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人妖】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47:28
我出生在中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一个叫全州的小县,听父亲说那儿与湖南接界,先前常发生边界冲突。父亲就是在械斗中打死了人才偷渡到越南境内的。我的母亲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别人叫她「小白菜」。我们父子逃跑后她一度疯了,听说后来同一个姓丁的屠夫结了婚,生了个小妹妹,现在上到中学了,据说长相与我很像。不过她应该比我幸福得多,有时候我非常迫切地想看看她和妈妈。  我们从越南辗转到泰国吃了不少苦头,「蛇头」引诱我们说这边很容易发财,事实上只是为了收取我们一大笔偷渡费,为此,父亲还卖掉了他的一个肾。同我们一起偷渡的有十多个越南人,还有几个中国人,后来其中的一个小男孩也做了「人妖」,我在曼尔镇演出时还碰到过他。  我作「人妖」纯粹是生活所迫,在泰国,只有穷人的孩子才会去干这个。我到泰国时已经8 岁了,按理说早错过了训练的最佳时机,别人一般两三岁就开始接受女性化训练,但父亲找不到别的希望,只好求人家收下我。由于我天生就比较女孩子气,所以位于曼谷附近的那所专门培养「人妖」的学校收下了我,还给我取名叫尼莎,在当地话中是「乖妮」的意思(我的中国名字叫方××,现在父亲仍习惯这样叫我)。  最初人家骗我说是打预防针,我就很顺从地接受了,后来我才知道注射的是女性激素。每天除注射激素外,就是洗蒸汽浴,白天哪也不能去,就在屋里呆着,当时我觉得很不错,因为其他年龄小一点的孩子还要进行形体训练和舞蹈训练,很辛苦,后来我才知道小一点的孩子练舞蹈是为了以后适应将来的演出需要,而我得年龄太大了,已经错过了练舞蹈的年龄,不能去演出,只能去做童妓,供那些恋态的人狎玩,洗蒸汽浴是为了让我们的皮肤更滑嫩,泰国白天的太阳很毒,白天出去容易晒黑,所以老板白天哪也不让我去。  我到9 岁那年就发育得非常好了,皮肤细腻,双乳有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臀部浑圆,说话也非常女性化了。但是这还不够,当童妓虽然不用练舞蹈,但在生理上却要受更大的痛苦,首先我就做了三个手术(泰国有专做这种手术的美容院)。我天生面容姣好,所以老板在我身上下了大本钱(正因为这样才造成今后我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痛苦和折磨),首先做了喉结和声带手术,因为通过注射激素是去不掉喉结的,而我的嗓音虽然已经很尖细了,但由于男女声带结构的差异,我当时说话的声音仍不是完全的女声(据说听起来有点像太监),这两个手术是同时做的,完成后从声音上就完全是女声了。第二个手术是漂染乳头、乳晕。  听上去很奇怪,但道理和国内美容院做的漂染嘴唇是一样的。当时我的乳房发育的虽然很好,但乳头乳晕的颜色较深,老板不喜欢,因为在泰国,做童妓最重要的本钱就是嫩,而乳头乳晕的颜色深会显得老,老板为了赚大钱就通过做手术把我的乳头乳晕漂染成鲜红色的。这个手术很痛,但只是生理上的痛,我还可以忍受,下一个手术虽然不是很疼,但对我心里上的创伤远远大于身体上的。那是一个激光去除黑色素的手术,类似于国内用激光去除文身的手术。但我被去除的部位是肛门周围的黑色素,去除的原因和做前一个手术的原因一样,但由于肛门的特殊生理结构不能采用漂染颜色的方法,只能用激光把肛门周围皮肤的黑色素除去的方法使肛门显出可爱的粉红色。作手术时医生让我把下身脱光,当时我只是一个9 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很顺从的就把裤子脱了。然后医生让我躺在一张特殊的床上(其实就是妇科检查床),把两腿分开搭在床尾的两个支架上,露出中间的部位,医生取出一个已经消毒好的,直径有3 公分左右的木头塞子用力塞进我的肛门(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把肛门周围皮肤的皱褶完全撑开,使手术做得更彻底),塞的时候很痛苦,原因是医生在塞子上涂了干粉,使塞子变得很干涩,目的是在手术时我自己不能把塞子挤出来。医生用酒精对我的肛门进行了消毒后就用一个激光棒来去除我肛门周围的黑色素。手术进行了约一小时。做完这个手术后的当天晚上我就被老板「开苞」了。  第二章初夜当天晚上9 点钟左右(这个时间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团里打杂的来到我的宿舍传老板的话让我到老板的房间去。我当时只是一个9 岁的小孩子,还以为是老板找我有事,毫无防备就去了,谁知从那一刻起我痛苦的经历就开始了。进了老板的房间后,老板让我自己把房门锁上,然后就让我当着他的面自己把衣服全部脱光。当时房间里的灯光很亮,我顺从的脱光了衣服后全裸的站在老板的面前。当时我身高一米五左右,体重35公斤,胖乎乎的,但并不肥胖。我的长相很俏皮:脸很圆,眼睛很大,睫毛也很长,有一个略向上翘的小鼻子,一头长发垂到腰间,乳房有成人的拳头那么大,乳头鲜红,浑身上下肉嘟嘟的,皮肤雪白(泰国本地人很少有我长得这么白的),臀部浑圆,除了下身的小鸡鸡外,别的根本看不出是一个男子身。老板是泰国本地人,60多岁,很胖,还是秃顶。  我脱光衣服后赤裸着走到他跟前,他让我先把脚抬起来放在他手中,后来才知道老板对脚有特殊的嗜好,而我的脚白白胖胖的,脚趾整齐,正和他的口味。  我把一只脚抬起放在他手上,他反复揉捏了四五分钟后把我的脚放下,让我双手背后,两腿分开站好(姿势类似于跨立),告诉我待会无论他对我怎样我都不许叫,之后他开始用一只手揉捏我的小乳房和乳头,另一只手玩弄我的小鸡鸡。他的手法很重,弄得我只想哭,但又不敢出声,只好强忍着痛苦,任他对我肆意玩弄。他把我的乳头用力拉长后又突然松开,似乎是在试验我乳房的弹性,一会又把手放在我小乳房的底下,用手掂分量。他另一只手在我跨下轮番揉捏我的两个小睾丸,之后又抓住我的小Yin'Jing,就像对待我的乳房一样,用力拉长,再突然松开,就这样折磨了我十多分钟后,他突然停了手,让我自己趴到床上去,把屁股撅起来,让我自己用手分开我的两个屁股蛋,露出肛门给他看。我以为他是要检查上午手术的情况,于是就赶紧顺从的趴到床上,把屁股撅起来,自己用手使劲把屁股蛋拉向两边,把中间粉红的肛门露出来,我自己还调整了一下位置,使肛门口正好对着灯光,并天真地问老板:「大伯(这是我们自己对老板的称呼),您能看得清吗?」当时我的肛门的样子非常可爱(我后来自己特意照镜子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肛门),浅粉色的小肛门口圆圆的,恰似个小漏斗,那一圈儿细密的皱折从肛门与屁股沟里的结合部位均匀地向中心呈放射型的排列,就像漂亮的遮阳伞上的龙骨条儿,从伞的外圆都连到伞的中心点上。所有放射型的射线都指向肛门正中间的小眼眼儿里。老板看了约3 分钟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肛门,问我:「这里疼不疼?」我天真地说「不疼」,听完我的话,老板幽幽的说,那今晚就是你的初夜了。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老板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问,就感觉老板的手指用力的伸进了我的肛门。屁股吃痛,我忍不住喊了出来,肛门也自然而然的用力加紧了那根侵犯的手指。我听见老板的呼吸粗重起来,一边在我的背上喷着气,一边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打着我的屁股。「放松」老板喘着气说。我紧紧的收缩着肛门,不让手指伸进来。事实上,早上刚刚做的手术,特别是那个塞进去的木塞子,虽然没有弄破皮肤,但是也让括约肌受到了擦伤,变得极其敏感。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我还疼得哭了一场。现在突然被插进了一根手指,我的肛门像火烧一般的疼。我手紧紧抓着床单,哭喊着「大伯,您别伸进来了,我受不了了,疼」。  「别动」老板一边说,一边将手指又伸进来一点,我身体往前一拱,想要摆脱那根作怪的手指,腰就被老板的手像铁钳一样死死抓住了。我还想继续挣扎,突然头发被老板狠狠地抓住,一下子把我的脸向后扭到他的面前。我疼得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老板把它的手指从我的肛门中抽出来,抓住我的下巴盯着我的脸。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老板,老板的脸狞笑着,眼睛因为充血而通红,「你听着,别反抗,要不我打死你,还有你的父亲,你可是他求我我才收留你的。  老板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神秘的人物,除了那天父亲苦苦哀求他收下我的那次,我很少能见到他。即使偶尔碰见,老板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让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又敬又怕。但是底下的人经常会谈起他的事情,据说他极其严厉,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小孩子,曾经有个作童妓的小孩因为不听他的话,被他的手下活活打死。那件事老板找了人顶罪,但是上上下下的活动和打点,也让老板大伤元气,从芭堤雅退了出来,专门从事从培养小人妖的生意。「不准哭」老板喝令我,我抽抽搭搭得停止了哭泣,老板得意地笑着,把我的脸贴近他的脸,开始亲我的嘴。我最开始的感觉就是恶心,老板的嘴唇是黑色的,又厚又大,一股劣质烟酒的味道。我的小手在他身上推着,想要摆脱他的肥唇。猛然我的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同时也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老板的嘴唇继续亲着我,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很多年后,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声音。在那个声音的威胁下,我不知多少次被迫成为他肥胖身躯下的玩物。后来和凌薇在一起的时候,为了我,她不得不送走了那条斗牛犬。因为我讨厌那条狗的模样,更无法忍受它对着我低吼,那种憋在嗓子里吼叫,简直和老板一模一样。提到凌薇,我不知道在中文里是应该叫他还是她,但是对于我们,这根本也是无所谓的事情。是的,我们都是人妖,我很不喜欢这个称呼,这个是香港的叫法,真的很难听,我想是说我们一半是人一半是妖吧。其实在泰语中叫:GRATEAI ,是没有这样含义的。凌薇和我不一样,她是「红衣人」,卖艺不卖身的,比我们这些妖要好得多。  老板的低吼让我的身子紧张得绷起来,不敢再做什么抵抗的行为。老板鼻子里哼了两声,把它肥厚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紧紧地闭着嘴,但是根本抵挡不了那条有力的舌头,我的嘴唇被迫分开,感觉到老板的舌头在我的嘴里像刷子一样贪婪的探索着,不停的想顶入我洁白的贝齿之间。老板不停的吸吮着,我的嘴唇感到一阵疼痛,甚至开始有点发麻,不一会他的口水和我的口水混杂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一只手强力的掐着我的下巴,我的下颌一阵酸痛,嘴巴不得不张开了,老板的舌头趁机伸进了我的口腔。我的嘴巴很小,微微的有点弧度,被老板的舌头撑得满满的,嘴角都有点撕裂的疼痛。很快,我的口腔也被轻易的侵占了,我的舌头被吸了过去,紧紧地被包裹了起来。过了一会,我的舌头又被顶了回来,老板的舌头直直的伸向我的口腔深处,甚至能够碰到我的喉咙,我一阵反胃,猛地吐出了他的舌头,大口的喘着气。  老板哈哈大笑,不等我休息过来,一把把我抱在了他的怀里。老板身高不高,但是却很肥胖,在那个时候得我看来,简直像庙里的金刚一样。我被迫趴在他的怀里,身子都陷入了他的肥肉中,胖人都喜欢出汗,在泰国闷热的环境里,他的身上油腻腻的。我很反感,但是又不敢反抗,只能尽量的离他的稍微远一点。老板看出了我的想法,两条粗壮的胳膊紧紧的箍住了我,几乎把我闷在了他的胸前。  我的小乳房抵着他的肋骨,压迫的胀痛起来,我用纤细的胳膊撑着自己,扭着身体逃避,刚刚往下移动了一点,就感觉到一根热热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屁股。  老板哼哼地笑起来,顺势把我压在了他的胯骨上。我知道那是老板的Yin'Jing,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成年男人的身体,更没见过勃起的Yin'Jing. 突然接触到,我像过电一样打了个冷战,不敢再动。那根东西像火一样灼烧着我的下体,从肛门经过会阴,一道火焰在我的身下燃烧,我低下头看,那个东西的顶端像一个硕大的紫色花苞,和我的小鸡鸡碰在一起,前面的小口还留出一点粘粘的透明液体。  我本能的感到害怕,眼泪就流了出来,屁股扭动着想摆脱这股火焰。老板好像很受用的样子,眯着眼睛从鼻子里轻轻的哼着,有时还用我的身体向他的Yin'Jing压下去。每当这个时候,股间的那根东西就猛地跳动一下,老板鼻子里的闷哼声就大一些。看着我不继续反抗,老板一只手抓住了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又摸向我的屁股,继续将手指伸进了我的肛门。随着手指的侵入,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又出现了。但是屁股挨打的疼痛还没有消失,所以我不敢拂逆他的动作,只能紧紧闭着眼睛忍受这一切。大概是我的性格比较懦弱吧,对于外来的侵犯我都是逆来顺受的。在后来的生涯中,许多人爱死了我的柔弱和顺从,但是也有一些人更喜欢用各种方法来刺激我凌辱我,尽力的在我身上发泄他们的欲火。凌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会先挑起我的欲望,当我欲罢不能的时候再想尽办法折磨我,让我得不到解脱,百般恳求于她。当云消雨歇之后,再浓情蜜意的抚摸我,吻遍我的全身,尽可能的宠爱我。凌薇甚至还拍下了和我交欢时候的录像,在那些画面里面,我像马一样趴在床上,脖颈向后弯着,一头卷曲的秀发蛇一般的纠结着,眼睛半开半合,眼神像雾一般的迷蒙,红唇开合,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秀眉微蹙,像是在忍受,又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但是在那个时候,我感到的就是害怕和痛苦。我曾经对凌薇说,如果我的第一次能给她就好了,凌薇把我抱过来,认真地跟我说,她从来不这样看问题,如果没有当时我的痛苦,那么现在的感觉就不会如此的好。她说的也许没错,但是没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是没法体会到我的感受的。对于一个9 岁的孩子来说,这一切来得太早太突然太痛苦了。这一次老板并没有让我坚持太久,他的手指拔出去的时候,我还以为这种凌辱已经结束了。老板把我放在床上,叫我像刚才一样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把头埋在被子上,双手用力的掰开自己的屁股,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刚刚变成的粉红色肛门露在老板的面前。背后的喘气声越来越大,就像是一头野兽蹲在我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可以饱餐一顿的猎物。我害怕的偷偷向后看着,老板七手八脚地把身上的衣服撕扯掉,露出令人厌恶的肥胖身体,胯下的肉棒挺立着,好像比我刚才看到的更大更粗。Yin'Jing上面血管盘根错节,就像暴怒的青筋暴露,包皮退到了后面,整个龟头紫胀着,沉甸甸的就像是铃铛一样。因为Yin'Jing勃起到最大限度,整个阴囊都紧缩起来,两颗睾丸硕大,紧紧地贴着Yin'Jing. 一丝淫水顺着马眼慢慢的流了下来。我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本能的感到了害怕,我哀求老板放过我,但是他却没有一丝怜悯地抓住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太娇小,纤细的腰肢被他一只手就固定住了,我一边哭泣着,一边看着他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抵在了我的屁股上。肉棒在我的肛门上下来回的滑动着,大概是比较生涩吧。老板把手伸到我的面前,让我把口水吐他的手上。我紧张得要命,嘴里那还有口水啊。老板把手收回去,自己狠狠地吐了两口吐沫,抹在了我的屁股上。润滑了之后,肉棒的移动越来越顺滑,随着移动,我的股间也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然后我就感觉到两股间一阵撕裂的疼痛,我就感觉到一个东西插进了我的直肠,我强烈的想大便,深深的痛楚,还有暧昧的各种声音。我咬紧牙关,下意识的死死夹紧了自己的臀部,期望减少一些痛楚,然而紧随而来的却是他更加疯狂的抽送。在菊花热辣滚烫的感觉中,我快要疼得晕过去了。这次老板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他一阵近乎痉挛的快速抽送后,突然我感觉到他体内一股滚烫的热流奔涌着进入了我体内深处,一片热浪在我的身体内四处奔涌,他终于射了!  在我的瘫软中,他扶住我的身体,继续抽送了几次,在颤栗着抖动了几下之后他把他的阳具拔了出来,然后滚到一边死猪一般的睡去,我把头深深地埋进被子里,那种恶心的液体缓缓地从我的肛门流了出来,顺着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滴在床上,里面混杂着几丝淡淡的红色…………  第三章认命第一次以后,老板让我休息了三天,不让我和其他的小孩再住在一起了,我自己单独一个房间,老板的老婆,一个还算是和善的女人,我管她叫「妈咪」。那天是她把我从那头猪的房间抱了出来,替我洗净了股间的污物,在那几天里陪我说话,说话的核心是让我认命,再就是和我讲了一些做这行的一些规矩和一些性技巧什么的。三天很快过去了,我的伤口也愈合了,老板又和我做了几次,基本都是老样子:摸脚、揉乳房、揪乳头、揪Yin'Jing、插入,然后像死猪一样滚到一边睡去,我也逐渐习惯了插入,也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呆呆的跪在床上不知所措,每次老板睡去后我自己用提前准备好的手纸自己清理后门,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睡觉。又过了几天,我的童妓生涯正式开始了第四章接客第一个客人是个华裔。那天晚上老板又把我叫了过去,不同的是在老板的身边有多了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头,是个华裔,老板对他很恭敬的。他俩明显已经谈了很长时间,老板见我进来赶快满脸堆笑地把握拽到老人的面前,然后转过头对我做了一个凶狠的眼色,之后倒退着弓着腰退出了房间。老人抬头看了我一眼,和善地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把我搂在了怀里,我基本明白了今晚我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反抗。老人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捏了捏似乎很满意,然后就抱着我进了浴室,这时候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妈咪只是告诉过我做之前要给客人洗澡,还有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做爱,做完后还要再给他洗澡,再把自己洗干净。除此之外其它的我就都不知道。妈咪拿了两条浴巾(之前有被告知浴巾是不能用来擦精液的,那些脏东西只能用手纸来擦,然后扔掉,因为浴巾和床单、枕套是每做一个客人都要换新的,用过的拿到专门的清洗店去洗)就出去了。老爷爷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我也开始脱衣服,其间我很老实的告诉他,我今天第一次,什么都不懂,希望他能教我,多多关照。老爷爷到真是很和蔼,满口的保证与答应。老爷爷让我先进去调好水温,然后他也进入了浴室,关上门,我手里拿着蓬蓬头,不知道首先要把水浇到他身上的那个部位,还是老爷爷先说话了,让我先给他从背部冲水,让后给他全身抹沐浴液,其间老爷爷也有帮我抹浴液——主要是档部,明显感到老爷爷已经硬了。给老爷爷冲好后他就出去了,而我要留下继续将自己收拾干净,特别是肛门,妈咪告诉过我如果没有把肛门收拾干净,如果有残留难闻气味导致客人不满意——因为来我们这里的都是在当地有地位的人,被老板知道了那将是很可怕事情。裹着浴巾回到房间里,老爷爷已经躺在床上了,我站在床边再一次发愣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还是老爷爷自己动手给自己的阳具涂上了香芋味道的润滑乳白色里面然后让我脱掉浴巾跪到床上,他在我的肛门里注入了一些润滑液,肛门处凉凉的感觉让我很舒服,空气中漂浮着浓烈的香味,让我很放松。我安静的趴在柔软的床上,听从他的引导,我高高的翘起臀部等待插入,他温柔的扳开我的臀部,尽量的放松扩张我的肛门,他顺利的插了进去,他那根完整勃起的Yin'Jing完全的喂入了我的肛门。  在突破肛门入口处的阻力后它长驱直入,我被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袭击了!  这是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他的Yin'Jing是那么的长且粗壮,那硬硬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而又带着体温,富有弹性的肌肤接触相亲,还有那么强烈的被征服的痛楚!  老爷爷开始在我的菊花中抽送,我被一浪接着一浪的泉涌般的快感包围,他深深插入时的胀痛感和抽出时的剥离感,他粗壮的阳具一次次捅开我的后庭花插入时那种扩张的感觉让我感觉到痛楚而且刺激。我有一种强烈的被征服的感觉,就好象我是一个柔弱美丽的女子,被这个强壮有力的老人野蛮的Qing'Jian 一样,在极度痛苦中享受被奸淫的受虐快感。他双手用力的抓住我肥美的臀部,丝毫不顾我的死活,猛烈而又迅速的用力粗鲁的抽插,一刻不停息的疯狂!我可以感觉到他滚烫的Yin'Jing在我的菊花中野蛮的搅动,他每一次都直直的插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那些润滑液不断的被涌出吸入,空气和液体混合着与我的洞穴摩擦发出汩汩涌动翻滚的「啵啵」声。他的髋部和我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发出的「啪啪」  声混合着我不由自主叫床的节奏,还有木板床发出的吱吱嘎嘎声,让我的脑海只剩下无尽的快感,然后老爷爷突然拔出他的阳具,迅速用事先准备好的纸巾擦拭我菊花中流出的液体——我卖了我自己……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朋友妻照食[11-05]師師之買菜風波[11-05]給市長當情婦[11-06]網交朋友的媽媽[11-06]下属的骚妻[11-06]屌丝公车艳遇纪[11-06]荡妻淫妇的暴露[11-06]老公,我被別人征服了[11-06]尝试卖淫游戏[11-06]女友小薇的日记本[11-06]东京出差 被邀请与好友妻做爱[11-06]自拍之旅[11-06]迷奸女友的朋友们前传(3\\4)[11-06]我讓女友跳鋼管[11-06]性感又淫荡的同学姐妹[11-06]长途汽车上误搞了兄弟的女人[11-06]孤岛香艳[11-06]天涯海角[11-06]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三四三章 妻子的独白11[11-06]【顶友新记】作者:不详[11-06]【我的干妈周慧敏】(01-10 全本)[11-06]小镇情欲多 第二集 第四章[11-07]老婆嫂子好[11-07]相親記柔嫩的小穴[11-07]【值班激情】[11-07]校园淫欲[11-07]表姊表演做爱给表弟看[11-07]边上课边强奸[11-07]鄉下小店服務小姑娘的絕活[11-07]魔中魔[11-07]温柔[11-07]情欲的开发与堕落[11-07]【孤村少妇】[11-07]【黑欲斗妓大赛6】(黑色勇者)[11-07]旋风花59[11-07]妖物肉瓶儿[11-07]【大学生交换女友】(外传:三个小处女)(04)[11-07]乳房地毯[11-07]【我的主人男友】(6.1d)【作者:fox690914】[11-07]田野花香 第141章[11-07]【渴望】作者:不详[11-07]商場女模特[11-08]我和我的学生[11-08]我家的房客小吴[11-08]江湖媚女[11-08]我上了我乾姐[11-08]小姐的真情告白[11-08]【狂操少妇】[11-08]美腿的诱惑[11-08]激荡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