪的脸色,想来应该也是红晕遍布,分外迷人。  林正文为司徒雪准备一栋单独的套房,在住宿区最里面,只有一层,不过带院子、设施很齐全。  来到门前,司徒雪拿出房卡开门。  张东沉默了一会儿,孤男寡女的,即使心有遐想,张东还是压抑住,柔声说道:“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在张东转身的一瞬间,司徒雪红着脸咬着下唇,猛的从后面紧紧抱住张东,说道:“东哥……晚上别走好吗……”  背后这具身体的火热,胸部和肚子贴在背上的柔软,仿佛透过肌肤的接触能感受到她快速的心跳,张东瞬间感觉脑子嗡嗡作响,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张东彻底傻眼。  “你……你没带那些保姆?”  张东紧张得说话都有些结巴,天人交战间,——开口并不是男女授受不亲,也不是朋友妻不可欺,张东都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这些事,而不是所谓的道德伦理。  “没,我……我就一个人住……我不想一个人住……”  司徒雪似乎很紧张,说的话隐隐带着哭腔,娇弱得让人心疼。  “那个,正文,其实……”  张东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天人交战间,理智已经落了下风,情欲的冲动让僵硬的身体灼热起来,产生了一种转过身狠狠抱住司徒雪的冲动。  “正文同意的……”  司徒雪的这句话仿佛是一把利刃,瞬间撕裂张东仅存的理智,也灭掉心里最大的顾虑。  张东眼里充血,瞬间血气上涌,心想:去他妈的理智!去他妈的朋友妻不可欺!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撞见女儿在自慰,我用肉棒把她喂[11-05]我以前的男同学变成女老师[11-05]办公室里熟女的情欲[11-06]儿媳妇的计谋[11-06]美人妻的泪[11-06]老婆跟陌生男人上床了[11-06]老婆送你玩[11-06]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张床上干我[11-06]玉女淫情[11-06]我的初恋[11-06]A片摄影师手记5[11-06]魔术师之骨肉分离[11-06]一个女孩子的性经历[11-06]學車豔遇記[11-06]我和合租美眉的往事[11-06]地狱通信[11-06]北京少妇[11-06]【从恩爱夫妻到夫妻交友】[11-07]恥虐地獄——淩辱女明星[11-07]喜羊羊与灰太狼之H版[11-07]我的善變女友[11-07]【红楼春梦】第五十二回 薛宝钗夜泣梨香院 林黛玉辨情栊翠庵[11-07]我单位的红粉佳人[11-07]校园猎欲[11-07]西游艳记 第五集 第六章[11-07]我上了女朋友的二姐[11-08]美人图 第八集 第三章[11-08]【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20重温江雪晴21被轮奸的美艳后妈和漂亮儿媳/22雪中周祭)[11-08]龙血战士 第十五集 第七话[11-08]【刚生完孩子的嫂子更有味】[11-08]狼人[11-08]【和老闆在一起的日子裡】(一) 作者:sbqev520[11-08]超开放的双胞胎姐妹[11-08]我在長途汽車上的真實經歷[11-08]面對妻子出軌,快意恩仇,還是以毒還惡,酒桌上聽來的兩個真事[11-08]淫肛女仆萌爱酱[11-08]压抑的谈判[11-08]温泉宾馆操熟女[11-08]娇妻新婚之夜被奸淫[11-08]家有妻妹-第一篇 第三章[11-09]又搞上了朋友的女友[11-09]欲望姐姐[11-09]荒淫一整夜,搅到无力再射!!![11-09]【情愈狂欲】[11-09]儿媳和公公的淫乱[11-09]我的淫荡妻子[11-09][暴露之欲望][11-09]爸爸和女儿的性爱[11-09]精品色医生[11-09]邻居谢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