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七集 第一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4:37:20
  内容简介:  徐蕊向来表现得冷冰冰,竟对张东与母亲徐含兰做出意想不到的惊人举动,让三人之间的关系起了尴尬的变化……  张东享受着母女花、姐妹花、双飞等销魂的滋味,而且后宫成员其乐融融,成功打造出他理想中的后宫!  目录:  【第一章】心灵的阴霾  【第二章】母女同夫销魂夜  【第三章】特殊的乳交  【第四章】人妻归来  【第五章】姐妹花开  【第六章】花好月圆  第一章 心灵的阴霾  昏暗的房间内,厚重的窗帘被拉上,隔绝了即使是深更半夜但依旧璀灿的霓虹。  两张原本是分开的床被并在一起,一丝不挂的一男一女毫无知觉地成大字形躺在床上,两人的四肢都被绳子紧紧绑着,浑然不觉这时的姿势看起来有多么狼狈。  两个成年人的体重,把他们搬到床上后又把床并起来,这对一个柔弱的花季少女而言并不轻松,这时徐蕊已经坐在旁边休息,气喘吁吁间,累得浑身是汗、小脸通红,那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眸里却闪烁着一种扭曲的兴奋。  徐蕊拿了一罐冰凉的啤酒,打开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让累得酸痛的身体稍微休息一下。  徐蕊静静地看着张东和徐含兰,即使看到张东的裸体和胯下巨物时,眼里的羞涩一闪而过,但眼神依旧很坚定,因为从在酒里下安眠药、把张东和徐含兰的衣服脱光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没有选择了。  尽管这样的做法很疯狂,理智无数次在脑海中持反对意见,可常年以来的压抑让徐蕊根本无法控制这道疯狂的念头,忍耐只会让她更加躁动不安,使得念头更加茁壮。  尽管在心里犹豫过无数次,但徐蕊知道,如果她不做的话,会把自己折磨到疯掉。  徐蕊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眼眸不停在张东两人的裸体来回扫视着,眼里有乖小孩的忐忑,同时也有着与她清纯外貌完全不符合的疯狂。,良久后,张东两人才悠悠醒来。  张东感到头痛欲裂、眼皮还沉重得睁不开时,旁边就响起徐含兰惊讶的叫声。“蕊蕊,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绑着我们?”  徐含兰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绑着,动弹不得,再看见坐在一旁有如幽灵般沉默的徐蕊时更是惊得花容失色,尤其是身上的衣服不见,旁边还躺着一丝不挂的张东,脑子瞬间就炸开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明显徐蕊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张东的头很痛,同时感到一头雾水,决定继续装作昏迷,看徐蕊到底要搞什么。  想起徐蕊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想起她自闭的性格,张东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希望徐蕊只是一时顽皮,不是什么有暴力倾向的心理扭曲者。  “妈,醒了?口渴吗,要不要喝点啤酒?”徐蕊眼里的慌乱一闪而过,立刻晃了晃手中的啤酒。  徐含兰满脸震惊,看着一向乖巧的女儿在面前喝酒,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尤其是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更是羞愤,浑身一丝不挂、双腿大大分开着、暴露出已经半根体毛都没有的阴户,这样直接暴露在女儿面前,让身为母亲的她羞耻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蕊蕊,为什么?”  徐含兰颤抖的声音几乎都带着哭腔,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徐蕊会这么做,但她更不敢想的是徐蕊到底想做什么。  “妈,看来你并不渴。”  徐蕊并没有理会徐含兰,而是看了看如死猪一般动都不动的张东,摇了摇头,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酗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照理说男人的体格比女人强一些,就算他喝的比你多也该一起醒才对,看来是我弄错了。”  “蕊蕊,别这样,帮妈妈解开绳子好吗?”  徐含兰急得几乎要掉眼泪,觉得徐蕊是如此的陌生,即使之前徐蕊很自闭,但从不会让她感到心里不安。  身为一个正常人,面对这诡异的场面肯定会新慌,更何况徐含兰还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被女儿绑着、被女儿扒光衣服,狼狈、羞愤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女儿到底要做什么。  徐含兰和徐蕊之间缺少沟通,根本无法想象徐蕊到底要做什么。  此时,徐含兰惊讶地发现对于徐蕊的了解太少,从见到她起只有满心喜悦,想的都是尽量对她好,以弥补这些年的亏欠,而且徐蕊的表现太过平淡,从不曾表露情绪,也不会说出她的想法,以至于让徐含兰产生一个错觉,那就是一直在庆幸童年如此不幸的徐蕊竟如此乖巧懂事。  错了,这一切都错了,我根本就没好好了解过女儿。徐含兰感到脑子嗡嗡作响,愧疚之余,更是一阵心酸。  此时徐含兰感觉浑身无力,身为母亲,她根本提不起勇气跟徐蕊说教,让徐蕊停止这种不知道是什么目的的行为。  我有那个资格吗?徐含兰脑中想的不是徐蕊要做什么,而是有着深深的自责和几乎绝望的愧疚,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此时的徐含兰看起来是那么柔弱,即使这姿势很狼狈,也在这诡异的气氛中显得有些放浪形骸。  张东一直闭着眼睛偷听,虽然有些担心,不过也好奇徐蕊到底要做什么。  现在四肢被绑着,暂时不能动弹,张东就一边装昏迷,一边试探性的用手指碰一下绳结,惊喜的是绳结并不太紧。  徐蕊大概没绑人的经验,用的居然是小号的尼龙绳。  只能说徐蕊还是太嫩了,虽然尼龙绳看起来比较结实,不过因为结构比较粗糙而且有弹性,比较适合用来负重,就算是捆绑,只有用在工业捆绑上才会很结实,否则还不如普通的胶布或布绳子好用,?甚至说难听一点,恐怕聚乙稀的塑胶绳效果都比这不知道好多少倍。  真是没犯罪经验,居然用尼龙绳。想到这里,张东又用手指试探一下,果然绳扣已经有些松开,因为尼龙绳的材质有些弹性,即使绑得再紧,但不知不觉间还是会松开。  虽然绳扣已经有些松开,不过要解开可不容易,毕竟手腕被绑着,在不能有大动作的情况下很难弄开,张东又不是八爪触手怪,手指扭曲一点就开始发酸,就算知道能解开,但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徐蕊的性格那么奇怪,张东自然不想被她发觉而刺激到她,虽然她的外表看似清纯柔弱,但谁知道她脑子在想什么,要是她兴致一起,拿剪刀给他来个斩草除根就惨了,所以张东不得不小心翼翼,心里完全没有在她面前裸体的快感,只有对自己兄弟安全的无尽担忧。  现在可不是产生邪念的时候,毕竟安危未卜,一不小心,不是成为新时代的太监,就是命都没了,张东可不敢有半点松懈,于是他继续装睡,手指小幅度的压着绳结,目前只能用这细微的刺激让绳结尽快松开。  徐蕊没有察觉到张东的小动作,而徐含兰震惊得瞠目结舌且心乱如麻,也没注意到张东早就醒了。  徐含兰母女俩之间的气氛沉默而诡异,良久后,徐含兰才颤抖的开了口,但身为母亲的她,语气不仅没半点把握,甚至有些低声下气:“蕊蕊,可以放开妈妈吗?”  徐蕊似乎有些犹豫,迟疑间看了看徐含兰,终究还是眼神坚定的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说。  一看徐蕊的表情,徐含兰的心更痛,语气带着几丝哀求的意味:“蕊蕊,那、那你告诉妈妈,你想做什么好吗?”  张东闻言竖起耳朵、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也停下动作,他得确定徐蕊会不会危及他的生命,或是她的性格一扭曲,只要弟弟不要命,那对张东而言简直是生不如死。  良久的沉吟,徐蕊只是大口大口喝着啤酒,吞咽的声音让人感觉她不是很坚定,她还在左右为难,所以想借助酒精让自己更坚定一些,或者说更疯狂一些。  徐蕊有些烦躁,又开了一瓶酒大口大口灌着,良久以后才叹了一口气,冰冷的眼眸看着徐含兰,说的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妈,你知道吗?我在孤儿院住了那么久,我和爷爷、奶奶生活了那么久,父母对我而言几乎是不存在的,我从没看过你的照片,因为爷爷奶奶不让我看。你呢?从小到大,你看过一张我的照片吗?”  徐蕊的话让徐含兰呆若木鸡,随即泪水流不止。  这时,心碎的徐含兰愧疚到恨不得死掉的地步,一边啜泣着,一边语无伦次的嘤咛道:“对不起,蕊蕊,对不起……”  徐含兰泣不成声,即使徐蕊的话语轻描淡写,但还是刺到她心里最柔弱的地方。  在徐含兰落泪的那一刻,徐蕊的神色有些诡异,小脸因为喝了酒而红扑扑的,但眼前的一切并没有让她感到心软,反而不知道为什么剌激到她,让她眼里的疯狂之色愈发坚定。  徐蕊就这样默默看着徐含兰哭得梨花带雨,良久后,她突然站起来,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响起,即使很轻微,但张东还是听到了,因为伴随而来的还有徐含兰歇斯底里又惊讶的哭叫声。  “蕊蕊你干什么?快穿上衣服啊……”  徐含兰的话让张东猛的一颤,尽管手还在不停揉着已经很松动的绳结,但眼睛忍不住睁开一条缝看去,在这昏暗的环境里,张东有自信,以这样的距离,徐蕊根本察觉不到。  一眼看过去,张东瞬间就傻了,脑子嗡了一声,瞬间嘴巴干得像有团火在烧。  在朦胧的灯光下,那薄薄的睡衣已经落地,能清晰看见一具白晳迷人的身体,冰肌玉肤没有半点瑕疵,仿佛是最美的玉雕,让人心生想赞美的冲动,瀑布般的长发随意飘散着,点缀在雪白的肌肤上,更富有视觉的冲击。  徐蕊并不高,但身材十分匀称,比例完美,有些瘦弱,锁骨很清晰,但乳房没有平时隔着衣服看起来那么平,不算大但很圆润,犹如两颗新鲜出炉的馒头,小小的乳头和米粒差不多大小,无比粉嫩的粉红色让人垂涎三尺,尤其是那几乎看不见的乳晕更是让人头晕眼花。  徐蕊的小腹平坦、腰如蛮蛇,双腿间鼓鼓的阴户很肥美,阴毛少得可怜,显得特别粉嫩,尤其是那修长的美腿,身体有着让人为之倾心的诱惑,更何况她的容颜是那么精致,带着点点红润,即使身体还没发育完全,但只要看一眼就能笃定她将来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尤物。  完美的裸体如冰雕玉琢,在淡淡的灯光下更显美艳,那冷傲的容颜加上这时的诱惑,俨然是只有在黑夜里才会出现的魔女,有着天使般纯洁得不容亵渎的美丽,却又有着恶魔让人甘愿为之堕落的诱惑。  张东顿时呼吸一滞,但回过神来,赶紧闭上眼睛,深怕只是因为视觉的诱惑就海绵体充血,到时候露馅就糟了。  尽管诱惑当前,但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张东只能忍痛闭上眼睛,一边让自己心无杂念,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想让绳结尽快松脱。  徐蕊脱光衣服后,出于本能,还是转头看了张东一眼,见张东依旧一动也不动,似乎放下心来,这才慢慢往床上爬,一屁股坐在张东与徐含兰中间,看了看左边毫无动静的张东,又看了看右边哭哭啼啼的徐含兰,突然眼里精光一闪,那清纯的脸上带着几分疯狂的笑容,让人触目惊心。  “蕊蕊,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妈。”  徐含兰第一次看见徐蕊笑,却惊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瞬间面色变得惨白。  “妈,你知道吗?关伟文虽然是我的爸爸,但我从来就没恨过他。”徐蕊没有理会徐含兰,而是靠在床头上,拿起一瓶新的酒猛灌,自言自语道:“因为在我心里,我是没有爸爸的,我爸爸早就死了,哪怕小时候我也渴望父爱,但回国后我根本不想看到他,因为我知道你们以前的事,他是个人渣,是个连被我恨都不配的人渣。”  “妈妈对不起你……”  徐含兰又忍不住潸然泪下。即使在那段过往中她是受害着,可面对着徐蕊,她已经无力分辨谁是谁非,只有身为母亲的愧疚和悲哀。  “是的,你确实很对不起我……”  徐蕊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徐含兰,嘴角始终挂着让人心里不安的笑意,道:“你不该来找我的,这十多年来,你都没来看过我,为什么又要在这时候假装所谓的母爱?我已经在孤儿院住习惯了,甚至对未来做好打算,大概就是出去后找份廉价的工作,在无法养活自己的时候可以出卖肉体,嫁一个酗酒的老公,接着没几年就离婚,或许那时候我就可以和其他瘾君子一样,用毒品来麻痹自己对现实的绝望,直到在别人所谓正义的鄙夷中衰败而难看的死去……”  这种近乎绝望的话,让人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别说徐含兰目瞪口呆,就连张东都觉得心灵受到震撼,因为怎么想都想不到徐蕊已经对生命绝望到这种地步,让人难以想象那样的童年到底给她留下多少阴影。  徐蕊笑着,第一次看见她笑,只是她的笑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纯真,有的只是让人心头淌血的凄美。  “那是个不值得我恨的人渣,你懂吗?所以我不想看到他。”  徐蕊直直的看着徐含兰,直到徐含兰愧疚得不敢与她直视时,她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愤怒,突然歇斯底里地喝道:“但是我恨你!凭什么这十多年来你一直怡然自得的活着,现在又突然跑出来和我展示虚假的母爱?你凭什么?我出生后你来看过我吗?你有给我写过一封信吗?你有努力的找我吗?你什么都没做,现在却要我叫你妈,要我乖巧的当你女儿,你有资格吗?”  徐蕊一声声的质问简直是撕碎心灵般,让徐含兰痛苦不已,除了止不住的眼泪,连一句逞强的辩解都说不出来。  “所以你比那个所谓的爸爸更混蛋!”徐蕊的表情愈发扭曲,笑得很癫狂,歇斯底里又似是发泄的质问道:“因为你道貌岸然,一直不管我,现在却突然跑出来!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我的行踪,凭什么现在说你是妈妈,你要弥补我?有你这样当妈的吗?我不需要你的愧疚和亏欠,因为你这样的人,说你是母亲就是侮辱了母亲两个字!都十多年了,你突然跑来就要我认你,你算什么东西啊!”  徐蕊的情绪几乎失控,怒喝的同时,委屈得忍不住流下眼泪,面露狰狞间,竟然挥手打了徐含兰一巴掌,恼怒而愤恨的骂道:“你比那个禽兽更可恶!什么母爱,你这个婊子不过是要强调自己的伟大而已!你这十多年来没管我,为什么又要把我带回来?还说什么幸福平稳的生活!你这个虚伪的家伙,你连狗都不如……一_  在徐蕊的谩骂声中,徐含兰已经泣不成声,徐蕊这看似疯狂的话里有着她那么多年来的委屈,让徐含兰愧疚绝望得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徐蕊一边用恶毒的言语骂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如疯般哭着,哭得连话都说不清楚,脸上却带着笑容。这是一种扭曲的发泄,只有这样的发泄才能让她舒服,尤其是看着徐含兰的泪水,她才能找到心里一直期待的快感,一种曾经处在绝望中期待报复的快感。  徐蕊毕竟只是个女孩,一边哭着,一边喝酒壮胆,掩饰着心潮的紊乱。  哭了好一阵子,徐蕊的呼吸渐渐平缓,看了看泣不成声的徐含兰,带着几分癫狂的说道:“所以,我亲爱的妈妈,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报复你?因为你不该出现,你不过是来展示你所谓的母爱。这一切你不觉得很假吗?假得我有时候想骂都觉得没必要。”  “有、有资格……”  徐含兰痛苦地摇头落泪,身为母亲,她只能接受徐蕊恶毒的谩骂,觉得自己没有当母亲的资格,之前不愿面对的怯懦也让她觉得这次寻女之路不是一种坚强、不是自己的忏悔和愧疚,反而是对徐蕊的伤害。  徐蕊骂得几乎虚脱,一边流着泪,一边冷冷的看着徐含兰,突然低声问道:“所以我要报复你,可以吗?亲爱的妈妈。”  “蕊蕊,你想做什么?”徐含兰声音颤抖着说道,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不敢想象徐蕊到底要做什么。  “他是你的男人……”徐蕊擦了擦眼泪,又是一笑,让徐含兰感到心惊肉跳,道:“妈妈,你过得那么幸福,却把自己的女儿丢在一边,十多年来不闻不问,所以蕊蕊觉得不报复你的话我会发疯。至于方式,如果你爱我的话,或许就有用,如果不爱的话,那就算我想太多了。  “这个男人很奇怪,竟值得你们那么多人围着他转,我直到现在都想不通。”徐蕊有些狡黠的笑着,脸上突然有了几分癫狂之意,道:“妈妈,如果你最爱的女儿和他上床,而且把处女给了他,以后你们还能不能这样心安理得的在一起?”“不要啊蕊蕊,是妈妈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行,别这样对自己啊!”徐含兰被徐蕊的话吓傻了,除了泪流满面的哀求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打你、骂你有什么用?”徐蕊不屑的笑着,鄙夷地说道:“妈妈还是先想好以后怎么办吧!要不要学他的女人一样来个母女同夫?还是你觉得蕊蕊是个疯子?但无所谓,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习惯了无父无母的生活,顶多我们各走各的路……”  张东听得血脉贲张,第一反应就是徐蕊不是要命的话,什么都好说,第二反应就是瞠目结舌,完全没想到是这等好事,心想: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还松什么绑,老老实实躺着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张东一直闭眼装睡,没有欣赏到徐蕊嫣然一笑的模样,但光想就觉得应该很令人惊艳,而且她竟然要当着她妈的面迷奸自己,让张东觉得与其突然醒来制止她的行为,还不如顺势来个成人之美。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他贪图美色,而是为了改善她们母女俩的关系,希望徐蕊在摧残他的肉体后能得到心灵上的释放。张东顿时觉得自己很伟大,这是一种不欲利己、一心利人的高尚品德啊!这时,张东的手指也不动了,即使尼龙绳的绳扣已经松脱到不用一分钟就能解开,但张东还是毅然决然选择做出牺牲来成人之美。  徐含兰泣不成声,哽咽的哀求着,却没任何效果。  徐蕊将最后一口酒喝完,脸上洋溢的笑容里已经有一种不该出现的疯狂,似=乎在享受着徐含兰的泪水,感觉到一种仇恨被释放出来的快感。  正如徐蕊所说,她不恨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是个人渣,不值得她恨。但抛弃了她十多年、一直不闻不问的母亲来了,带着她觉得虚假而可笑的“母爱”来找她,要弥补她,说得容易,可十多年来心里的阴霾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化解?  徐蕊需要一个发泄的管道,否则她会发疯的,而这发泄自然是对于徐含兰的仇恨。  徐蕊毫不犹豫地站起来,迎着徐含兰的泪眼慢慢走到床前,在床头的位置动了一下。  绳子并不是固定的长短,徐蕊只是略一调整,徐含兰就发现自己的手脚即使还被绑着,但能动了,可她不敢去解绳扣,害怕这样会刺激到徐蕊,做出什么激烈的事伤到她就算了,她更怕这样会让徐蕊更恨自己,以后会愈发堕落,做出更多不该做的事。  徐蕊拿着绳子的末端,看了看满面哀伤的徐含兰,突然冷笑一声,说道:“妈妈,你想反抗随你,反正我的力气没你大。”  “不,蕊蕊,妈妈都听你的!”  徐含兰流着泪摇了摇头,心痛得支离破碎,愧疚和亏欠让她觉得只要徐蕊开心,不管做什么她都愿意,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徐蕊。  徐蕊有些意外,随即脸上布满兴奋之色,有些狰狞地命令道:“那你先打自己巴掌,谁教你那么虚伪,来装什么慈爱!”  “对,你说得对,妈妈确实是个虚伪的人。”  徐含兰毫不犹豫地抬手用力打着自己的脸,啪啪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肉跳,也在她俏美的脸上留下清晰的巴掌印。  徐含兰一边流着泪,一边毫不犹豫打着自己的脸,为了让徐蕊开心,每一下都很有力,一点敷衍都没有。  徐蕊看呆了,也看得很兴奋,突然跳上床站在徐含兰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些癫狂的命令道:“舔我的脚。”(  徐含兰浑身一颤,心里的矜持让她有些犹豫,可一抬头,这种犹豫就烟消云散,因为徐蕊的脸上露出笑容,有了能表达感情的疯狂和兴奋,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徐含兰眼里闪烁着温柔,跪到徐蕊面前,低下头,开始亲吻着徐蕊玲珑的秀足。  “舔,用舌头舔……”徐蕊兴奋地叫喊道,似乎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发泄,兴致愈发高亢。  张东悄悄睁开眼睛,看见徐含兰正跪在徐蕊脚下,如狗般舔着徐蕊的脚,尽管动作很淫秽,但脸上的慈爱和温柔让人动容。  张东瞬间就明白徐含兰的心思,她愿意做任何事解开徐蕊的心结,对于万般无奈又满心愧疚的她而言,这是唯一的方式。  “妈妈,你就像狗一样,哈哈!”徐蕊有些疯狂的笑道,脚一痒,一屁股坐到床上,小手直接放到张东腿上,然后好奇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她还没看过男人的肉体。  “真丑……”说着,徐蕊抓住张东那半软不硬的命根子捏了几下,满面好奇。张东瞬间爽得身体一颤,因为徐蕊的小手冰冷而柔软,肆无忌惮的揉捏不似未经世事的处女,反而像是一个对玩具充满好奇的孩子。  徐含兰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阻止,但就是没这个勇气。  徐蕊回头瞪了徐含兰一眼,嘲讽道:“怎么了,吃醋了吗?这根东西是你的,蕊蕊不能碰?”  “不、不,只要蕊蕊高兴,怎么做都对。”徐含兰慌忙摇了摇头,看起来就像个战战兢兢的奴隶。“有些硬了哦……”  徐蕊满意的一笑,继续揉弄着张东的命根子,觉得张东还在昏睡,没有什么警戒。  见徐含兰一脸惆怅又迷茫的看着自己,徐蕊忍不住啐了一口,嘲讽道:“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平常这根东西只能在你嘴里含着、在你屄里插着,现在换别的女人玩一下而已,看看你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简直是个骚婊子。”i“是、是,妈妈是个骚婊子。”现在的徐含兰已经彻底麻木,不敢违背徐蕊的意思。  “继续舔我的脚,往上舔……”  徐蕊坐在张东的旁边,一边绕有兴致的玩弄着张东充血变大的性物,一边看着徐含兰,得意地笑道:“亲爱的妈妈,你得看着哦,看我怎么和你男人亲热,知道吗?”  “知道……”  徐含兰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听话地如同捧着稀世珍宝般将徐蕊的秀足捧到面前,一边亲吻着,一边用舌头舔着。  “啊……”徐蕊娇喘着呻吟了一声,眼里有着迷离的水雾,但不忘继续尖酸地讽刺着自己的妈妈:“妈妈,你舔得那么开心,真的像条狗一样。女儿的脚怎么样?香不香啊?往上舔……”  “香……”徐含兰含糊不清的哼道,听话地舔着徐蕊的脚踝处,即使动作很淫秽,但依然充满温柔和细致。  徐蕊半闭着眼睛轻吟一声,明显也有了反应,醉眼迷离的娇喘着,命令着徐含兰一路舔到她的大腿处。  这时徐含兰有些犹豫,徐蕊察觉到后,粉眉微皱,突然分开双腿,一手将徐含兰的脑袋按到胯下,没好气地说道:“舔啊,怎么不继续舔?不知道那些同性恋是怎么做的吗?”  徐含兰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脑袋被按着贴在徐蕊的阴户上,脸颊接触到的是徐蕊发热潮湿的小肉缝,近在咫尺闻着徐蕊私处淡淡的处女香,感受着那已经潮湿的阴户和让人几乎要窒息的气息,觉得最后一丝理智在挣扎着。  “不愿意?”徐蕊冷笑一声,抓着徐含兰的头发,然后扭着腰,阴户在徐含兰的脸上磨蹭着,没好气地喝道:“不愿意就滚!滚!滚……”  “蕊蕊,妈妈愿意,你别生气。”  徐含兰吓到了,因为徐蕊的反应歇斯底里到了暴走边缘,瞬间让她理智全无。徐蕊喘着气,狠狠的瞪着徐含兰,闷哼了一声后转过头,一只手套弄着张东的命根子,低下头舔着张东的小腹,以歇斯底里的口吻吼道:“贱婊子快看啊,我和你男人在亲热……”  徐含兰泪流满面,跪在徐蕊胯下,分开她的双腿后趴下来,温柔的亲吻落在处女穴上,蜻蜓点水般吻着阴唇,舌头舔着已经潮湿的爱液,惊讶地发现徐蕊已经泥泞不堪。  “对,就这样舔……”徐蕊呻吟出声,这时也无暇顾及张东,索性枕到张东身上,一边呻吟着,一边用颤抖的小手摸上自己的乳房,无比放浪地叫道:“妈妈,好好舔,对……啊,这才是个好妈妈……”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旅遊時女朋友被奸了[11-05]极品丝袜美女蓝小瑛[11-05]女警官的卧底经历[11-05]奇异婚礼伴娘行[11-05]被轮干的少妇[11-06]我把老婆的生殖器送给邻居小孩[11-06]旅行时老婆被设计[11-06]人妻干妹妹[11-06]迷人少妇之——强奸[11-06]家庭教师上了富贵家庭的小千金[11-06]兩對夫妻一起看成人影片[11-06]大楼偷窺记[11-06]作清洁工做到女孩子身上去[11-06]3p蹂躏我的娇妻[11-06]新竹熟女一夜实录[11-06]【朋友结婚,我上伴娘】[11-06]天龙八部节选[11-06]尴尬的艳遇[11-07]【私人会所:富豪私生活隐秘】(51-70)【作者:钟原】[11-07]我与人妻的激情夜晚[11-07]上了丝足店的妹子[11-07]【迷·乱】(30)[11-07]大年夜学女友第一次破处在小竹林[11-07]【大奶妈咪女教师】【作者:BritanniaKing】[11-07]88年小少妇[11-07]我的姐姐是大明星[11-07]美少妇的哀羞(四十四)[11-07]【乱分春色到人家】(完)作者:loverbaby[11-08]人妇的味道[11-08]催眠调教VOL1-5[11-08]【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231-250】【作者:随梦逐流】[11-08]【女神女友步步沉沦】(01)【作者:xz666】[11-08]【作文情事】[11-08]珊朵拉[11-08]我与姐姐唯美的第一次[11-08]手淫的高圆圆[11-08]小母鸡[11-08]上班春色無邊[11-08]天生尤物的老板娘[11-08]前突后翘的老板娘[11-08]住院女病人[11-08]此淫荡的求爱信[11-08]姨娘絲襪腳淫[11-09][拜金女豪门梦碎,醉推老爸终成奸][11-09]军营绿花[11-09]夫妻的性爱秘密游戏 (九)[11-09]包房里的玩弄劲舞女生[11-09]【情欲与肉欲 】[11-09]【风流诊所】[11-09]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七集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