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02)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47:02
又一个夜晚来临时,这次雨语比前几次都要早的发消息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你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或许吧,对你这个人感兴趣。」    「怎么说?」    「你好像对这方面知道的很多」  「你很享受这种事情嘛?」    「这能带给我不一样的快乐。」    「乳头怎么样了?」    「今早起来看到乳头都发紫了,我把线揭开后,乳头尖端一热,那种感觉很另类,很刺激。」    「或许你该尝试下其他的方式?」    「你是不是很想见我,狠狠的虐待我?」     「没有谁会不想见你,难的碰到一个有相同爱好的人。」    「难得吗?感觉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或许吧,谁没有点故事」    「给我说说吧,或许听完你的故事我就想见你来着呢」    「我的故事很简单的,而且没什么可说的」    「故事总是故事,我对你很感兴趣」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这总比薛定谔那只半死不活的猫强」  「简单来说,我想操我前女友的屁眼,结果她死活不干,后来我只得硬来了。后来才发现我潜意识里有暴虐的倾向,所以说知音难寻。」    「果然够简单,屁眼操着舒服吗?」    「没有阴道弄着舒服,但是操屁眼心理的满足感更强,那种彻底征服一个人的感觉。」     对面等了很久都没有回消息,似乎在思索什么,也可能是睡着了。  「你想不想操女人的屁眼?」      刘天不禁一怔,这个女人不按照套路出牌。自己准备的下文完全用不上,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可是刘天并不会傻乎乎的去跟被人探讨自己的事情,如果这算是艳遇的话,那么请来的猛烈些。  「操你的屁眼吗?」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嘿嘿,哪方面的本事?只要你体验过就知道了」     「要是我是个丑鬼怎么办?」     「再丑也比我的手强,关了灯都一样」     「明天A 大有个现场的小型演唱会,我和我朋友回去,你能找到我,任你处置。」     「你也是A 大的吗?」     「这个很重要吗?」     「给点提示,比如多高,比如穿什么衣服之类的啊」    「我左手会带一跟银色的手链,穿件黑色的大衣,剩下的就看你的能力了」    「那来个暗号之类的吧,或者你们什么时候到」     「暗号就是你摸屁股,敢不敢?」     「这个也太……,能不能换个?」      对面再也没有回消息,应该是睡觉了,刘天也放下手机,望着天花板思索着采用什么方式找到雨语第二天又是周六,刘天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过了,对于昨晚雨语的话,刘天苦思良久都没有想出办法,该怎么去寻找她,难道真的是看自己运气吗,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放下心里苦苦的思索,刘天向现在唯一还留在宿舍的同学张漠询问今天学校里的演唱会。  演唱会今晚6 点在西区的室外篮球场举行,听说是一个毕业的本校的学长,回母校来感谢母校的栽培,。这种打着回报的母校的名头来开演唱会的人是数不胜数,可是每次总是能吸引一些看帅哥的女生。在这个浮躁的大学里,总会有很多发着花痴却又要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高冷的女人,所以这种类型的演唱会,只会是大部分女生。这对在众多女生中寻找雨语有着更加大的难度。  在宿舍里跟同学打了一下午游戏,5 点过的时候,刘天就去澡堂洗了一个热水澡,虽然不一定能见到对方,但是这种细节的事情还是要做好的,洗完澡收拾一下,已经5 点半了。  来到西区篮球场,球场中间已经搭设了一个小型的舞台,旁边正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调试灯光和音响,下面稀稀拉拉的围了几个女生,或三五成群的在一起。  现在距离这音乐会开始还有20分钟左右,刘天就在球场边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观察着周围来来往往的女生,手链这种较小的东西不是很容易识别的目标,那么只有黑色的大衣是比较明显的标志物了。  可是让刘天苦恼的也是这黑色的大衣,他从未如此仔细的观察学校里的女生有如此钟爱黑色的衣服,来来往往的女生,大多是是黑色的衣服。不是道是不是今年特别流行大衣的款式,其中一半以上都是黑色的大衣。  而此时围着舞台的女生当中,也有5 个是穿着黑色的大衣,要是待会音乐会开始了,那么只会有更多的女生到来,这可让刘天好一阵无奈。  随着时间音乐会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刘天也在努力的从来到人当做甄别此人是否是雨语,这时距离音乐会张贴的时间开始还有五分钟,演唱的是一个长的很帅气的男生,皮肤白白,给人一种很娘的感觉,此时正在舞台上活跃中气氛,时不时的引来女生的尖叫。  刘天的注意力被从远处走来两个女人给吸引了过去,让刘天注意到这两个女人的不是他们的容貌和身材,而是这两个女生都穿着黑色的大衣,手里就挎着包,没有像之前的女生那样拿着什么「莫雨,我爱你之类」的标语。  只见两个女生挽着手从远处走来,随着她们逐渐靠近人群,刘天看清来他们的样子,特别是一个穿着黑大衣,下身一个打底裤套着皮短裤的女人,她拥有一头秀丽的长发,闲散的披在肩膀上。在路灯的照耀下,那一双熠熠生辉的大眼睛格外明朗,就像一个邻家的妹妹一般让人忍不住去关心疼爱,配上颈间的一根红色的围脖,就像是冬日的骄阳一般。而她身边的女生给刘天的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这个女一眼看去不是属于那种特别漂亮的类型,但是一头酒红色微卷的长发,配合着瓜子脸,五官中没有特别突出的,但是整合在哪一张脸上却显得颇有味道,搭配着下身丝袜包臀短裙,给人一种成熟艳丽的感觉。  两个女人都站在人群的外面,远远的望着上面的莫雨,时不时交头接耳,笑意盎然。  刘天通过雨语给的特点找到11个人女人,其中就包括那两个给她比较印象深的女人。刘天通过这么久跟雨语的聊天也简单的分析出了雨语性格,雨语首先不是一个为了这种帅哥小白脸就能发花痴的女人,一个能这么虐待自己的人,还会对着一个娘炮发花痴吗,至少是一个能从某种角度折服她的人才行。所以这11个女人里面能拍出6 个,而剩下的女人里面有两个是陪着男伴的,这个从雨语说没有男朋友可以排除掉。那么剩下的四个女人里面,就要靠刘天的运气来了。  刘天从远处起身,心里正在天人交战,不知道自己该对那个下手,这种事情做对了还好,做错了肯定就是别人的鄙视或者什么非礼,或者一耳光之类外送一个流氓称呼之类的。  所以机会只有一次,刘天在四个女人的脸上徘徊,始终不敢确定目标。刘天潜意识里更偏向于那个带着红围巾的女孩,虽然这个女人给自己一股邻家女孩的感觉,但是自己心里却更希望她是自己想要寻找的人。  刘天心里一横,不能就这样耗下去,是福是祸就看这一下了,刘天缓步走到两个女孩身后,此时周围都是人,刘天站在了红围巾女孩的身后,看了下左右,见没有人注意自己,便先是试探性的小声在后面询问的说「雨语」前面的女子轻轻动了下,刘天心里一阵狂喜,这个女孩对「雨语」有反应,那她多半就是自己要寻找的人了。然后右手在女孩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前面的女孩突身子惊了下,转过头看着刘天,只是与刘天中预想中的惊喜不动,这个女孩眼中只有一股嫌弃与鄙视。  刘天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正待对方责问之前,连忙向女子道歉「对不起,后面的人挤了我一下,是在不好意思。」说罢,便疾步向后面挤出人群,然后飞一般的冲向旁边树林中的亭子冲去,在刘天忙着逃离这尴尬之地的时候,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个红围巾女孩同伴的嘴角的一丝狡黠的笑意。  刘天一口气在凉亭的角落位置寻找了个地方坐下,以往这个地方是那些情侣谈情说爱,摸奶打炮之地,角落里随处可见被用过的避孕套。刘天慌不择路下,只有跑到这里躲避起来。  此时的刘天心里一阵失望与后悔,正在那里埋头暗自神伤之时,眼中出现了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的双腿,笔直修长。刘天抬头看下这个不速之客,看到来人的女子正是那个红围巾女孩的同伴,嘴角带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笑意。心里顿时豁然开朗,原来「雨语」是她。  雨语对着抬头望着自己的刘天说道   「怎么称呼?」   「刘天,你呢?」   「张雨涵,手感怎么样?」    刘天不禁尴尬一笑「手感不错,不知道你的怎么样?」   张雨涵淡然一笑「你可没有找到我」  刘天不禁一怔。对啊,自己的确没有找到张雨涵,而是张雨涵过来找到了自己。那么任自己处置的诺言也就不用兑现。可是如果白白放过这个女人,那不是一切都白做了,在细想张雨涵是一个喜欢受虐的人,而且在自己没有找到她的情况下又主动找过来,那么说明这个女人是做好让自己操的准备的呢。那么问题的关键是自己怎么样才能把她弄到手,如果采取常规的方式,什么送花,约会在打炮的形式,今晚也不可能完成。那么久只有一张方式,一种很极端,很暴力的方式。  刘天缓缓站起身,边走向张雨涵边道「虽然我没有找到你,但是你不是主动找过来么,走入狼口的羊,还跑得掉吗?」话语一落,便将站在自己面前的张雨涵抱在怀中,右手捂住嘴巴,在张雨涵的耳边的小声说道「不要喊啊,喊只会招来更多人,你可不喜欢外面听演唱会的人都来看我们的活春宫吧。  张雨涵被刘天这突然袭击搞得一怔,不知是在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心理就在期待。待刘天说完威胁的话,身子便剧烈的扭动起来,嘴因为被手捂住而发出「唔,唔」的声音,此时的凉亭四周都是茂密的植被,连接接凉亭的走廊也是空无一人,都被篮球场的音乐会给吸引过去了,但是植被间的空隙还是能看到来来往往的人,可是外面的人却因为光线原因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刘天换了个方式从背后抱住张雨涵,挪动脚步把她压在凉亭的柱子上面,右手依然捂住她的嘴巴,左右从衣领处深入女孩的衣内。  保暖内衣包裹下身躯一片温暖,女孩因为刘天冰冷的手的探入而越加剧烈挣扎起来。刘天在将手深入,本来应该有的女孩胸罩却没有摸到,左手直接放在了女孩乳房上面,左手抓住乳房揉捏几下,嘴里淫笑道「果然淫荡啊,居然没穿胸罩」。说罢左手向女孩乳头探去,却在途中摸到了一个线条,刘天疑惑的把线条拉扯几下,却感觉到女子乳房动了几下,顿时心里便明白这个线条的源头了。原来这个张雨涵出来听音乐会时都不忘记虐待自己的乳头啊,然后拇指与食指抓住女人的左边乳头用力研磨揉捏了几下,这几下反而让刚才剧烈挣扎的张雨涵停止了挣扎,仿佛是被这几下研磨卸去了力气一般。  刘天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这样的方式对其他的女人不行,却对这个喜欢极端受虐的女人来说无异于良药,暴力才能征服这个外表光鲜,实则内心有受虐倾向的女人。  「我放开手了,你也不要叫了,是你享受的时候到了。」说完便放开了了张雨涵得到了自由,反手就是给了刘天一个耳光,这一耳光打的刘天猝不及防,正准备继续捂住她的嘴,以防她呼救。  可是在张雨涵打完这一耳光后,却淫媚的向刘天数道「我从来没有让人弄过屁眼,你可要狠狠的虐待它啊」说完便意味深长的看着一脸呆滞的刘天。  刘天被刚才张雨涵的一耳光和那句「狠狠的虐待」一激,顿时血脉膨胀,下身的鸡巴硬如铁棒,似要双目撕裂眼前这个女人一般。  暴力的将张雨涵推着双手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右手解开女人的腰带,一口气将女人的短裙和丝袜退到大腿处,漏出一个白晃晃的臀部,然后在在双臀上有力一拍,「啪」的一声,手掌拍击臀肉发出的声音响了起来,刘天此时暴虐因子也被激发了起来,他不管这个女人屁眼是不是第一次,也不在乎这个女人屁眼有没有润滑。就如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把硬的发紫的鸡巴从拉链中释放出来,双手用力把女人的两个臀瓣用力向两把分开,漏出女人娇小的屁眼,因为屁眼没有被使用,还呈现着本身应该有的淡粉色。刘天像屁眼吐口了一口唾沫,右手抓住鸡巴,在女人的屁眼子上面涂抹了几下,然后就是猛的一刺。  如小孩拳头般大小的龟头硬是挤进了那个娇小的肛门,肛门的括约肌因为没能承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扩张,蹦到极致的肛蕾周围,已经有几个小小的拉伤。此时的张雨涵被这股刺痛和异样的饱胀感也是弄的「啊」的一声叫出来,在叫声同时,又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以防自己过大的叫声引来外人的围观。  刘天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温暖且紧窄的通道,而周围的括约肌紧紧的箍在鸡巴上面,因为疼痛强烈收缩的肠道却刺激的刘天的龟头更加舒爽,嘴里不禁发出享受般的呻吟。  张雨涵被屁眼传来的胀痛和撕裂感刺激的本身就站立不稳的双腿猛的一软,双腿止不住的向下面跪去,刘天眼见张雨涵的动作,右手伸到她的腹下,止住其下跪的势头,然后缓缓的将其拉起来,可是因为刘天的龟头已经完全进入了菊花,在张雨涵有下跪的姿势逐渐起身的过程中,鸡巴的后面部分,则是在缓缓的深入菊道。原本弯曲的肠道在鸡巴的强势侵入下,笔直的套在鸡巴上面。因为事前没有经过任何的润滑,不管是刘天的鸡巴还是张雨涵的肠道都被对方弄的生疼,可是这对于喜好SM的双方来说,这种淫邪的疼痛只会带给起更大的满足感。  张雨涵捂着嘴巴的右手在刘天的鸡巴完全插入下放了下来,回过头。紧皱的双眉却带着另类喜悦的神情,对着刘天淫媚的说道「不要管我,快操我屁眼。」刘天看着雪白双臀间那根肉棒,鸡巴的根部因为被撕裂的肛门而粘上了点点血迹。再加上张雨涵那淫媚的表情和骚浪的话语,大大的冲散了因为没有怜香惜玉而有点发怔的自己。  双手通过大衣隔着内衣扶在其腰上,鸡巴的缓缓的从菊花中退出,因为鸡巴过大,带着肛蕾周围的直肠被翻了来了,形成了一种异样的视觉享受。待龟头退到括约肌上面时,便又是狠狠的一刺,引得双手撑在柱子上的刘雨涵,不得不单手撑着,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被那股胀痛雨撕裂感给刺激的高声叫出来。  刘天的鸡巴在直肠内任意鞭挞了几十下后,肠道内分泌的肠液让之刘天抽插起来更加顺滑,不在有之前的是疼痛感,而此时的张雨涵在经过初次的破肛之痛后,也逐渐享受起来。  这时,一段手机铃声从张雨涵的大衣包里传了来,张雨涵连忙示意刘天停下,可是此时的刘天犹如一头发情的公牛,只是顾着自己享受这久违的快感。  张雨涵被逼无奈,只得平复其心情,强忍着被鸡巴狠狠抽插屁眼所传来的快感,接起了电话「小琳,什么事?」刘天眼见张雨涵接起了电话,也停了下来,只是鸡巴仍然深深的插入起肠道,张雨涵这时也转过头投来一个狡黠的笑容,似是调笑,似是不满,这其中的韵味,看的刘天恨不得立马加速操起来、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  「涵涵,你到哪去了?」     我遇到一条饿狼了。」     对面传来女人呵呵笑声,带着打趣道「什么狼啊,色狼吗?」     张雨涵这时看着后面望着自己的刘天,语带不满的说道    「对啊,他非礼人家啊,还弄人家后面」     这时对面的女人的笑声更加大了,带着还没平息的笑意说道    「你就吹吧,好了,快回来了。上个厕所都上这么久」    「怎么,迫不及待的想去跟你小情人约会了啊?」    说罢,张雨涵便扭动起自己的臀部,以刘天的鸡巴为中心,向四周画着圆圈。  刘天见张雨涵和朋友通着电话还不忘向自己发骚,也所幸不管这个是什么状态,将鸡巴缓缓的抽出后,便重重的向肠道深处一刺,腹部撞击雪白屁股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而正在打着电话的张雨涵被刘天的突然一击给搞得闷哼一声,嘴里重重的发出「恩」的响声。  只听对面的女人疑惑道「涵涵怎么了?」张雨涵转过头,似嗔似怒的飘了刘天一眼,对着电话扭捏说道「有点便秘」对方听张雨涵这么一说,也明白了其意思,只是不忘催促张雨涵快点回去。  张雨涵满口答应的挂了电话,刘天也顺势抽插起来。抽插了几分钟后,张雨涵的双腿已经软的站不起身。刘天便抱着张雨涵坐在凉亭上,双手探入衣内,抓住两根紧紧拴在两个乳头上面的细线,用力的向四周拉扯。嘴里戏谑道「看到外面的人了?你猜他们能看到里面吗?」张雨涵一边坐在刘天的腿上,抬着雪臀,用屁眼套弄着刘天的鸡巴,一边说道   「肯定有人看到我的……我的屁股了」   「他们猜得到你在做什么吗?」   「在……操逼」   「他们有没有猜错啊?」   「屁眼……在操屁眼」  「操屁眼爽不爽」  「爽……很爽……想操到更……更里面去」刘天听着张雨涵的淫声浪语,感受着鸡巴在肠道内进进出出,随即双手将张雨涵的双手抓在身后,站起身来,让张宇涵的全部重心都集中在臀部。紧接着就是一段猛烈异常的快速抽插,张雨涵被猛烈的抽插刺激的快感连连,压抑许久的呻吟也渐渐放开,凉亭里响起了激励的碰撞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在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刘天的精关一松,一股股精液在张雨涵的肠道内喷射起来,张雨涵被精液一烫,也达到了快感的顶端。  刘天待鸡巴肠道内喷射完之后,本想拔除鸡巴,让张雨涵清理肠道和鸡巴。可是心里一股淫虐的想法闪过,嘴里问道  「我的精液烫的你爽不爽」  张雨涵此时正在享受高潮的余韵,嘴里含糊道「很爽,烫得人家都高潮了」刘天嘿嘿淫笑道「既然这么爽,要不要把它留在你肠子里面继续爽个够啊」张雨涵明白了刘天的意思,也没有拒绝。面带淫媚的道「我要慢慢感受你的味道」刘天听张雨涵这么一说,心里直呼妖精啊,嘴里道「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帮你堵住屁眼。」张雨涵像是在思索,从背包里拿出那红色的圆形香水瓶「就用这个」刘天拿起香水瓶,让张雨涵趴跪在凉亭的椅子上;屁股高高撅起,好让精液不从暂时无法闭合的屁眼中流出来、刘天把香水瓶很容易的塞进了皮眼中,只留了一个香水的瓶颈在外面。然后拍拍张雨涵的屁股,张雨涵也乖巧的转过身,一口将还粘着肠液,精液和不知名物体的鸡巴含如口中,待仔细清理完每一个地方后,便穿上各自的衣服。  不一会儿,双方收拾完毕,双方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听张雨涵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个饭」刘天连忙点头,以后还会长期联系的,可不能傻不拉几的什么一夜情就完事的啊。  说罢便站起身,准备向外面走去。可是张雨涵的皮眼中晒着一个核桃大小的香水瓶,走起路显得十分怪异,在走过一段距离后,便恢复如常,刘天不得不佩服张宇涵的适应能力。  走出凉亭的走廊,外面的演唱会已经结束。张雨涵带着刘天去往刚才演唱会的舞台,远远的就看见红围巾女人和那个学长莫雨在有说有笑的聊着。来到两人身边,张雨涵大方的向她的两个朋友介绍刘天,当他介绍红围巾女人给刘天时,语带调侃的说道「何琳,你要离刘天远点,他可是大色狼哦」何琳只是淡淡一笑,看不出异样,刘天却尴尬的手粗无措。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淫荡美妇人[11-05]居家女人的性報復[11-05]和两个巨乳美熟妇的度假之旅(二)[11-05]夸张的毕业典礼[11-05]失身的新婚少妇[11-05]杂志广告业务的少妇[11-05]東京出差 被邀請與好友妻做愛[11-06]誘姦日本婦[11-06]傻小子和俊媳妇[11-06]办公室的无奈沦陷[11-06]人妻一股淫水射出[11-06]老婆让人轮奸[11-06]有3个嫂子真累[11-06]旅行时老婆被设计[11-06]无间地狱走一遭[11-06]我的故事就从新婚夜开始[11-06]在舞厅的真实经历[11-06]電梯裡搞鄰居的少婦[11-06]哥哥别折磨我了 用力操我烂我的浪穴吧[11-06]【烈火凤凰之白霜】【下】【作者:幻想即日】[11-06]人妻苏霞[11-06]夜间看护[11-06]妻子的初恋[11-06]高中生轮奸[11-06]我的淫蕩女友[11-07]時代的見證[11-07]良家熟女是我的點心[11-07]当年女友的第一次[11-07][11-07]母子情侠[11-07]【国中理化课】(26)【作者:rescueme】[11-07]爱和承诺[11-07]真实的事情(1)[11-07]辅导室里的故事[11-07]【淫妻的变化】(01-02)【作者:tim70151】[11-07]【宁茵的付出】【作者:不祥】【完】[11-07]【母兽】(1~16)作者:wuekost[11-07]精彩的领导与小秘爱爱[11-07]傲慢的女音乐教师(实习篇)[11-07]狡猾的风水相师 第三十四卷 第二章[11-07] 宅男狂想曲[11-08]我和小姑的情与爱[11-08]梦幻情节[11-08]【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20重温江雪晴21被轮奸的美艳后妈和漂亮儿媳/22雪中周祭)[11-08]小小乳头[11-08]转世女婴[11-08]贤淑少妇靑亭的堕落后淫乱生活[11-08]没有说过爱你[11-08]补习补上三母女[11-08]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