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情欲多 第二十七集 第五章

发布时间: 2019-11-09 14:36:34
第五章 姐妹花开  在浴室的每个角落,水流的冲刷之下,两具肉体疯狂地纠缠在一起,采取各式各样的姿势,寻找着最原始的美好。  在司徒雪尖叫着迎来第三次高潮时,她终于累了,虽然张东还没射,不过也把她抱到浴缸里,一边吻着她,一边和她说着情话。  连续的抽插后已经没那么冲动,何况长夜漫漫,张东乐得来个谈情说爱的甜蜜。浴室的门始终开着,如胶似漆的缠绵一阵子后,司徒雪突然狡黠的一笑,说道:“老公,门一直没关,我叫声那么大,姐姐一定听见了,你说她现在会不会在自慰?”  “她不是烂醉了吗?怎么可能。”张东脸上故作淡定,不过心潮已经一阵澎湃。  司徒雪抓着坚硬的命根子套弄着,感觉到命根子激动的跳动,立刻色迷迷的一笑,道:“老公,你就别装了,我姐那么漂亮,我就不信你不动心。我告诉你哦,刚才进来前我就先弄醒她,要是让她这样睡下去就没反应了,到时候你上她就像奸尸似的,有什么乐趣?”  司徒雪真是太体贴了!张东怕司徒雪吃醋,不好说什么,不过立刻给了她一个缠绵到几乎要窒息的吻作为奖励。  “老公……”吻毕,司徒雪双目迷离,气喘吁吁地说道:“其实我姐已经伤透心了,她不想再结婚,但看着我和你这么恩爱,她也很感动。而且我姐很喜欢孩子,看我生了宝宝,她也想要一个,我就从这方面劝她。她虽然很扭捏,不过看得出很感激你,肯定会心甘情愿当你的情人。”  “找我借种啊?”张东故作没好气地说道,其实心里早已经浪潮澎湃。  “我们无依无靠的,以后只能靠你了。”司徒雪吻着张东的胸膛,动情地呢喃道:“老公你放心,我姐姐的性格我知道,她有点害羞,而且很老实。她会和我一起乖乖当你的情人,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保证,我姐姐绝对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你就帮帮她,让她当妈妈好吗?”  男人下面一硬,智商就会相对减弱,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这时,张东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因为司徒雪姐妹花实在诱人,而且以自己的经济实力,别说养她们,就是多养两个孩子都没问题,更何况张勇一直催促他为张家开枝散叶。  在司徒雪的撒娇下,张东抱着她走出浴室,两人都一丝不挂,张东的胯下依旧是一柱擎天。  房间内衣服散落一地,尤其司徒菲那红色内衣特别显眼,张东顿时呼吸一热,往床上一看时,更加激动了。  司徒菲一丝不挂地背对着张东两人侧躺着,玉背光滑无比,圆臀挺翘肥美,充满成熟女人的诱惑。  看着张东瞠目结舌的模样,司徒雪咯咯笑道:“色老公,还不快上床,这样才能比较出我们姐妹俩谁的身材比较好。”  朦胧的灯光显得很暖昧,张东两人上床后,司徒雪立刻爬到司徒菲身上,猛的抓住司徒菲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扳过来。  司徒菲应该是醒着,即使她双眼紧闭、身体无力,仍害羞得挣扎一下,却还是让她性感的身体暴露在张东眼前,平坦的小腹、饱满的乳房,身材比例完美,曲线妖娆,那鼓鼓的阴户就如雪白的小馒头般诱人,透着无尽诱惑。  论身材,司徒雪姐妹俩真是不相上下。  司徒菲睁开眼睛,因为早有心理准备,醉眼蒙眬地看着张东,咬着下唇,并不遮掩私密处,或许也是因为酒精的作用。  不过,司徒菲这温顺的态度让张东更是兴奋。  司徒雪咯咯一笑,推了张东一下,道:“还等什么?快上啊。”  司徒菲白里透红的身体已经香汗淋漓,看起来更是迷人。  张东呼吸一滞,面对这样迷人的尤物,心想:去他妈的伦理和理智!  司徒菲的眼睛水汪汪的,有着醉酒的失神又充满媚意,面对着这样一个性感的少妇,和尚都要还俗了,更何况是张东这个色中饿狼。  在司徒雪的面前玩情到浓时似乎不合适,而且司徒菲明显是做好准备,张东在司徒菲的轻哼中压在她身上,注视着她媚意十足的眼眸,不客气地吻上去,双手抓住那对比司徒雪更加丰满的乳房揉弄起来。  “呜……”司徒菲动情地轻哼着,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张东的深吻下伸出丁香小舌,毕竟是个有经验的少妇,尽管还很青涩,但不是懵懂无知,双手立刻环住张东的脖子,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  先前司徒雪说自己已经满足了,而且现在不能太纵欲,已经够了,原本只打算老实地当观众,但一向疯闹的她看了一下就忍不住,上前摸着司徒菲雪白光滑的大腿,让司徒菲的反应更加剧烈。  张东亲得司徒菲意乱情迷,加上她本身就醉了,整个人迷迷糊糊,不知不觉间双腿被司徒雪打开。  司徒雪只看了一眼,立刻暖昧地笑道:“这个色姐姐,听人家的叫床声就湿成这样,老公,我看你做这些前戏都是多余的。”  说着,司徒雪的小手伸到张东的胯下,抓住命根子上下套弄起来。虽然她很放得开,不过并不是同性恋,只是说着挑逗的话,没什么实质性的行为。  张东吻得司徒菲轻哼连连时,双手则揉弄着她的乳房,嘴一张,把几乎媲美少女的粉嫩乳头含到嘴里,一边卖力地吸吮着,一边贪婪地品尝着这成熟而迷人的女人香。  “呀……痒!”司徒菲无力地呢喃出声,酒精让身体更加敏感,一脸迷离,小手按住张东的脑袋,不安地扭起身子。  “老公,你硬得那么难受,好可怜哦!”  司徒雪欣赏着张东对司徒菲的挑逗,已经忍不住了,一口把龟头含住后卖力吞吐起来。  张东手口并用地品尝着司徒菲饱满的乳房,舔得上面满是口水,在她似是哭泣的呻吟中留下一道道鲜艳的吻痕,直到司徒菲的小脸憋得胀红,这才拍了拍司徒雪的头。  司徒雪会意地一笑,吐出命根子套弄几下,暖昧地笑道:“老公,先用传统体位吧。”  张东刚坐起来时,司徒雪已经分开司徒菲的双腿。  这一看之下,张东瞬间呼吸一滞,没想到司徒菲的阴户竟然是诱人的粉红色,几根绒毛般的体毛性感无比,尤其阴唇一颤一颤的,布满湿淋淋的爱液,更是带来视觉上剧烈的冲击。  第一炮的火还没发出来,张东现在特别冲动,立刻抓住司徒菲修长的双腿分成M字形,这样一来,她的私处就暴露得更加明显。  司徒菲动情地哼了一声,媚眼迷离地看着张东,呼吸急促,目光忍不住投向那根吓人的巨物,咬了咬下唇,表情十分诱人。  张东忍不住了,龟头顶在司徒菲的嫩穴口,在她浑身颤抖间破门而入。  尽根进入的一刹那,张东与司徒菲都啊了一声。  司徒菲张开小嘴,满面不敢相信,随即身体颤抖起来,饱满的乳房伴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  阴道的肉蠕动着,柔软而充满弹性,张东瞬间爽得闷哼一声,因为司徒菲的阴道紧凑得和司徒雪如出一辙,简直如同处女,完全不像是结过婚的人,可想而知她之前那个废物老公没用到什么程度。  张东双手按住司徒菲的乳房后,不客气地挺起腰,用三浅一深的节奏狠狠的撞了起来。  司徒雪动情的一哼,趴在司徒菲的乳房上喘息道:“怎么样?姐,我跟你说过了,老公这个东西很大,干起来很舒服……”  司徒菲眉头微皱,似乎还有点不适,听着司徒雪羞人的话,咬了咬下唇,没有回应。  “姐,你的胸部比我大哦……”司徒雪一看,立刻起了坏心眼,见司徒菲饱满的乳房上满是吻痕,便双手齐出抓住后揉弄起来,不同于姐妹间平常的嬉闹,手指灵活的撩拨,充满情欲的挑逗。  张东也加快插抽的速度,司徒菲立刻控制不住地发出呻吟声。  和司徒雪肆无忌惮的叫床声不同,司徒菲的叫声婉转悦耳,又充满媚意,张东顿时兽性大发,固定好姿势后,用极快的速度抽送起来,命根子如打桩般在她体内快速进出着。  司徒菲异常情动,不知道憋了多久,湿得几乎像洪水泛滥,肉体相撞的声音伴随着似是拍水的声音。  司徒雪躺在司徒菲的乳房上感受着震动的频率,不停揉着司徒菲的乳房,突然开口说道:“老公,用力点,把精液全射在姐姐里面……”  如此放浪的话,加上酒醉的身体很敏感,司徒菲忍不住啊了一声,下身那猛烈的快感、乳房被司徒雪玩弄的快感加起来太猛烈,在这样的刺激下,司徒菲开始剧烈的痉挛,如哭泣般的叫声后,迎来高潮的洗礼。  司徒菲高潮时剧烈的反应让张东精神一振,火热的爱液浇在龟头上时,让张东也忍不住了,马眼一开,积攒一晚的欲望宣泄而出,龟头顶在子宫上,狠狠喷出灼热的精液。  司徒菲长长的啊了一声,声线越来越低,身体痉挛过后彻底瘫软下来。  张东长出了一口气,闷哼一声,倒在司徒菲身上,一边咬着她粉嫩的乳头,一边回味着这销魂的滋味。  即使到了这时,对于这飞来的艳福,张东依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可肉体上的快感说明一切都是真的。  张东抱紧司徒菲,两人急促地喘息着,沉浸在同时迎来高潮的美妙中。  司徒雪咯咯一笑,欣赏着这一幕,一边摸着张东结实的臀部肌肉,一边笑道:“老公,今天你可是手下留情了,平常哪会那么快射。老实说,你是不是也很想我姐给你生个孩子?”  良久后,司徒菲有些喘不过气,这才害羞地推了张东一下,半睁的眼眸即使满是春水,不过性爱过她清醒许多,不似之前那样处于失神的状态。  张东顺势大剌剌地躺下来,双手一张,把司徒雪姐妹俩都搂在怀里,双手各抓住她们一只乳房揉弄起来。  司徒雪轻笑着看向司徒菲,司徒菲则是有些害羞,因为命根子离开的时候摩擦着也很有快感,现在紧紧合拢着双腿,但腿间已经狼藉不堪,爱液混合着精液的黏稠,散发着旖旎的气息,让她心神荡漾。  不过这时候张东也不想玩情意绵绵,直接抱着司徒雪姐妹俩来回亲吻,等休息得差不多了,才对司徒雪说:“小雪,告诉我们大姨子,张家的家规是什么?”“臭老公使坏了。”司徒雪咯咯笑着,立刻起身,拿来烟和烟灰缸,让张东享受事后烟。  见司徒菲有些疑惑,司徒雪暖昧地笑道:“姐姐,老公家的家规很严,床上的规矩就是谁爽了就得替老公口交,把剩下的精液都舔干净,不能浪费。”  “啊?”司徒菲惊讶得瞪大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过呢,因为姐是第一次,只能我这当妹妹的代劳一下。”  司徒雪一副委屈的模样,似乎是怕司徒菲一时接受不了,立刻爬到张东胯下,含住满是司徒雪爱液和残流精液的命根子啧啧吸吮着,毫不计较地舔去那充满淫秽气息的分泌物。  司徒菲看得呼吸急促,有些不敢相信。  司徒雪的表现让张东很满意,他一边享受着,一边抓住司徒菲的乳房揉弄起来,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冲动地说道:“菲菲,以后可得学着点,总让小雪代劳的话可不好。”  “你们……一直玩得这么开吗?”司徒菲震惊地问道。  “这是取悦的一种方式,难道你觉得这样很过分吗?一点都不会。”张东一边给司徒菲洗脑,一边故意朝胯下的司徒雪问道:“小雪,味道怎么样?”  “老公的精液很好吃,就是姐姐的水有点骚。”司徒雪一边舔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目光则是鼓励般投向司徒菲。  司徒菲感觉脑子一炸,害羞之余也有些不敢相信。  捕捉到司徒菲眼里的动摇,张东一边把她往胯下推,一边诱导道:“菲菲,如果有爱的话,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你觉得害羞,但对你妹来说是极乐的享受,你也得好好学一下。”  司徒菲脸上带着醉意,半推半就的往张东的胯下挪,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力让司徒雪心甘情愿为张东付出。  “姐,来试一下,老公很喜欢我帮他口交。”司徒雪循循诱惑道,主动把位子让出来。  在司徒雪的调教下,司徒菲含住命根子开始吞吐起来。  司徒雪就如一个引人堕落的魔鬼,一边舔着张东的大腿根部,一边教司徒菲口交的要领。  姐妹花在胯下同时口交,让张东爽得哼出声,尤其是司徒雪和司徒菲的脸贴在一起,而且在司徒菲震惊的注视下,司徒雪开始为张东毒龙钻时,气氛瞬间淫靡到极点。  在司徒雪的影响下,司徒菲也开始放开,偶尔会舔张东的睾丸,和司徒雪来个若有若无的接吻,而且表现得愈发娴熟,会观察张东的反应,眼神里的媚意让张东爽到极点。  因为司徒雪不能太纵欲,姐妹叠罗汉双飞自然不可能出现,不过来日方长,张东并不急于一时。  在司徒雪姐妹俩口交的服务下硬得不行时,张东脑中有了一个坏主意,提出来时司徒菲有些不好意思,司徒雪却特别积极主动。  张东开始用后入的姿势干司徒菲,干得她来了高潮,立刻把命根子拔起来,一边爱抚着她,一边让司徒雪帮自己乳交,享受着乳汁润滑那异常刺激的快感,等司徒菲休息够了,张东立刻替枪上马,在她压抑不住的呻吟声中享受这具成熟的身体。  在如此的循环中,司徒菲足足迎来六次高潮,已经彻底沉沦在其中,也明白张东有什么魔力能让司徒雪心甘情愿当他的情妇,心甘情愿为他做那么多淫靡的事。  最终张东大剌剌地躺着,让司徒雪姐妹花为自己口交,然后对着她们来个淋漓尽致的颜射。  张东射完精后,司徒菲几乎本能地吞吐着命根子,清理掉上面的残余。对于这个特殊的家规,在极端的满足后,她已经能充分接受。  尽管没什么言语上的交流,但在做爱的过程中,司徒菲那双媚意十足的眼睛总是能让张东心神荡漾,仿佛无形中有一种默契的沟通,不需要再有多余的言语。  之后,张东一左一右抱着司徒雪姐妹花昏沉入睡。  有了肉体上实质的享受,张东对这飞来黯福也是心安理得,觉得有机会再和司徒菲好好沟通一下,不管她是出于感激还是其他目的,反正在司徒雪的教唆下上了他的床,就是他的女人,这种占有的感觉特别美妙,张东都有些飘飘欲仙,觉得日子怎么能美妙到这地步?  日子幸福而稳定的过着,不时有点惊喜,过得相当惬意。  在张东的穿针引线下,大后宫彼此间越来越熟悉,这种和谐圃结的氛围让张东这个一家之主享尽齐人之福,个中的香艳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甚至每每想起,张东都有些置身梦中般的感觉。  后宫的成员们依照着关系的亲密度居住着,反正现在张东享受着家外有家的感觉,即使是夜不归宿也不会有人过问。  不过林燕后来与后宫成员秘密开会,一致觉得短短一年内后宫扩张的速度太快,经过商议后决定好好管一下张东,不能继续放任下去。  张东想了想,也觉得确实有些过分,刚来小里镇时,他还是可怜的单身汉,眨眼间就妻妾成群,而且算了一下,竟有三对母女花、三对姐妹花,张东也觉得不可思议。  林燕觉得后宫美女们都太纵容张东,她这个正牌大妻得出来管一下,不然照这样发展下还得了,以张东的色性和扩展速度来算,今年恐怕这大别墅都住不下,迟早会发展到村村都有丈母娘的地步。  再怎么说,张东现在的身价也挤入本地富豪的行列,如果再到公司上班,多半会潜规则看得上眼的女下属,还有贴身秘书、性感OL之类的。  后宫团们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只要稍微看点新闻,都觉得张东泡妞的机会太多,而且就算不泡妞,在外面要玩女人也有的是机会。  对于这样夸张的说法,张东嗤之以鼻,不过这次林燕的态度很强硬,其他女人也觉得这发展趋势太恐怖,张东也觉得这种齐人之福的好日子该知足,所以心甘情愿宅了起来,杜绝一切有可能拈花惹草的活动。  除夕夜,大别墅热闹非凡,两栋连在一起四层的宽敞,住下后宫团成员绰绰有余,一点都不挤。  司徒雪和林正文回京城过年,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名义上的媳妇,带着儿子回去团聚算是责任,司徒菲则和她父亲和弟弟回趟老家,毕竟那边还有些亲戚朋友,过年时热闹一下比较好。  原本张东想叫司徒一家人来这边过年,不过司徒菲想想拒绝了,因为她父亲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老人家的思想传统,虽然心里感激张东,但也觉得这种关系有些丢人,来这边过年总有些不清不白。  司徒菲也用外国的国籍和张东办结婚手续,不过还没批下来,等有了合法的手续,司徒菲的父亲就大可以对外宣称女儿嫁给外商。当然,最主要是因为司徒菲已经怀孕三个月,在张东连续的灌溉下,肚子已经孕育着小生命。  虽然张东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但说到底男人都喜欢新鲜,刚确定关系那段时间,张东食髓知味,心里总是发痒,三不五时把司徒菲姐妹花弄到一张床上享受齐人之福。因为司徒雪还在恢复期,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和司徒菲做爱,每一次都对她来个灼热的内射,如果那么多次还不怀孕,张东就得去检查身体。  后来兴致高昂时,张东甚至会夜勤病栋,在司徒菲值夜班时跑医院去偷袭,把穿着护士服的她拉到办公室、楼梯间甚至是天台上肆无忌惮的偷情。  一开始司徒菲还有些扭捏,不过后来也玩上瘾,甚至在张东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会准备情趣款的护士服,用制服诱惑的香艳满足张东没有节制的索取。  后来在床上,司徒菲也坦言一开始没有和张东发生关系的准备,一切都当是司徒雪在胡说八道,只是听久了难免心动,晚上开始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春梦,而且后来张东对她家的帮助,让她十分感激,尽管是司徒雪的情夫,但在她眼里,张东所做的一切简直是尽到丈夫的责任,甚至一般男人都不会那么细心,不仅给她爸爸买房养老,给这个家改善生活,还包揽她弟弟的学费……一点一滴,让她开始动摇。  而那一夜司徒菲仍有些犹豫,担心自己主动献身的话,张东会不会觉得她很随便,所以事先就和司徒雪约定,一旦喝酒的话就是同意,不喝的话还是算了,最终一紧张喝醉了,直接给张东姐妹双飞的机会。  想了想司徒菲制服包裹下那成熟的身体在自己胯下蠕动,脑海中回荡着姐妹花迷人的呻吟,张东虽然龌龊,不过也是对她们的一种思念。  除夕夜是举家团圆的日子,张东大剌剌坐在沙发上看着娇妻们忙碌着,处处透着家庭的温馨,让人倍感惬意。  “老公,上供的茶叶用单丛还是金峻眉?”  徐含兰拿着两罐茶叶走过来,一旁的徐蕊则擦拭着一套新茶具,她们打扮得很端庄,显然很重视今晚的团圆。  去年徐含兰母女俩跟着徐立新一起过年,今年徐含兰公开和张东的关系。当然,出于保护,母女同夫的事就没提。  徐立新本来就觉得亏欠女儿和孙女,见女儿过得那么开心,自然是极力赞成。他虽然年轻时做了糊涂事,不过老了特别开明,看过那张外籍的结婚证书,立刻怂恿徐含兰来这边过年,徐含兰自然就带着女儿一起来。  情窦初开的徐蕊对张东特别依赖,而且她敞开心扉后,乖巧的性格也讨人喜欢,徐含兰自然希望徐蕊能尽快适应这个大家庭。  “单丛吧,老头子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张东看了看徐含兰手上的茶叶罐,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这种凤凰的。你上次不是买了两罐乌崠的冻顶单丛吗?我还没喝,就放在酒窖里,拿那个吧。”  “东哥,这套茶具漂不漂亮?”徐蕊显摆着她精心挑选的一套紫砂茶具,笑咪咪地撒娇道。  “漂亮!不过人更漂亮!”张东色迷迷地笑道,掐了掐她的小脸。  徐蕊娇的小脸瞬间布满幸福的红晕,这种调情的小动作让人害羞,但也是她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最喜欢的。  “老公,勇哥说他还是挪不出时间,就不过来了。”林燕接完电话,回报了一声,转身就跑到厨房帮忙。  “嗯,你们慢慢来,不急。”  张东早就心里有数,像张勇这样位置的人,在别人举家团聚的时候最忙碌,之前虽然说过看能不能挤出时间过年、给父亲上香,但张东一开始就不指望他有这个时间,因为他实在太忙,除非退休,否则应该没这种机会。  后宫团们发挥着贤慧的一面,今晚的祭祖准备得特别隆重,因为对于随和的张东而言,这是件庄严的大事。  这个家里没有公公、婆婆,不过众人都对于死去的两人很尊敬,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理念已经深入每个人的骨髓里。  今年张东父母亲的牌位已经摆在一起,张勇更是忙里抽空把他们合葬。  虽然是小妈,不过对张勇而言,比亲妈还要亲,所以即使他没办法来,电话也打了两、三通,仔细询问情况,生怕有纰漏,还仔细叮嘱林燕,过程要录影保存留念,到时候他要看。  对于张勇的重视程度,张东早有预料,所以今年的祭祖规模格外隆重。  “姐妹们,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林燕这个正牌大妻运筹帷幄,所有人都穿得很端庄,谁都不敢马虎,生怕一向随和温柔的张东会生气。  四楼的房间内一切准备就绪,两个牌位并列,前面摆的是古朴的香炉,四张供桌上摆了满满的供品,最中间是传统的三牲。  一般而言,普通人家的三牲都会用替代品,这边传统的猪、鸡、鱼为三牲,替代品是一挂五花肉、一只白斩鸡和一条乌鱼。不过现在张东财大气粗,鸡和鱼照常,但直接上了一头烤乳猪,而且为显诚心,所有菜都是众女煮的。尽管让哑仔煮会好一些,不过那样就显得很没诚意。这头烤乳猪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烤好,之前更是经历很多次的试验才摆得上台面。  除此之外,其他供菜也是应有尽有,后宫团穷尽心思,为的就是把这桌供菜煮得色香味俱全,甚至隐隐有点暗中较量的意思,不过表面上依旧是欢声笑语不断。  张东喜欢众女之间偶尔的这种较劲,当然,如果是表现在床笫之间那就更爽。  所有祭品、元宝蜡烛和纸钱都准备妥当,确定没有疏漏后,林燕难掩兴奋之色,因为她以正宫的身份点起香,发到每一个人手里。虽然看似是小动作,不过在这个家是一种地位的表现,她迷恋着这种感觉,也因此对于张东的寻花问柳一直保持着纵容的态度。  每个人手里都分到三炷香,张东带头跪下去,所有人一起祭拜后,房内已经是烟雾缭绕。  除了上的香,房内常年点着安神香,是之前张勇托人送过来的,据说名贵得很,不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便宜货,不过张东就是搞不明白贵在哪里,顶多是味道不刺鼻,但闻起来和普通的香没什么区别。  祭祀的过程肃穆得让张东有些不自在,好不容易拜完,这一桌的菜还不可以收,按张勇交代的,得摆一晚过夜。至于明天怎么处理就不知道,张勇没说。  张东郁闷地心想:这么多菜,不会整个正月都吃这些吧?  上完香后,张东依旧跪着,这时林铃和左小仙跪到张东旁边,脸上都带着羞怯,其他人则投来羡慕的眼神,因为她们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这次祭祀那么隆重,也是为了和张东的父母报喜,让他们在九泉之下开心,因为来年就有大胖孙子。  自从结婚证书下来后,张东偶尔会刻意来个内射。当然,大多数时间还是他最喜欢的口爆或颜射,不过方式上的选择也因人而异,像林燕、林铃等渴望有孩子的女人自然是开足火力内射,而陈楠、陈玉纯、徐蕊和幼丹她们这些正在求学的女孩就选择口爆或颜射,毕竟她们年纪还小,暂时不适合当母亲。  家里女人多,在这件事情上,张东二征求她们的意见,毕竟怀孕生子是人生大事。  哑婶已经不能生育就无所谓,安雪影和徐含兰也都表示孩子有一个就够了,这事随缘不想强求。这样一算,适合生孩子的女人就屈指可数。  林燕特别想要孩子,不过内射了多次,因为是安全期,都没怀上。  左小仙义正辞严的说想再玩几年,要张东别打她的主意,想要人生孩子就找安家姐妹,她也很乐意尝试玩孕妇的滋味,让张东气得直接把她拉到胯下,在她哭爹喊娘般的告饶中狠狠内射。  就是那一次,左小仙就怀孕了,不过她还想继续享受青春,张东知道给她洗脑没什么用,立刻把消息告诉她的父亲。  左小仙的父母对于这个同性恋的女儿有了男人本来就很欣慰,现在一听左小仙怀孕,更是喜出望外,当下就把左小仙叫回去念了半个月,迫切表达着他们要抱孙子的强硬态度,左小仙自然而然就被驯服了。  而林铃怀孕倒是意料之外,因为最近她活动多,老是和女孩们出去玩,偶尔两次就怀上了,这倒是个惊喜。  对此林燕也很开心,现在林铃才两个月的身孕,她就准备一大堆东西,什么婴儿床和其他婴儿用品都下血本似的买。  现在家里处于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大家都在等待着小生命的诞生。  左小仙和林铃被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女孩们都好奇询问她们怀孕的滋味,都觉得生命的延续是一件神圣的事。  女孩们觉得那些乳白色精液能变成小孩子实在很神奇,因为在张东的哄骗下,她们不只一次吞咽下去,不只一次被射了一脸、满胸,潜意识都觉得那东西只能用来美容。  林燕就笑骂过虎毒不食子,不过张东都把子孙后代送给她们消化,要是杀生是罪孽的话,家里的女人都罪该万死了,因为只要做爱,最后都会用小嘴来清理命根子,这种床笫间的规矩谁都做过,所以谁都食子了。  祭祀完后还没结束,如小山般的纸钱堆在院子里,一烧起来火光冲天,不知情的人没准会以为房子着火。  在火光的照耀下,每一张脸庞看起来都明媚动人,在热浪的冲击下点点香汗,看起来分外迷人。  今年的纸钱堆积如山,烧起来没完没了,冬天站在旁边像在火炉里烤,过没多久,大家就都脱下外套,可依旧不停出汗,尤其是穿着羊毛衫的人更热。  女人们为了矜持,不能脱太多,张东可不管这些,直接光着上身,终于在这寒冬腊月里倍感清凉。  纸钱烧了半天才烧完,众人饿坏了,原本要放鞭炮的想法只能推迟,因为那些供品都要摆到明天才能收,这就意味着辛苦准备两天的菜不能当晚饭,现在的当务之急自然是先祭五脏庙。  好在家里准备够多食物,冰箱内吃的东西堆积如山,不过现在煮太费事,众人商议一下,决定直接吃火锅,而且大家围在一起看电视、吃晚饭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现在家里人口多,分成大、小两座餐厅,大餐厅就像是单独的包厢,有巨大的转盘餐桌,可以容纳十多人用餐。  大家围着一起吃年夜饭,一边谈笑着,一边欣赏着电视上其实不太好笑的综艺节目,所谓的温馨,这样简单就可以获得。  夜深了,欣赏过烟火的灿烂后,美女们各自回房睡觉,默契的把这有象征性的一晚单独让给林燕。  主卧室内,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互相贪婪地舔着对方的身体,如第一次的激情般热烈、激动地索取着。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亲戚的秘密[11-05]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二)[11-06]上了我老婆的同学[11-06]老婆成了朋友們的公用淫洞[11-06]完美体验之旅[11-06]青樱[11-06]少妇的悲惨经历[11-06]我和老婆的性生活[11-06]留宿大學女友寢室操她同學[11-06]淫镜啊~啊淫镜~谁是最淫荡的女人[11-06]幽灵[11-06]大學豔史第一部 凱撒大飯店[11-06]出診看病∼上了一位良家熟婦[11-07]人夫的堕落[11-07]女友之淫荡的生日宴会[11-07]喜欢上老板的秘书[11-07]读者之幸——热烈祝贺文学作者开设讨论专帖[11-07]卖保险的丰满骚少妇[11-07]【夫妻故事汇】之五十五 改变生活的周年纪念(7)[11-07]阿妈的新生活[11-07]【佳祺的处女争夺战】作者:插电娃娃[11-07]龙战士传说 青年篇 44[11-07]女學生的痛苦自白[11-08]我与漂亮女兵的风流韵事[11-08]【猎艳都市】(401-434)【作者:老马识途】[11-08]【我被老师当试验品】[11-08]杭州美女妈妈[11-08]母子间的温馨乱伦[11-08]冰高小夜[11-08]懷念[11-08]寂寞的小玲[11-08]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四三章 梁玉珍的离别2[11-08]电梯之狼与吸精女 完结[11-08]我的杂交[11-08][询阴 中][11-09]女人也疯狂[11-09]多明妮的任务[11-09]世界的唯一1学园篇[11-09]【淫慾香薰】[11-09]高级妓女[11-09]刺激女友[11-09]三个臭皮匠[11-09]男妇科医生的特权[11-09]【智勇夺母】[11-09]我的干姐老板娘吴百凤[11-09]【筱熙的婚礼】[11-09]球馆浴室[11-09]禁恋[11-09]淫荡老师[11-09]小镇情欲多 第十一集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