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炮

发布时间: 2019-11-09 12:16:55
第三天,田磊的奶奶火化後送到乡下的祖坟下葬了,吃完酒席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小雄回到家裡,一觉睡到下半夜三点半。  醒来後衝了个澡,坐到电脑前上网,打开QQ看到燕子,格格,雷娟,晓红,凤姐给自己的留言,都是问他有没有时间。  他把前几天拍摄的二姐又一套美足丝袜图片发到了淫民吧上,玩起了鬥地主游戏。  这时,QQ传来敲门声,小雄查看,敲门要求加好有的写著张士傑,通过了她的请求,看网名叫「白领小骚妹」  「靠,你咋知道我的号?」小雄问。  白领小骚妹点开视频,「小磊告诉我的」  「他咋会告诉你?」  「晕,他是我小表弟,在说了,给他点甜头,他自然是屁颠屁颠的告诉我了!」  「你个骚货,名字都起的这麼骚。你给他什麼甜头了?」  「呵呵!不告诉你!」  「切!不会是让他炮你了吧?」  「你个流氓!我只是给他吹了一曲而已!」(张士傑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一圈,样子好淫荡啊!)  「你个女流氓!」  「彼此彼此!哦,对了,昨天吃完饭干嘛走那麼早啊?」  「靠!大姐,我累了三天啊,困死我了,早早回家睡觉!」  「哦!辛苦你了!你对同学对老师挺够意思的啊!」  「是嘛!」  「不过我觉得不太对劲,你跟我舅妈不是那麼简单的师生关系吧?」  「去!别胡说!」  「你呀,我看悬!我嫂子都招供了你和她的事!」  「…………」  「别装了!我嫂子说你功夫不错,呵呵」  「懒的理你!」  「别介!小雄同学,我想你了!」  「别忽悠我了,你那骚样,不定多少人排队肏你呢?还想我?」  「真的,和你干最刺激!找个时间我们在打个野炮,好不好!在说了那天你只肏了我的屁眼,还没有肏我的屄呢!」  「天凉了,不怕感冒啊?」  「不怕!好不好?」  「服了你了!」  「这麼说你答应了?!啊!今天晚上吧!」  「好——吧!」  「我知道个地方,在中心公园西大门,就是纺织厂对面,一到晚间人少,我们去那裡好不好!」  「肏你妈的,胆子这麼大啊!」  「你敢不敢?」  「几点?」  「8 点,不见不散!」  「好,你洗干净了,别像那天似的又骚又臭!」  「放心吧!」  小雄就不在搭理她了,继续玩自己的游戏。  晚上还差5 分鐘八点小雄到了约会地点,远远就看到一个穿米黄色风衣的女子在西大门徘徊,走过去,「早啊!」  张士傑看看表说:「你他妈的真准时啊!」  小雄在她脸蛋上扭了一把说:「咋的,等急了?」  「是呀,小屄都痒完了!」挽住小雄的手臂身子就靠了过来。  「往前溜达溜达吧,这裡路灯忒亮了!」  两人顺著林荫道往前走,「小雄,你把手伸到我风衣裡!」小雄白了她一眼,手从她的前襟伸了进去,我靠!这骚屄裡面没有穿衣服啊!  「你……你……你也忒淫荡了吧!」  「我乐意淫荡!」张士傑笑的像个发情的小猫。  虽然就要过春节了,但是这裡的只要不起风,天气还是比较暖和的,早晚的时候在外套上加件风衣就够了,但是她光著身子穿一件风衣也太夸张了,但是马上小雄就发现她的风衣是双层的。  走了二十来分鐘,前面就没有路灯了,显得很黑暗,两人停下脚步,张士傑搂住小雄的脖子说:「就这裡吧!我等不急了!」  小雄四下看了看说:「我们到树後面吧!这裡偶尔会有上夜班的路过!」  「不要,就这裡,多刺激啊!」  张士傑已经蹲下身子,伸手去解小雄的裤带,小雄苦笑不得的把身体依在路边的大树上。她解开小雄的裤带,把他的鸡巴掏出来,在鼻子前闻了闻说:「不错,好干净!」  舌头伸了出来在龟头马眼上舔舐了几圈,咋吧咋巴嘴说:「味道好极了!」舌头从龟头向下舔,一直舔到了根部,裹住了睪丸狠狠的吮了几口,松开嘴,把嘴裡的阴毛吐出来。  舌头围著鸡巴打著转往上舔,舔到龟头处用唇包住龟头「嘖嘖」有声的啄了几口说:「忒可爱了!」  然後开始横舔竖吮,有时候把整个鸡巴都含进嘴裡,她的喉咙真深,能容纳整个鸡巴,这是小雄没有料到的。  她的口淫技巧是小雄经歷过的女人中最好的,吮的小雄飘飘欲仙,小雄的手按在她头上,下体向前使劲,鸡巴在她嘴裡抽插。  片刻,她抬起头让小雄转过身体,拔开小雄的屁股,舌头就去舔小雄的肛门,就在这个时候小雄放了个屁,她在小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你忒坏了!」站起来解开风衣扣子。  光洁的身体被远处昏暗的路灯照映的有些惨白,双腿上是红色长筒丝袜,由黑色吊袜带固定住。  「小雄,来,给我一炮!」  小雄伸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摸到了一手的浪水,小雄笑著将她身体顶在树上,托起她的左腿,把自己下体靠过去。张士傑握住了他的鸡巴凑到自己的浪屄前说:「各就各位,开炮!」  小雄往前一顶,龟头就钻进了她的穴洞中,她把身体往上一抬,鸡巴就全部的没了进去,还别说,她的小屄还是蛮紧的,内壁褶皱很多,是那种重门叠嶂的门户。  小雄一前一後的顶动,褶皱刮磨鸡巴很受用……「真没有想到,你的屄这麼紧,还有什麼刮的我好爽!」  「嘻嘻!知道我的好处了吧?我这叫重门叠嶂,是名器啊!虽然我给很多人肏过,但是,我的屄天生的干肏部松!没有几个男人在我屄裡能超过5 分鐘的!」  小雄左手按在她一只乳房上,一只手依旧托著她的腿,低下头搜寻她的朱唇,四片唇吻在一起,舌头互相勾舔……鸡巴在她的骚屄裡部停的抽动,屄裡的淫水随著鸡巴抽动流了出来,顺著张士傑的一条腿往下淌……「哦……哦……哦……哦……啊…………………………小雄……宝贝儿……使劲肏我……哦……真过癮……哦……啊……太刺激了……啊……啊……好鸡巴……哦……大鸡巴真好……哦……哥哥……我的情哥哥……肏我……哦……哦……」  「嗯哼……啊……啊……哦……肏我……哦……啊……………………啊……………………真好!……哦……哦……哦……哦……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好美哟……哦……」  张士傑呻吟著把令一条腿也抬了起来,後背紧紧靠在树上,双腿盘夹在小雄的後腰上,双手死死搂住他的脖子,身体上下颠动,使大鸡巴在她屄裡更深入的顶击……「哦……哦……哦……哦……啊…………………………啊!……………………太棒了……啊……啊……哦……哦……哦……哦……啊…………………………啊!……………………我的花心让你……肏烂了……哦……哦……嗯哼……啊……啊……啊!……啊!……」  小雄双手托住她的屁股,鸡巴勇猛的衝刺,龟头刮磨顶击花心……「啊……啊……哦……哦……哦……哦……啊…………………………啊!……………………算啊……哦……小雄……好哥哥……我……啊……我要来了……哦……哦……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哦……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张士傑长长地叫了一声,浑身抖动,阴道剧烈的收缩,子宫内仿佛撒尿搬涌出了大量的阴精,小雄咬紧了牙控制自己不要射出来。  就在张士傑急促喘息,达到高潮喷精後娇滴滴的呻吟时候,小雄承受了她的阴精後,拔出鸡巴,放下她,让她转过身体,拔开了她雪白的屁股,大鸡巴从臀缝间插进了她的阴道裡,一阵紧抽,撞击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  这时一个上夜班的女工骑著自行车经过,她扭头看了一眼,又忙转过头快速骑走了,走出好远才敢回头看了看,自言自语说:「什麼世道?真流氓!」  小雄兴奋的在张士傑的屄裡射出了第一波子弹,张士傑抬手看了一下表,十六分鐘半。  鸡巴从阴道裡滑了出来,张士傑转身蹲下去用舌头為小雄舔干净鸡巴。边舔边说:「你真的很了不起!你是第二个在我屄裡肏了十分鐘以上的。」  「第一个是谁?」小雄问。  「就是我舅舅,你老师的老公!」  「真的,他肏过你啊?」  「我十六岁的时候先後和我爸爸,我哥哥肏过,十八岁的时候被我舅舅肏了!」  「你也够乱的啊!」  「嘻嘻!我喜欢这种刺激!」她站了起来,依偎在小雄怀裡说,「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19个男生,有15个肏过我!妈的给我起外号叫『公共汽车‘」  「呵呵!」  「笑个屁啊!享受作爱的乐趣是我的追求!」  对於张士傑的直白和豪放,小雄不得不佩服了。  有一对情侣搂抱著从马路对面的树林裡钻出来,向这面看,张士傑示威的把风衣敞开,衝这对面张开双腿。  那个男的愣了一下,探头细看,他的伴侣拧著他的耳朵斥责他,他扭头和女朋友分辨著,女朋友踱了一下脚,转身就跑,他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他女朋友渐远的背影掏出一支烟点著吸了起来。  「呵呵!」张士傑笑的好淫荡啊,她把风衣一抿说:「小雄,你等我!」跑过了马路到那个男的身边。  小雄从这边听不到她和她说什麼,只是看她比比划划的,不一会儿,张士傑就拉著那个男的手过来,说:「小雄,他是阿亮!」  说完就蹲到地上去解阿亮的裤带,这个阿亮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一二岁,张的眉清目秀。  张士傑把阿亮的几步掏出来,大约有14公分,阿亮有些靦腆,她张嘴就含住了阿亮的鸡巴吸吮著……小雄看著阿亮呼吸急促,满脸酡红。这时小雄发现阿亮的女朋友又折了回来,躲在在马路对面的一棵大树下探头窥视。  阿亮的鸡巴坚挺的颤抖,张士傑站起来,转过身弯下腰翘起屁股说:「阿亮,肏我!」阿亮犹豫了一下,看看小雄,小雄笑著跟他点点头,他掀起张士傑的风衣,把鸡巴肏进了她的屄裡……张士傑弯著腰把小雄的鸡巴攥在手裡,一边擼动一边吸吮……阿亮粗重的喘息,屁股向前挺动,鸡巴肏击张士傑的屄发出「噗哧……噗哧……」响声。  大约抽动了3 分多鐘,阿亮有些坚持不住了,有要射的跡像,张士傑身体往前一窜说:「别射!多完会!」  掉过腚去对著小雄,小雄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屄裡,狠狠地抽插说:「肏死你个骚屄!」  「好啊!肏死我!使劲啊……啊!——使劲肏哦……哦……」张士傑浪叫著扭动屁股,阿亮的鸡巴在夜空裡抖动,一股白浆从马眼裡喷出来。  「肏!你咋射了呢!?」张士傑不满的嘟囔著抓住了阿亮鸡巴放进嘴裡,舔舐他的精液。  小雄又肏了十来分鐘,阿亮的鸡巴又硬了,小雄抽出鸡巴让张士傑直起腰,双手从後面将她双腿托起来,张士傑身体後仰依在小雄胸上,双腿被大大分开,就像是给小孩把尿似的。  张士傑说:「阿亮,来在肏我的屄!」  阿亮只在A 片中看过这招,他走近前,扶著鸡巴对准了张士傑小屄就插了进去,等他的鸡巴全进去後,小雄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张士傑的屁眼中,於是一前一後,两根鸡巴在张士傑前後洞裡一进一出的抽动,刚开始还掌握不好节奏,抽动了几十下後,两人配合的就有感觉了,你进我出,你出我进……「哦……哦……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哟……过癮啊……我最喜欢这肿玩法了……啊……啊……啊……哦……啊……………………啊……………………啊……………………两个大鸡巴肏我……啊……太爽了……哦……美死我了……哦……啊……………………啊……………………啊……………………使劲肏我……啊!——前面爽啊……後面痒啊……哦……哦……啊……………………啊……………………啊……………………」  由於刚才阿亮射了一次,所以这次就能多坚持一会儿了,大约五六分鐘的时候,阿亮咬著牙,身体再次开始抖动,小雄说:「哥们儿,坚持!咱一起来!」加紧了抽顶,顶了五十几下,小雄放下张士傑,自然两个鸡巴也从她的身体裡滑了出来。  张士傑浪笑著蹲到地上,一手握住一个鸡巴快速擼动,并把龟头放在唇边,张开嘴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舐……「啊——啊——」小雄和阿亮一起叫喊,从两个龟头裡喷出了精液,落在张士傑的舌头上,嘴角,脸上……她淫荡的舔舐著……阿亮整理好裤子说:「谢谢!」转身就跑,他不知道女朋友在对面的大树下看到了这一切。  等他跑的没了影子後,小雄低声的告诉张士傑,张士傑抬起头,把风衣扣子系上说:「不知道他女朋友张的好看不?我过去看看!」  「别……」小雄拦住她说。  「你别管!我自由分寸!」她摔了摔头发,就走了过去。  小雄倚在大树下看张士傑在对面树下和那个女孩说著什麼. 大约有二十多分鐘,张士傑衝小雄扬了扬手,小雄走过去。  「咱把她送回家吧!」张士傑说。  小雄点点头,那女孩眼裡含著泪花低著头默默的前行。  这女孩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黑暗裡看上去张的还有几分姿色,身高大约有一米六七,六八左右,很苗条,由於穿著肥大运动装看不出胸部的高低,但是两条腿很直,这点就让小雄对她的印像不错。  女孩家离这裡不是很远,拐过公园的西大门前行1000米左右的「月枫小区」就到了,送到小区门口,女孩站住了低低的说:「谢谢!」脸突然红了,衝张士傑点点头,跑进了小区。  张士傑挽著小雄边走边说:「她叫白雲,今年十八岁,是幼师学校二年级学生,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白雪,十五岁,在六中读初三。」她扭头看了一下学校,「她的QQ号是8134567202!」  「我靠,你都跟她说什麼了?她会告诉你这些?」  「呵呵,我给你拉皮条啊!你回去就加她吧,她挺可怜的!」  「咋了?」  「具体的事让她告诉你吧!」张士傑在小雄脸上吻了一下说,「今晚玩的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