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春光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33:12
满布了粉色雾气的识海中。  一道金色的身影凭空出现,与此同时,如初阳升起般的金色天光画破了重重的迷雾,接触到金光的粉色雾气与崩坏扭曲,随之冰消瓦解,现出了一丝不挂失神的天帝。  金色的身影也就是彭焱,上前抱住了天帝,右手伸出,轻揽住天帝的细腰,只觉得肌肤如丝般光滑,令人忍不住想抱着摩挲,柔嫩光滑的雪肤之下,可以明显感受到柔软的腰肢,充满弹性。  天帝在彭焱的右手轻揽时浑身一颤,双颊泛红,威严的眉宇间春意浓浓,漆黑的眼眸全是渴望。  随着左手在天帝的背部轻轻摩挲,天帝热情地张开双手,两条玉臂勾缠住我的颈项,琼鼻娇哼,媚眼流动,娇哼连连,在我耳边轻轻伊伊呀呀,金枪瞬间挺立,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更是刺激,天帝秀眉轻蹙的玉容,显得分外柔美,我的目光着魔般不由自主地下移,天帝成熟曲线暴露无遗。  酥胸高耸,柳腰纤细,玉臀浑圆挺翘;雪白的玉颈下,深隧迷人的锁骨,坚挺饱满的双乳,两粒细致娇嫩的红樱桃,伴着呼吸起伏,骄傲地怒挺,煞是动人。  因为状况紧急,明知道这等香艳美人难得,却不能细细品尝,便转移目标,贴偎着凸凹有致的腰部逐渐下滑,游到最宝贵,最诱人的禁地,一阵莲花与梨花交织的淡淡高雅香味传来。  「天帝的身体,真是好香啊……」  无论多有权势、修为多高,一个女人始终还是女人,都喜欢听到别人赞美她,当我趴伏在天帝双腿之间,推开那高宨修长美腿,让她抬起一只粉腿,跨上我的肩膀,同时把手伸进天帝的花房里。  「唔……嗯……」我把中指慢慢滑入滑嫩的花房,慢慢加快手指的速度,在她的花房里来回抽动,愉悦的快感一下子就化作晶莹蜜液,浸湿了我的手指。  接着伸出大拇指压在天帝敏感的花蕊上,不停旋转、弹拨着,将她体内欢愉的浪潮推送得更高,而断断续续的娇吟,从她嫣红的唇间毫不掩饰地流泄而出。  「唔……啊……啊……」一手继续抽送,另一只手抓住她挺翘扭动的雪臀,用力地抓揉着,灵巧的舌头则趁机舔上她湿泞的花房。  「啊……啊……」花房被爱抚的刺激,让天帝好似抑制不住激动,急促地呻吟着,脚尖用力地蜷曲,湿滑的花房向前拱送,毫不保留地向我奉献她所有的一切。  我极尽所能地吮咬敏感的花蕊,抽送湿软的花房,不久,紧闭的洞口开始羞答答地张开,露出一条婉转幽深的粉嫩小径。  「啊…好热……」  高涨的欲火不停的燃烧着,天帝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挺翘的乳房起伏得也越来越急剧,飘柔的黑发随着她剧烈抖动,有几缕杂乱地散落在肩头。  耀眼的雪白,凄美的嫣红,黑亮的丝滑,看着这幅香艳至极的画面,我呆呆得瞪大眼睛,手指不由慢慢停了下来。  「嗯!」天帝用幽怨的眼神瞧了我一眼,那眼神包含着嗔怪、催促。  我连忙收摄心神,重新把手指送进湿滑的花房,继续抽送起来。  「啊……啊……唔!」就在我抽送的一刹那,天帝娇躯一阵扭动,口中发出一阵串未知的音符,花房也奇异蠕动,晶莹爱液沿着我的手指汩汩而下,经历了一次小高潮。  这时,一张云床凭空出现在天帝的身下,天帝平躺在床上,漆黑的眸子微眯着,透着慵懒与抚媚。  跨下的长枪对准已湿润微开的花房,腰部一挺,枪头没入花房之中。  「啊~~」天帝酥软地腻呼着,听在耳中,比天上任何仙乐更要动听。  在这阵阵悦耳娇吟声中,枪头挤开了护卫着花房的两片蜜唇,缓缓滑入那条湿热的幽深小径,尽管充满着蜜液的滋润,花房还是毫无空隙的缠绕着枪头,每深入一寸都是那么困难。  进入时是这样的光景,但不久后就是另一副全然不同的情形,小径里一阵蠕动,像是渴望般的不断吸吮着。  我拖着天帝修长雪白的粉腿,肉枪一而再,再而三地没入天帝的体内。  「唔……嗯嗯……」  「舒服吗?舒服的话就叫出声音来,越大声你会越快活。」  天帝不是那种扭捏作态的小女生,听了我这番鼓励后,马上就放开身段,享受着性爱的欢好滋味,放声呻吟迫不及待地将下身向上迎合,将我的肉枪一寸一寸的,迎向她的花心深处。  我用心感觉着天帝体内的蠕动,紧贴着我肉枪寸寸滑进的滋味,温暖的玉蚌紧紧裹着肉枪,里面的膣肉如水浪般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我双手爱不释手揉捏着天帝的挺翘雪乳,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  换过姿势,跨骑在我身上,美丽的天帝摇摆腰肢,屁股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上下起伏,一对丰满坚挺的雪乳,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  欲与天比高的挺翘雪乳晃动,天帝亢奋地扭着腰,放任我的肉枪更深入花房,她则舒服得向后倒去,而我在这时抢着一挺腰,她便急忙用两手撑着我的脚,以使她身体不至于失去支撑,就这么稳住姿势后,开始把屁股疯狂抖动,胸前的圆挺雪乳,上抛下甩,画出无数性感的圆弧。  「啊!喔啊……啊~~」高潮时声嘶力竭的叫喊,天帝一边忘情欢叫,一边狂扭细腰,玉臀急套,如升云端,飘飘欲仙,我们二人同时升上情欲的高峰,她雪白的屁股结实有力,紧紧搾出我每滴仙元。  「啊啊。」断断续续的畅美娇吟,天帝的样子有些不妥,随着快感的逐渐来临,不时也浮现一层粉红色液体,违反常情。  「咦?这是……」  我见情形不对,判断情势,决定加快将她送上极乐颠峰,看看反应,于是时而抚弄她光洁修长的大腿,时而抓揉她浑圆翘挺的粉臀,时而又伸入她雪白的腿间,伴随着抽插,一下一下让她的呻吟越来越大。  「动……你动啊……啊啊啊啊……!」  天帝放浪的婉转娇啼着,英气勃勃的动人秀眼,现在已经变得说不出的淫靡娇艳。  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我一下抱着天帝坐直起身,让她改以『观音坐莲』般坐在我身上,她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雪白赤裸的玉体竭力上下起伏着,一下下用她酥软圆翘的粉臀,紧紧骑在我枪茎上,把又挺又硬的肉枪整支吞入,最后,她仰着头,发出一声甜美与痛楚兼具的尖叫。  与此同时,在一阵阵酥麻感中,我凝视着眼前犹自不住颠动的雪腻躯体,肉枪忍无可忍一酸,一个哆嗦,狠命一顶,直顶进天帝的玉蚌深处,顶着那片嫩肉,仙元如火山一样激烈强力喷射而出,一而再、再而三,断断续续地间歇射出,全身都是酥麻畅美。  「啊啊啊啊啊啊~~」高潮的同时,浓烈的粉色气体自天帝五官、七窍中溢出,像是彩色粉末趴一样,粉色雾气与身躯的粉色液体朝四周蔓延开来。  经由「天地阴阳交合赋」进行魂交的两人,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都陷入了一瞬间的失神。  魂交即指灵魂的交互来往。一般的肉体交合,是透过肉体的接触,刺激性器官高达成千上万条的感觉神经末梢,来让脑部产生愉悦,美好,舒畅的感觉,而魂交却是直接作用于精神上,就好比一个是载着厚10MM的保险套,一个却是无套般,那种愉悦,不是单纯的肉体刺激所能比拟的。  第一次使用天地阴阳交合功法的彭焱,因为魂交产生的一瞬间失神,使得「封天绝地」漏出了内里的一些气息,灵鬼和本体间的『联系封锁』,也因天帝的失神而解除,灵鬼瞬间通过契约和本体产生共呜,将『魂交』后产生的强烈欢愉感传递给了本体的羽柔子。  裹一条绵被在草地上翻来翻去的羽柔子一顿,『醉仙酿』造成的脸红更深了几分,微眯的眸子一阵失神,小脑袋一仰,头脑轰的一声,轻哼了一声「啊~」,手脚伸直,晶莹可爱的脚趾用力的卷曲着,下身一阵湿濡,随后身体渐渐软了下来,眼神迷离。  而一直关注心爱女儿的灵蝶圣君,因为九品的『醉仙酿』影响感知,加上不愿太过详细的探查爱女,即使发现了满脸潮红的羽柔子,也只认为是喝多了,而并没有多作他想。           ***  ***  ***  「封天绝地」内  彭焱右手散发白雾状的空能,瞬间捉住了黑球,空能毁灭掉黑球,凭空掉了一地的刀、枪、盾、甲等等……心念一动,将四周一地的物品收入了『武库』内,同时让「封天绝地」再次完美运行。  羽柔子「天帝版」也重新将灵魂与本体的『联系封锁』恢复。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σ( ̄□ ̄|||)」  「朕不记得有给过你尚方宝剑能先斩后奏(ㆆᴗㆆ)✧」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⁰▿⁰)」  「从到可如此摆布朕?朕可不曾如此失态过(ŏ﹏ŏ#)」  「呃。偶尔换个风景也不错啦,才不会审美疲劳( ̄□ ̄;)|||。」  「才多久,就敢对朕疲劳了?嗯~( ̄ᴗ ̄)✧」  「微尘是说天帝神威,杀的微尘疲备不堪( ̄▽ ̄)B」  两人因魂交的影响,产生了水乳交融,休戚与共,已经熟识了十几年一样,像一对老夫老妻般的拌着嘴。  彭焱解除了「封天绝地」后伸手一招,正在保护『钢铁化身』的薄纸片飞到了手上。  「这『识别卡』其实不只是用来联络用的,还能记绿资讯信息,传递次元锚点讯息,此外还有不怎么靠谱的护盾跟器灵。」彭炎控制着『识别卡』缓缓飘向了羽柔子「天帝版」。  羽柔子「天帝版」看着缓缓浮于身前的『识别卡』,心念一动,控制着『钢铁宋』重新回到天上,如小太阳般继续发光发热。  「别想转移话题,那个黑色的怪异心魔,还有你先前说的黑丸,你又是什么人,也该跟朕一一交待清楚了吧(ㆆᴗㆆ)✧。」羽柔子「天帝版」眯着漆黑的大眼睛说道。  「那个黑丸我们称呼它为」崩坏扭曲「其特性为。」彭焱的话说到一片,突然发觉到不对。  虚空中有空间裂缝在身旁打开,里面是一个黑不见底的世界。  什么都没有,就是纯黑的空间。  接着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无形之手』,将彭焱捉起,彭焱身周突然冒出一阵白色的雾气能量试图抵御,虽然空能身为虚空衰变后的能量,其层级远高于天道的能量,但,就好比一个是1克拉的钻石,一个却是世界树那样的庞然大物,两者相撞,呵呵呵。  量的方面差异过大的情况下,『无形之手』还是牢牢的捉住了他,将他扔到了里面。  随着小黑屋关闭的刹那,天帝发现自已脑海中关于『彭焱』的记忆,变得透明起来。  就仿佛彭焱的存在都被抹去了一样。  她努力的想回忆起彭焱的一切,但记忆越来越淡。  一息后。  天帝一脸懵懂。  她脑海中隐约还记得一个『很欠打的人』,一个让她很想把对方丢到『远古天庭兽神部厕所』粪坑的人。只记得对方似乎对她做了一些不是很好的事,然后对方给了自已一张『名片』,但她就是无法想起对方长的怎样,有什么特殊能力。  「啧。」天帝揉了揉眉心:「这次复活体的状态有点小问题,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丢失一些记忆。」  看着浮在手掌上的『名片』,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似与自已所创的帝文有些相似,但内里流动的能量却是完全不同,明明看不懂文字的意思,但脑海里却自动冒出了『彭炎』两个字。  「为什么明明看不懂,却能理解,真是有趣。」天帝并没有用手去触碰飘浮在空中的『名片』,而是开始试着解析是否有什么潜在的危险。  下一瞬。  一波七连击的强制性畅爽传来。  「啊呜~~」这种强制性的舒爽是怎么回事?           ***  ***  ***  天道小黑屋里的彭焱正想透过次元座锚点回到天帝身边时,脑海内突然跳出了一个不断闪烁的视窗:  阿库娅:〉「彭焱!彭焱!快来救我~~我被青蛙吞了~~救命啊!!」〈  妈的阿库娅……为了那个世界好,我是不是该把阿库娅丢到洪荒的『锁神塔』里(눈‸눈)。  算了……还是去救一下好了,这么阿库娅的女神,无尽次元里可能也就一个,属于接近绝种的稀有动物了,为了青蛙的智力着想,还是跑一趟吧。  打开了穿界门,锚定了阿库娅的次元锚点后,跨进了门中,消失在天道小黑屋里。           ***  ***  ***  一颗常年无法被太阳照耀的小行星上,却有一个人工小太阳释放着光和热。  「咝~~咝~~这次过份了啊,上次还只是七连发。这次就不给人喘气的时间,从头到尾足足八十一次,那小姑娘到底在干什么?而且,我明明已经切断灵鬼和本体间的联系,为什么还被影响到了?」羽柔子「天帝版」,趴在小太阳下方的冰川上,一脸苦恼。  看样子,在去儒家展开自已的计划前……她得先去和『羽柔子』见一面。  这小姑娘的脑回路特别神奇。  如果说正常人放飞自我时,脑回路是展翅飞翔的大鹰……那羽柔子小姑娘放飞自我时,脑回路就是冲出星球的宇宙飞船!  「这种强制性的畅爽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必须去了解下。」天帝喃喃道。  这种强制畅爽,凭着她强大的意志,完全可以抗下……但问题是她的躯体是羽柔子的灵鬼,底子太弱还受羽柔子本体影响。  好不容易恢复过去后,天帝收起『名片』与自已画满计划的卷轴。  「解除和本体那小姑娘羽柔子间的『联系封锁』,锁定她的坐标。」天帝手指轻轻弹动,重新让『灵鬼之身』和羽柔子之间建立共呜联系。  通过这种共呜,她锁定了羽柔子的坐标。  不过,她没有直接传送到羽柔子身边去,而是先躲在暗处,暗中宽视。  天道小黑屋与接连不断的事件,让天帝的注意力从『名片』转移到了羽柔子身上,那一个与她有过一段故事的名字,也在脑海里渐渐模糊了。【完】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与美丽女老师干[11-05]初经人事,母亲的肉体[11-05]師師之買菜風波[11-05]老婆的聚會[11-05]老婆被姦淫[11-06]网络上的友妻[11-06]乖巧的老婆讓人[11-06]闺女的母亲[11-06]可愛的阿姨[11-06]爱在深秋[11-06]商场淫妇[11-06]婚禮凌辱女友之夜[11-06]與鄰居少婦的奸情[11-06]说说我的女朋友[11-06]迷奸之乐[11-06]我與人妻老師[11-06]过往云烟之卧铺车厢丰胸少妇[11-06]找个合适的女人做情人[11-06]風流熟女廚師[11-06]借相亲玩女人[11-06]我第一次玩3P的经过[11-06]【宋代宫闱史】【90】【作者:许慕羲】[11-07]被小六的學生妹強了.[11-07]【成都兰桂坊2015跨年打响新年双枪】[11-07]【娜娜和老牛的故事】[11-07]我和我的大夫女友[11-07]惊变钟离勿[11-07]江山绝色榜 第一部 第十一章[11-07]旅游换妻实[11-07]【小雨之蜕变式性爱】[11-07]【危险游戏─豺狼的目标】[11-07]【穿越天蓝界】(1)[11-07]【陈皮皮的斗争】  二十八[11-07]姐夫的荣耀 续写特别篇 结局篇 第001章[11-07]几次迷奸岳母[11-07]骚逼网友和我在车里翻云覆雨[11-07]老婆和黑人3P[11-07]仙道炼心(情色版)-兵发杭州[11-07]处女被奸[11-07]爽干淫荡的大姨子[11-08]【人面兽医】【第二部分(21-30)】【作者:吻住朕脚】[11-08]隔墙花[11-08]【专柜小姐的下班娱乐】(全)作者:不详[11-08]与女同事在车中玩耍[11-08]我和我的堂妹小如[11-08]情人節的激情實錄[11-08]被女体育老师征服[11-08]我玩過的女大學生[11-08]【绝代风华】[11-08]【老婆的那些事】(03)作者: 夏末梧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