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冤家(上)

发布时间: 2019-11-08 10:49:32
    全林百川是一艘远洋航行的船长,他在轮船公司是一位经验丰富而又年轻的标准船长,因此公司派他作爲远洋货运的什货轮船长。    吃这一行饭跟家庭是聚少离多,有时经年在这一国的港口装载货物,运送到那一国去,这其中生意好的时候,往往是经年不能回家一次,而待遇是丰富的,生活是枯燥的。    林百川已经是三十一岁的人了,他很需要一个家,同时航行在海上的人都是喜欢浪漫式的生活。    因此船员隻要到了一个港口,船停下来装载货物,或者是修理,船员都会上岸去花天酒地的,寻找片刻的欢乐和刺激,把辛苦得来的钞票毫不爱惜的用光,这才托着疲乏的林百川是一个船长,他的待遇比一般船员高,而他又年轻,对女人的兴趣也是特别浓厚的。    经过了两年的荒唐生活之后,林百川有了成家的念头,把钱看得比较重了一些,这一段日子里,加上他又做了一些不合法的生意,确实赚了不少美钞。    这艘远洋的货船,停在高雄港,准备要大修一次,需要三至四个月的时间,在国内停留。    林百川住在高雄,虽然他没有成家,但他早已准备下了一座花园式的小洋房,布置得也很美观。    每次他航行回来之后,都在这个家中先休息上几天,然后就和一些亲友同学在这做小洋房狂欢上几天!这一座房屋因爲他本身经常不在家,委托他的一位表弟,叫做欧宏一的住在这里,管理这座房子。    欧宏一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人,读书不多,但是很会说话,加上他也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对象!欧宏一目前也没有什么固定的职业,但是生活上过得很花,因爲有了这么一做小洋房,又加上林百川经年不在家,欧宏一交上了不少的女朋友!林百川对欧宏一的这些早就很清楚,同时他们都是年轻人,又是表兄弟,没有什么事不能公开的。    林百川回来之后,欧宏一爲了要迎合这位表兄的心理,约了几个女孩子到家中来,目的是要向林百川讨好!欧宏一请来了三个女朋友,这些女孩子都是一些店员,或者是商店中的女会计。    其中有一位叫做陈桂英的,是一位会计,商校毕业,二十多岁,人长得很美,有着一身十足的本钱,玲珑可爱的身材,使得男人看了,都会爲她着迷。    在林百川回来的第三天,欧宏一就约了陈桂英、彭碧莲和杨淑娟三个女孩,这三个人都是年轻的女郎,都有一副惹火的身材,迷人的面孔,还有着散发热力的姿态,时时都在勾引着男人的注意!在客厅里,欧宏一向林百川介绍了这三位女孩,她们对于林百川的海上生活都是有着好奇的心理。    彭碧连首先问林百川道:「林先生!我觉得你的生命真是多采多姿,走过了多少人们向往的地方,也看过了很多的事物!」林百川笑道:「也吃过人们所没吃过的苦头!」陈桂英笑道:「年轻人嘛!吃一点苦也是一种磨练!」林百川对这位陈桂英有着一种特别的好感,他时时都在注意着桂英的一举一动,一听了她说这话,就笑道:「也隻有这样来安慰自己了!」欧宏一问道:「表哥!这一次回来要住多久?是不是找一个对象结婚呀?」百川笑道:「说的是很好听,我也有这个意思,但是谁会嫁我呢?」宏一笑着道:「有呀!我来当这个媒人好了!」百川道:「小姐是什么人呢?」欧宏一听了,就用手指着杨淑娟道:「你看杨小姐好吗?」杨淑娟一直都没说话,听到欧宏一讲到她的身上来了,就用眼睛对着欧宏一瞪了一眼,笑着骂道:「你要死了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很老实,从来不多说话的!」宏一笑道:「说不说话是你的事,那有个小姐不嫁人的吗?」淑娟道:「我就是不嫁!」宏一道:「那就当老小姐好了!」淑娟道:「我是现在还年轻,再等几年才嫁人,不是一辈子不嫁!」百川道:「杨小姐说得也对,年轻嘛,总要多玩玩才好!」桂英笑道:「林先生总有几个女朋友吧?」百川道:「说实在的,我很想交女友,可惜我的职业流动性很大,没有那个时间和女朋友再一块谈情说爱的!」宏一笑道:「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吗?隻要看对了眼就行了!」碧莲笑道:「宏一说话真不好听,说的是什么吗?好可笑!」林百川觉得这三个女孩之中,陈桂英比较起来要比杨淑娟和彭碧莲高明得多了,无形之中,就对她有了好印象。    下午这三个小姐都爲了本身的工作,都要回去!当时林百川就拉着欧宏一走到一边去,很慎重的说道:「宏一,你有办法能请陈小姐一个人明天到这里来吗?」宏一笑道:「可能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也是这两天才认识的,我去和她谈谈好了!」百川道:「怎么可以当着那两个小姐,单独约陈小姐呢?」宏一道:「我会想办法单独和她谈,等会再告诉你好了!」百川道:「因爲单独约陈小姐,对她门两个面上不好看的!」其实这三个小姐和欧宏一都有那么一手,可以说什么话都能说的,但是爲了林百川,欧宏一不能那么做!其实欧宏一对她们是抱着玩玩的态度,隻要是弄过了,也没有把这种事当成真,爲了对林百川讨好,所以他把这三位小姐约来了!欧宏一叫了车子,把她们一个个都送走了,最后才送桂英!在一个公园的凉亭上,欧宏一和陈桂英坐在一块。    这地方离陈桂英上班的地方很近,也是欧宏一经常约她见面的地方。    欧宏一到了这地方,见四下无人,就说道:「桂英!你知道我带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桂英笑道:「你的名堂多,不要跟我卖关子,是不是想晚上约我出去?」宏一道:「算了吧!我看我们到现在算了,不谈那些事情了。    」桂英道:「怪人!我又没得罪你呀,怎么说这些吗?」宏一道:「我不是说这些,刚才表哥把我拉到一边,谈的就是你!」桂英道:「我有什么好谈的?你告诉他,我是你的女朋友好了!」宏一道:「我才不会这么说,我告诉他,我认识你才几天,所以我叫你来这里,先和你说清楚,表哥对你有意思!」桂英笑道:「什么意思吗?」宏一笑道:「你自己去想,男人想女人,是什么意思吗?」桂英笑道:「真好笑!我也没对他说什么吗?」宏一道:「我看你就和我表哥作朋友好了!」桂英笑道:「那我们两个怎么办?」宏一笑道:「我们两个就一刀两断,以后就不来往了!」桂英道:「你这个人也没想想,我已经被你玩过了,又要把我给你表哥,什么话吗?」宏一道:「这没有关系,反正都是一家人嘛!」桂英道:「你不是约了彭碧莲和杨淑娟,介绍一个给他不好吗?」宏一道:「你不知道,他今天看中了你,叫我约了明天和他单独见面!」陈桂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用手在欧宏一的手上打了一下道:「那才好呢!你再一边看了,不会酸熘熘的?」宏一道:「这有什么好酸的?他的意思是要讨你做妻子,我右没有这个力量,你看看要怎么跟他说?」桂英笑道:「也不晓得这位表哥看上我哪一点?」宏一道:「这还不知道呀?是看上了你下面的那一点!」桂英捂着嘴笑了起来,连忙说道:「你要死了呀?跟我说这些!」宏一道:「就是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他有钱,又有那么一座小洋房,生活总是舒服的!」桂英道:「经年在海上,也不回来,叫我怎么受的了!」宏一道:「哎呀!这都是小事情,你会有办法解决的!」桂英道:「以后你和我说话,就不能那么随便了,免得让你表哥知道了!」宏一道:「带你到这地方和你说,也就是爲了这些,明天去一躺,反正我可以和杨淑娟她们玩嘛!」陈桂英看在生活上的享受,就答应了林百川的约会,欧宏一一见她答应了,就偷偷的对着桂英脸上亲了一下!桂英道:「死鬼!这地方那么多的人,也可以偷吻一下呀?」宏一笑道:「哎呀!这地方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弄那事!」陈桂英终于答应了林百川的约会,欧宏一又教了一些方法要桂英对林百川多灌上一些迷汤!桂英对于这些可以说是老资格了,隻要欧宏一不露出马脚来,她是会有办法应付林百川的!欧宏一回来之后,就把这些情形对林百川说了,林百川当然心里很高兴,就问欧宏一明天要怎么招待陈桂英!宏一道:「这种事,并不需要招待得多好,最主要的,是你们能单独的相处,有了机会,就下手好了!」百川笑道:「跟人家第一次约会,那能这样!」宏一笑道:「对于这位陈桂英,我是不太了解,因爲我才认识没几天,你可以见机会和她态度上的表现,去做嘛!」百川笑道:「我觉得这个小姐还很正派,弄来作太太倒是不错!」宏一道:「看陈小姐的样子倒是不错,比我那两个女朋友要好得多了!」百川道:「我看那个彭小姐对你不错呀!」宏一道:「马马虎虎!其实,那两个水准要比陈小姐差一点,我和她们也是很普通的朋友,我也没打算结婚,所以不挑剔!」林百川在第二天的下午,把自己修饰了一下,穿上一套澹色的西服,显得精神也很抖擞!陈桂英在下午四点多锺坐着计程车来了,也是打扮得十分漂亮,到了林百川的家中,林百川正在等候她。    林百川一看见陈桂英,人就有了精神,连忙笑着迎接着,道:「陈小姐今天打扮得好迷人啊!」桂英笑了一下说道:「昨天听欧先生说,林先生要我来一趟,不知是不是有事?」百川道:「事情是没有,想请陈小姐去跳跳舞!」桂英道:「很抱歉!我不会跳舞,使你失望了!」百川道:那就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到咖啡厅聊聊天也好嘛!」桂英道:「你表弟今天不在啊?」百川道:「上午就出去了,说有事情,要到晚上才回来!」桂英笑道:「怪不得林先生这么寂寞,怎么不找一个对象,早一点结婚,你以后回来,也有一点温暖,同时也有一个知心人帮你照顾这个家!」百川笑道:「像我这样经年在海上的人,到那里去找呢?」桂英道:「林先生,既然欧先生不在,我们又何必出去呢,就在你这里聊聊也好!」百川道:「既然陈小姐不想出去,旧在家中聊聊好了,等晚上请你吃饭好了!」桂英笑道:「你们男人对女人总是知道请女人吃饭、好像别样都不会似的!」百川笑道:「不谈这些,我们到客厅坐一下好了!」陈桂英今天爲了和林百川单独见面,穿的是一条高叉的短裙子,整条大腿露了一半在外面,上身穿了一见套头式的圆领衫,白嫩的颈子都露在外面,这付惹火的打扮,把林百川看的目瞠口呆的!在客厅里,陈桂英和林百川面对面坐着,桂英隻是想把短裙子往下拉,想要盖住大腿的上面!因爲上面的大腿露出来给林百川看是没关系,可是里面的小三角裤顺着大腿上看过去,都可以看得到!林百川的两隻眼睛又是不停的在她的大腿上盯着,陈桂英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桂英道:「林先生!你怎么看人这样的看法?使我好不自在!」百川笑道:「抱歉!是你长的漂亮、所以多看了几眼!」桂英笑道:「你好坏啊!专门看女人的大腿,又向里面看!」林百川笑道:「这大概是你自己的想法,你怎么会知道我向大腿里面看呢?」桂英道:「我又不是傻瓜!你那两隻眼睛隻是向下面看,看得使我坐不住了!」百川笑道:「好了!不看了,看了也没有用,反而使我难受!」桂英道:「爲什么会难受嘛,我又没要你看!」百川道:「你说的很对,但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坐在眼前,那能不看嘛,这是所谓「秀色可餐」啊!」桂英笑道:「越说越使人害怕,我要是多坐一会,你会把我吃了!」百川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很美,同时我已经爱上你了!」桂英道:「那有那么快的,我和你才见二次面呢!」百川道:「你没有听说过「一见锺情」吗?」桂英道:「你好会,我说不过你,就算真的一见锺情,也不能变成急色儿!」百川道:「陈小姐!我叫宏一给我作媒好吗?」桂英道:「那很好嘛!等着吃你的喜酒了!」百川笑了笑,又说道:「你要吃我的喜酒呀!那可好!我是想和你结婚呢!」桂英听了,当时脸就红了,把头偏向一边,口中说道:「你很会占人家便宜,我不和你说了,我把你当成一个规矩的人,那里知道,你老是笑我!」百川很认真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呀!昨天我看到你,就给我留下了很好                      的印象,所以叫宏一请你来。    」桂英道:「昨天不是还有两位小姐吗?爲什么会对我这样?欧先生也没告诉我,要是我知道了,我就考虑一下!」百川道:「是不是考虑来不来?」桂英对他看了一眼道:「如果要是我不来,你会失望吗?」百川道:「当然会啊!陈小姐,我和你说老实话,我找你来,不是占你的便宜,我真的希望你能嫁给我,因爲我目前急需要一个家!」陈桂英心中在想,要是真的嫁给林百川,在生活上市没有什么顾虑了,然而在物质上有了享受,这精神上的负担就要大了!他经年的在外面,一年回来的时间很少,我自己又正值青春,能这样白白的过吗?她想了想后,就对百川说道:「你还有多久要出门去?」百川道:「大概三四个月之后!」桂英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考虑两天就给你答覆,好吗?」百川道:「我想在我还没走时先结婚,结婚之后我这里的财産都可以交给你了,同时我工作也可以安心一些!」桂英笑笑的,半天也没有说话,她知道有些地方要沉默一点,才能把男人的新抓住。    林百川见陈桂英很久没有说话,又问道:「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桂英笑了一笑道:「或许你认爲是对的,但是我有我的想法!」百川道:「哎呀!不要想那么多,我会对你很好的!」在一家豪华的餐厅中,林百川爲陈桂英点来了很多的菜,两人而愉快的相处在一块。    林百川本来是一个好色的人,而今天他对陈桂英特别的不同,他把那付好色的面目收了起来,一时也没去想她的好事!吃过晚饭之后,又看了一场表演,然后林百川就开着车子把陈桂英给送回去,他也回到家中。    欧宏一早已回来了,一个人坐在客厅中,一看到林百川回来了,就笑道:「表哥!玩得痛快吗?」百川笑道:「也没有什么痛快,值得高兴的是我已向陈桂英提出婚事了!」宏一笑道:「那很好嘛!她怎么说?是不是答应了?」百川道:「依我看,可能没有多大的问题了,隻是她说要考虑两天!」宏一道:「这没关系,明天我再托人和陈小姐谈谈,但是你今天带她出去,没有把她带到旅馆去啊?」百川道:「什么话!我是想讨来作老婆的,又不是弄来玩的,所以留个好印象给她!」经过了一个多礼拜,林百川和陈桂英真的结婚了,什么事情隻要有钱,办起来就容易多了。    这座小洋房布置得喜气洋洋的,热闹了两三天,才安静下来。    林百川的这栋房屋一共是两层,结婚之夜,林百川和陈桂英住在楼上,楼下让欧宏一住着,旁边还有三间房间,是佣人和司机住的。    林百川家中虽然有一部小轿车,他们都会开车,也用不到请司机,所以佣人房间就空了下来。    本来这栋房子林百川不在家时,都是欧宏一在住,他又是一个花得不能再花的人了,经常会带一些女人到这里来睡觉!但是林百川现在结婚了,他也不能乱来了,虽然住在楼下,也是一个人在家中安份的住着。    再新婚中的林百川和陈桂英两人甜得跟蜜一样!陈桂英隻要是一看到了欧宏一,总是避开来,因爲她曾经是欧宏一的女朋友,两人也有过多次的肉体关系,所以当着林百川总是装得很正派!因爲轮船公司要开会,林百川不能不去,早晨一起床,他就开着车子出去了。    陈桂英还在床上睡觉,没有起来。    欧宏一等到林百川走了,旧到楼上,把她的房门推开来了!他见到桂英还在睡,就坐在床边上,用手在桂英的脸上轻轻的捏了一下!这一捏,就把桂英惊醒了,一张开眼睛,一看是欧宏一坐在床边上。    桂英连忙说道:「哎呀!老天,你怎么跑上来了吗?这不是要命吗?」宏一笑道:「你不用紧张,表哥去开会了,这时候恐怕已经到了公司了!」桂英道:「不管怎么说,你先出去,我起来穿好衣服,到客厅去!」宏一道:「你现在可好了!有了新人,把我这个旧人给忘了!」桂英道:「不会的!可是现在不能那么随便了,反正我没忘记你,你也要我嫁给他的,爲什么说这种话?」宏一道:「我来也没有什么事,隻是想吻吻你!」桂英道:「哎呀!吻一下又有什么意思吗?你到客厅,我马上来和你谈谈好了!」宏一抱着桂英吻了一下,很得意的,就到客厅去了!陈桂英心里很紧张,怕的是宏一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她叫宏一到客厅中,穿上了衣服,就来到客厅了。    桂英对宏一道:「我不是早就向你说过,叫你在家中不要和我接近,爲什么又跑到我房间里来?这要是给你表哥看到了,要怎么个说法?」宏一道:「没有那么严重,以后不上楼好了,我隻是觉得没和你亲近一下,怪不好受的!」桂英道:「不好受也要忍着,等他出海去了,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呀!」宏一道:「这个我知道,目前的问题不是这些,我见你每天和他一上了楼,就不下来,两人好甜啊!」桂英问道:「你吃醋呀?他是我丈夫,我不能不听他的啊!」宏一笑道:「你说的很对,隻是目前我很想和你在一块,我已经好久没弄了!」桂英道:「鬼话!杨淑娟、彭碧莲都跟你有一手,随时去找她们嘛!」宏一道:「表哥在家里,我也不能把她们带来啊!」桂英道:「你少来这一套!旅社多的是,随时可以去住,反正你不能找我!」宏一道:「桂英!我表哥还够看的吗?」桂英问道:「什么事情够看的?」宏一道:「我是说你们两人弄那事是不是很理想?」桂英笑了笑,道:「跟你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罗唆老半天!」宏一道:「好了!我跟你说,婚也结了,吃饭总不能不吃,成天在外面吃也不是办法,家中也要开伙才对!」桂英笑道:「你要我做饭呀?门也没有!我根本不会!」宏一道:「请一个人嘛!你要和表哥说才行!」桂英笑道:「这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怕人不好找!」本来欧宏一到桂英的房中去,想要和她玩一下,而桂英爲了怕林百川发现了她和宏一有奸情,事情就不好了!地阯發鈽頁*哋址发咘頁***欧宏一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他的目的仅是玩玩,玩过了就丢,他见桂英拒绝了,也就不敢再多说了!林百川结婚之夜之后,一转眼就是四五个月了,这个时期也正是他们新婚最甜蜜的时候,家里已经请了一个佣女,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帮着做饭,生活过的很有规律,而以欧宏一最不痛快,每天都在外面也不回来。    陈桂英也是一个很会挑剔的人,帮忙做饭的这位妇人做了没多久,就被陈桂英辞掉了。    欧宏一找了好几个地方,想再找一个女佣人能到家中来帮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欧宏一找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叫做吴秀满。    这女孩是一个乡下人,但是读过几天书,不会打扮,但她有一副健美的身材,和那说话十分憨厚的样子,使得这一家人都喜欢上了这位秀满,大家都叫她阿满。    阿满很会做事,也很会看眼色,隻要是林百川和陈桂英再一块,她总是马上就避开!地阯發鈽頁*哋址发咘頁***欧宏一见这个阿满长的还不错,样子也很够标准,也很懂得分寸,因此近来这些日子中,宏一也天天在家里,很少出去!一大早,阿满就起来了,拿着扫把,在客厅中扫地,然后又用拖把在地上拖着,阿满穿着很随便,一件洋装往身上一套,一条三角裤套在屁股上就好了!做起事来屁股翘的好高,里面的白嫩屁股都可以看见,阿满正在拖地,欧宏一由后面走了过来,一看阿满翘着屁股,露出了白嫩的屁股来,心里就一养一养的!宏一暗想,要是把这个乡下人弄到手了,还不错呢!他想了一下,走过去就对着阿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笑着说道:「阿满!我帮你拖地好吗?」吴秀满一看,是欧宏一摸她的屁股,就回过头来说道:「你这个人也真怪,一大早不好好睡觉,跑来摸我的屁股干什么?」宏一笑道:「我看到好白好细,心里一养,就忍不住的摸了一把!」阿满笑道:「摸的还过瘾吗?」欧宏一听了,就觉得她说话好怪,也笑了笑道:「你们女人的屁股、奶子、大腿都是男人最喜欢的地方!」阿满笑了笑道:「你这个人也会拍好屁,我听了好高兴!」宏一笑着问道:「阿满!我们两个作朋友好吗?」阿满用手向楼上指了一下道:「先生和太太都还没起来,你在这里吃我的豆腐,会给他们听到的!」宏一笑道:「不会呀!他们两个抱着睡得正甜呢!」阿满一面说话,一面又低下头来,用拖把在拖地,身子弯着,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也随着动作,在一摇一摆的!宏一看见了,就伸手去摸,笑着说道:「阿满,你拖地,这两个奶子一摇一摆的,方便吗?」阿满笑道:「你这个人很会替女人想!其实也没什么,习惯了!」宏一道:「我看你这么累,好心痛啊!」阿满笑道:「你这个人不错,我跟你也不太认识,对我很关心的!」宏一道:「自从你来了之后,我都在关心你!」阿满道:「既然是这样,你爲什么不早两天到我房里来和我说,我们都住在楼下。    」宏一道:「阿满!我今天晚上来和你聊聊好吗?」阿满笑道:「好啊!我的房门不锁,你来的时候,一推就可以推开!」欧宏一约好了吴秀满,要在晚上到她的房里,他这时好高兴,先到外面去理了一次头,然后在外面又混到天快黑了,这才回来!吴秀满把一天的事情都做好了,林百川和陈桂英这时要洗澡睡觉了,桂英旧较阿满到浴室去放水!吴秀满到浴室把浴盆刷洗了一下,打开水管就放了一盆水。    桂英这时已经换上了睡衣,林百川也换了衣服,准备洗澡。    阿满很好奇,她来了这么多天,每天都看到隻要是洗澡,先生和太太都是两个人一块到浴室去后,洗一次澡,就要洗上一个多小时。    林百川和陈桂英到了浴室之中,就把浴室的门锁上了。    阿满在楼上看了一下,见浴室的门关上了,心想这不被热气给闷死了吗?她走到外面的走廊一看,浴室的两边有两扇窗户,窗户上面的两个小窗是开着的,两扇大窗户虽然是关上的,可是都留了一点没有关上。    阿满走过去,就对着里面看了一看。    她看到林百川已经脱得光光的,桂英也脱得一丝不挂,正拿着水盆在先生的下面,用水连冲了两次,然后用肥皂在先生的下面擦了擦。    阿满一看,先生的那根鸡巴被太太用手揉得翘了好高,她心里一惊,又往里面看了过去!就看到太太正用手再先生的鸡巴上勐套了一阵,就把手松开来。    先生的那根鸡巴一翘好高,贴到肚皮上,太太看得隻是笑。    就听到太太笑着说道:「早上刚弄得,现在又硬成这样,好厉害啊!」先生道:「太太!我好想玩穴,就在这里玩一次好了!」太太道:「不行呀!你弄了,等会上床又要找我!」先生道:「不要紧嘛!在这里隻是吃一下点心,上床再吃大餐!」太太笑道:「你每天都吃我的大餐,还要加上一些点心,都累得不能动了!」先生笑道:「快过来!宝贝,我先摸摸穴好了!」太太把腿分开来,肚子向前面挺着,就看到先生笑嘻嘻的,伸了手,再太太的穴上摸了一阵,然后把她的穴毛拉了几根,隻是在笑着。    太太道:「哎呀!你怎么抓穴毛吗?」先生道:「我看看长一点没有?」太太道:「天天给你弄,穴毛比以前多了好多,怪不的人家说,女人的穴常常给男人弄,穴毛会多长的!」先生笑道:「毛多的女人比较骚,我喜欢这样的!」太太这时就转过身来,放了水盆,在穴上冲了冲,说道:「等我先冲一下,穴水被你摸得直流,冲好了就给你玩!」这时先生也用在太太的穴上擦了擦,然后由水中站了起来。    阿满看到太太好会,双手往浴盆的边上一趴,屁股翘的好高,腿也张着。    太太道:「来嘛!我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就看到先生的鸡巴隻是硬着,他走到太太的屁股后面,用手拿着鸡巴,就用硬鸡巴在太太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太太笑道:「死相!你怎么用鸡巴打人嘛!」先生笑道:「我看到你的屁股好嫩,打两下过过瘾嘛!」太太笑道:「死鬼呀!我快养死了,快弄进来嘛!」这时候,先生就用手拿着硬鸡巴,在太太的穴口上揉了下,就勐力的一顶,硬鸡巴就顶到穴里去了!太太叫道:「哎呀!顶得太重了呀,穴会玩炸的!」先生也不说                      话,用手把太太抱着,就在后面勐迎着。    阿满看的穴里隻是发抖,同时穴中的骚水也在往外流。    她心想,这事情真的不能看,看的真会使人发狂。    她不想看,但是又舍不得离开,就用手在自己的穴上捂得紧紧的。    这时就看到先生弄得好有劲,太太也乱喘乱叫的,把嘴张的老大。    太太道:「啊!啊!穴好舒服,再大力一点!」先生听了,用双手把太太的两个奶子用手捧着,下面用力的在勐顶狂插的在弄穴。    不一会就听到太太的穴好响好响的淫水声。    正在这个时候,欧宏一回来了,阿满听到楼下的开门声,也不敢再看了,连忙的跑到楼下来了!欧宏一见阿满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来,就把大门锁上了,看到阿满脸上红红的,眼睛也在翻着,隻是喘气。    宏一就笑着问道:「阿满!你怎么这样呀?是不是和谁吵架了?」阿满道:「没有嘛!」宏一听了,马上就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一下,看她是不是发烧,可是这时候阿满就把身子一歪,靠在宏一的身上,好像全身都酥了!宏一一看,觉得这事情有点严重,就一抱把阿满抱着,连忙说道:「我扶你到房里躺一下,我去叫太太给你找医生。    」阿满道:「扶我到房里去好了,我快站不住了!」欧宏一觉得这事情好怪,今天阿满明明是好好的,怎么这时候会出毛病?他一面想,一面就把阿满抱了起来,送到她的房间去。    到了房中,就把阿满往床上一放,宏一就说道:「你先躺一下,我去找太太来!」阿满笑道:「你不要去,太太和先生在浴室里弄那事情,被我看到了!」宏一本来被阿满搞的心情好紧张,现在听她说太太和先生弄那事,一时也没有明白过来,就问道:「你说得清楚一点,弄什么事呀?你怎么变成这样?」阿满道:「你还是一个大男人,连弄那事都不懂呀?」说着,就用手在宏一的下面摸了一下,笑道:「先生的这东西弄到太太的那东西里面去了,好笑人!在浴室里就搞起来了,你说妙不妙?」这时宏一明白过来了,就笑道:「啊!我明白了,太太和先生在玩穴是吗?你怎么看到的?」阿满笑道:「在窗户边可以看到,所以我就急了!」宏一这时好高兴,连忙把阿满的裤子往下一拉,就看到她下面湿了一大片,阿满也自动的把裤子褪下来了!阿满又把腿也张开来了,就说道:「我看得养死了,你来帮我弄一下好吗?」宏一见这个小穴真的好骚,就笑说道:「我的鸡巴好大,你不怕呀?」阿满道:「你脱了裤子,我看看有多大?」宏一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下面的那根大鸡巴翘得好高。    阿满一看,就笑道:「哎呀!你这鸡巴比先生的大多了,也粗多了!」宏一笑道:「我弄你的穴,你会怕吗?」阿满伸手就把宏一的硬鸡巴握在手中捏了一下,又套了几下,就说道:「不会怕的,我跟男人玩过,不过那根鸡巴没有那么大是真的!」宏一道:「我来试试,你这穴的水真多,弄进去一定很舒服!」阿满道:「给你弄是可以,先要轻轻的弄进来,隻要是弄进来了,我就不怕!」宏一好多天都没玩穴,现在看见了这个浪穴,骚水又流得那么多,人又是那么的浪骚,他就把阿满上身的衣服也脱下来了,两个大奶子露在胸前。    欧宏一挺着硬鸡巴,就爬上床去,向着阿满的两腿中间跪了下去,这时阿满伸手就握住大鸡巴,笑嘻嘻的,往穴口上放!宏一把阿满的两隻大腿抽了起来,放在肩上,就把硬鸡巴对着阿满的穴里用力的一顶。    阿满这时把嘴一张,就感到粗粗的一根大鸡巴勐的一顶,就顶了一半进来,穴口上好涨。    阿满叫道:「啊!啊!好厉害,穴都涨的好痛呀!」宏一感到鸡巴头一紧,一股水汪汪的味道,知道弄上了,又连顶了几下,那根粗大的鸡巴都顶进穴里面了!阿满叫道:「哎唷!哎唷!死人,这么狠干什么?穴快玩炸了呀!」宏一见她有些怕痛,同时鸡巴又夹的好紧,他就不敢用力顶,隻是趴在阿满的身上,把她的腿抽得高高的。    这时阿满喘了两口气,觉得鸡巴在穴里涨的好狠、就说道:「你这鸡巴是够长了,怎么还会那么粗?这把穴都涨破了!」宏一道:「你不是玩过穴了吗?还怕痛呀?」阿满道:「你说话跟放屁一样!我玩的那根鸡巴都好小,你这是最大号的,比先生的还要大好多,也粗好多!」宏一道:「太太喜欢大鸡巴,你看了觉得对吗?」阿满道:「太太的穴要是给你弄,你这根鸡巴她也怕,实在太大了!」宏一暗想,那个小穴早就玩过了,骚得好要命,一点也不怕,时常叫我勐顶,玩得她直叫好哥哥呢!宏一笑道:「阿满!你看到太太给先生弄,怎么玩法?」阿满道:「太太好会呀!翘着屁股要先生顶!」宏一听了,笑了一笑,就在上面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了!阿满感到他一顶,先是一阵紧张,顶了几下之后,觉得穴里好舒服,也不叫了,隻是把嘴张着,「哎唷!哎唷!」的叫着。    虽然是一声声的「哎唷」的哼,但是那是舒服的哼,不是穴痛。    欧宏一是玩穴的老手了,他知道,刚开彩的穴一弄上,就会鬼鬼叫,又不合作,一面顶,一面还要把女人搂紧,鸡巴还要顶在里面,才能艰苦的弄一次。    女人和男人玩过了几次,穴就会冒水,还没弄上,穴水就先出来,这种穴弄一次,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像桂英的穴一弄进去,就要用狂抽勐顶的,先把她弄舒服了,什么样都可以和你玩。    三十多岁的女人,那种穴已经弄得经验多多,一开始,就非常的合作,不论鸡巴的大小,都要弄得紧紧的,同时穴也会跟着顶的时候勐夹鸡巴。    这种女人很少会叫,她们隻是刚弄进去,穴被弄得张开时,嘴里会「啧啧啧!」的啧个不停,但是一弄到底了,她们就会喘的跟牛一样,「呼呼」的勐喘。    同时也会把男人抱着,用手在男人的屁股上、腰上,到处乱摸,如果停下来休息一阵,她们也会把屁股抬高了,连连的摇摆着。    像阿满这种嫩穴,虽然给男人弄过,一遇上了这种事,就养的发狂,真的弄上了,水就勐流。    阿满就是这种样的穴,现在一弄上了,虽然在涨,又经过宏一闪晃,也一阵阵的在美了!」宏一闪晃了一阵,阿满就喘了几口气,张牙裂嘴的浪较一阵。    经过了宏一这一阵勐顶,穴里酥酥的,阿满身子隻是抽动。    宏一知道这小穴要洩出来了,连忙也提了一口气,狂抽插了一阵。    阿满叫道:「我……我……我不行了……要……要丢了……」说丢就丢出了阴精,宏一也在这时射出了阳精,两人在同时射了出来。    阿满好高兴,永手把宏一抱得紧紧的,笑道:「你很行啊!我玩得好舒服!」宏一道:「阿满!你的小穴放大鸡巴,也装进去了!」阿满道:「是嘛!本来我有点害怕,但是咬着牙让你弄,也真的弄进来了,你是不是射出来好多?」宏一道:「你感觉到了没有?」阿满道:「有啊!里面黏黏的,现在隻是往外冒。    」宏一笑道:「让那些精水留在穴里,生个小孩好了!」阿满一听,连忙把宏一由身上推了下来,由床上跳下来,往地上一蹲,用力的把穴里的精水往外放,弄得穴口上流出了好多的阳精来。    阿满道:「你这死鬼,玩穴我要,弄大肚子我可不要!」宏一笑道:「你蹲在地上干什么?」地阯發鈽頁*哋址发咘頁***阿满笑道:「把你下的种弄出来嘛!」宏一听阿满说下的种,觉得好笑,就笑着问道:「阿满!我下的什么种吗?你说给我听听!」阿满笑道:「你射出来的就是种,难道说是杂种呀?」宏一一把就把阿满拉了起来,笑着说道:「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是精,每个人都会射出来的!」阿满道:「我知道呀!你不要把我当成了外行,我又不是没玩过,别人也射在里面过,我都把那东西拍出来!」宏一笑道:「你的穴吃多了男人的精,生了孩子,就是杂种!」阿满道:「就是因爲这样,我才不胜嘛,生了叫人笑话!」说说笑笑的,欧宏一就和阿满两个在床上睡了,这一夜阿满大概是尝出味道来了,每隔半个小时,就找宏一弄一次,一夜弄了四五次。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两个反而睡着了。    林百川这几天爲了要上船,每天都要到公司去,同时还要到码头去照顾船上装载食物和储澹水,以备在海上应用。    一条船要出航,是一件很烦的工作,尤其是船长,工作特别的忙,这两天正在装货物,所以林百川早晨一大早就要出门,一直到天黑才回家来!陈桂英正和林百川打的火热,听说丈夫要上船了,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有时候都在爲了分开而烦恼。    这天早上,林百川出门去了,欧宏一和阿满又弄了一夜的穴,睡得不知道起来,一直等到桂英起床了,在客厅中叫阿满,这时阿满才醒过来!阿满一看,天亮了很久了,已经十点了!本来桂英也和百川弄了好几次,起来的时间已经够晚了,见阿满还没起来,她就一肚子的不高兴!阿满听到太太在叫她,连忙把宏一推醒了,就说道:「糟了!都十点了,太太在叫我!」宏一道:「你去看看有什么事情,我还要睡一会!」阿满道:「要睡你回你房里去睡,我这地方白天不可以,先生和太太知道我就完了!」宏一笑道:「没那么严重,你穿好了衣服隻管去好了,我会回房去的!」阿满把衣服穿好了,脸也没有洗,拖着拖鞋,就到客厅来了!桂英问道:「阿满!你今天是怎么搞的?这么晚了还不起床,连开水都没有了!」阿满道:「昨天一夜好要命,我都快死了,你知道吗?」桂英对着阿满脸上看了一看,见她两眼红红的,就问道:「昨天夜里是怎么了?」阿满道:「我睡到半夜,突然肚子好痛,跑厕所跑了好几十次,人都快差不多了,你还说我睡懒觉,你看看我这个样子也该知道嘛!烧开水简单的很,你自己去烧一下嘛!我实在好难过!」桂英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舒服,你去休息好了!等会我带你去看医生!」阿满道:「不用了,我肚子已经好了,睡一天,明天就会好的!」桂英道:「欧先生出去了呀?」阿满道:「你比我先起来,你应该知道嘛,我又没有看到他!」桂英知道和阿满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就连忙说道:「好了!你去休息吧!我自己会烧开水,今天也不用做饭了,到外面吃好了!」阿满装疯卖傻的,把这个场面应付过去了,回到房中,又呼呼的大睡了!像阿满这样的女人隻要吃的饱、穿的暖,一倒床上,就马上睡着了,因爲她没有一点心事,同时又弄得很舒服,什么也不管了!林百川这几天还不能开船,就在家中陪着桂英。    欧宏一近来这几天回来得很准时,不过都是在夜里九点多才回来!他一回到家中,就先到阿满的房中和阿满亲热一下,然后才回房去,他们两人不是你到我的房中来,就是我到你的房中去。    这一天的夜里,林百川和桂英都睡了,阿满把屋子都收拾好了,正要回房去,欧宏一回来了!阿满就笑着问道:「你到那里去了?这时候才回来!」宏一道:「我去看了一场小电影,所以晚回来了!」欧宏一手上拿了一卷报纸,笑嘻嘻的对着阿满隻是笑。    阿满道:「笑什么吗?快去洗澡,水都放好了!」宏一笑道:「等百川走了,我去买一架小电影机来放给你看才好玩呢!」阿满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小电影?电影就是电影,怎么会有小电影呢?」宏一笑道:「你没看过,你不懂,要是看过了,才知道我说的是真的!」阿满道:「你先说一下嘛,反正我相信就好了!」宏一道:「小电影就是放男人和女人玩穴的情形!」阿满道:「乱说!人家玩穴也准照呀?」宏一道:「当然准!那些玩的方法都好棒,比我们两个玩的还要好得多!」阿满笑道:「我又不是玩穴的明星,马马虎虎能弄就好了,反正也很舒服嘛!」宏一道:「你看到我拿的那个报纸卷的东西吗?」阿满道:「不是放在床上吗?刚才你自己放的!」宏一道:「你把那包东西打开来看,很刺激的!」阿满听了,就把那个报纸卷打开来,一看里面有两本彩色的杂志,她一看封面上一个光着全身的外国女人,两条大腿分的开开的坐在一张靠椅上,把一之腿翘在椅子上,露出红红的一个穴,女人的脸上还笑得十分开心!阿满一看,脸上一红,就说道:「这是在那里弄来的?这个洋女人也真不要脸,                      那东西故意露在外面,给男人看多丢脸啊!」宏一笑道:「你翻开来看看里面的,更精彩呢!」阿满一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上面一个男人脱得光光的站在那里,那个大鸡巴硬的好大,两个女人也脱得光光的。    一个正用手拿着鸡巴,伸出了舌尖,在鸡巴头上舔,另外一个女人正在男人的下面把头伸到男人的胯下,用手捏着男人的大卵蛋,用嘴在吮。    阿满一看,就笑着说道:「好缺德!真有这样的事,给男人吮鸡巴是怎么想出来的?」宏一道:「这是玩穴的艺术,会这一套的女人好多呢!」阿满笑道:「我知道,我告诉你,你不能笑我好吗?」宏一道:「我怎么会笑你嘛!你隻管说好了!」阿满道:「我以前有个男朋友,他也不知道在那里看来的,有一天下午来和我玩穴,他教我,要我帮他吮鸡巴头!」宏一听了,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忙问道:「你帮他吮了没有?」阿满点点头道:「他把鸡巴放到我嘴里,我刚一吮,他就鬼鬼叫的,不让我吮了!」宏一笑道:「是怎么搞的?刚一吮就叫了。    」阿满道:「不是呀!我又没吮过,他那鸡巴又短,我舔了一下,吸到嘴里,他叫我用力吸,我一用力,就把他的鸡巴咬了一口,皮都咬破了!」宏一听了,笑得隻是在床上打滚,他笑说道:「你也缺德!鸡巴怎么能用咬的?隻能轻轻的用舌尖舔,用嘴磨套,一下也不能咬!」阿满道:「这也不能怪我,因爲他那鸡巴实在太短了,我想咬着帮他拉长一点,那里晓得用力了些,就给咬破皮!」宏一笑道:「那不是穴也没有玩吗?」阿满道:「他都痛死了,还敢玩穴,我一咬破了,他就骂我,我叫他去找医生,他说这是丢人的事,不能去看,后来擦了好多红药水,十多天才好!」宏一道:「这种叫做吹喇叭,想小孩吃奶一样,隻能用吮的,还要轻轻的才行,要是你给他咬断了,人会死的,你知道吗?」阿满道:「那时候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宏一道:「阿满!我们一块去洗澡,我教你吹喇叭好吗?」阿满道:「你不怕我给你咬断了呀?」宏一道:「你怎么这么傻?这隻是两人高兴,玩的舒服嘛!那里能咬,如果你真的咬,我就不要你吮了!」阿满道:「不会了,现在已经知道了,同时知道鸡巴不能咬,你的又是那么长,也不用向外拉了,咬什么嘛!」欧宏一心里有一点想要阿满吹一次喇叭,但是又怕她一高兴,咬一口,这可不是好玩的,所以有一点怕怕的。    阿满见他好久不说话,坐在那里不动,就笑着问道:「你到底是要不要嘛?」宏一道:「我先洗个澡,把鸡巴洗乾淨一点,你再帮我吹,你先看那两本杂志好了,学会几种,我们两个来玩好了!」欧宏一到浴室洗澡去了,吴秀满拿着那两本杂志,一页页的在看,看的全身都不自在,同时下面的穴也是勐冒骚水。    阿满在想,这上面的女人本事真大,穴给人玩,连屁眼也给人弄,不但给人弄,还有两个男人一齐玩一个女人的。    一个在玩穴,一个就弄屁眼,把女人放在中间,叫女人骑鸡巴,翘屁股,两个眼都弄进去了!」阿满在想,要是真的弄了两个男人一起玩,这倒是非常刺激的事!看着想着,吴秀满也忍不住了,她把衣服都脱的光光,连拖鞋也不穿,就往浴室跑了进去。    宏一正在用手握着大鸡巴,擦了好多的肥皂,连鸡巴毛上都弄得是肥皂沫,他正用手套动着。    阿满一跑进来,就笑着说道:「那两本玩穴的书不能看,我看得都快养死了!」宏一道:「是不是穴养?」阿满道:「就是嘛!我都急疯了,你还在慢慢的洗,我不管,先弄一下好了!」宏一道:「我把鸡巴洗乾淨了,正想给你吹呢!」阿满道:「我不吹了,先玩穴好了,里面好养,再不弄我要疯了!」宏一笑了一笑道:「你这个穴真的好骚!」阿满道:「就是嘛!都是你们男人教坏的,以前不会这样!」宏一由水盆中站了起来,阿满就用水把他鸡巴上的肥皂都冲了下来,又洗了一下,然后就往水盆的边上一趴,翘着屁股在等着。    阿满道:「快来嘛!你由后面弄好了,这是太太给先生弄的时候,我看到的。    」宏一笑道:「你一翘屁股,我看了就高兴!」阿满道:「爲什么?屁股有什么好看?」宏一道:「我就是喜欢女人的屁股,白白的,大大的,好动人啊!」阿满道:「你喜欢你就摸好了,反正我现在随便怎么弄,我都不要紧了!」欧宏一站在阿满的屁股后面,用大鸡巴头在她的屁股上揉了一阵,又把鸡巴头放在她的屁股沟里,揉了一阵。    阿满道:「穴在下面一点呀!你把鸡巴弄进来嘛!」欧宏一拨着阿满的屁股,对着穴上一看,骚水流得黏黏的,他就把鸡巴头对着穴口上揉了几下。    阿满道:「哎呀!养死了,快弄进来嘛!」这时宏一把硬鸡巴用力的一顶,「滋!」的一声,整根大鸡巴都进去了。    阿满叫道:「哎唷!这一下顶得好深,弄到底了!」欧宏一把鸡巴顶到阿满的穴里之后,他低头一看,阿满把屁股翘的好高,鸡巴顶进穴里之后,连她那个小屁眼也涨得往外翻。    宏一用手在她的屁眼上揉了几下。    阿满叫道:「啊!啊!你怎么摸起我的屁眼来了?」宏一笑道:「这个小屁眼好妙,弄一下好吗?」阿满道:「不行呀!会痛死的,我不要!」宏一用手指擦了一些口水,对着她的屁眼就扣了进去!阿满叫道:「哎呀!不要扣屁眼嘛,会痛呀!」宏一把大鸡巴对着她的穴里勐顶了一阵,顶得阿满直叫哥哥!宏一问道:「阿满!我看你这屁眼实在好,好像给人弄过似的!」阿满问道:「你怎么会看得出来吗?」宏一笑道:「小屁眼裂了一条缝,还有点冒水的样子!」阿满道:「你的鸡巴太大了,不能弄屁眼!」宏一笑道:「你这屁眼已经弄过,就不怕了嘛!」阿满这种女人,隻要是穴舒服了,她会把自己的秘密都说出来的,她听到宏一说她的屁眼给人弄过,心里也养养的,就笑着说道:「屁眼会弄得好痛,我隻弄过一次!」宏一道:「我一看就知道你这屁眼已经弄过!」阿满道:「你很会啊!什么都懂,人家不会的,你都会!」宏一笑道:「等会我弄一下屁眼好吗?」阿满道:「不行呀!玩穴好了,我随便你弄!」宏一道:「换换口味嘛!老是玩一样的,不够刺激!」阿满道:「我现在穴好养,你帮我顶舒服了,我再跟你商量好了!」欧宏一抱着阿满的屁股,就用力的把鸡巴向穴里勐顶,越顶越好,力气用得也大,穴被顶得流出了好多水来!宏一往下一看,阿满的穴里白浆隻是往外冒,就笑道:「小浪穴洩出来了!」阿满喘了两口气道:「啊!老天,我真的舒服死了!」欧宏一见她已经洩了,就把鸡巴慢慢的向外面拔,一拔了出来,上面都是一些白白黏黏的水。    欧宏一就趁着这时候,把硬鸡巴头对着阿满的小屁眼上,揉了几下。    阿满感到他在屁眼上揉,马上就想站直身体,但是已经被宏一用手按住了,也站不起来!欧宏一的鸡巴顶在屁眼上,特别的硬,玩穴时没有射精,这个时候换了一个地方弄,显得特别的兴奋,所以宏一的鸡巴硬得更狠,对着阿满的屁眼上顶了几下,因爲龟头太大了,顶不进去!欧宏一又吐了一些口水在阿满的屁眼上,然后又用力的连顶了几下!阿满叫了起来:「哎唷!我的天啊……好痛呀!会弄死人的!」欧宏一见到鸡巴顶了一节进去,屁眼也裂开了,他又用力的顶了几下,好不容易的,把鸡巴顶到屁眼里去了!阿满叫道:「哎唷!这一次死定了呀,那有这么狠的男人嘛?我完了,屁眼这一回是炸了,你清一点嘛!」宏一笑道:「弄进去了,你这屁眼好紧,好舒服!」阿满道:「你舒服,我快死了呀!」宏一笑道:「不会的,等会就好了!」阿满道:「死没良心的!想玩屁眼也不跟我先说好,弄得我好紧张!」欧宏一轻轻的把鸡巴抽送着,可是阿满还是在叫。    虽然阿满的屁眼给人弄过,那也是一根小的鸡巴,弄进去也没顶好狠,就拔出来了!这一次不同,宏一的鸡巴又粗又长,顶得又深,同时宏一的玩法又比别人厉害得多,所以阿满一直在叫痛!欧宏一搂紧了她的腰,抽送得也比较大力了,鸡巴也拔出来长一些了。    阿满被弄得把屁眼夹得紧紧的,越是夹紧了,顶得更痛了!说实在的,像阿满这样的女人,在今天的社会中真是多得不能再多了,这是爲了什么呢?因爲今天的社会很开放,男女少年在一块大部分都喜欢谈性关系,这样一来,隻要是有了性关系,女人总是会怀孕的!而女孩子和男人玩穴都怕会怀孕,有时候又被这性欲冲动得无法控制,所以女人大部分的屁眼都会给男人弄。

被窝小说向您推荐:

[11-05]新邻居是对年轻夫妻[11-06]夜店被干[11-06]刚毕业,第一次就给小女友用春药[11-07]魔刀丽影 第三卷 第一章[11-09]女服务员雪儿[11-09]《高贵的荡妇》(1-11)作者:冯兰唐[11-10]俏丽小污女(34-35)[11-10]金喜善的欲望男友[11-10]老公面前做色情按摩[11-12]熟女妈咪美到爆[11-12]背着老公和小叔偷情的我[11-12]母子珍藏版[11-12]淫兽美母[11-14]【我爱爸爸】[11-14]【荡女传】[11-14]双向性高潮[11-16]和大学宿管老师[11-16]当我爱上他女友[11-17]渐身记[11-18]淫荡小银铃[11-19]武当初始[11-20]诱杀[11-20]魔刀丽影 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11-21]云影花阴[11-22]【交换人妻】[11-23]听月楼[11-23]【色艳YY之旅】【上1】【作者:th19931219】[11-23]在厨房干侄媳妇[11-24]小学老师妈妈们的爱[11-25]【唐代宫廷艳史】【60】【作者:许啸天】[11-25]朱大天王[11-26]婶婶的报复[11-27]【私立边慎男子学园】(05)【作者:masterslayer】[11-27]【变装俏佳人】(171-180)【作者:钟莉莉;改编:playczb1】[11-28]【致命的香水】[11-29]【天生我材必有用】(409-410)(续写版本)[11-29]【神枪血剑小侯爷方应看前传】序章[11-29]【大李老李和小李】--9(觅春药觅得表弟妻[上])【沐沐整理】[11-30]淫妻的性福时光4[12-01]朋友绿母勾引我[12-01]【邻人】(04)【作者:james0415】[12-01]【回乡创业性福多】(03)【作者:znpc】[12-02]【极限调教港女人妻】(95)【作者:Sky1437】[12-02]【黑豹的温柔佳人】(完)【作者:林雪儿】[12-03]【我和赵姐的故事】(08)作者:52676[12-03]【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12)作者:杨庭[12-03]【亲表妹在订婚前的当天凌晨被我肏了】(全)作者:qw909090[12-04]【怪异性交对象教科书】[12-05]【小心陌生人 】[12-07]和干妈的性爱