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夺妍(第9、10章)】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17:31
第九章  夜风高爽,月色凄清,粉白色的樱花在月光的拂映之下,透出淡淡的稀薄光晕,显得格外的妖异诡谲。  樱林中,两名身形同样高大的男人对峙而立,一个昂然高傲,有如书生般俊美,一个冷峭威严,自信雍容。  「她还好吗?」书生般俊美的男子声音微微地低哑。  「怎么?你想见她?」君戎天冷冷地勾起笑意。  「不,只是问问,在没有将南宫晃整死之前,我没有颜面见她。」低哑的声音才近,修长的身影已淡没在樱林之中。  君戎天眸光一凝,淡然地抛下一句,「她很好。」  樱林妖光幽忽之间,传回了一声应答,「我知道了。」  *********  依君命,倚君恩。  楼依依的出生,一开始就是个宿命。  依依才刚满一岁,在君戎天的威胁之下,楼凌波不得已让女儿跟着自己姓楼。似乎只要牵扯到啸冷情的一切,都会使君戎天感到极度不悦。  「依依,不能进去那里!」  楼凌波随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跑进了一间书房,这个别院她从来没有进来过,陌生得很,书房中的摆设极简单而且阳刚,透着淡淡的威迫气息,教人直觉想到君戎天。  「娘……」依依软嫩的稚语叫着娘亲,小小的身子横冲直撞,听见了娘亲的呼唤,兴匆匆地回身,不意地撞翻了东西。  「小心!」楼凌波惊呼,见女儿的小身子一稳,才松了口气,这时,一画轴随着摇晃,自桌案上流泄而下,画中的样物展现在她的眼前。  「娘……是娘……」依依高兴地大喊,小手指着画,小碎步地跑到娘亲的身旁,揪住娘亲柔致的月白色裙襦。  楼凌波一时间脑袋空白,怔愕地凝视着画中的自己,那是及笄的花样年华,身姿绰约,眉目含笑的娇俏模样儿。  「谁允许你们进来这里?」  君戎天冷怒的声音自她们身後扬起。  依依吓得躲在娘亲裙後,楼凌波回眸看见他冷肆威严的脸庞,泪水不自觉地盈上了秋眸。  君戎天瞧见她灿动的泪光,胸口狠狠地一抽紧,清冽的眸光越过她的身後,见到了展开的画轴。  「原来是你。」一刹那间,所有的事情在楼凌波的脑海间清晰了起来,她的唇角扬起了一朵飘忽的笑云。  君戎天紧凝了她的小脸半晌,脸色变了一变,猝不及防地伸出大掌,擒住了她纤皓的手腕,挟着她飞身离去。  在两人飞身而逝的地方,一枚铜钱掉落地上,发出清亮的响声,不断地回响在书房中。  徐风刮起了画轴,扑上了依依小巧的身子,她好奇地拾起了铜钱,坐在画布下细心地研究了起来。  *********  当君戎天的唇再度灼上了她,楼凌波满心的爱恋终於溃决而出。  曾经,她是个俏皮活泼的丫头,花花世界灿烂动人,她总是迫不及待的想去追寻,想用着一身精深的医术行医救人……  她抬眸望着他满是冷肆狂浪的眼眸,柔荑忍不住抚上了他的脸庞。「我想起来了,四年前,追人时不小心撞上了你,手中的画轴落了地,你捡了起来,说我很美……」  「这画你要就拿去,丢掉、烧掉都好,总之不要让我爹看到,否则他又要拿这画像去替我找婆家了。」她嘻嘻一笑,说不出的灵活动人。  「我永远忘不掉你那时脸上的笑容。」君戎天俯首轻吻她雪嫩小巧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吹吐在她的耳窝里。  「是吗?我已经忘了当时自己是怎麽笑的,为什麽能够笑得那样开心……」她的声音微微地哽咽。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姑娘,你几岁了?」他瞅着她盈笑的脸蛋,发现自己移不开视线。  「刚满十五,昨儿个才行及笄之礼呢!反正我不想嫁人就是了,不嫁、不嫁,就是不嫁!」她轻哼了声。  君戎天再度吻住了她的唇,吮去她檀口中隐逸的悲泣,长臂牢牢地拥住了她纤细的柳腰,恨不能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  「喔?为什麽不嫁?」他低沉的嗓音带着兴味。  楼凌波口吻着他男性的薄唇,任由他的舌狂肆地侵略她唇间的嫩蜜幽心,两人的唇舌深深地交缠,有如烈火正在燃烧着他们。  「因为我要行医济世,游遍江湖,救尽天下不该死之人。」说着,她瑰丽的唇边忍不住又泛开了一抹灵俏的笑容。  他的心被她这句话深深地震撼,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激赏的神色。「好个奇女子,心思这般豪气爽快!」  「多谢恭维,让开、让开,我还要去追人呢!」她张大双眼望了望前头,急着想离开。  君戎天的大掌探入了她微敞的衣襟,触碰到她雪白柔嫩的肌肤,覆住了她在裳料下微微胀热的椒乳,恣情揉搓着那饱满的脂玉乳波。  楼凌波忍不住退却,在他的爱抚下,身子娇羞地轻窜了一阵战栗。  「追什麽人?」他挑眉淡笑问。  「追媒婆呀!我要追回另外一幅画,爹爹教人替我绘了两幅画,统统追回来比较安全,咱们後会有期了!」说着,她扬了扬纤手,迈开了脚步,纤细的身影飞奔而去。  「我不应该放你离去的,一开始就不应该。」君戎天悔恨地低语,解开了她的发,一头青丝散落在锦红床褥上。  「如果那时我不急着去追人,是不是我们现在就会不一样?」她扬起长长的眼睫,瞬也不瞬地瞅着他。  君戎天不回答她的问题,逐一地解开了她的衣裳,一件接着一件,轻柔缓慢,眸光深凝地欣赏着她逐渐娇裸的胴体,指尖总是不经意地擦过她敏感雪白的肌肤,目光贪恋地看着她胸前两团饱胀柔腻的奶子。  「不……」她往後一退,心口火热如焚。  「後会有期——」他顿了一顿,在她身後问道:「慢着,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嗯……既然我们因为画像而认识,你就叫我画儿吧!快快快,就要来不及了啦!」话一说完,她又像精灵般跑跳而去。  「画儿……我随口胡说的名宇,你竟然一直没忘。」她的心好热好痛,他没忘记,他是否也像她一样,总是愈想忘记他,爱恋就愈往心里头去。  「你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让我从此再也无法忘怀,你可知道?」君戎天张嘴含咬住她的乳尖,用舌头轻轻地舔弄着那娇嫩的梅蕊。  「呃……」她丹嫩的唇瓣忍不住逸出一声呻吟。  君戎天突然将她的身子翻过,让她伏卧着,大掌握住了她修细的莲足,逐一地吻弄着她一只只小巧的脚趾头,缓缓地吻住她敏感的足心。  「住手……」自脚底涌上了一股奇异的快感,在她的体内逐渐汇聚成欲望的热潮,地挣扎地扭动着身子,感到一丝丝不安。  他伸手抚着她的玉腿内侧,粗砺的掌心滑向她腿间私幽的女性,手指戏弄地逗留在她最靠近私处的内侧,怜爱地揉抚。  偶尔,他的长指会不经意地轻触到她腿心柔软幽密的细毛,过而不入,坏心的挑逗差点逼疯了她。  她闷闷地嘤咛了声,纤手紧紧地揪住锦褥,羞於启口。  他眷宠着她,然而却又极度渴望着她,男性的长指探入了湿幽泛香的花心,按住了小巧圆润的花核,邪恣捻拧。  「啊……」他挤入的长指彷佛赤焰般灼热了她身体中最禁忌的地方,不住地在她的小穴儿中掏弄出更多的蜜液。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眼前的情况,她知道自己该挣开身,不该与他发生亲密,然而,有谁能够来阻止她?  她总是忘不了他,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他的吸引,往往不能自拔,只能任自己深陷其中,就算将会堕入十八层地狱。  君戎天抬起了她俏挺的圆臀,让自己的手指更加深入,他的唇俯下啄吻着她的背心,温热的舌尖由她的背脊滑下臀沟。愈来愈逼近她娇蕊般的花心……  「不要这样……」他的舌尖舔弄着她的菊蕊,修长的手指仍旧不住地在她的湿穴中抽送,一时间,她羞红了脸,紧咬着唇瓣。  灼热的潮水自她的私密处泗流而出,她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仍旧感觉湿滑的液体渗出,染弄了他的长指。  「够了、够了……」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君戎天勾唇一笑,解开了腰间的束缚,昂挺的火热抵在她的花心,就要贯入之际,他扳过她一只修长的玉腿,斜刺而入,强硬地挤开了穴口,让她充血的花瓣绽放了开来。  「啊……」她的身体里突然感到火热胀硬,彷佛被他撕碎了最柔嫩的内壁,然而,最初的疼痛随着他的摩擦抽送而变成了快欲。  随着他的强烈贯穿,愈来愈教她难以承受,好热……欢愉的折磨在她的体内不停地流窜浮动。  「啊啊……」她就要崩溃,不能承受那逐渐高张的热潮。  君戎天加快腰杆挺进的速度,伸出大掌揉拧着她饱满的乳房,手指不停地夹弄着她娇嫣的蕊心。  「不要了……」她哭着叫了出来,一瞬间,潮浪席卷了她,痉挛的快感蔓延开来,她的身子僵硬抽搐。  君戎天爱怜地觑了她一眼,放下了她白皙的玉腿,火热的铁椿仍旧埋在她幽湿紧窒的体内,突然大大地转动了圈,正面地将她抱在怀中,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  「不——」她不由得战栗了下,他硬热的男剑在她的身体左右地磨动着,那不一样的蠢动挑起她体内最深处的快感。  她抬起眼眸正视他的脸庞,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愁绪,热泪呛上了眼眸。不该呀!  君戎天紧紧地拥住她的身子,不停地将自己欲望赤焰埋入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彷佛正在用身体诉说着最深刻的爱恋。  两人的身躯火热交缠,韵律着欲望交欢的浪声,他攫揉住她的乳,将自己化为她身体中的一部分,不停地戳刺贯人她娇绽的花穴儿。  泪珠不停地从她的眸子落下,承迎着他的激情,心中却又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愧疚的歉意,她背叛了啸大哥,背叛了他……  君戎天眼眸深沉地凝着地,身下一阵猛烈的抽送,教她意乱情迷,沉沦欲海。  一时之间,楼凌波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无法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唔……」她紧咬着唇,一丝汗珠滑过了她的乳间,感觉他在她体内不断地捣弄,直达花心深处,充血敏感的内壁为他悸动抽搐。  突然,他几次急剧的摩擦之後,深深地将自己埋入了她的幽穴中,在她深幽的花壶中释出热烫的液体。  楼凌波一阵激动,身子不住地抽搐痉挛,快感盈了一身,然而泪却掉得更凶,因为她的身体不再为啸冷情而贞洁,同时存在着两个男人。  君戎天温柔地为她拭去颊边的泪水。「後悔了?」  「不要碰我。」她甩开了他的手,陷人了极端的厌恶之中,泪痕满腮。  君戎天觑了她的泪颜一眼,淡然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不再提起啸冷情,不怕我已经杀了他?」  楼凌波转过身子,蜷成一团,用纤细的双臂保护着自己,摇头道:「你不喜欢我提他,不是吗?君无戏言,既然你已经答应我不杀他,那么他现在就应该还活着。」  君戎天不置一语,起身穿好衣袍,淡凝了她蜷缩的身子,眸中闪过一丝心怜,沉声道:「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再逼你。」说完,他转身离去,留下一室空静,与她低低的啜泣声。  泪光中,楼凌波彷佛看见了当年君戎天再度唤住了她,他说……  「对了,如果你突然想嫁人了,就到皇宫来找我吧!」  「呵!我才不要,住在宫里的男人要不是皇帝,就是大监!总而言之,我就是不想嫁给任何男人!」  第十章  他们之间是场僵局。  从那次之後,楼凌波不敢再接近君戎天,她避着他、躲着他,她不断地在心里谴责自己,却是不怪他。  在君戎天的囚制之下,她心里并不以为自己今生再有机会见到啸冷情,对啸冷情,她心中有割舍不去的眷恋。  两个男人,在她的身心之中纠缠不清,他与她、她与他,三人之间最终是个化不开的僵局。  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罪恶,她无法原谅自已受到欲望的勾引,在感情的催化下与君戎天发生关系。  月夜下,她孤零零地走在樱花林中,双手环着自己的身子,呼出了清冷的白雾。  时光匆匆飞逝,又是一年轮转。或许她就要在这个华丽的囚笼之中终老一生,在她的心里,这样的岁月度日如年,痛苦的感受远比快乐多。  这时,楼林中隐隐约的地传出了男人的谈话声,两人的声音都是如此地教她觉得熟悉。  「等杀了南宫晃,我要将她从你手中夺回。」  仔细一聆,楼凌波险些激动得落泪。好久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啸冷情的声音了,是他,那人绝对是他。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今生无论如何,我不会再让她离开我。」君戎天的声音冷酷绝情,没有商量的馀地。  气氛沉静了一会儿,沉重得教她忍不住想逃,她不想再听了,他们可以有千百条罪状指控她的三心两意。  「就算是如此,我仍旧爱她如昔,毕竟我一直知道她所爱的男人是你。」啸冷情的声音微微地紧绷,他的心里并非不在意。  「别忘了,楼家十馀口人因你的仇恨而枉死,就算不是你亲自下手,却也是间接造成她的家破人亡!」君戎天的眸子一转,冷冽地扬声道:「画儿,出来吧!也该是你知道事实真相的时候了。」  啸冷情似乎也已经知道她的存在,转过头望着她纤弱的身影走出樱花树之後,眸光闪烁着对她的狂爱。  「啸大哥,他说的是真的吗?」她心口紧揪着,泪光浮动,「我楼家十馀口人,是因你而死?」  摇头吧!她在心中大声地呐喊着,啸大哥,求你摇头吧!不要背叛我的信任!  啸冷情双眼充满歉意,瞬也不瞬地瞅着她悲伤的小脸,「是我误解了你爹,以为他害死了我父母,所以十多年来,我一直寻思复仇,你爹的死出自於我的命令,那日娄离血溅楼家堡,虽不是出自於我的授命,却也与我脱离不了关系。小楼,你尽管恨我吧!」  楼凌波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心魂欲碎,一口悲泣梗在喉间,沙哑道:「你怎么能?我爹、我二娘,还有我那未曾见过人世的弟妹,你一夕之间将我的世界都毁了!你怎麽能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过头去狠狠地撕碎了我的所有?你将他们还给我!还给我!」  「对不起。」啸冷情低声地说道:「恨我、怨我吧!」  楼凌波闻言,泪颜绽放了一丝苦笑,凄凉道:「若能恨你、怨你那也就罢了,然而,我却恨不下心、怨不了你,现在在我的心里,竟只能记得那一天你用身子护着我而被砍下一条手臂的椎心痛苦……为什么?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却恨不了你!」  这些年来,她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经历了爱恨生死、恩怨情缠,到了最後,她究竟得到了什麽?  她所有的痛苦,到了这一瞬间,到底又算什么?  「画儿,你究竟想要谁?」君戎天问道。  楼凌波含着泪水,凝望着君戎天冷峻的脸庞,嫣然一笑,道:「好,我选,我选择统统放弃!一个是萦牵我心、教我爱恋的男人,一个是我应该恨却恨不下心的男人,或许我该选择所爱,只是……忘不了了,忘不了那个应该深恨的男人在我生命中烙下的痕迹,所以,你们两个,我统统不要——」  话声一落,她眼前袭上一阵晕黑,瞬间失去了意识,用昏迷来逃避她一生中上天待她最残忍的时刻。  ********  春色无边,姹紫嫣红,说不尽的一片美好风光,一缕纤柔的身影游荡在花色之间,逐渐地步离身後那幢华丽的楼宇。  「娘,你要去哪儿?依依……也要去。」一名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小娃儿迈着不稳的步子追上娘亲。  楼凌波闻声,缓缓回眸,蹲下纤瘦的身子,瑰丽的唇边扬起一抹笑容,笑看着才刚满两岁的女儿。依依粉雕玉琢的小脸漾着天真的笑,在她柔嫩的顿边沾染了一瓣樱红,为她小脸上的生动增添了艳色。  「小依依不能去,你要留在这里,娘要去的地方不适合你。」楼凌波不舍地拥住女儿小小的身子,轻叹了口气。  「不管,依依要跟着娘,也要去!」  不安的预感据获了依依稚嫩的心灵,小手紧紧地捉住母亲月白色的水袖,生怕一放手,此生再也见不到面了。  「依依,还记得娘常常对你说的话吗?」  依依愣了一会儿,细致可人的小脸低垂了下来,「娘说依依的命是赊来的,要依依原谅娘的私心。」  楼凌波扬起飘忽的笑意,淡声地说道:「依君命,倚君恩。依依……你的名儿就是这样来的。」  「娘……」依依觉得娘的样子虚弱飘忽得骇人,彷佛随时会随风散去一般,她白润的小手不自禁地将娘亲的衣袖捉得更牢了。  楼凌波淡淡一笑,挪开依依的小手,站起身来,随着微冷的春晨之风缓缓离去,再回眸,凝在唇边的笑容凄凉裒绝……  *********  两个男人站在樱林边,望着楼凌波纤弱的背影逐渐远去,在一片樱花林中,有如出尘的仙子。  「真的这样让她走了?」啸冷情见到君戎天对着侍卫使了个眼色,让楼凌波能够毫无阻拦的离去。  「你说呢?」君戎天挑眉一笑。  「不,天涯海角我都将追她到底。」啸冷情已经铁了心。或许这辈子就是注定要追逐她的倩影。  「很好,我也是这样想,只不过,我们之间有个问题似乎需要解决一下。」君戎天神情冷凝,沉声地道。  「喔?」啸冷情眉宇轻皱了起来,表示愿闻其详。  君戎天语气淡冷,却透着浓浓的占有欲,「她究竟要属於谁?你的或是我的?」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想想。」啸冷情狂佞地勾起笑痕,正视着君戎天自信冷肆的脸容。  君戎天饶富兴味地一笑。「说来听听。」  「她,可以是我们的。」  *********  湖边的山光水色教人心醉神迷,楼凌波倚坐在凉亭中,望着亭下的深湖,心思沉凝。  这时,远远地走来了一个老人,他在嘴中喃念有词,缓缓地走向亭子,一边挥动着手中的旗幡,自在逍遥。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日也主,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金也空,银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权也空,名也空,转眼荒郊土一封!咱们好久不见了,凌波丫头,武岳一别,这些年来过得可好?」  「空空老子?!」楼凌波微微地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陌生的地方见到故人。  「怎麽?那两条龙争得如何了?凌波丫头,老头儿我倒是根好奇,你最後究竟选了谁?」老子神算笑呵呵地问。  楼凌波闻言,自嘲地笑了笑,道:「二龙夺珠,双分天下。空空老子,你大概说错了吧!他们俩我谁也没选,更别说要均分了我一个女子。」  「不对、不对,老头儿我没说错,你们之间总归是天在作主,逃不掉了。那两条龙追来了,哎呀呀,怎麽还来了个大恶狼?凌波丫头,我先走一步了,记住,你天生要被夺,就如同你女儿一出生就注定了没有父母的缘分,总归是命,总归是命呀!」话才说完,老子神算一阵轻烟似地消逝,不留半点痕迹。  楼凌波还来不及惊讶这件神奇的事情,就听见身後传来男人的冷笑声:「楼凌波,我总算见到你了,秘笈呢?当初楼允南答应将秘笈给我,却没想到让你送来了一本空白簿子!」  楼凌波愕然回眸,看见南宫晃狰狞的神情,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厌恶的感觉,她摇头道:「那真的是秘笈,里头有你想要的不死药,只不过爹吩咐过我,它已经用药水漂过了,不知道方法的人,对他而言不过一本废书。」  「你——」南宫晃大刀一挥,就要砍向她。  电光石火间,还来不及眨眼,她就被人牢牢地拥入怀里,飞出亭子,避开了南宫晃的大刀。  「没想到你也有这般牙尖嘴利的时候。画儿,下次要撒泼,一定要我们跟随在你身旁,否则就请做个温柔婉约的女子,不然你这样不知死活,可知会吓掉我们几条魂魄!」君戎天淡笑道。  「你怎麽会在这里?」她睁大了秋水似的眼眸,不敢置信。  「不只是我,他也来了。」君戎天转眸瞧向亭子的另一恻,啸冷情修长的身影飘浮在水面上,踩着轻波而来。  「你们——」一时之间,她无言以对。  南官晃见到了啸冷情,眼中的杀意更浓。这两年来,啸冷情处处断他生路,南宫家顿时没落,此刻的他是什麽都没有了,而且还成天被以前的仇家追杀,活得极狼狈!  「不能原谅!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你生不如死!」啸冷情狂眸一眯,身形凌厉地往南宫晃欺去,瞬间就断了他四肢筋脉。  「啊——」南宫晃有如一滩软泥化在亭中,不能动弹。  楼凌波被君戎天捂住了双眼,只能听到一声声哀号,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嗓音,「为了楼家十馀口人的冤死,两年多以来,他不断地折磨南官晃,苦苦追逼,为的是让你家人在天之灵透口怨气,今天血使血还,一切就到此做个了断吧!」  滚烫的热泪滑下了楼凌波的眼眸,渗过了君戎天的掌心,染湿了她莹润的小脸。她只是闭着眼,不说一句话,任由他拥着她,耳边突然传来凄叫声,她心里知道又有一条人命消逝在人间。  血债,血还。  突然,有一只大手执起了她的柔荑,轻轻地放在唇边吻着。「别忘了还有我,小楼,今生今世,无论你怨我、恨我都无妨,我是要定你了!」  楼凌波的心中一片空白,无比震惊,方才老子神算所说的话,全都在她眼前应验了。  二龙夺珠,双分天下。他们真的打算就这样均分了她?楼凌波倏地勾起妩艳的笑容,柔淡地开口——  「我们这样,究竟是福是祸?」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三人,众说纷纭,只不过世人能够确定的是,皇帝君戎天突然失去了踪影,只留下了诏书,传帝位予四皇子梵天尊。同在那年,盟主令出现在武岳,静躺在武林别馆中的密室里,却是没有人见过啸冷情出现,从此没了下落。  ***********  盟主令忽现江湖,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人说武林盟主啸冷情已死,却又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见过他,而且就在不久以前。  众说纷纭,引起了公孙祸与丐帮帮主的疑心。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费尽心思也找不到啸冷情,更别说是楼凌波了,他们两人就像是消失在天地之间,化成烟尘消灭似的。  客栈中,坐着一群人,他们道不同,正正邪邪,却是龙蛇杂处,混成乌漆抹黑的一缸。  「他根本是避不见面!等着瞧,看我将他逮到,再狠狠地修理他一顿才遂心。」公孙祸扯出坏心的笑容。  「他不像这种人,再且,上回见过凌波丫头,她那俏模样儿真是标致,他们不是正恩恩爱爱的要成亲吗?真是吝啬,连一杯喜酒都舍不得请我老乞丐喝。」老丐顽样地啐了一声。  「事情只怕不如你们想像中简单,江湖上传闻着,他是为了红颜大开杀戒,公孙魔头,当初你们一直以为仇敌是楼家堡,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南宫晃似乎才真的是灭啸家的凶手。」玉书生艳若桃李的模样生俏,然而他的神色却是无比凝重。  要真是如此,岂不是错杀了好人?  「唉唉唉,反正最近我没什麽坏事可以做,换个嗜好去找人好了。不跟你们闲嗑牙了,我要先走一步。」话还没说完,公孙祸已经消失了。  「魔头,咱们一块儿走吧,为了兄弟,咱们就随便凑合,黑白配好了。」自古正邪不两立,对老丐而言,简直狗屁。  「别跟来!谁要跟你黑白配,魔头我还不屑呢!」远远地,公孙祸的声音飘荡而来,这时,他的人已经远在十里外了。  没有人能料到,他们这一找就是十多年过去,他们自始至终都没再见过啸冷情一面。  尾声  年年召开武林大会,就属今年最热闹,黑白两道齐聚一堂,没办法,现任的武林盟主方蓝生出身於恶人谷,正义之士在大战之後落败,只好认命地承认方蓝生的武林地位。  「花夭师父,秋节时徒儿在扬州见到了你,一直向你招手,为什么你都不理我?难道……难道你还在嫌弃我这个笨徒儿?」梁聪是个心思耿直的人,非常崇拜花夭的古灵精怪。  而且,她贵为一国公主,她娘楼依依又是武林中许多前辈的掌上明珠,她的容貌清灵绝伦,鬼主意又多,怎麽不值得他崇拜?  花夭不禁皱起了漂亮的小脸,不解道:「我秋节时又没去扬州,你怎么可能看到我?」  「真的啦!师父,你不相信徒儿的话?你这邪气美丽的模样,我岂会看错?!」梁聪觉得深受侮辱,「而且,你为什麽肯定秋节时你不在扬州?」  「我……」花夭一怔,说不出话,美眸心虚地望向方蓝生,他正在恋娃与惜娃两名小妾的怀中享受着齐人之福。  「师父,你还没有回答徒儿的话呢!」梁聪不死心地逼问。那要不是花夭师父,难不成还会是她姊妹?  不,听说她娘的娘只生了她娘,她娘又只生了她。粱聪心想自己也真的不笨,花夭师父说过的话,他一句不忘呢!  难不成是偷生的?  「因为我那个时候……」她欲言又止,脸儿一红。  「是啊!究竟是为什么?」方蓝生这时也忍不住凑兴道,唇边勾起一抹坏心的笑容。  这男人竟然明知故问!花夭气急败坏地想。秋节的时候,她被他拐到床上去玩亲亲,三天三夜没有出过房门,他竟然——  「方蓝生!」  *********  「刚满十五,昨儿个才行及笄之礼呢!反正我不想嫁人就是了,不嫁、不嫁,就是不嫁!」  「喔?为什麽不嫁?」  「因为我要行医济世,游遍江湖,救尽天下不该死之人。」  番外篇  「不要……你们住手……」  楼凌波浑身炽热,彷佛要燃烧起来,她倚靠着君戎天宽阔的胸膛,他的一双大掌自她的纤臂之下探出,揉拧着地的双乳,捻弄着她敏感的乳尖儿,俯首吻着她雪白的颈项,在她细腻的颈肌上舔吮出绯色的红痕。  「画儿,你好敏感呵。」他温热的气息呼在她的耳边,唇角勾起一抹冷肆的笑容,双手犹眷恋地揉抚着她雪腻娇嫩的奶子。  「不要,我们这样好像……不要,你们快点住手。」楼凌波娇声低喊,感觉自己就像被摆弄的娃娃,任他们随意玩弄。  啸冷情的唇边绽出优雅却似狂魅的笑容,高大的身躯霸道地横亘在她张开的玉腿间,长指探进她充血柔软的紧穴儿里,不停地戳刺那让男人忍不住想逞欢恩宠的媚花儿。  「啊……」当欢愉到了极致时,再也止不住,她丹红柔艳的唇齿间不断地逸出轻咛。  虽然她的身子正被他们柔宠眷爱着,但身为女人的矜持却是不断地从内心深处涌出,抵抗在她身子里凝聚的强烈情欲。  「啸冷情,君戎天,你们……你们再不停手,我就一辈子不理你们……啊……住手!」啸冷情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还不停地用拇指揉弄着她娇嫩的蒂心,她幽密处香腻的蜜液不断地泌出,将他的长指沾染得潋艳透亮,不断地出没在她的花穴儿心中。  泛着莹光的泪珠闪动在长睫上,楼凌波抗拒地摇头,甩乱了一头乌黑柔亮的发,雪白的肌肤泛着淡绯色。  君戎天的眼中有着深沉的爱恋,大掌拧弄爱抚着地雪腻饱满的圆乳。他曾经身为九五之尊,君临天下,玩遍多少艳色女子,也有过不少性爱的玩戏,多名妃嫔同时承伺他一人,春色无边;此时,有他的画儿在怀,纵有人间绝色,他再也不屑一顾。再说,他的画儿就是这人间中最拔尖的绝艳可人儿,他总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心爱她愈来愈深。  啸冷情俯首轻吻着楼凌波平坦的小腹,舌尖舔人她腹间小小的珍珠洞儿,心思沉潜。他虽然为她放弃了武林盟主的地位,却从来不悔,就正如君戎天义无反顾舍弃了帝位般,眼皮却眨都不眨一下。他只要她快乐,不再为如何选择他们而痛苦。  啸冷情抽出在楼凌波体内掏弄的长指,抬头与君戎天对望了一眼,倏地两人同时勾起相仿的邪恶笑容,之後他伸手释放了自己昂扬火热的男剑,坚挺地抵在她柔嫩娇艳的苞心,缓缓地挤入她充血紧窒的穴儿里。  「住手……你听见了没有?啸冷情,你住手!」楼凌波小手握起拳头,不断地攻击着啸冷情宽阔结实的胸膛,同时呜咽地叫喊。  君戎天扬起一抹邪佞的笑痕,擒住了她撒泼的柔荑,将它们执到唇边,逐一地轻吻那一根根葱玉似的纤指。  「君戎天……你这个帮凶!」她困难地吐出温热的气息,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抗拒着逐渐入侵体内的巨大异物,却忍不住地蠕动着柔滑的花穴儿,深深地将那昂挺的男剑吞噬而人。  「我不会是帮凶,而是共犯。」君戎天若有所指地笑了。  「你——」她咬唇含着就要夺喉而出的嘤咛声。  啸冷情的腰杆缓缓挺进,倏地撞进了她最私密的花心保处,与她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他故意顿了一会儿,挺着腰沉寂在她的花径里,让两人私处间的幽微脉动互相撞击着彼此。心跳紊乱了,他的、她的,两人的脉动混在一起,无论是微弱或强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两人的心跳呼吸都急速加快。  「小楼,想要吗?」问话的同时,他故意深深捣进她艳蜜花蕊的深处。  「不……要……」她不停地摇头,下身不断地扭动着,小嫩穴流出蜜液,羞人地染湿了两人的交欢私处。  「是吗?」他狂魅地一笑,大手攫住了她纤细的膝,略微用力的将她的双腿分开,开始不断地挺进她的花穴心。  「啊……」随着花心被一次次占有,一声声嘤咛自她唇间低逸而出。  楼凌波无法抗拒啸冷情的人侵,因为她的手腕被君戎天牢牢地擒住,就如同被铁钳箝圈住一样,他温柔地含咬着她的纤指尖儿,另一只大手伸到她的唇边,长指挑弄地探进她微微红肿的艳唇,沾染了她唇内湿香的津液。  啸冷情不断地在楼凌波的体内逞欢,却又是如此地缠绵多情,粗热的男剑不断地摩擦着她柔艳的花穴儿,撩起火热的淫浪声,彻底地填满了她的身体,盈胀在她的小腹中,一次次地进出,虚盈着她的身体。  「我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她低泣出声,感觉自己就要被彻底地征服淹没,在他们阳刚的体魄柔胁下,她一点力气儿都使不上,她靠在君戎天的胸前,任他的大掌恣揉她雪腻的奶子,拧弄她乳尖儿上的粉嫣蕊心,她剔白的肌肤在他的掌中几乎化成了凝脂,微微地溢出他的指握。  楼凌波委屈却又欢愉畅快,因矛盾而流的泪水淌下了她白皙泛红的双颊,任由啸冷情不断地在她的体内冲击着,一次又一次地撩高了她体内的热浪,伴着君戎天在她耳边的温柔爱语,他的唇断断续续地啮咬着她嫩白的耳朵,她觉得自己就要崩溃疯狂。  「画儿,你足以教任何男人为你疯狂,你可知……」君戎天磁性的男性嗓音不断地在她的耳边说着宠爱的话语。  「小楼……」啸冷情不自禁地忘情柔呼出声。  「啊……嗯、啊……」楼凌波体内的热潮愈来愈高,刹那间她有如身处熊熊火焰中,又被人不意地倒了一身的赤色酒液,轰地一声将地燃烧殆尽。  那一瞬间,她哭喊出声,晶莹的泪水滑下了她的双颊,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君戎天的大掌,身子里蔓延开痉挛的快感,小腹不断地抽搐,微微地热痛,却又是如此教人舒服畅醉,花壶深处泌出一阵阵快慰的热潮。  这时,啸冷情倏地抽身而出,彷佛是早就安排好了,君戎天扶起了她纤细柔弱的身子,让她修长的玉腿微微地跪起,大手抬起了她俏挺的圆臀,猛一挺身,将自己火热的欲望贯穿她娇柔充血的花穴,让她红艳肿胀的花唇密密将他的昂扬剑身衔住。  「不要……一次就……君戎天!啸冷情!」楼凌波气极了,俏脸儿气得通红。她的身体之中窜过战栗快感,高潮过後的私处愈加敏感,而君戎天在她体内一次次的肆虐,都足以勾起她体内最深沉的悸动。  她哭着、喊着,甩乱了一头黑绢似的秀爰,她的小脸无力地埋在啸冷情的怀里,小手被他的两只大掌牢牢地箝住,他俯首吻着她的发、她的额、她的鼻、和她红艳艳的绛唇。  君戎天的昂挺男剑不断地贯穿着她的柔软紧窒,彷佛一把赤烈的焰火,燎烧了她幽密的花穴儿。  「啊……啊……」  在无力自承的激欢之中,楼凌波恨恨地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再也不理会这两个男人,一辈子!  *********  「你们走开!」楼凌波别开小脸,不想再见到他们的脸,也不想理会他们求情的表情。  「小楼……」  「画儿。」  啸冷情与君戎天柔声叫唤。  「走开!最好都走得远远,省得我心烦,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听见了没有!」她清丽的小脸上冷凝着怒意,却显得更加明艳动人,一双水灿灿的眼眸冒着怒焰,诱人极了。  「你已经生气好几天了,该原谅我们了吧!画儿。」君戎天难得低声下气,更别说是求人,此时却不得不折腰求饶。  「是呀,小楼,否则你自己说还要我们做什麽吧,至少告诉我们你还要生气几天,让我们心里有个数儿。」啸冷情柔声地哄着她。  搂凌波冷冷地笑了,「你们耳朵聋了吗?我说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也就是我死的那一天!」  虽然那天她也得到了欢愉快乐,不过她的心里仍旧无法释怀,她那被他们用男人魄力所折服的女性自尊,还在她的心里闷闷地生着气,她恨自已的软弱无力,只能任由他们摆布。  「画儿,你这话当真?」君戎天淡淡地挑起眉,笑问道。  楼凌波一语不发,以示抗议,谁教他们要这麽坏,简直坏透了。  君戎天邪冷地笑了,他侧首睨了啸冷情一眼,颇富深意地问道:「你介不介意再来一次?」  啸冷情几乎是立即就知道他所指何事,也跟着坏心地勾唇微笑道:「介意吗?一点儿也不。」  他们邪恶的眼光紧紧地瞅住楼凌波,她就像被毒蛇盯上了的小兔儿,仅仅是一瞬间的光景,他们以轻幽的脚步飞掠至她的身畔,两人一起挟起她纤膀子,倒勾着她往房门内浮掠而去。  「你们要做什麽……君戎天!啸冷情!」  不消片刻,楼凌波的娇喝声已经化作了呻吟,房里隐隐约的传出男女呢喃的低喘声,三人再起欲望的高潮……  【全文完】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插爆豐滿的阿姨[11-05]二位尤物,感觉自己实在太幸福[11-05]当做爱被小姨子发现之后[11-05]后妈[11-05]爽死人的小少妇[11-05]饭店交换女友[11-06]我把处女嫂子开苞了[11-06]人妻- 美美[11-06]我妻子的一次新鲜体验[11-06]淫荡美妇人[11-06]黑夜迷奸漂亮女大学生[11-06]初夏的做爱[11-06]淫蕩姐妹的遊戲[11-06]一個小姐讓我變成了男人[11-06]婚礼上伴娘被玩得不要不要的[11-06]偷媳[11-06]牛仔裤的服务员的特殊服务[11-06]屌丝男 女秘书 富二代[11-06]面馆熟女[11-06]少年滥情之三舅妈(四)[11-06]【朋友结婚,我上伴娘】[11-06]全裸篮球赛[11-06]迷奸英语老师[11-06]淫行列车 - ☆[11-07]【第一次和金发碧眼妹妹】(下)【作者:test】[11-07]18岁房东智取众美女房客[11-07]當我愛上他的女友[11-07]【美丽的后妈】(艳娘)[11-07]感到一阵稣痒,挤进了一个湿热柔软却紧箍的肉环[11-07]【大奶妈咪女教师】【作者:BritanniaKing】[11-07]成狼记[11-07]高潮偷情星期日[11-07]【武侠古典】【乳林外史】[11-07]美妙人妻∼怡如[11-07]【准夫妻性事】(7--9)【已整理】[11-08]侵犯儿媳妇的公公[11-08]我有過亂倫[11-08]黑星女侠(二十一)[11-08]【我和一个办公室的离婚女人做爱了】[11-08]軍國性奴[11-08]【难忘的刺激回忆】[11-08]小山村的故事[11-08]在美女会计面前用桌角蹭阴帛直到射精[11-08]强行内射了极品空姐[11-08]旅馆奇遇[11-08]迷奸丈母娘记[11-08]【成人英语】[11-09]八爪椅体验[11-09]离婚女教师[11-09]潮吹女自述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