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父和漂亮女儿胡月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38:42
           秋天的风总让人感到一丝伤痛,一棵枯木下站着一位中年人。  「爸爸我们回家吧!」阿生回过头去,看着长发飘逸的美人。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阿生的女儿,名叫胡月,今年十六岁。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丰满的娇躯,纤细的柳腰,长长发秀发,俊俏的脸蛋,鼓鼓的美臀,迷人的小嘴。  阿生今年三十六岁,但满脸肉瘤结在一起,鼻口不分,眼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因眼周围都被眼皮给遮住了。  「爸我们回家吧!天已黑了!」胡月轻声的唤着自己心爱的父亲,但可听的出声音夹带着许多无奈与悲哀。  「女儿,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待我们家,女儿……这几年我活的好痛苦哦!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活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每个人见了我就像见到鬼似的。」原来阿生一家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他自己也是妻妾成群,但是十五年前的那一场大火,夺走了他们整个家族及他所有的财产,他舍命相保才从大火中救出她刚刚一岁的女儿胡月。自己也被烧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胡月听了这番话更加的心痛。要不是那场大火,自己的父亲可能是天下少女倾心爱慕的对象。  上天啊!!你又为何要如此的对待我们父女,我真希望那场火烧伤的是我,而不是我心爱的父亲呀!胡月强忍着内心的生痛,对着父亲说:「爸,别想太多了,我们能活下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女儿你知道吗?我之所以活到现在,我是全为了你,为了我们林家,将来能有个后,能重振我们的家族!不然我无脸去见我们的列祖烈宗!可惜你是个女孩子……哎……」「爸,你要坚强的活下去,为了我们林家,也为了我,女儿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女儿我也活不下去了。你不要太在意外表,你的内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一定会有人欣赏你的。」「女儿,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这几年还没教训的够吗?哪有人会喜欢我这张鬼脸。再娶妻生子我看这辈子别想了,还是让我早早离开这伤痛的人间吧!」此时阿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哎!如果你是个男孩那有多爱好,就能替我重振家族的威望了,可惜可惜阿……」「爸爸,你千万别这么想阿,就是我不行,将来我也可以嫁人生子啊,哪不就可以重振我的林家的家族了吗?」「傻孩子,你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了,怎么谈重振我们的家族呢!哎女孩子就是不行啊……」「爸,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说不定我也行的,我可以不出嫁,我可以找一个男人下嫁到我们家,将来生了孩子姓林不就行了。」「你傻啊你……现在还有谁愿意倒插门到我们家,你以为哪是我们家族兴旺的时候!」「哪……哪怎么办!」「算了,天已黑了,我们回家吧!不要再想了。」这可怜的父女并肩而行,正好一位农夫与他们对照而来,农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父女。阿生早已习惯常人如此看他,也不以为异。他们擦肩而过,只听身后农人轻叹:「美女与恶鬼同行,真是奇也。」胡月父女不加理会,加快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走入一片林里,胡月望着心爱父亲,在父亲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那悲伤的眼眸。  对着父亲轻声说:「爸爸,你不要太在意别人,你不是还有我吗!」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一个荒唐的想法在他的心头浮现:「对啊,我女儿也是女人,我何不和她生一个孩子,哪样不就全是我们林家的血统了吗?」想到这他顿时收起悲伤也燃起男性的气魄。「女儿,你放心吧!我会坚强的,已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适应了一切」胡月听了父亲这番话,感动的差点哭泣。想想十五年的苦熬,父亲终于适应了这一切。  笑着对父亲说:「爸,你知道吗?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伟大、最英俊的人!」秋天夜总是让人可怕,他们父女正好走进阴暗的林里,四周暗的无法看到回途路线。再加上秋风乌嗡的吹着,胡月有点胆怯,不由自主的抱着父亲。  「爸爸,好暗哦!我们好象迷路了耶!」煞时像个少女怕黑的模样。阿生左手搂抱着女儿说:「女儿,不要怕,只是天黑看不着路罢了。我们慢慢摸黑回家吧。」胡月依偎在父亲的身边。父女俩放慢脚步,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正巧夜鸟飞过,胡月吓的抱的更紧,她那大胸脯正好压着父亲的身上,好似快被挤出来似的。  阿生正是冲动的壮年时期,好久没有过与女人身体接触过,顿时有股莫名的冲动,下面的阴茎突然胀了起来,原先他妻妾成群,身边那缺女人,现在不行了,唯一的一个女人就是他的女儿,虽隔着一件单薄衣服,也能感觉到女儿酥软的胸脯,内心有一股想性交的冲动。  性欲冲淡了他的道德观,这让他怎么受得了,他曾经偷看过女儿洗澡,女儿那坚挺雪白的乳房、粉红的乳头,再加上那身材匀称白玉般的皮肤,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曾多次幻想与女儿性交,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女儿的内裤上。  此时他把女儿搂的更紧,为的只想把身体更贴紧女儿的胸脯,他们父女俩好象粘贴在一块。阿生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他好想现在将火热的阴茎插进女儿的子宫里。  心已定,何不现在强暴自己的女儿,或许她会在我身上得到满足!阿生打了定主意,决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他想干自己女儿的这种想法已有好久了,只是苦无机会行动,今天正是好时机。  这时胡月也感到父亲身上可哪男人的气息。十五年来她从没有让男人这么抱过,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由燃而生,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几乎吧内裤给弄湿。身体也不知觉的火热起来,原本白哲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把父亲抱的更紧了!  阿生看着红着脸的胡月,那火红的双唇是那样的诱人,差点要亲了过去。  「胡月,你的脸为什么红红的!」阿生轻声的说。  「爸,我没有啊!可能是害怕吧。」「你害怕什么啊?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阿生开玩笑的说着:「女儿,如果你是个男孩不就断不了我们林家的香火了,可惜、可惜啊。」胡月突然伤感起来。这不是没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  「爸爸你别胡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女儿担不起这责任。」「女儿,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倒有一个方法可解决。」「爸,你有什么方法,快说给我听听。」「待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千万不可怪我,不可反对喔!」「什么方法啊?」「女儿,你先答应我。」「好!我答应你。」正好他们父女俩走出了林子,月光也正好照映着回家的路。  「女儿,回家我再告诉你。」胡月满肚子狐疑,慢慢走着回家。  父女俩回了家后,简单的用完晚餐。  「女儿,我去洗澡了,晚点我再告诉你我的方法。」胡月「哦」的一声表示!  胡月洗好澡,穿着透明的睡衣在梳妆抬前擦着保养液,心想着父亲刚说的方法,房门正好响起。  「爸你进来吧!」阿生看到胡月透明的睡衣,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与蕾丝的内裤。走到胡月的床边坐了起来,两眼看着她哪大大的胸脯,修长的腿,圆圆鼓鼓的屁股,使他阴茎立即硬了起来。胡月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穿着透明的睡衣。于是说:「爸,你先出去一下,我换好衣服再进来。」「胡月,没关系,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小的时候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说不定待会就不用换了,我说完就走,不要费时。」胡月心想:这也对。他是自己的父亲,这又怎么了,小的时候还是他舍命把自己救出来的呢,那是不是还是什么也没穿。  「爸爸,你说,是什么方法?」「女儿,不是用说的,我用做的,你就会明白。」这时胡月感到父亲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前的父亲,使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阿生看着胡月呆望着他,突然抱着胡月强压在自己的身下。  「爸……爸……你……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胡月挣扎不让父亲脱去睡衣,但已经太慢了。这时身体感到一丝冷意,知道睡衣已被父亲脱去,手抱着胸脯不让父亲脱去胸罩。阿生像疯狂的野兽,不停的撕破胡月的胸罩,看到哪雪白坚挺的乳房使他更加疯狂,伸出双手把胡月的手拉开,顿时看到那粉红色的乳头,不由自主的像小孩一样吸着胡月的乳房。胡月因挣扎乳房不停的晃动,不时还打在脸上。  「爸……爸你……你快停下……啊,你疯了啊……我是……你的女儿」正要说时,感觉父亲轻咬着自己的乳头。啊……啊……,此时自己好象被电一般,一股舒服的电流流向她的脑海……脑筋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  「……啊……爸爸……你……你快停手,你不可以这样……这是乱伦。」胡月被父亲吸食乳头,燃起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欲,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铸错,自己还是处女,在理智与性欲中做最后的挣扎。阿生看到胡月双手不再挣扎,两手搓揉胡月的乳房,嘴巴不停吸着乳头,有时轻咬,每咬一下,可听到胡月轻声的「哼」一下「…爸…爸……你……你不……可以……我们不能这样……啊」「女儿,你难道想要林家绝后吗?」「……啊……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胡月已经知道没退路可选,想到自己的悲哀父亲的烧伤,也只能怪老天弄人。  为了父亲,为了林家的香火,她有责任为林家担起传香火的重担。  阿生边吻边说:「女儿,我们一起为林家传香火吧!」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颈子,再轻吻着胡月的耳朵,不时还在耳边吹气,好刺激胡月的性欲。胡月这时听了父亲这番话,已屈服父亲,接下来只想更快得到舒解。  「好吧!!父亲,女儿给你,这样也可让你们林家有后。」阿生听了更加兴奋,本以为用强的,现在可以大大方方与胡月做爱。阿生飞快的把身上的衣裤脱去,阴茎不时的跳了出来。  胡月看到父亲的肉棒,又长又粗,不由地说:「爸爸,不行啊,我……我害怕,你……你那个东西太大了……这……这……会插死人的……」阿生已经欲火难忍,压在自己胡月的身上,不停的狂吻。父女俩相拥在一起,胡月主动吻着父亲,不时还把舌头身进父亲的嘴巴。胡月也陷入疯狂的境界,淫水湿透了整件内裤。  「女儿,我好爱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脱去胡月湿透的内裤,将胡月的双腿打开。  「女儿,我要吻你的阴唇。」胡月「嗯」了一声表示说好。阿生舔着胡月的阴唇。胡月阴道内不时流出水了,把阿生的脸都给弄湿。还不时将舌头伸到阴道里。  「……嗯……父亲……女儿好舒服哦……喔……嗯……」听到胡月的呻吟,阿生更加的卖力,想让胡月更舒服,舌头还不时在阴核与阴唇间来回。  「嗯……好父亲……快……女儿不……行了……啊……」胡月抓住父亲的头,不停的把父亲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屁股也不停的扭转,好让父亲更深入。  「嗯……嗯……我……的好……爸……爸……女儿……不行了……」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弓起了身。  「……啊……来……了……」十五年来第一次的高潮,竟在父亲舌头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热水往自己的脸上喷射出,整脸都是胡月的淫水,好象在洗脸,知道胡月已经得到了高潮。看着胡月满足呻吟,内心说不出有多快乐。  「啊……啊爸爸,来,换女儿帮你服务」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胡月赤裸着身子,肉棒早已快胀破了。胡月握住父亲粗长的肉棒,上下套弄。因父亲的龟头太大,嘴巴无法吞食,只好在肉棒边缘亲吻。  「……嗯……父亲……你的好大……嗯……女儿这次可能没命……」「女儿,别说,我会让你得到别人没有的快感。」胡月不停的套弄,吃了将近一小时,还没让父亲射精,这使她非常惊讶。阿生因被火烧伤表皮,没像正常来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胡月翻过来,压在胡月的身上,他把胡月的双腿打开,肉棒不停的在胡月的阴唇来回搓揉。左擦右操了几下,然后借着淫水的滑势,猛地一插到底。  胡月毕竟还是处女,她立刻感受到了一种钻心的疼痛,不由得痛呼一声:  「啊……爸爸……痛哦,疼死我了……快……快抽出来…………啊…………」好不容易进去了,哪能让他出来,这时阿生一边紧压着胡月的身体不动,一边细细的吻着胡月娇艳的双唇说:「玲玲第一次都是这样子的,等一下就不会痛了,而且还会很爽的呢!!」他安抚着因疼痛而垂泪的胡月。  他的双手分别罩住胡月已可盈握的双乳,慢慢的拨弄着,胡月的乳头因激情而坚硬了起来。  她深锁的眉头,慢慢的舒解开来,一边娇喘的说道:「喔……爸……我我已经不不疼了……,为了我们林家……你……你就来吧!」一边摇晃着身躯,双腿交叉紧紧夹着父亲的腰。  阿生紧绷的欲火,一口气冲了出来。他抱着胡月的身躯,一下又一下,让鸡巴重重的深入胡月的小穴中,胡月阴道壁柔嫩的挤压感,及湿热的肤触,让他更加重抽插的速度,直想把胡月和我的身躯溶成一体,不再区分。  「爸,现在我们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宗能保佑女儿这次得子,好让林家有后。」「好吧!女儿,我们可要赤裸着身去哦!」「这样不可以,这太污辱林家祖先了。」「女儿,祖先不会怪我们,我要让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继承香火。」父女俩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阿生看着祖先牌位。  「林家列祖列宗,我本着为林家香火,甘冒乱伦大忌,只为使林家有后,盼能得子,好让林家承香火,请保佑我们父女顺利,我已年四十,已不能挑起这重振家族的重担了,再说,乱伦结晶恐有缺陷,希望能让孩子健康平安。」拜完后,胡月向父亲说:「我们回房吧。」「女儿,不用了,我们在这做,我要让祖先看看我们是如何为林家牺牲,这样可以……」话还没说完,阿生就像饿狼似的扑倒过来。打开胡月双腿,阿生抱着心爱的胡月,父女俩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阿生吻着女儿舌头,不时与胡月的舌头交织。  胡月双手抱着父亲的屁股,双腿也夹在父亲的腰上。  这时胡月的两片粉红的阴唇正好大开,可看出阴道口的淫水还不停向外流出,从下体流到地板。父亲的龟头慢慢的从胡月的裂缝推进。  「女儿,我要进入了。」「……嗯……我的好父亲。」当龟头插进去时,胡月痛苦的大叫:「好痛!慢一点。」胡月的阴道口撕裂了,还有一丝的血随水流出。阿生感到龟头被紧咬着有点痛,但包的好舒服,他已不顾胡月的喊叫,屁股一沉,整支肉棒没入女儿的体内。  胡月痛的几乎晕倒,父亲一顶就顶到子宫里,整个子宫都含住父亲的龟头。  「天啊……我痛……啊,爸爸你会要我命的!」阿生感到被电般,但这舒服真难以形容,不管胡月的痛,加快抽插速度,每深入一次,胡月就大叫一声。因自己的肉棒与常人不同,抽出时螺旋的肉棒还带出不少水。  抽插几次后,胡月的疼痛不见,带来一阵阵的快感。胡月知道这肉棒在摩擦自己的阴道,总说不出的舒服,她知道没人能感受这种乱伦所带来的快感。  再加上乱伦的心理,使她更为兴奋。阿生感到胡月的阴道紧的紧紧的、滑滑的、爽爽的、暖暖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一浪一浪直袭心头。  「女儿,你的阴到好舒服哦,干的我好爽,我以后每天都要干你的穴。」「啊……我的大肉棒父亲……喔……喔……女儿不不行了……你每顶一次都顶到我的子宫……嗯……」阿生听到这更加用力。  「啊……父亲……女儿要完了……啊……」阿生感到龟头被女儿的阴精一烫,知道胡月已经高潮了。胡月颤抖身体向后仰,正好乳房对准自己的嘴,阿生一口含着胡月的大乳。胡月高潮后,无力的把双腿大开在地上,淫水不停的向外,滴到地板上。阿生把胡月的双腿抬到肩上,腰一挺,肉棒又插了进去。  「啊……父亲……顶穿……女儿的肚子都被你的肉棒顶穿了!」胡月像是被折似的,脚被倒过来,正好碰到地上。父亲的肉棒不停的进出。  阿生看着胡月的阴道随着肉棒进出好象被吸出来又挤回去,淫水不停的流出。  「啊……爸……爸……女儿好舒服……女儿要你天天干我……喔……」一阵阵的快感激荡着脑海,整间房里只听到胡月的狂叫。阿生干着胡月,也跟着狂叫:「……女儿……的好穴,女儿……父亲……干的好舒服哦!」胡月又一次的高潮。父亲干了两个小时还没射精,这可让胡月急死,心想:  再下去,我可真的要被父亲干死。阿生把胡月抱起来,边走边插。  「啊……嗯……爸……爸……你要带……我到哪……啊?」「卜滋、卜滋……」,父女俩都已满身是汗,阿生把胡月放到供桌上,拉开胡月的腿,肉棒又再次进入胡月的体内。胡月好象供桌上的纪品,父女俩就在供桌上干了起来。  阿生边干边看着祖先牌位。「我们林家有后了!哈~~~~哈!!」胡月因过于兴奋不停的高潮,兴奋的哭泣。  「呜……嗯……好父亲……女儿……从没这样……啊……我快不行了!」阴道异常的收缩,胡月的阴道夹的阿生好不舒服,子宫紧咬着父亲的龟头不放,使阿生拨不出来。胡月身体一紧,好象抽筋一样。  「……啊……我要死了……」最后的阴精射了出去,阿生被感到龟头一烫,脑筋一片空白,下体一股热精直射进胡月的子宫。  「……女儿……」一声大叫,昏了过去。  胡月感到子宫一烫,烫的也昏了过去。阿生躺在胡月的身上,父女俩就在供桌上赤裸着昏迷不醒。  胡月不知自己的体内已有了变化,父亲的精子不停在寻找自己的卵子,上亿的儿子子孙终于找到,争先恐后的与自己的卵子结合。  当阿生醒来看着胡月还昏迷,拨出肉棒。胡月则是两腿大开,阴道流出自己的精液,白色的精液从阴道口流下,再流到供桌上。抱起心爱的胡月走到自己的房间,又再次的奸淫自己的胡月。  父女俩而后天天做爱,他们从此在也不能分开。  十个月后,不但生出个龙凤胎,而且孩子都健康聪明。  短短四年,这对乱伦父女,共生了六子。林家的香火自然是续上了,但重振林家的家族产业哪要到以后再说了。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往事回忆录-女教师(6)[11-05]KTV强插处女陪唱[11-05]被老婆发现的乱伦[11-05]漂亮的丝袜女老师[11-05]真假妻子[11-06]我和姨姐的真實記錄[11-06]愛妻周榮[11-06]寡婦春情似閘洪[11-06]新婚村姑 陈雅琴(二十岁)[11-06]我的大器终于找到那个少妇了[11-06]大二学生日女教师[11-06]楼上的太太[11-06]令人销魂蚀骨的人妻小庄[11-06]公用淫洞[11-06]我與美院少女的激情[11-06]挑逗你的心[11-06]【脱衣麻将】(同人)【作者:daydayupxx】[11-06]公司洗手间快炮[11-06]熟睡的女儿[11-06]【我诱奸了她】[11-06]【流枫异想】【第2部分(69-70)】【作者:易天下】[11-07]【极品家丁之风情万种】( 04集 京城风涌 04回 一马双鞍)[11-07]内射人妻[11-07]【军妓方芸】7[11-07]长途卧 汽车上的经历[11-07]公室的交换事件[11-07]做见习模特的遭遇[11-07]【乳魔】作者不详[11-07]【经历——同高铁姐】【作者:superficial】[11-07]【揭秘售楼小姐的生活】[11-07]看贪官怎么玩小姐[11-07]美女逛夜店的一夜激情[11-07]【向我献身的双胞胎姐妹花】【作者:oberon】【完】[11-07]妈妈写给儿子情人的信[11-07]【老婆与老乞丐的故事】[11-07][04-02]换妻游戏[11-07]淫慾大學生活[11-07]美腿女神15[11-07]超級淫蕩女高中生[11-08]找工作[11-08]【我的淫生】(第一章)(新年万字更新)[11-08]【流枫异想】【第2部分(181-182)】【作者:易天下】[11-08]第一次玩双飞[11-08]老婆不在家我上了大姨子[11-08]【授权代发】迷奸后真情无限的小姑娘——张丽梅(初中)16 作者:老蛇[11-08]都市记忆[11-08]【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19)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11-08]欢喜冤家(上)[11-08]引诱新来的邻居阿姨[11-08]保守老婆到换妻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